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815 骑兽进京-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815 骑兽进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所谓的飞天龙驼兽,形貌有些类似地行龙,只是身上多长了一双巨大的肉翼,后背也鼓起两个肉丘,内里蕴藏的浓郁能量则可以让它长时间在天空飞行。

    这种生物体格庞大,足有十余丈,却只是人族圈养的益兽,素食,性子温顺、胆小,就连普通的猛兽都敢围攻它。

    不过它的好处也是不可替代的,飞行速度不慢,而且不惧高空之上的罡风,甚至可以做到飞行月余而不落地面。

    它的这些优点,再加上繁殖不易的缺点,也让飞天龙驼兽成为大周最为昂贵的出行飞禽之一。

    “呼噜……呼噜……”

    狰狞的龙兽却发出憨厚的声音,高空之中,正有一头飞天龙驼兽正呼扇着肉翼,朝着京城方向前进。

    在他的头颅之上,立着一位大汉,大汉身材魁梧,相貌刚硬,一身儒雅长衫穿在他的身上,却给人一股凌厉强悍之意。

    此时大汉正背负双手,迎着罡风,衣衫猎猎作响,眼眸瞭望四方,深邃的眼神,似乎把眼中的整个天地都给笼罩在内一般。

    飞天龙驼兽虽然身躯庞大,但在它头顶那人的衬托下,却显得极为渺小,人们首先注意到的,也定是那人!

    而在兽尾,那长达数米,来回摆动的尾部上,还躺着一位白衣身影,正是双手枕在脑后的上官无命。

    兽尾不停摆动,躺在那里的上官无命却像是扎了根一般,与那尾巴紧紧贴在一起,双眼似眯非眯,不知是睡还是没睡。

    “习武强身,把身躯修炼圆满,体内就会滋生真气,其后明悟自己所行道路,则就能体返先天,开始走上修行之路。”

    龙驼兽的背部,放置着几个宽大的竹篓,就如一个个小小的房屋,可以让客人方便坐卧休息。更有灵石做出的简单防护阵法,抵抗着罡风的侵袭。

    张百忍就坐在其中,朝着三个徒弟和一个守着他挑刺的蛇妖讲诉修行的道理。

    当然,这些基本知识,主要是为了讲给柳如烟听,让她对修行之道有些了解。

    不过他讲的有趣,而且自身眼光出众,能够高屋建瓴的叙述,在其他人听来,也会有新的收获。

    “先天才是真正修行之路的开始?不是吧!小师傅,整个大周才多少先天之上的人物?”

    苗琥摇着头,一脸不信。

    倒是李原,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大周这里的环境不同,对于修行之人的压制太大,所以一般突破先天境界之后,大都会离开此地,去外界寻觅机缘。”

    张百忍轻轻一笑,这种场景,让他又想到在太一所创造的虚幻世界的那一幕幕,莫名的,心中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

    “你仔细想想应该明白,你该听说过许多,先天圆满突破之后却消失无踪的例子吧?”

    “果真如此?”

    苗琥眨了眨眼,一脸诧异。

    以他的修为来说,这种事按理来说应该是常识,但偏偏苗琥一身功夫来的奇妙,几乎没有师承,所以这些东西自然也不曾知晓。

    “确实如此,我曾经就听说过,道基修士都会通过传送阵离开大周,一方面是增进修为,一方面也是为了人族与妖族在其他地域的争斗。”

    李原点了点头。

    “而且,离开的前辈也都会与大周有些联系,让我们可以通过他们了解外域之事,让外界人族更容易生存。”

    “那么说,留下来的,都是不厉害的?”

    苗琥一愣,随后又摩掌擦拳。

    “等老子到了道基之后,一定不出去,先把那群的罪过我的和尚先揍一顿再说!”

    “佛门传承久远,而且重悟性不重修行,所以留在大周的高手可是不少。”

    张百忍却是张口就打击对方的积极性。

    “据我所知,修成金丹也就是金身罗汉的,佛门至少也有百位!三脉七轮的高僧,更是数不胜数,你想报仇,短时间内可是难了!”

    “这么多?”

    苗琥双眼死死大睁。

    “我怎么听说,西宗佛庭八百寺,总共才几位罗汉?”

    “你修为不到,境界不足,对那个层次的了解自然就不多。”

    张百忍摇了摇头。

    “几位罗汉?就连主持万佛大阵的阵眼都不够!”

    “师傅,那您现在是什么修为?”

    这几日的接触,对于柳如烟来说,就如同打开了一个奇异的大门,原本高高在上,高来高去的江湖豪侠已经不算什么。

    就连那飞天遁地,出入幽冥的神仙修士,也成了自己身边的亲近之人。

    “是啊,小师傅你是什么修为?”

    苗琥也是朝前一探身子,好奇的开口。

    李原虽然未曾说话,但耳朵也是微微翘起。

    只有一直懒洋洋趴在那里的蛇妖顾小曼,此时不屑的撇了撇嘴。

    “为师侥幸,有一位良师教导,十几年前刚刚进阶金丹。”

    “金丹宗师!”

    三个徒弟陡然倒吸一口气。

    要知道,大周所谓的圣宗宗主,佛庭主持,各道派老祖,也不过是金丹境界而已!

    而他们面前这位突然冒出来要收自己徒弟的年轻人,竟然也是位与他们这些传闻中人物同等存在的金丹宗师!

    “真的假的?”

    直性子的苗琥直接就把心中的疑问给脱口说了出来。

    “金丹了不起啊?本姑娘也是啊!”

    顾小曼的声音在后面幽幽响起,换来的则是三双震惊到恍惚的眼眸。

    “顾姐姐……,你……你也是金丹宗师?”

    柳如烟声音飘忽,金丹宗师可是堪比大周皇帝的人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值钱了?随手就是俩?

    “那当然,我成就金丹的时候,你们师傅还不知在哪窝着哪?”

    顾小曼像是来了精神,直起身子两手挥舞了一下,本想施展个法术,结果到了半途却是泄了劲。

    “该死的大周!”

    “师傅和小曼姐是金丹,难道两位师伯也是……”

    饶是李原自问心性不错,此时却是有些恍惚起来,心中即是愿意相信此事,又有些不敢相信。

    “那倒不是。”

    张百忍摇了摇头。

    “哦!”

    这才对嘛!世界上哪有那么多金丹宗师。

    张百忍笑着看了看几人一眼,也没有再多说,而是转首,朝着身后的虚空看去。

    “有人来了。”

    “谁啊?”

    苗琥从竹篓上一跃而起,单手扣住竹竿,朝着远处眺望。

    “嗯,是头翼虎。”

    远处的黑点渐渐清晰可见,在他的双目中也显露身形,却是头背生双翼的猛虎奇兽。

    “是田家兄妹,真是阴魂不散!”

    李原因为双眼之中内藏灵目的关系,即使不能施展神通眼里也是远超常人,此时定眼看去,就看到那一对让人生厌的面孔。

    飞天龙驼兽的飞行速度并不算快,远不如翼虎这种飞禽。

    不过它可以长途飞行不用歇息,而翼虎虽然爆发力强悍,但每日飞行时间却不多,而且时间越久速度也会越慢,长途来说,远不如龙驼兽来的便捷。

    “诸位,别来无恙啊!”

    后方的翼虎渐渐靠近,田奇脚踏虎背,朝着龙驼兽背上的几人遥遥一礼,声音中却是带着股幸灾乐祸的意味。

    “干什么?跟在我们后面接屎啊!”

    苗琥身为一个山大王,什么脏话没有见识过,一开口就顶的田奇脸色一青,半响说不出话来。

    “糙汉子,不要嚣张,你们可知道,现在我们在哪里?”

    田瑶一抚脸前的秀发,朝着几人大声开口。

    此时劲风拂面,她也没了在地面上时候的娇媚,不过劲风吹过,衣衫贴紧身躯,也让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展露无遗。

    “在哪里?又不是在你家!告诉你,就算是在你家,老子也不怕你!”

    苗琥挺着身,毫不客气的把目光放在对方身躯的饱满之处,甚至还一脸笑的舔了舔大舌头。

    “啪!”

    顾小曼脸一皱,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根软鞭出来,上去就抽在苗琥的后脑勺。

    “别这么恶心!”

    “是,是,小……师姑。”

    苗琥头一低,却不敢发火,老老实实的低头认错。

    “妹妹,离他们远一些。”

    田奇把目光扫过龙驼兽的头部和尾巴,悄无声息的让翼虎飞的更远一些,这几人来的诡异,也让他下意识的不敢靠近。

    “告诉你们,现在我们在几千丈的高空!要是掉下去的话,呵呵……”

    “我们这里结实得很!掉下去也是你们掉下去,摔死你个龟儿子!”

    苗琥大吼。

    现在自己的靠山可是两位金丹宗师,别说不会掉下去,就算真的掉下去,也不会有事!

    “你……”

    “哼!口舌之争!”

    田奇双眸一眯,心中暗怒,当下再不与对方独眼,体内真气一催,当即引爆他偷偷打入飞天龙驼兽咽喉的玄阴真气。

    “啪……”

    真气暴动,本以为那龙驼兽会颈部断裂,鲜血狂喷的情况却并未出现,反而是一股冷风刮过,在那虚空之中结了一成冰晶。

    “搞什么?”

    苗琥扭头四处看了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冷,但却肯定是对方做了什么手脚。

    “是不是你们在搞怪!”

    “哼!师妹,咱们走!”

    田奇心中也是暗惊,眼神扫过一直未曾朝着两人看来的几人,一拉缰绳,就欲驱使翼虎加速离开。

    “吼……”

    两人身下的翼虎此时却陡然一声狂吼,一股浓郁的火气从他体内轰然涌出,让那双充满生机的双眸瞬间化为死寂。

    “怎么回事?”

    “是你们做的手脚?”

    翼虎背上的田家兄妹身躯一晃,脸色当即化为一片惨白。

    “救我们!”

    “哦……哦……,现在我们呆的地方可是数千丈的高空,要是掉下去的话……,哈哈……”

    苗琥站在那猖狂大笑,而一旁的柳如烟则是眼露不忍,一手悄悄攥住张百忍的衣袖。

    “师傅……”

    “不必害怕,等你踏上修行之后,生死就会见的更多,这,也是一种修行。”

    张百忍拍了拍她的手背,小声开口。

    “我们是田家的人,师傅是明殊大师,你们如果见死不救,也会不得好死的!救我们,我们可以既往不咎……”

    “想得美!去死吧!”

    苗琥此时的声音却是如此猖狂与人性冷漠的残忍。

    惨叫和绝望之声在天空遥遥响起,田奇更是施展轻功朝这里扑来,奈何遥远的距离就是生死之隔,最终在绝望之中,朝着下方坠落而去。

    “师傅,是您?”

    李原压住眼中的惊慌,扭身朝着张百忍看来。

    “不是我。”

    张百忍摇头轻笑。

    “是那些针对你的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