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819 蛇妖劫狱-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819 蛇妖劫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我他妈现在知道为什么修为高的人都不愿意呆在大周了!”

    苗琥双手被缚,站在李原的身后低声嘀咕。

    此时的二人,已经来到历城的核心之处,城主办公处理民生政务的公堂之上。

    明镜高悬四个大字就在历城城主胡揽的头顶,烫金的大字散放着堂皇正大的光芒,奈何此地多阴,让这四个正气十足的大字显得有些黯淡。

    一如公堂之上立着的师兄弟两人的脸色。

    “修成了金丹,也怕见官!那要我们辛辛苦苦修行何用?”

    苗琥的嘀咕声从一开始就未断绝,不过他倒并非真是在埋怨修行之路,而是在不服气为什么张百忍不把自己也带走。

    以对方的实力,多带一个人绝对轻而易举,只留下李原一个不就行了,干嘛要把自己也留下来,这不是明摆着要让自己遭罪吗?

    “道基修士都有特殊的权限,同等城主位,他们犯了法,就算是道基初期,也只有三品以上的官员才够资格出手。”

    “金丹宗师,更是等同一品大员,除非是朝廷诸公同时上表,要不然是不会受到刑罚责难的。”

    李原低着头,心情抑郁,回复的声音更是毫无生气。

    “哒……”

    “莫要喧哗!”

    一旁的捕快头领一点水火棍,对着两人冷喝一声,也打断了两人的窃窃私语。

    “城主驾到!”

    伴随着一声呼喝,场中的捕快同时身体一直,手持水火棍,在两侧站好。而一位相貌威严的中年男子,也在他人的陪同下从后殿转了出来。

    “啪!”

    “跪下!”

    胡揽端坐公堂之上,惊堂木一拍,一物威压临身,李原、苗琥两人就身不由己的双膝跪地,动弹不得。

    “你们就是帮助司马家私通妖族之人?”

    “大人,冤枉啊!”

    李原虽然未曾经历过这种阵仗,但也知道这个时候绝不能乱说,而且以自己的身份,对方也绝不敢欺上瞒下才对!

    “小人乃是国姓,久居京城脚下,从未出过远门,怎么可能会私通妖物?”

    “而且,堂姐一家向来敦厚,性子保守,追求小富即安,也不会私通妖物的,望大人明察啊!”

    “哦!果真如此?”

    胡揽神色犹疑,似乎也开始怀疑事情的真实度。

    “当然,小人的行程一问可知,家姐一家人的秉性也是远近闻名,大人可用窥心镜辨明真伪!”

    李原当即点头。

    作为修行之道大开的世界,窥探人心防止弄虚作假的手段自然不少,在审判之时更是一大利器。

    同时,公堂之事都会留下影像定档归案,也大大确保了冤假错案或者官员徇私舞弊之事不会发生。

    “即如此,那么就先压下去,等明日与司马家一行,共同审理!”

    胡揽点了点头,一脸正色的开口。

    “尔等放心,本官处事严明,若真是无辜,本官绝不会冤枉一个人!”

    “大人英明!”

    李原两人一愣,还是老老实实的叩头。

    直到来了人,压着他们两人退下公堂,苗琥仍旧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

    “这就完了?刚才可是吓死老子了!”

    他身上犯的事可不少,刚才胡揽只要朝他多问上一句,有可能就要暴露根底,被按上几个罪名,处死绝对没有二话。

    “哼!今天是完了,但能不能坚持到明天,就看你们的运气了!”

    压着两人的一位捕快冷笑开口,似有深意。

    “二狗,别乱说!”

    另一位捕快急忙瞪了对方一眼,那人也知道失言,把怒火放在苗琥身上,狠狠的推搡了他几把,也打断了李原两人想要询问的念头。

    “嘎吱……”

    包铁绣灵纹牢门闭合,一股阴冷之气也死劲的往体内钻,让修为较弱的李原忍不住狠狠打了一个寒颤。

    “他奶奶的,这里的压制竟然比那公堂之上还要强!老子一身实力竟然连三成都施展不出来。”

    苗琥攥了攥拳头,一脸憋屈的朝前挥了挥。

    “原弟?”

    隔壁的牢房内传来一声惊疑的呼声,也让李原身躯一僵,急忙扑了过去。

    牢狱之中阴暗无光,两人刚刚进来几乎不可视物,反而不如在里面呆了两天的司马家一群人。

    一位身着囚服的端庄妇人正靠着栏栅,眼带惊疑的看着李原。

    “原弟,你怎么进来了?”

    “堂姐,你们没事吧?”

    李原不问反答,此时的他已经看清楚对面的情况,堂姐一家五口都在一起,远处还有几个牢房内有熟悉的身影,应该是司马家的其他人了。

    “我们没事,我们又没有犯法,怎么会有事?倒是你,不是去任职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还进了这里面?”

    李萍虽然脸有菜色,但精神仍旧不错,眼眸之中更是带着一如既往的斗志,身边三个孩子也是被她搂在身边。

    倒是那位李原的堂姐夫,精神看上去有些失常,身躯躲在角落里蜷缩着,自己来了也不知道打声招呼。

    “我在中途遇见点事,所以……”

    李原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又问道。

    “堂姐,你们到底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无外乎姓胡的这些年灭妖不利,百姓失心,对他多有怨言。这次纳捐,一则想要多刮一些金银,一则是拿城中富户开刀,给自己出师不利找个借口,安定民心!”

    李萍对事情看的更加透彻。

    “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事,这个开刀的对象,竟然选到了我们家!城中富户豪绅不少,按理来说不应该选择我们家才对?”

    “狗官!”

    苗琥在后面冷哼。

    “这位是?”

    李萍探头朝着苗琥看去。

    “哦!这是我二师兄,苗琥。”

    “原弟,你拜了师?”

    “嗯,是一位太一道的高人,多亏了师尊相助,我此番才能平安无事。”

    李原点了点头。

    “屁个平安无事!老子拜他为师,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好处一点没捞到,倒是倒霉事天天都有!”

    苗琥怒骂。

    “哎呦!”

    声音刚落地,他的头颅就是猛然一沉,两眼泛花,身躯直挺挺的倒地。

    “活该!你以为在这里师傅就听不见了?”

    李原幸灾乐祸的看了他一眼。

    “看来你师父是位高人啊?”

    李萍双眸一动,这里可是一城之中仅次于城主府的要害之地,禁法强悍,她还没听过有人能够透过这里的禁法为难里面的人。

    “确实是。”

    李原笑着点头。

    “所以,堂姐不必担忧,我们不会有事的。”

    “本来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们行的正、站的直,我倒要看看那姓胡的能拿我们怎么样?等我出去,就算破了家产,我也要上郡城、州府告状,定要把他给搞下来才算解恨!”

    李萍恶狠狠的开口。

    “豪气!”

    苗琥在那边摇头晃脑的爬起身子,恰好听到这一句,不禁对着李萍比了比大拇指。

    “做人就当如此,你吐我一口,我就要给你一巴掌!绝不能便宜别人!”

    “呃……,二师兄,你说这话竟然没有挨师傅的打?”

    李原抬头看了看天,又看了看毫无动静的苗琥,不由一脸遗憾的摇摇头。

    “挨什么打!这是正理!”

    苗琥虎着脸瞪了他一眼,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哎,什么时候吃饭?我都饿了!”

    “看时间,估计快了。”

    李萍转了转身子,做出判断。

    果不其然,不过一会儿,一个狱头就推着一桶发馊的汤水和硬的可以砌墙的满头走了进来。

    “当当……”

    木棍敲击栏栅之声响起。

    “别睡了,都醒醒,该吃饭了!”

    “这什么饭?是人吃的吗?”

    苗琥看着自己面前那一碗散发着奇怪味道的汤水,脸色一片铁青。

    “不是人吃的,你就别吃!这里有的人想要。”

    那狱头冷冷一笑,随手把一个馒头给仍在苗琥脚下,本就黑乎乎的馒头在地上转了几圈,模样更是不成样子。

    “有的吃,你就知足吧!明天还指不定能不能吃得着?”

    “老东西,小心出门被人撞死!”

    苗琥大怒,双手攥紧,咔啪咔啪之声不停。

    “哟!脾气挺大!我倒要看看,你能大到多久?”

    狱头冷冷的撇了撇苗琥那一身健硕的肌肉,也不于他争执,发完吃食,就朝着外面行去。

    “咯吱……咣当……”

    三门接连关闭的声音遥遥响起,苗琥也已经怒气匆匆的返回牢房一角,双手一抱,躺在那里生起闷气来。

    “嘭……”

    大地一震,牢房当即瑟瑟发抖,上方的灰尘如同串珠一样,一串串的往下落。

    “劫狱啦!”

    嘈杂声从外面响起,苗琥在原地一跃而起,一脸兴奋的大喝。

    “老子就知道,他们几个不会丢下我们不管的!”

    “是蛇妖!快跑!”

    下一刻,外面的声音却让他脸庞一滞,眨着眼朝司马家的人看去。

    “蛇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