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九十九章 四季-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九章 四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悄悄看了一眼不远处陷入沉睡的齐家父女,陈子昂的身躯仿佛长蛇般一扭,紧贴着地面无声无息的滑出数米,单在地上轻轻一按,身子斜斜的朝前飘飞而起。

    一连串动作至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也不会惊动任何一人。

    体内真气按照特定的经脉穴位快速流转,风神步一踏,脚下生风瞬间越过数米。

    炼气期的武学相对于炼体期要复杂很多,除了要求真气与肉身的配合之外,还多了一些陈子昂不明白的东西。

    在王府藏书楼内的珍藏典籍的记载,炼气期的武学需要对世间万物、众生情感的感悟,如此才能发挥武学的最大威力。

    至于如何做到?各个典籍的说法也是各不相同,但无疑,这是进阶先天的必经之路!

    陈子昂身躯朝前快速飞奔,四周的空气好似在围绕自己缓缓旋转,脚下一踏,气流涌动,身子轻飘飘的穿向上方的树梢。

    在柔韧的树枝上一跃而过,远处一片火光已经映入双眸。

    无声无息的落在一棵大树之上,低头朝下看去,十个黑衣人正牵着马匹绑向根根树木。

    “人就在里面了,等下收拾了咱们就回山好好乐呵乐呵!”

    十几根火把照耀的附近犹如白昼,说话那人则是个身材高瘦,一脸阴狠的年男子。

    “这次姓岳的可是大笔!为了两个人竟然出了一千两银子的花红,真是铁公鸡拔毛啊!”

    另一人绑好马匹,提着把长刀呵呵笑道。

    “谁让他自己的老娘被人治死了,这大晚上的除了咱们黑山的当家谁能寻得到那两个人?”

    “当家追踪之术天下无双!看来这笔银子合该是咱们的。”

    几个大汉咧嘴大笑,眼前尽是接下来几日的逍遥快活。

    而那年男子也是一脸的笑意,很是享受他人的恭维。

    树上的陈子昂隐藏在阴暗的树叶之内,静静的打量着下方的几人,对于那青竹帮竟然勾结黑山盗他倒是没什么奇怪的想法。

    ‘十个,只有那高瘦的当家看不出深浅,其他人虽然步伐有力,但最多也就是内炼五脏之人。’

    脑海唯一思考,心下已经拿定了主意。

    下方正有一人行过,上方一个小巧的身躯突然落下,双扣住对方头颅猛然一转。

    “咔咔……”

    一百八十度的扭曲瞬间就让对方毙命。

    身子一旋,右脚无声无息的对着左方一人侧踢而去,学自王府书楼的神风步不仅仅是一门轻功,更是一种高明的腿法!

    灌注真气的右腿不但没有了抽打空气的鞭响之声,还更加迅疾、猛烈、狠辣。

    “啪!”

    那人胸腔猛然往下一陷,断裂的肋骨扎进五脏,身躯直直的倒飞而去,半空就已经失去了生。

    陈子昂脚下不停,单在那尸首上一模,一柄百锻钢刀已经出现在。

    刀光闪动,劈空刀划过虚空,条人影咽喉处一道血丝浮现,相继无声无息的倒了下去!

    “什么人?”

    “小心!”

    “动啊!”

    剩下的人此时才反应过来,连连大喝声,一柄长刀已经隔空砍了过来。

    长刀破空,虎啸之声相伴,震慑人的心神,让人胆颤心惊。

    对方的刀法也是凶猛异常,刀风四逸,卷起层层气浪。

    陈子昂眼神一凝,对方果然是炼气人,但刀法之只有刀风没有刀气,显然体内十二正经尚未贯通。

    心神一定,不理耳边的猛虎啸声,陈子昂刀势一展,细密的刀风已经罩了过去。

    刀风仿佛春日的细雨,缠绵悱恻,蚀骨**。

    正是四季杀法之春雨绵绵!

    陈子昂不同于上个世界的宋恒平,对武学有种神奇的感悟力,好像世间的任何一种武功都逃不过他的理解,一眼就会,一学就通。

    虽然自己现在能够完美的掌控肉身,但对于炼气期的武学却没多少优势了,只得从记忆挑了几套用来专攻。

    而四季杀法最为适合自己,因为这门功夫并不限制兵器,只是四种特殊对事物的理解,不但能够让自己随意发挥,还能从招式理解创造者对世间万物的理解。

    黑山盗的当家猛虎刀法横切竖砍,仗着自己内力深厚竟然死死的挡住了刀势的侵袭。

    刀光变换,场突然变得秋风瑟瑟,充满肃杀之气,犀利的刀风无情的划过对方的身躯,留下道道伤痕。

    “啊……”

    被困刀风的当家双眸充血,猛然加紧上的动作,在后背留下数道可怖的创口之后终于突出了陈子昂的密集刀风,然后头也不回的朝远处急奔。

    他怕了!明明对方内力微弱,力道疲软,速度也与自己相差仿佛。但却刀刀都击在自己刀法的薄弱之处,更有一股奇怪的感觉缠绕自己心头,让自己在交瞬间就落于下风,只能被动挨打,毫无还之力。

    在火把橘红的光芒照耀之下,黑山盗的当家更是清楚的看到了来人的面容,这赫然是一个几岁大的娃娃!

    那唇红齿白的面容没有让他心稍定,反而生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闷头狂奔的他并没有看到身后那爆裂的刀光,一如那夏日的烈阳,普照大地,无人能躲。

    刀光一闪即逝,只留下一道身影踉跄的奔出数步,一头载倒在地!

    “啊……”

    几柄长刀裹挟着劲风袭来,剩余的几个盗匪个个都是面目狰狞,张口大喝即是因为内心的恐惧,更是为自己壮胆,希望能在对方回气的空档重创敌。

    陈子昂身躯一矮,长刀左挑右拨,围来的几人只觉着上一滑,吃不住力的往前扑去,一道亮光划过咽喉,几具尸体相继倒地。

    最后剩下的两人彼此对望一眼,身子一转,一左一右分散着拔腿就跑。

    一柄长刀破空贯穿了右方的一人,穿过胸膛更是把尸首钉入一棵大树之上。

    几步追上剩下的一人,那人鼓足勇气反身挥刀劈开,却被陈子昂一拳磕在腕之上,再一拳轰在咽喉,长刀一松,双捂脖‘咯咯’的倒了下去。

    打眼扫了一圈,陈子昂也没有打扫战场的兴趣,身子一跃,掌影翻飞火把全部熄灭,树林继续陷入一片黑暗之。

    神风步运转,不过一会儿就返回到了齐家父女所在的地方。

    ‘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独自一人行走江湖实在是太过显眼,还是跟在他们身边为好,顺便花上几年时间真正的见识一下这个世界,也不枉困在王府那么多年。’

    心思电转,陈子昂的身躯无声无息的躺回被铺之上,双眸一闭,陷入了定境之。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