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824 鉴天神卫-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824 鉴天神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们怎么能这样?”

    酒楼之上,柳如烟突然一脸悲愤的站起身子,小脸气的瑟瑟发抖。

    上官无命撇了撇嘴,不作回答,只是轻轻拍了拍顾小曼的肩膀,平缓着对方的情绪。

    “我们该走了!”

    陈子昂则是挥手间散去身前的幻影,直起身躯。

    “张百忍已经带人赶过来了。”

    “来得晚了点,要不然还能看到这一出好戏。”

    上官无命朝着前方虚点。

    “只要来了,就不晚。”

    当下,就见陈子昂大袖一挥,在场四人就悄无声息的在原地消失不见,而四周诸多客人,却像是毫无察觉一般,至始至终都无视了身旁不远处他们几人的存在。

    虚空挪移,眼前场景变换,等柳如烟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四人已经出现在了城墙之上,一处无人巡守之地。

    “啊……”

    口中发出小小的惊呼,经过这段时间张百忍的熏陶,她也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对于修行界懵懂无知的乡下财主家的姑娘。

    对于这种挪移虚空的法门更是曾经心生向往,但她更加明白,就连自己的师尊,那位金丹宗师,也不能在大周境内施展这种神通!

    而现在,一直不怎么言语的大师伯却轻而易举的施展出来,而且从其他人的表现来看,对此更是丝毫没有意外。

    “元神真人……”

    心中一个念头浮现,激动之情也让柳如烟的小脸陡然变的涨红起来,心脏的跳动更是几乎脱出体窍,砰砰作响,刚才心中的悲愤,也在震惊之下彻底消失不见。

    对于大周百姓来说,如果金丹宗师就是人们口口相传、高高在上的神仙人物的话,那元神真人,就代表着那远超其上的虚无神话传说。

    毕竟,金丹宗师还能经常听说,甚至还偶见邸报,而传闻中的元神真人,却如虚幻一般,不知真假,遥不可及!

    难怪师傅说师伯不是金丹宗师,原来他是元神真人。

    不对?

    自己有两位师伯……

    柳如烟脖颈僵硬的侧首,朝着那俊美不似凡人的上官无命看去,心潮起伏,眼眸中已经一片迷离。

    苍天,什么时候金丹宗师、元神真人都这么不值钱了?

    “来了!”

    耳边陈子昂的声音丝毫自带着一股奇异的感染力,也让柳如烟慢慢的恢复神志,心中的激动之情也悄然平复。

    寻声望去,却见天边正有两道遁光,急速的朝此飞来。

    当头一道遁光玄黑如墨,气势滔天,在身后扯出一道惊鸿另一道亮如雷霆,气势却又稳如山丘。大周禁法严苛,飞遁之术禁绝,就连陈子昂一行人都也借助飞禽,却不知这两人为何能够虚空遁行?

    两道遁光一前一后,在来到历城上空之时,朝下微微一折,相差毫厘朝城墙落来,在四人面前显露身形。

    雷霆遁光自然是施展了仙都雷法的张百忍无疑。

    而那玄黑遁光所化人影却极为高挑,身着玄色绣灵纹长衫,脚踏栩栩如生蟠龙靴,脸带造型精致黄金面具,腰別寒光隐隐斩妖仙剑。

    看其打扮着装,一个在民间能止小儿夜啼的名字就悄然浮现在柳如烟的脑海之中。

    “鉴天神卫!”

    这是一股直属皇帝的暗卫势力,对二品以下官员,有先斩后奏之权,独立执法,不受三司衙门管辖,高高在上却也因为缺少管束多出许多黑暗之事。。

    这些暗卫虽然不知到底有多少位,但其中的每一位必定都是道法修行的高手,更有得了皇帝特许的天地阵法加持的能力。

    如,天下第一无二的虚空飞遁之权。

    许多年来,这个暗卫组织被朝廷大臣多次抗议,也多次废除。但没过多久,他们总会再次被特许出现,而每一次他们现身,都代表着必有震动朝廷的大案诞生。

    而此时,却有一位鉴天神卫出现在这里!

    “在下天三,见过几位道友。”

    面前的鉴天神卫声音僵硬,如同他的体貌一般,让人难辨男女。

    几人点头回礼,脸上并未表现出什么不对之色。

    但他们却不知,鉴天神卫分天地玄黄四个等级,以天字号的为首,也是最强的一批。

    其中天一天二乃是鉴天神卫的正副首领,本身的实力并非太过突出。也就是说,天三就是他们这群神卫之中,最强的一位!

    “此地人多口杂,我们先把人救出来,换个地方再谈如何?”

    两人降下遁光,并未刻意的隐去身形,自然会引起城墙守卫的注意,听脚步声,已经有不少兵丁朝着这边围了过来。

    “也好!”

    陈子昂点点头,就见面前的天三手中掐诀,天地之中当即生出一股奇异的波动,把几人的身影悄然掩盖,并朝着远处快速移动。

    “张公子说,他的两位徒弟被人诬陷,正关押在牢房之中?”

    “嗯。”

    陈子昂看了看对方,单手一挥,这几日的场景就如流光幻影一般在天三的眼前一幕接着一幕的悄然浮现,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哼!”

    遁走的速度微微一滞,天三面具上露出的双目猛然一眯,似乎有股恨色隐隐浮现。

    “真是好大的胆子!”

    “几位,我们先去一趟城主府。”

    玄衣猎猎,天三一声不吭的带头变换方向,脚步一迈,就朝着城主府的方向行去,其他人则是不动声色的紧跟其后。

    以几人的速度,这小小的历城不过是迈腿即过,眨眼工夫,城主府宅那紧闭的大门就已经出现在眼前。

    “砰……”

    玄衣微动,前方那两扇包铁巨门就豁然离地而起,朝着宅院内打着横的狠狠撞去。

    “轰……”

    当头的一排房屋轰然倒塌,巨大的铁门余势不绝,继续带着一股巨力,朝着后院的那群人重重压去。

    “什么人?竟敢强闯城主府?真是无法无天!”

    武将燕回大吼一声,双袖一摆,身躯就带着狂暴的劲风朝着那两扇铁门迎去。

    “流云飞袖!不好!”

    一个接触,燕回的脸色就猛然大变

    “嘭!”

    铁门落下,气势汹汹的燕回,整个身躯瞬间就被直接碾压成一摊肉泥。

    “啊……”

    惊呼声从一众捕快和富户豪绅的口中响起,场中惊呼连连。

    “鉴天卫士行事,所有人都住口!”

    漫天灰尘之中,一道玄黑身影大步而来,口中冰冷的声音如同一盆通透的冷水,从头顶猛然浇落,也让在场的人,不分地位高低,齐齐打了一个寒颤。

    就连那刚刚气压全场的孙培恩,二品大员孙大人,也不例外!

    “在下州府孙培恩,敢问上差……”

    不过孙培恩毕竟也是久经世故,还是第一个清醒了过来,作出了反应。

    但他堂堂一位二品大员,跺脚天地震颤,掌握亿万百姓生存之人,竟然不敢向对方讨要**明!

    “孙培恩,官居二品,从官九十三年,道基三重天修士,圣宗忘忧大师的关门弟子!为官期间,政治廉明,得百姓拥护爱戴。”

    天三眼眸冰冷,声音更是让此地如同坠入寒冬。

    “正是老朽,区区薄名,不知挂齿。”

    孙培恩羞涩一笑,身躯躬下,如同一位普普通通的垂幕老人,丝毫不像一位执掌一方的二品大员。

    “哼!”

    天三冷哼。

    “现在我宣布,你勾结奸佞,陷害他人,按律当斩!即刻执行!”

    “上差何出此言?本官绝没有做过这等事情!”

    孙培恩双眸一缩。

    “而且,我乃二品大员,就算是你们鉴天神卫,也只能暂时剥夺我的官职之权,无权用刑,更诓论……”

    “呱噪!”

    剑光一闪,万物辟易的寒芒已经深深的映入所有人的眼底,携带者此方天地之威,冷然划过孙培恩的脖颈。

    “噗……”

    一具头颅迎空而起,鲜血狂喷数尺,遍洒四方。

    刚才还一句话就震慑全场的孙培恩孙大人,就这般连一句话都为说完,就彻底的魂飞湮灭!

    鉴天神卫行事,真是蛮横残忍,毫不讲理!

    一如刚才的孙培恩,但却多了份冷酷,少了分委婉。

    “你……”

    守在孙培恩身后的另一人像是才反应过来,当即就一手朝着天三指去,但他下一刻就反应过来,双膝一软,瘫倒在地。

    “上差饶命,下官……”

    “呃……”

    剑光再闪,这位不知名的五品官员,同时也是在一方耀武扬威的存在,身躯就无声无息的裂成两半。

    “废话真多!”

    天三腰间的宝剑仍旧悬挂,但呼吸间就连杀三人的威势与霸气,却让此地所有的人连呼吸都不敢大喘。

    “历城城主胡揽?”

    胡揽身躯一颤,嘴角抖动。

    “在……在……”

    “你私通妖物,按律当斩!”

    冷喝声如刺骨的寒流,刮的在场所有人都瑟瑟发抖。

    “是……是……”

    惊恐之下,胡揽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但此时已经无所谓了,眼前寒光一闪,脖颈一凉,他也付了孙培恩的后尘。

    “上差威武,此二人狼狈为奸,仗势压人,若非上差在此,今日这二人定然会肆意践踏律法,无视朝廷威严!”

    梅新身躯激动的乱抖,声音却清晰的毫不打盹。

    “上差此举,宣扬了朝廷律法,也彰显了百姓人心所向……”

    “历城佐官梅新?”

    天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

    “属下在,上官差有何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胡揽昂着头大吼,眼眸中都快挤出泪滴。

    “身为佐官,明知城主作奸犯科、私通妖物,却安心修养,无视朝廷法规、百姓艰苦,要你何用?”

    “大人……”

    “噗……”

    又一个身躯仆倒在地,涌出的鲜血与不远处的血液混于一体,铺满地面。任他狡言馋舌,在这心如寒冰的天三面前,却是丝毫无用!

    “历城文书吴庸!”

    天三继续开口。

    “啊……,呵呵……呵呵……”

    吴庸身躯一抖,僵滞的脸上表情突然变得十分诡异,双眸之中更是一片混乱,双腿之间也有怪味传出,竟是被这一声叫喊给骇的瞬间失了心智。

    “哼!”

    天三不屑冷笑,也不见她如何动作,那吴庸的身躯就猛然一僵,心口裂开,化作喷涌的血泉,一股股的不停朝外涌出血液。

    “扑通……”

    精神错乱的吴庸此时像是不知道痛楚一般,身躯虽然仆倒在地,来回的一抖一抖,脸上却仍旧挂着傻笑,痴呆的傻笑之声随着血液的流淌越来越低。

    “历城苍狱陆莽!”

    “在……”

    陆莽头颅低垂,声音似有似无,精神恍恍惚惚,整个人都像是失了魂。

    “你无视百姓民生艰辛,大肆搜刮金银,公饱私囊,按律当斩!”

    “呛啷……”

    长剑出鞘的声音首次入耳,剑光划过虚空,又凭空而散,定眼看去,天三已经持剑在手,傲然立于当场,而大地之上,已是血流成河。

    寒风吹来,玄衣猎猎,场中一番肃杀之景。

    “看来,最后还是力大为尊,有了足够的实力,就能无视所谓的规矩,直接掀翻桌子,肆意妄为!”

    上官无命翻着白眼斜瞄张百忍,同时悄悄传言过去。

    “怎么样,我一开始说的没错吧?”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本就是天地大道。”

    张百忍会以一笑。

    “再说,你要掀桌子,却未必能行!”

    “不要小瞧人,现在的禁法可是越来越弱了,一个区区二品,我还能对付得了!”

    上官无命不服气的比划了一下。

    “那可未必!”

    张百忍不服。

    “好了,先别吵了,这位鉴天卫士什么来历?她拥有的权限可是不低,真动起手来,在这里怕是无命都不如她!”

    陈子昂的声音从两人心头同时响起。

    “她是当今大周皇帝的亲女儿,李凌薇。金丹宗师,丹成五品,大周七大派天河剑派的嫡传弟子,若不是身份的原因,她还很可能是天河剑派的掌门人!”

    张百忍传声过来。

    “还要,就如牛大哥所猜测的,大周里面有不少人,打算拿我去和妖族谈条件,希望换个几万年的太平日子。”

    “其中,就包括太一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