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823 力大掀桌-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823 力大掀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师伯,这下师弟他们终于得救了!”

    远处的城府公堂仍旧人声鼎沸,而离得公堂不远处的一处酒楼顶层,柳如烟正一脸的欢欣雀跃。

    在她面前,有一面他人无法查知的水镜,水镜之中的场景,赫然是有禁法防护的公堂之的一幕幕。

    “天道昭昭,人心所向,姓胡的这下是墙倒众人推,这次死定了!”

    “那可未必!”

    官无命夹了筷子青菜放倒顾小曼的碗里,一边浑不在意的摇摇头。

    “大周虽然结构严明,但在我看来,还是实行的谁的力大,谁的道理就大的规矩。现在梅新他们三个占到风,可不是因为什么人心所向,而是他们三个加起来比姓胡的更强而已。”

    “恶人有恶报,这不正是人心所向?”

    柳如烟不服气的撅了撅嘴。

    要说三位长辈之中,师傅张百忍温和宽厚,让人心生亲近大师伯冷峻威严,不怒自威只有官无命脾气最是随合,插浑打擦与他们几个也能打成一片。

    因而,对于这位二师伯,他也少了几位敬意,多了几分随意。

    “谁是恶人?谁又不是?”

    不用官无命开口,顾小曼已经放下到了嘴边的菜,冷哼起来。

    “在我看来,这些人族都很恶心!吃人不见血,比妖还要脏!”

    “呃……,他们会招报应的。”

    柳如烟愣了愣,在她开口的同时,也感觉着这位小曼姐说话的语气似乎有些怪怪的,人族……

    “是啊,马就会遭到报应了!”

    官无命抹了抹嘴。

    抬起头看了眼公堂后面不远的城主府。

    “说什么规则内斗,还不是要有更厉害的人来翻盘?看来,这世没多少是讲规矩、讲道理的。”

    “无命,你最近心里怨气很大啊!”

    陈子昂抱着手,面无表情的坐在一旁,烈日透过窗扇,散落在他半边身躯,也让他那魁梧的身形多了份柔和。

    在面对险恶人心之时,陈子昂似乎仍能保持着心绪的稳定。

    “是啊!原本以为大周是人间圣土,来到这里一看。哎……,真是让人失望。”

    官无命叹着气,摇着头。

    “大周至创世之初就在,虽然政事经过多番改动,但毕竟未曾遇到过真正的劫难,缺乏自我修正的能力,所以有些不公平在所难免。”

    陈子昂淡然一笑。

    “而且,因为有鉴天神镜在,已经少了不少冤假错案。”

    “有什么用?你看着历城,那每日不能填报饱肚腹之人占了足有七成还多!甚至大周之外,那些被妖族统治的人族国度有些都比这里强!”

    蛇妖顾小曼冷冷一哼,嘴角露出不屑之色。

    “小曼姐,历城的情况,毕竟还是少数。”

    柳如烟螓首微低,声若蚊蝇的开口。

    但她声音中的语气,却是连她自己都不怎么相信。

    对于当个大官,就能得到一切的思维,在大周几乎就是真理!

    “快看,他们到城主府了。”

    官无命敲了敲桌子,柳如烟抬眼看去,却见一群官兵簇拥着梅新三人和脚步踉跄的胡揽,已经到了城主府内宅。

    而一干百姓,早已被赶在一旁,只有几个衣衫亮丽之人,被允许入内,想来应是城中的富户豪绅了。

    “陆大人!”

    梅新朝着陆莽拱了拱手。

    “找出蛇妖之事,就有劳你了。”

    “梅大人客气,这是在下的职责。”

    陆莽憨声回答,同时一拍腰间的令符,脸色一肃。

    “奉天承运,监察诸方,妖气显踪,急急如律令!”

    令牌随声腾空,迎风变涨,化作门板大小,正中有一竖眼微微张开,与天地之间的阵法相连,照射出一道豪光,笼罩整个府宅。

    “嘶……嘶……”

    当即,就见城主府后宅之处,一股白烟升腾而起,直奔百丈高空,内里更有嘶嘶之声传来,让人头皮发麻。

    “果真有妖物!”

    文书吴庸双目大睁,对着胡揽就是喝道。

    “姓胡的,你身为一城之主,代替朝廷牧养百姓,你却不思报朝廷,下体百姓,还私自圈养药物,真是该死!”

    “哼!”

    胡揽双目一闭,冷哼不言。

    “姓胡的,如今证据确凿,我看你还能如何狡辩!”

    梅新看着有恃无恐的胡揽,心中闪过一丝不对劲的感觉,但此时已经不容他再做思考,单手一挥,一柄印玺已经凭空而出,朝着那白烟镇压而去。

    “嘶嘶……嘶嘶……”

    似乎是悲鸣之声响起,当空那白烟一遇大印,瞬间收缩,片刻后就化作一人大小,被擒拿到了众人面前。

    “原来是头白蛇!”

    大印仍旧悬浮虚空,下面则是一头白蛇,白蛇身躯蜿蜒而动,还时不时的变幻出人身,却是位相貌清秀的白衣女子。

    “此女我认识,不就是城主府的那个叫小柔的丫头吗?”

    有人指着蛇妖大吼,也引得其他人纷纷出声,响起自己等人曾经如此近的面对这头吞噬活人无数蛇妖,所有人的身不仅冒出冷汗。

    “姓胡的,你还有何话说?”

    梅新眼中一喜,事到如今,大局已定!

    “主人……”

    地的蛇妖似乎四份痛苦,身躯挣扎着盘缩在地,人身之时更是艰难的伸出手来,朝着胡揽挪去。

    “哈哈……,主人!”

    梅新眼中带喜,再次哈哈大笑,其他人也是神色轻松,彼此心中更是落下一块大石头。

    虽然那道士能言善辩,说服了在场所有人,但对付一城之主,只要出现一个岔子,她们都要堕入万劫不复之地!

    如今,总算是成功了!

    “他娘的!”

    陆莽从一旁一脚踹来,正中蛇妖的脸面,那蛇妖原本还算清秀的相貌,当即浮肿起来,眼神中更是透过痛楚。

    “原来杀了我几十个手下的是你这个脏东西,还是雌的!姓胡的也是口味重啊,就连长蛇也能抱床!佩服,佩服!”

    “哈哈……哈哈……”

    在场人闻言,当即想起这头蛇妖的身份好像是胡揽的贴身丫鬟,这种身份的丫鬟,自然少不了做些不堪入目之事。

    当下,笑声中也难免夹着着鄙视。

    而一直对此毫无反应的胡揽,却像是受到了刺激,眼眸猛然一睁。

    “姓陆的,你找死!”

    仿佛对他来说,定下罪名,远远没有蛇妖身体有染来的恶心。

    “我找死?我看是你找死!”

    陆莽一愣,习惯性的缩了缩头,下一刻反应过来,不禁恼羞成怒,大吼一声,一掌就遥遥朝着胡揽扇去。

    “啪……”

    巴掌劲风即脸,发出清脆的声音,却也让在场的所有人为之一愣。

    “怎么……回事?”

    陆莽一手捂脸,双眼中尽是茫然,挨打的人,怎么会是自己?

    “胡揽,这就是你处理的政事?简直就是胡闹!”

    后远处有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位老者就在两人的簇拥下,缓慢的踱着步子走了出来,浮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孙老,属下行事不密,让您失望了!”

    胡揽眼中闪过一道喜色,当下身躯一软,朝着老者双膝跪倒在地。

    “世间哪有什么真正万无一失之事,只要控制得住,都不算是事!不过你这一城城主,做的众叛亲离,也真是有本事。”

    孙老摇头,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属下受教!”

    “起来吧!”

    “是!”

    胡揽恭恭敬敬的起身,同时也察觉压在自己身的禁制已经荡然无存。

    “你们几个,这是在做什么?”

    训斥完胡揽,孙老才朝着其他人开口,声音中更是带着股严厉。

    “孙……孙大人!您什么时候来的?”

    梅新脸色惨白,声音也不自觉的带着颤抖。

    孙培恩,州府大员,官居二品文职,胡揽的授业恩师,道基初期修为,本州圣宗弟子在官场的保护伞!

    但他高高在,就连下面的郡城都不怎么前去,怎么会来到这小小的历城,而且还出现在胡揽的府里?

    “我什么时候来的,难道还要向你汇报不成?”

    孙培恩不屑一笑。

    “倒是你们,一下犯,携众逼压官,如此大胆妄为,倒是让老夫大开眼界!”

    “孙……孙大人,您老有所不知,这胡揽圈养药物,并以此牟利,大肆收刮百姓,实在是罪大恶极啊!”

    梅新扑通一声,双膝跪地,同时带着哭腔朝着孙培恩大吼。

    “是啊,孙大人,你老明察秋毫,定然也不会允许下面的人如此为非作歹,给大人您、给朝廷、给圣宗抹黑啊!”

    文书吴庸紧随其后,其他人也如同下饺子一般齐齐跪倒,有几人更深身躯颤抖,几乎当场失控。

    “是这样吗?胡揽。”

    孙培恩点了点头,又一脸严肃的朝着胡揽看去。

    “这……”

    胡揽呆在原地,神情呆滞,看了看四周,却不知该作何言语。

    “哎!”

    一见胡揽此时的反应,孙培恩不仅眉头一皱,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同时对着身边一人悄悄使了一个眼色。

    “大人,属下倒是听到了不同的声音。”

    那人点了点头,当即前一步。

    “对了,忘了介绍,在下州府辕门卫燕回,武职六品,与在座的几位同等。”

    燕回介绍了自己一句,继续开口。

    “属下修行的法门比较奇特,耳功较强,却听到了这头蛇妖与人的交谈声,却是要与人设计,陷害胡大人。”

    “哦!真有此事?”

    孙培恩眼眸一动,朝着地的蛇妖冷冷的瞥了一眼。

    “不敢欺瞒大人,确有此事!”

    “那么说,这蛇妖其实不是胡揽胡城主圈养的,而是有心人有意安插在他身边的?”

    “应是如此!”

    燕回点了点头。

    “但到底是何人设下如此毒计,暗害胡城主,确需大人明察!”

    “妖孽,妖孽!容世间一切的罪恶于一身,这等邪物,留着就是对天地众生的折磨!”

    孙培恩面无表情的看了看蛇妖。

    “杀了!”

    “是,大人!”

    燕回点了点头,迈步就朝着那蛇妖行去。

    “主人……”

    地的蛇妖双眼迷茫,虽然对事情的发展不怎么了解,但却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危在旦夕,不禁习惯性的朝着自己最亲近之人看去。

    “呸!蛇妖,谁是你的主人?你说,为什么要害我?”

    胡揽此时也反应了过来,猛然大喝一声,伸手就从乾坤袋之中摸出一把宝剑,一步踏过,剑光闪动,已经把那蛇妖当胸贯穿。

    蛇妖身躯一僵,口中毒牙暴起,竖眼一缩,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前的利刃。

    “主……主人?小柔……小柔……”

    蛇妖口中颤抖,身躯精元飞速流逝,一股撕裂肺腑的痛楚从心头升起,也让她眼眸瞬间变得模糊,眼前之人的模样,似乎也变成了那个初遇的七八岁总角少年。

    这些年来,那少年不仅模样变了,就连心思,也变的让自己看不懂了……

    心中悲叹,蛇妖眼眸一闭,体内积蓄的妖力瞬间消散一空,身躯软软的朝着地面落去。

    不过区区数尺,但头颅触地,却让这头白蛇仿佛神魂都已震散。

    永久的黑暗降临,只有两滴不知所谓的泪滴在蛇妖的面颊缓缓滑落。

    蛇妖虽死,但场中的情况仍在继续,只是双方的态度,却是发生了逆转。

    “孙大人,下官无知,受奸人蒙骗,竟然差点冤枉了胡城主,险些一失足成千古恨,幸得大人点醒!”

    梅新一头扣地,撞得砰砰作响。

    “下官自知有罪,还请大人责罚!”

    “是啊!孙大人,下官也是一时糊涂,竟然相信胡城主会圈养蛇妖!想胡城主就任本城城主以来,为了灭妖之事费劲心神,又岂会与蛇妖有染?”

    文书吴庸的反应也不慢。

    “定是有其他人见胡城主的做法,妨碍了自己的事,才出此阴谋陷害胡城主,我等竟是差点中计,成了那人的帮凶啊!”

    “是啊,是啊!”

    苍狱陆莽虽然口才不行,但磕头却是最响。

    而那一干豪绅富户,则早已经趴伏在地,身躯颤抖的等待抉择。

    “胡揽?”

    孙培恩缓缓点头,又不置可否的朝着胡揽看去。

    “你觉得应该是说谁要对你下手?”

    “嗯……”

    胡揽扫视一圈,耳边已经响起十几个传音,各种条件就一一摆在他的面前。但他心中冷笑,最终把目光放在陆莽身。

    “陆莽身为本城唯一的武官,多次执掌灭妖之事,但次次都是无功而返,想来定然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胡大人?”

    陆莽猛然抬头,脸色铁青,眸子中更是绝望。

    他不明白,按道理来说,自己与他最亲近,就算下手,胡揽也应该朝梅新、吴庸下手才对,为何偏偏选择自己?

    他却不知,有些人最难容忍的,偏偏就是自己身边人的背叛!

    “至于城主富户,应该也有参与此事的,不过,到底是谁家,还需细细的详查!”

    这一次,不把你们榨干,我就不姓胡!

    胡揽心中暗恨。

    远处,那酒楼之。

    陈子昂眯着双眼,嘴角微微翘起,正默默的注视着城主府的一幕幕。

    “真是恶心……”

    而对面,蛇妖顾小曼的身躯已经软绵绵的躺在官无命的怀里,眼中尽是兔死狐悲的无尽悲凉。

    “人族,真的是好可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