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三章 妒忌-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三章 妒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泰康当地有一种燕子,叫做飞燕。体型极小,翅尖而窄,羽色淡灰,飞行极速。

    这种飞禽飞行之时十分好看,身姿轻盈,敏捷矫健,成群结队的掠过天空之时就像根根利箭穿空,在羽翼煽动间荡漾出一片片涟漪。

    这种飞禽生长的地方就叫燕山。

    燕山上有燕山派,燕山派的剑法就是模仿的这些飞燕。

    陈子昂没有见过飞燕腾空之时的场景,却见到了飞燕扑食时的精准绝伦、悄无声息。

    十米外的地方,那人影只是一晃,的长剑已经没入公孙破的咽喉,一击致命!

    公孙破至死都没有看到背后之人的相貌。

    “小兄弟,有几日不见啊!”

    月光与火烛照耀之下,来人的身形也显露出来,发须斑白,一脸的老年斑,一身紧身夜行衣更是衬得他骨瘦如材,活像个披了人皮的骷髅,赫然就是燕山派后山的老药师胡弘景。

    “是啊!真是想不到一向默默无闻的胡师傅竟然有如此身?”

    陈子昂点了点头,眼满是感叹。

    “世人传闻,燕山派的胡师傅除了在医术上还有些造诣,其他地方都不值一提!现在看来,要不是那些人眼瞎了,就是胡师傅隐藏的够深啊!”

    胡弘景虽然只出了一剑,但那一闪而逝的剑光却让陈子昂头皮一麻。他相信,就算公孙破身上无伤,正面相碰也未必是胡弘景的对。

    “呵呵……,要想活得更久,就要把自己藏得够深,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胡弘景脸上的褶皱一紧,似乎是在微笑。

    “不过,小兄弟看到我似乎并不惊讶?”

    “为何要惊讶,燕山派与霸气山庄同属抵抗诛魔盟的组织,互相通口气再所难免。”

    “那你就错了!郑重根本就没有告诉外人,估计是因为家丑不可外扬吧?”

    “哦!那老胡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子昂眉峰一挑。

    “前段时间周夫人找我要了一些药,说是要对付诛魔盟的高!能够对付高的毒药可并不多见。”

    胡弘景轻轻撇了撇周夫人的尸首。

    “这位周夫人估计真的是把我当成了一个只懂着制药的大夫了。”

    “后来我试探过郑庄主,结果发现他对此并不之情,恰好小兄弟想要一门横练功夫,我就以帮助对付诛魔盟为由把你推荐给了周夫人。”

    “结果郑庄主还是不知情!”

    陈子昂点了点头,接口道:“于是老胡你就怀疑周夫人不对,于是偷偷的跟了过来。”

    “没错!今日是周家的丫头生日,你们都来了这里,却把那小丫头哄到城里,我自然要过来看一看。”

    “这么说,周凤娇是你找人叫来的?”

    “没错!幸亏她来了,要不然老夫即使露面,也未必能拿下持魔刀的公孙破。”

    胡弘景点了点头,脸上不由得露出微笑。

    “现在诛魔盟的阴谋已经败露,看来最后大获全胜的就是你们燕山派了!”

    陈子昂打眼一扫,满院狼藉一个个尸首无声无息的躺在那里,不由得心一叹。

    “是啊!对了,小兄弟的天罡霸体得了吗?”

    胡弘景笑的更加灿烂,顺便又关心了一下陈子昂的近况。

    “别提了!前面的功夫是得了,但后面的功法却是乱八糟,真假难分,看来以后有的是麻烦了!”

    一提这件事,陈子昂就是眉头紧皱,心生苦恼。

    “哦,看来周夫人很不老实啊!”

    胡弘景点了点头,又笑眯眯的一指周凤娇的尸首,缓缓道:“不过这个小姑娘身上应该有件东西能够帮你。”

    “什么东西?”

    “一件人形的挂饰,应该在她的腰间,这件东西可是藏着周家横练功夫的绝大部分秘密。”

    胡弘景一脸的自得。

    “知道这件事的可不多,而我恰好是其之一。”

    “那可真是要多谢老胡了!”

    陈子昂一喜,快步上前来到周凤娇的尸首面前,定眼一眼,她的腰间确实挂着一个人形玉饰,不由蹲下身子伸摘去。

    身后的胡弘景微笑着点了点头,身躯却突然飘动,的细剑再次无声无息的飙射出去,直奔陈子昂的后颈。

    眼见长剑即将没入咽喉,胡弘景眼的笑意更加灿烂,不知道有多少高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死在自己的剑下,也让他越来越享受这种袭杀的感觉。

    长剑离得后颈的皮肤越来越近,眼前的人影却突然一晃,爆裂的剑光猛然从陈子昂喷出,漫天月色都为之一暗,陈子昂身形转动,倏忽变换紧缠胡弘景,长剑更是疯狂闪动,招招不离对方周身要害。

    地面上的岩石被剑气划过,无声无息的从裂成两半,仅剩的几座完好的石桌石凳也四分五裂,倒在了地上。

    “哼!”

    陈子昂猛然闷哼一声,抽身后退,身前密密麻麻的剑气来回飞舞,而他则身形变换,与胡弘景之见得距离越来越远。

    “好,好得很!”

    胡弘景脸色阴森,左臂一片血红,衣袖更是碎成片片。

    “你很不错!我差一点就载到你的!”

    “彼此!彼此!”

    陈子昂一脸冷笑,持剑站在远处。

    “我很奇怪,你是怎么发现的?”

    胡弘景虽然脸色阴沉,但眼仍旧充满了好奇。

    “我自问没有露出破绽!”

    “我昨天回了趟燕山。”

    陈子昂淡淡的道,胡弘景却脸色一变。

    “我觉得事情有蹊跷,所以想趁着深夜无人之时去找你商议商议,结果我就看到了一件怪事。燕山的宋恒平竟然死了!而且是失足掉下悬崖而死,死无全尸的那种。”

    “当时凝儿正伤心不已,而你也是一脸的悲痛。”

    “恐怕当时你是觉得今日之后我就再也不会出现,所以提前做些安排吧?”

    陈子昂冷冷的看着胡弘景。

    “不过我很奇怪,你为何要杀我?”

    “今天在场的人都死了,只有来自燕山派的人消失不见,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想?”

    胡弘景顿了顿,突然开口道。

    “你可以出面作证啊!”

    “我如果出面的话,就会把燕山派推到风口浪尖上,燕山派现任的掌门性格木讷,资质普通,几个后辈也是年幼,我自己更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怎么可能挡得住诛魔盟?还不如人都死在这儿,然后我做一个理想的现场,让霸气山庄自己人发现。”

    “只是因为这,你就杀我灭口?老胡你做的也太过了吧?”

    陈子昂眼怒火晃动,要想保全燕山派方法多的是,而胡弘景这种做法实在是让陈子昂不可理解!

    “当然不只是因为这!”

    胡弘景双目一瞪,满是褶皱的脸上突然变得狰狞起来。

    “更是因为你是个天才!而我,最恨的就是你们这种天才!”

    他的脸上因为妒忌而扭曲变形,仰头望天道:“你恐怕并不知道,燕山派以前的掌门是我父亲,前任掌门的位置本来应该是属于我的!”

    “前任掌门当时上山之时默默无闻,时常受人欺凌,有一天他无缘无故的跑来找我!说我指使下陷害与他,天见可怜我当时根本就不知情!”

    胡弘景一脸的疯狂,继续道:“他还和我定下月之后门派大比之约,到时候在大比之时定胜负!我当时看他修为差我老远,不以为意,结果……”

    “结果他竟然是万无一的武学奇才!能够越阶挑战!我当场就输了啊……”

    胡弘景几乎要抱头嗷嚎痛哭,对面的陈子昂却面色僵硬,一脸的蒙逼。

    “还有我那妻子,她与我情投意合,但因为幼时长辈定下了婚约,我与她只好去找有婚约的那人前去商量退婚之事。”

    “我与妻子好生与他商量,并愿做出补偿,但那人偏偏说我看不起人,欺辱与他,还与我和妻子二人定下年之约!我当时见他武力低微,不以为意,结果谁知……”

    “谁知他竟然是个修行天才!年后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我的妻子因此郁郁而终。”

    “啊……”

    胡弘景越说越伤心,陈子昂则越听越尴尬。

    “不过现在都好了。”

    胡弘景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道:“拜他们所赐,我学会了收敛锋芒,现在他们一个个都死了,而我却还好好的活着。”

    “你说好笑不好笑?”

    陈子昂僵着脸道:“我觉得不怎么好笑……”

    话音未落,漫天的剑气已经仿佛在天空舞动的飞燕,朝着陈子昂落下。

    淡淡的禅意在陈子昂剑身之上升起,大须弥剑法死守周身,偶尔落下的剑气也被削弱的十之**,落在身上只能划破衣衫。

    “这么短的时间你竟然练成了天罡霸体第四层!果然是个天才!”

    胡弘景不紧不慢的声音在远处响起,他挥舞长剑,任由剑气纵横,已经打定主意耗死陈子昂,就是不与他近身。

    “如果不是我曾经探查过你的经脉,知道你的修为不高,恐怕今日真的不敢与你动。”

    剑气纵横间,一道道剑光划过虚空,缓缓勾勒出一座镇压万界的须弥圣山,身周的剑气猛然一散,一柄长剑穿空,直飞胡弘景。

    “垂死挣扎罢了!”

    身躯一斜,胡弘景挥剑轻轻隔开长剑,也没有抓紧时间袭杀,而是一脸戏谑的看着陈子昂。

    “是吗?”

    陈子昂微微一笑,上却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柄魔刀。

    “你知道反派都是怎么死的吗?”

    “怎么死的?”

    “废话太多而死的!”

    沁肌的冷意突然在小院内升起,胡弘景只觉得身躯一僵,浑身的血液真气似乎都要被冻结起来一般,牙齿无意识的开始格格作响。

    无形无影的刀光划过,虚空生出一片涟漪,涟漪似乎有几条幽魂上下浮动,瞬间没过胡弘景的身体。

    “魔……魔……魔刀!”

    惊恐的声音缓缓响起,他那干瘦的躯体猛然裂成四片,切口处一片光滑,一层冰晶冻住了鲜血的喷溅。

    “噗!”

    陈子昂张口一吐,鲜血狂洒,身躯咔咔作响直接缩成一个六岁小儿的模样。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