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818 兽落牢笼-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818 兽落牢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师傅,前面那里就是历城了,我一个堂姐的家就在那里,她人很好,自幼就待我亲近,是我们家少有对我好的人,可惜嫁的远了些,这些年都不曾来往。”

    在飞天龙驼兽背部,李原手扶竹笼,遥指远方,朝着那处卧在平原大地上的一块城池缓缓开口。

    “堂姐闺名李萍,在我们李家,双字姓名的族人代表的就是地位较低,不过我这堂姐是个要强的性子,事事争先,多才多艺,奈何夫家却是不怎么样。”

    “历城最大的兽场就是堂姐他们家的,也是堂姐一手操持办起的,我也一直都很佩服她。”

    “反正我们要在这里停上两日歇息歇息,到时候你多去你堂姐家转转不就是了,现在哪儿那么多感慨?”

    苗琥躺在后面,有气无力却偏偏怒气冲冲的开口,脸色更是十分难看。

    他堂堂一位先天高手,在这飞天龙驼兽上呆的久了竟然有些眩晕,胃部翻涌,分外难受,早就想下到地面提提神了。

    “是啊!不过当初离开这里说要去外面闯出一片天地,结果灰溜溜的要回京,也不知道堂姐怎么笑话我。”

    李原笑了笑,并不介意一直心中烦闷四处找东西发泄的苗琥的语气。

    “那我们下去吧!”

    张百忍一边点头,一边单手朝下一压,身下的龙驼兽身躯当即朝下一伏,龙躯贴着呼啸的劲风,朝着下方的城池扑去。

    “呼”

    庞大的身躯,巨大的双翼煽动自带一股狂飙的劲风,如同两道龙卷,托着龙躯缓缓朝着城外的一处庄园降落。

    兽场大多都在城池之外,历城也不例外。

    “好像有些不对劲!”

    即使身体不适,但丰富的江湖经验还是让苗琥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劲。

    “怎么了?”

    柳如烟直起身子,一副跃跃欲试、急迫想下去的样子。

    “下面的人,神色有些不对。”

    苗琥紧了紧背后的长刀,在飞天龙驼兽还未落地之时就一跃而下,轻飘飘的落在专门建造的草场之上。

    “快点来人,有客人来了。”

    远处的屋舍之内,有人遥遥招呼一声,才有那依靠门栏的帮工无精打采的走了过来。

    “这里可是司马家的兽场?”

    李原也察觉到不对,以自己堂姐的脾气,绝不可能让这些下人如此懒散的。

    “没错,我们这里正是司马家的兽场。您”

    远远的,一位头戴毡帽的小老儿快步跑了过来,同时一脸恭敬的朝着这边作揖施礼,不过在看到李原之时,脸色陡然一变。

    “原少爷?”

    “是我,你是这里的管事吧?我前段时间路过的时候见过你,我堂姐哪?”

    李原点了点头,又朝着四方扫视过去,寻觅着那道熟悉的身影。

    “原少爷,少奶奶少奶奶她,被抓起来了!”

    那管事的先是一愣,随后满脸悲恐,嘴角一动,当场就趴伏在地,嗷嚎大哭起来。

    “啊!到底怎么回事?你先别哭,起来回话!”

    李原心头一惊,但他不愧性格坚韧,当即就定下心神,拉起对方,还尽量平缓语气,让自己不那么激动。

    “就在前日,城主府下令,捉拿主家,司马家一家三十七口,不管老全部都被捉拿下狱!无一例外啊!”

    管事的继续哭嚎,却也断断续续的把事情说的七七。

    原来,历城数年来灭妖不力,多出出兵都被那妖物提前逃走,耗费大量金银,却没能起到丝毫用处。

    因而城主胡揽怀疑,有人私通妖物,因而派人暗中彻查。

    这一查,就查到了司马家的身上。

    因为,司马家的兽场明明就在城外,结果这几年来竟然没有遭受过以此妖物的袭击,一直稳定,这种情况自然引起了有心人的主意。

    如此一查,司马家私通妖族的罪名就被城主府给定下,当日就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把司马家所有人全部捉拿归案!

    “我堂姐私通妖物?这不可能!”

    李原双眸圆睁,当场大吼。私通妖物,在大周,可是诛九族的大罪!虽然李家不怕,但司马家却会牵连甚广。

    “是啊!咱们兽场的生意,可是一大半都用来捐助官兵,这几年收益几乎只能持平,帮工的工钱都是用的以前的底子,怎么可能私通妖物?”

    管事的也是悲愤不停。

    此时众人已经来到了一处大殿,四方空旷无人,他说起话来也就少了顾忌。

    “其实,以小老儿看来,这都是城主府栽赃陷害!”

    “此话怎讲?”

    李原脸色一正。

    “就在前几日,城主府要求城内百姓和豪绅各自出资金银,再次出兵征讨妖孽。”

    管事的一脸恨恨,说起往事,干瘦的身躯就是气的瑟瑟发抖。

    “咱们司马家在少奶奶的掌管下前些年生意蒸蒸日上,被称之为历城八大豪绅之一,结果树秀于林风必摧之,自然被城主府盯上,要求每年都要缴纳大量金银。”

    “要交多少?”

    “一万两黄金!”

    管事的一脸怒气,狠狠的竖起一根手指,口中的钱数也让李原师姐弟三个倒吸一口凉气。

    “一万两?黄金?”

    “没错!这也就罢了!少奶奶东拼西凑,总算是凑齐了。但是!”

    管事的双目怒张,声音都变了调子。

    “就在交钱的那一天,城主府的人突然把要交的钱提高了一倍!”

    “两万两黄金,而且如此突然,这是要咱们家断根啊!少奶奶自然不会同意,当时就翻了脸,甚至说要禀告郡城大人。结果,你们都看到了,前日城主府来人,司马家所有人都下了大狱。”

    虽然一脸的悲愤,但到了最后,管事的声音也变得有气无力,充满了无奈和无助。

    “岂有此理!还有没有王法?”

    李原怒极,双手死死攥紧,脸上青筋暴起。

    “难怪人人都拼命想当官,这般的敛财法子,怕是干什么也没那么大暴利!”

    苗琥冷笑,不屑中还带着股羡慕。

    想当初,自己带着一个山头的人玩命的打拼,一年到头也不过千把两金子,还要去掉吃喝玩乐,哪有这般来的轻松。

    “那又如何?城主府现在一家独大,佐官、文书、苍狱三位大人也是唯命是从,豪绅和百姓就是鱼在砧板,任人宰割啊!”

    管事的无奈摊手,神色中尽是绝望。

    “不行,我要救我堂姐!”

    李原神色一定,当即朝着一指沉默不语的张百忍几人看来。

    “师傅,师伯!”

    “先不急,外面有客人来了!”

    张百忍摆了摆手,下一刻就听外面一声巨响,似乎有重物坠地,同时还伴随着飞天龙驮兽的凄惨悲吼。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速速缴械投降,要不然我等乱箭齐发,让尔等死无葬身之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