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821 合纵连横-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821 合纵连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历城文书吴大人,全名吴庸,科举入仕,四十余年苦读,三年宦途,第一个到任的地方就是历城。

    吴大人的住所较为僻静,但占地也是十分广阔,精致的亭台楼阁,往来的妙龄少女,站在府外,都能听到里面隐隐传来的琴瑟相合之声。

    几十年的苦读,能让一个穷苦书生走到今日,对很多人来说,已经值了!

    也许他一开始也曾经有过远大的抱负,但纸醉金迷的生活,早已把那满腔为民为国的包袱给悄然融化。

    “吴大人可在?在下太一道游历道士陈子昂。”

    陈子昂嘴角挂着冷笑,站在吴府府门之前朝里眺望,似乎把那后院的奢靡混乱、不堪入目的景象尽收眼底。

    “道长稍等,小人这就禀告我家老爷。”

    即使没有太一道道士的身份,有了梅新梅大人的书信,门卫也不敢丝毫怠慢。

    跨步入府,吴府的环境又与梅府不同,更加广阔、更加精致,也多了份所谓的文人雅致之意。

    但同样的,也没了梅府的沉稳和内敛。

    “哈哈……,想不到我这小小的吴府,竟然有幸迎来一位太一道的高人驾临,真是三生有幸,蓬荜生辉啊!”

    吴大人人未至、语先行,声音落后,一位身材干瘦的中年男子才脚步虚浮的在几人簇拥下走了进来。

    离得老远,刺鼻的酒气与那浓郁的胭脂气混杂在一起的气味就直扑口鼻,也让陈子昂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

    “吴大人,客气了。”

    起身拱了拱手,扫了一眼吴庸身后的那几位文士,陈子昂二话不说,就从身上拿出梅新的手书,递了过去。

    “这是梅新梅大人托我转交给你的书信,还请一观。”

    “哦!”

    吴庸笑着扭头四顾。

    “梅大人竟然有兴致给我送来书信,倒真是稀奇!我且看看,咱们的梅大人找我要说些什么?”

    接过书信,无用身躯略显踉跄的在大厅主位坐下,面上还浮现一抹羞赫之色。

    “道长勿怪!吴庸刚才正与几位本地学子谈论诗词歌赋,一时兴起,饮了几杯酒水,难免有些上头。”

    “来啊!给道长和本老爷斟茶倒水,对了,醒酒药也给我拿来一些!”

    “是。”

    门外自有侍女柔柔弱弱的回声,自顾去忙去了。

    “我看看……”

    “哗啦……”

    吴庸一抖手,把手中的书信展看,眨了眨醉眼朦胧的双眼,朝着那书信看去,只是两眼,就见他身躯一僵,双手猛然一紧,神志更是瞬间清醒了过来。

    “这……”

    “这就是梅大人让在下转交的书信。梅大人的字体,想来饱读诗书的吴大人不会不识得吧?”

    陈子昂轻笑。

    “这……,自是识的,自是识的。”

    吴庸眼眸动了动,随后猛然挥手。

    “你们几个就先回去吧!今日本官有要事,不便待客了,等他日有了闲暇,尔等再来本府一聚!”

    那几位文士彼此对视一眼,当下齐齐起身,朝着吴庸躬身行礼。

    “既如此,大人您忙,我们他日再来拜访。”

    言罢对着一旁面无表情的张百忍在行了一礼,才依序退出。

    “咳咳……”

    等此地再无外人之时,吴庸才干咳了一声,小心翼翼的朝着陈子昂看来。

    “道长,胡城主虽然有些缺点,但执掌历城数年,历城百姓民生也从未出现过大乱子,梅大人的做法,是不是有些过了?”

    “吴大人,历城的情况如何,你不会看不见吧?”

    陈子昂眼神冰冷的开口。

    “数年时间,胡揽搜刮了多少金银,可是都是你经的手。这些金银,对于一城百姓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应该更明白才对!”

    “你也是贫苦出身,想来对于底层百姓的生活应该多有了解才对!胡大人和我都相信,这些事都是城主一人所为,吴大人以为然否?”

    “这个……”

    吴庸脸色一白。

    作为一城文书,往来账目都是由他完成,一旦城主之事事发,对他来说可没有丝毫好处。甚至可以预见,他这一辈子就已经完了!

    虽然梅新的书信里说的信誓旦旦,事后把事情全都推到胡揽的身上,但难报万一啊!

    想到此处,吴庸的眼神中,不禁流露出一抹杀机。

    他身为一城文书,科举功名,自有朝廷禁法加持,虽然未曾修行武艺,但在禁法加持下,却也有言出法随之能!

    自问拿下一个小小的游历道人,应是轻而易举之事。

    陈子昂似乎对此视而未见,而是继续开口。

    “对了,还有一事忘了说,祸乱历城的那头蛇妖,其实是人为圈养的。”

    “什么?”

    吴庸头颅一懵,心中的杀机瞬间消散一空。

    “真的?”

    “吴大人心中应该有过怀疑才对。”

    陈子昂道。

    “真是好大的胆子!”

    吴庸豁然起身,怒气浮上脸颊。

    “历城百姓不惜耗费家产,历年数次缴纳灭妖银钱,导致民生多艰,原来一直都是胡揽自己做的手脚!”

    “难怪历次围剿妖物都是无功而返,原来一直都是他在自编自演的一出好戏!”

    “道长放心,此事若是属实,本官一定上报朝廷,严惩此人!”

    吴庸在厅中手足舞蹈,脸泛愤怒,一副恨不得生噬恶贼之状,但说到实际动手之时,却是轻飘飘的一语带过。

    “吴大人,何必如此?拿下为恶一方的城主,对你来说不禁不会有坏处,在资质上也是一个优点。”

    陈子昂的表情仍是不为所动。

    “道长有所不知。”

    吴庸脸色一僵,高昂的怒气瞬间化为无奈,转换之自然,比之戏曲家的变脸绝活还要流畅自如。

    “本地苍狱陆莽陆大人执掌刑狱,与胡揽是一脉相通,他们两人联手,我与梅大人根本无能为力啊!”

    “无妨,此事我来处理。”

    陈子昂眼神微动,缓缓点头。

    “正好,等下在下就要前去陆大人的府上拜访。”

    历城苍狱陆莽乃是历城本地人,武举出身,修为已达先天后期,但性子鲁直,悟性稍差,这些年过去,先天境界始终未曾圆满。

    他的住处离吴府并不远,占地也是不小,只是里面没有多余的亭台楼阁,倒是有几个大小不一的练武场!

    离得老远,呼喝声、击打声、兵刃撞击声就传入双耳,嘈杂声络绎不停,也给附近百姓带来了不少麻烦。

    只是,无人敢于言语,甚至就连心中的怒气都要压制,免得被陆大人察觉,平白引来灭门之祸。

    “太一道的道士?”

    陆莽一手接过下人递来的毛巾,擦了擦赤着上身上的汗滴。

    “在下陈子昂。”

    陈子昂立在武场边缘,朝着陆莽微微拱手。

    “陈道长,练一练?”

    陆莽单手一招,远处一柄宣花斧就已落入掌中。

    “算了,大人不是我的对手。”

    陈子昂摇了摇头,声音平缓,让人信服,但也更让人心中生怒。

    “那也未必!”

    陆莽钢牙一咬,身躯筋肉一抖,虚空之中几十道锋锐的气刃已经隔着十余丈,呼啸着朝着陈子昂窜去。

    “混魔斧法!”

    “大周军方的制式斧法。”

    陈子昂点了点头,单手朝前一挥,莲花气劲悄然绽放,迎来的几十道气刃瞬息之间烟消云散。

    “原来是位得道高人!失敬失敬!”

    陆莽眼神一讶,当即客气的拱了拱手。

    不过他身为一方大员,对道基修士也不畏惧,再说敢于袭杀朝廷命官的修士,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太一道也不行!

    “道长所来何事?”

    此时两人已经到了一处厅堂,陆莽大马金刀的坐在上首,挥手示意下人送上灵酒。

    “为灭妖而来。”

    陈子昂道。

    “嗯?”

    陆莽眼神缩了缩。

    “这件事我们自己会管,不劳道长操心!”

    “哦!看来陆大人知道此妖的来历?”

    这位陆莽倒不愧自己的名字,一开口就把自己的底细泄露的差不多,根本不用他人窥探心神。

    “道士,你什么意思?”

    陆莽也非是真正的蠢人,自然听出了陈子昂意有所指。

    “城主圈养妖物,借此牟利!”

    陈子昂道。

    “道士,祸从口出,管住你自己的嘴!”

    陆莽豁然起身,天地威压及身,也让他的实力飞速攀升。

    “来之前,我去了几个别的地方,其中包括梅大人和吴大人的府宅。”

    陈子昂不动声色的继续开口。

    “那又如何?”

    陆莽不屑一笑,有他和胡揽在,再加上胡揽圣宗的背景,那两个家伙能成什么气候?只要解决这个不知死活的道士……

    “看来陆大人十分在意那一万两黄金?”

    陈子昂轻笑。

    “闭嘴!什么一万两黄金!”

    陆莽双手一攥,就欲先下杀手再说。

    “陆大人觉得那一万里黄金很多?在别人眼中怕也不过是九牛一毛。”

    陈子昂不屑一撇,随手从身上扔出几张宣纸。

    “这是文书吴大人记得这些年历城的收入,还有城中富户私下里给城主府的孝敬,陆大人怕是没看过吧?”

    “嗯?”

    陆莽眼神一眯,伸手接过宣纸,定眼朝上看去。

    “刺啦……”

    不过是呼吸之间,陆莽双手就猛然一紧,手中宣纸当即被他撕成两半,而他的脸色,却是一片铁青。

    “竟然……竟然背着老子收了那么多!”

    “可怜,陆大人辛辛苦苦忙活一年的酬劳,在别人看来,不过是一家富户暗地里的赠与罢了!”

    陈子昂看了看陆莽,又悠然转口。

    “不过陆大人也不用生气,只要大人愿意合作,城中富户豪绅愿意直接给大人补齐胡城主一年的孝敬,而且以后每年也不会低于两万里黄金的供奉!”

    “如何?”

    “妈的,老子干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