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二章 燕子-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二章 燕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锋利的刀刃轻松的贯穿那娇嫩的身躯,周家一向为之自豪的横练霸体只是微微一阻,就被那魔刀贯穿。

    周凤娇腹一痛,满是鲜血的双猛然扣住身前的腕。

    “凤儿!”

    “凤儿!”

    两声痛呼同时响起,犀利的剑气从郑重飙射而出,快速绝伦的罩向公孙破。

    两柄精光闪烁的小剑扯着丝带扎向公孙破的后背,丝丝的破空声随后才传了出来。

    “撒啊!”

    生死危之下,本来还想下留情的公孙破真气一催,暴烈的刀光瞬间把面前少女的腹腔搅成碎末。

    震开无力的双后的公孙破飞速后退,不管后方袭来的小剑,身前刀光不停闪烁,磨灭掉郑重拼尽全力的剑气。

    “噗!”

    锋利的小剑没入**,随后的丝带绕向他的身躯,刚猛的掌力狠狠的击在公孙破的后背,直接把他体内的小剑从身前震出。

    “啊……”

    痛苦的哀嚎声响起,公孙破的身躯再次朝前飞去,明亮的刀光划过,前方的郑重咽喉处浮出一道血痕,他的身躯更是软软的倒了下去,瞬间没了生。

    “你给我去死啊!”

    疯狂的嚎叫声响彻整个小院,空的周夫人疯狂的扑向公孙破。

    人影交错,掌影翻飞,一柄弯刀在空划过一道曼妙的圆弧,从周夫人的胸膛之穿过,落入到了满身鲜血的公孙破。

    “呃……”

    周夫人的身影定在原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胸膛,那里一股鲜血正在缓缓的往外流淌,也逐渐的带走了她的生。

    大红华衣下的身躯缓缓转动,踉跄两步来到周凤娇的尸首跟前,双膝一软,周夫人随着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凤儿!”

    低沉的痛哭声缓缓响起,颤抖的双艰难的捧起那和自己分相似的少女头颅。

    眼泪朦胧的双眼,身体的剧痛也掩盖不住那心的悲伤。

    头颅微抬,眼前那陷入沉寂的男子面孔朦朦胧胧的出现在双眸之。

    面前男子的相貌模模糊糊的来回变换,最后在她的双眸浮现出一个腼腆的少年模样。

    时光似乎回到了二十多年前,那是金风送爽的秋季,也是紫霞满天的傍晚,少年拿一个竹纸糊成的纸鸢。

    “柳儿,你不说想要一个纸鸢吗?看,这是我给你扎的!还是你最喜欢的燕子形状的。”

    少女脸上挂着甜甜的笑意,轻轻扯动着丝线,任由那纸鸢在天空飞舞。

    少年蹲在她的身旁,痴痴地看着她傻笑。

    “柳儿,我以后就要做你里的纸鸢,不管去了哪儿?只要你轻轻一拽,我就会回到你的身边。”

    少年一脸的真诚,往后的日子也证明了他的痴情。

    而少女却没能抵挡住金钱富贵的诱惑,投入了他人的怀抱。

    “这是你的纸鸢,少爷答应给我再做一个更大的!”

    少女把纸鸢递给对方,双眸定定的看着对方。

    “还有,少爷不希望你以后再来找我,所以以后你就不要来了!”

    少女绝情的话,让少年远远的离开了自己的家乡。

    “郑重,我对不起你!”

    泪水朦胧,周夫人的语声低微。

    漫长的一生在短短的瞬间流过脑海,最后定格在那最为甜蜜的少年时期。

    “郑重,我好后悔!真的好后悔!”

    悔恨的声音在心回荡,夫人抱着少女,彻底失去生的跪倒在男子身前。

    “一家人全部都是疯子!”

    公孙破一捂胸,狠狠地朝地上瞪了一眼。

    “你说是吧?少侠!”

    他转过身子,平复了一下呼吸,缓缓的看向一直趴在地上躺尸的陈子昂。

    陈子昂慢慢的爬起,单摸起自己的长剑,脸上扯出一个不怎么自然的笑容。

    “公孙先生说的是!”

    “哼,哼!”

    公孙破冷哼两声,第二声加重了一下语气。

    “这场酒宴真是一个笑话,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放倒!”

    “哇!”

    远处的陈子昂突然大嘴一张,像是呕吐一般从嘴喷出一大片酒水。

    “你真恶心!”

    公孙破眉头紧皱,一脸的厌恶,却也明白了陈子昂为何没有毒。

    “不好意思,让公孙先生见笑了,在下不像几位,只能靠这笨方法逃过这一劫。”

    陈子昂吐出酒水之后明显舒服了许多。

    “少侠谦虚了,阁下这方法可是高明的紧,在下自问就做不到。”

    公孙破摇了摇头,再次开口道:“还不知少侠尊姓大名?”

    “公孙先生客气了,在下宋恒平!”

    “少侠到这个时候还不愿透露姓名,果然是深藏不露!”

    “呃……,先生何意?”

    “前不久燕山的胡师傅收了一位六岁的幼童做徒弟,恰好也叫宋恒平,少侠你说巧不巧?”

    公孙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很明显是在说他借助别人的名号。

    ‘你真是想多了!’

    陈子昂嘴角一抖,笑道:“果然瞒不住先生,其实在下名叫宋启远,宋恒平是我弟!”

    “无所谓了,我问姓名也只是想知道下一个死在我的是谁,少侠既然愿意做个无名鬼,在下也不勉强。”

    公孙破身子站直,腹部的血迹仍在,却没了鲜血继续流淌。

    “公孙先生何必斩尽杀绝?在下只是个路过打酱油的!而且反正霸气山庄的人都死绝了,也没人再做你们诛魔盟的绊脚石了。”

    陈子昂虽然说着求饶的话,另一却放在了剑柄之上。

    “少侠说什么糊涂话,这里又不是杂货铺子,打什么酱油!”

    公孙破很明显不理解陈子昂的吐槽,继续道:“放你离开更是不行!你离开后,恐怕明天满大街都要传开诛魔盟设计霸气山庄的事了。”

    “阁下想多了!先不说我说不说的事,以你们诛魔盟的做派,恐怕就算我不说,明天也有人传你诛魔盟陷害霸气山庄啊!到时候多一人不多,少我一人也不少啊!”

    提防诛魔盟的人多得是,肯定有人会煽风点火。

    “你错了!霸气山庄的事和我们诛魔盟没什么关系,而是魔道妖人做的!”

    公孙破耸了耸肩。

    陈子昂一滞,把目光放在他的魔刀之上。

    “少侠猜的不错,这把刀就是魔道妖人的刀,只要我把它留在这里,你觉得外人会怎么想?”

    “他们肯定会想魔道的人又来了,而且那些心摇摆不定的人会更加属意加入诛魔盟。”

    陈子昂苦笑道。

    “没错!少侠可知,十八年前那位修炼心魔刀法的魔道妖人其实已经死在了六大先天的围攻之下!”

    公孙破似乎谈性大起,接着道:“当初六大先天先是下药,又是暗杀偷袭,一举重伤了那位魔道妖人,却不想对方功法诡异莫测,当场死了两人,其他四人也在之后没能逃过心魔之劫,甚至牵连到了亲近之人。”

    “你们去了当时围杀的现场?”

    “没错!我们去了那里,找到了这柄魔刀,只是为了万一会引来其他魔道人,所以秘而不宣。”

    “原来如此!”

    陈子昂点了点头,又一脸有趣的看向对方。

    “不过公孙先生伤势不轻吧?竟然想用这招来拖延时间。”

    公孙破双眸微眯,脸上的表情更加阴翳。

    “少侠猜得不错!不过虽然王天光言道你剑法惊人,但我自问现在对上你也有分胜算!”

    “我看你一分胜算也没有!”

    陈子昂摇了摇头。

    “哦!少侠竟对自己有如此把握?”

    “不,我是对别人有把握。”

    “谁?”

    “我!”

    苍老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一柄细长的宝剑随着声音划过一道优雅的弧线,从后方直接没入到了公孙破的咽喉之。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