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一章 约定-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一章 约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在齐梁疑惑不安的表情那年轻人很快就去而复返。

    “随我来吧!”

    对方的声音要缓和不少,看来已经确认过齐梁的身份了。

    “是,是。”

    压下心头的疑惑,齐梁拉着二人急忙跟了上去,行进山门,他心疑惑不由再起。

    只见自己记忆的繁华殿堂许多已经消失不见,从那残恒处能够猜的出原本的大殿应该是已经倒塌,废墟早已清理干净。

    剩余的大殿仍旧宏伟,但只有表面被人扫拭过,屋脊、角落却蛛网横生,满布萧条。

    而且一路行来,偌大的山门竟然没有碰到一个人?

    他几次张口想要问问,却见领路的年轻人一脸的冷峻,不由得打消了念头。

    “胡师傅就在前面,你们自己过去吧!”

    穿过成片的殿堂,步过几栋桥梁,几人来到了后山一片幽静之处。

    这里只有一排木屋,一栋小院,还有成片成片的药田。

    “多谢这位少侠了!”

    齐梁拱致谢,对方则只是一脸冷漠的点了点头,转身就朝着来时之路回了去。

    见到年轻人离去,齐梁望着面前木屋的老脸上开始泛起激动之情。

    不管燕山派发生了什么,这里的环境却一如自己往昔的记忆。

    怀着忐忑之心他上前敲响了小院的木门。

    “笳……笳……”

    “进来吧!”

    院内传来的声音透着股苍老和疲倦。

    推开院门,伴随着咯吱咯吱的声音,院落内一个躺在竹椅上的身形露了出来。

    “小梁啊!可真是有些年头没见了。”

    慈祥的笑容,淡淡的问候却让齐梁猛的扑到对方的身前。

    “师傅……”

    看着齐大叔一个成年人跪倒在地哭个不停,但是让竹椅上的老人有些唏嘘。

    “起来,快起来!都是大人了,怎么还动不动就哭鼻子。”

    老者发须斑白,脸上遍布老年斑,干瘦的身子就像是裹着一层人皮的骷髅,看上去他的人生已经走到了最后的一段路途。

    只有他那眼神依旧温润,一如那即将落下的夕阳,仍旧在散发着余热。

    一间木屋之内,有桌有椅有床,齐凝正兴高采烈的收拾着东西,陈子昂则在旁打扫着卫生。

    “师公真是好人,这下我们有地方住了,以后也不用再东奔西跑了。”

    “是啊!”

    陈子昂点了点头,心却在考虑自己是不是应该离开了,毕竟看上去这个燕山派远不像自己想象的模样,而齐家父女也已经安顿了下来不用自己担心了。

    “丫头,恒平!你们过来一趟。”

    门外响起齐大叔的呼喊,两人急忙放下上的东西行了出去。

    “师傅说要给你们看看骨骼,说是要介绍你们加入燕山派哪!”

    齐梁满脸通红,虽然从师傅口知道了燕山派已经没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以前的燕山派也不是自己能够妄想进入的,现在看来却是自己等人的福分了!

    “真的!”

    齐凝一蹦尺高,这一路上她可是听自己父亲说过燕山派的威风,早已向往已久。

    陈子昂倒是愣了一下,看来自己真的是要离开了,看了看两人,心下不由一叹。

    最大的一间房屋就是胡师傅的客厅,此时他正按着齐凝的脉门闭目凝神。

    半晌,胡师傅睁开双眸。

    “师傅,怎么样?”

    齐梁急忙开口问道,齐凝也是一脸紧张的看向胡师傅。

    “你教过她一些炼体的功夫吧?”

    “是啊,还是师傅当年教的,用来强身健体。”

    齐梁点了点头。

    “丫头的体质不错,只是常年跟你奔波,体内有些暗伤,不过也无妨,开些药养养就好了。”

    “那可以入燕山派吗?”

    “以我这个老脸出头,自然可以!”

    “太好了!”

    齐家父女激动的满面红光,双都不知往哪里放。

    “师傅再给这个孩子看看,恒平听话懂事,资质肯定也很好的。”

    激动之下齐梁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也不知道听话和资质是怎么挂上勾的。

    陈子昂无奈的叹了口气,上前伸出右臂,看来等下就是离别的时候了。

    胡师傅看着伸来的臂,眼露出一丝疑惑,似乎有些地方不对。

    干瘦的五指轻轻按向陈子昂的腕,一股细流缓缓度入对方体内。

    苍老的脸上微不觉察的抖动了一下,胡师傅蓦然睁开双眸。

    “怎么了?师傅。”

    见如此之快的结束,齐梁不由得一愣。

    胡师傅张了张嘴,又闭了上来,最后低声道:“这位小兄弟体质有些特殊,你们先出去,等我再仔细看看。”

    “哦,哦!”

    等两人出去关了房门,胡师傅才正色看向陈子昂。

    “小梁说他来的路上很不平静,却多次遇到不知名的贵人相助,绝处逢生。想来这贵人就是小兄弟你了。”

    “齐大叔是好人。”

    陈子昂点了点头,并不否认。

    “真真是不可思议!”

    胡师傅见陈子昂点头承认,心头一缓,看他相貌后又不由得深深叹息。

    “老朽活了几十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年轻的炼气之人!不,以前听都没有听说过。”

    陈子昂笑了笑,没有理会对方的惊讶。

    “老先生为何要避开齐大叔?”

    “不是你不想让他发现吗?”

    胡师傅一愣。

    “那是以前,我怕招惹是非,现在却是不必了。”

    “看来小兄弟是想离开这里了?”

    “没错,我来此除了是送齐大叔一程之外就是想见识一下燕山派的武学,不过看情况,燕山派现在过得可不怎样。”

    陈子昂点了点头。

    “哎!此事说来话就长了,不过小兄弟要是想见识一下燕山派的武学,倒也没什么问题。”

    “哦!怎么说?”

    “老朽不但是燕山派的药师,其实还是上代掌门的师兄,只是不喜武艺只爱医药,但对于燕山派的功夫还是略知一二的。”

    胡师傅笑呵呵的接口道。

    “嗯?天下没有白吃的宴席,不知道老先生看了小子什么地方?”

    陈子昂定身看向对方。

    “如果不是我摸过你的身体,我真不敢相信你仅仅只有六岁!”

    胡师傅诧异的看着陈子昂,武功可以看天分,看遇,但这份成熟的心智却又是为何?

    “那你猜猜看如何?”

    陈子昂冷笑一下。

    “不在乎看上我的潜力罢了,不过看来你们燕山派日子真的不怎么好过,竟然想找外人做臂助。”

    胡师傅定在原地,眼神复杂的看了陈子昂一眼,最后发出深深的叹息。

    “小兄弟说的没错,燕山派早已不如往日,门人弟子只有几位却占据了整个燕山,这就是灾祸啊!”

    “不过我们燕山派武学在通经度脉上多有奇妙之处,再加上老朽活了几十年,就连那先天之人也是见了不少,自问肚里还有些东西的。”

    “你们燕山派的功夫可以外传?”

    胡师傅露出一丝笑意,缓缓道:“本来是万万不能的,不过我这里倒是无所谓了,除了几样秘传功夫外,我是知无不言!”

    “你们的麻烦有多大?”

    这是一定要问清楚的。

    “你放心,力所能及就好,老朽不会难为你的。”

    “成交!”

    微一思索,陈子昂点头应允。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