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810章 坐而问道-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10章 坐而问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光目的那一下很重,黄牛相信,就算是金乔儿实力完好无损之时,也未必能够及得上走了神道,且有拥有整个冥都百姓拥护的光目。

    她的每一次出手,都带着亿万万众生的信仰之力,冥都更是转化为她的神国,身在其中她几乎是无所不能!

    纯粹的以力压人,也让人躲无可躲,只能硬抗。

    而且神道与佛门功法,大都是走的直问人心的路子,硬抗光目两次攻势的黄牛,当场元神震荡,陷入昏迷之中。

    幸好,它虽然刚刚才成就元神,但境界稳固,再加上心经守护,元神几乎不死不灭,昏迷一段时间之后,就清醒了过来。

    睁开眼,看天色,应是下午时分。

    简陋的屋舍,却透着股让人宁静的气息。

    撑起身躯,发现自己竟是躺在冰凉的地面之上。

    旁边就是床,床上躺着一男一女。

    男子自然是上官无命,看他样子,伤势要比自己重得多。蛇妖顾小曼则蜷缩着身子,躺在上官无命身旁沉睡,她倒是没什么伤势,不过神情疲倦,应该是困了。

    “咯吱……”

    房门打开,一位唇红齿白的童子映入眼帘。

    童子的眼神中带着惊讶,看着黄牛。

    “你醒了?”

    “如你所见!”

    黄牛微微晃动着身子,朝着对方点头。

    “呃……,家师请道友过去一趟。”

    道童清风眼神闪了闪,当即恢复正色,弯腰一礼。

    “有劳头前带路!”

    “请!”

    床上搂在一起的两人还未清醒,黄牛已经甩着尾巴跟随清风出了门。

    行走之间,黄牛才发现,此地元神之力根本无法施展,肉身也像是套了一个巨大的笼子,一身实力竟是就连一成也施展不出。

    抬头望了望天空,透过他的眼眸,是密密麻麻却又井然有序的纹路铭刻于虚空之中,如此场景,凡眼不得见。

    而且,这种就连天地之道都禁锢的阵法,也是他生平仅见。

    这里应是一个道观,道观不大,但黄牛竟然一眼无法看个通透,就连身前的小道童,周身也被一层灵光笼罩,让它看不真切。

    “道友请进,师尊就在屋内。”

    清风领着黄牛来到前院,朝着那稍微宽敞一些的主殿一指,就告辞离去。

    超前行了几步,殿门自动打开,面貌清癯的太一正端坐蒲团之上,手捧书卷,朝着黄牛点头示意。

    “请坐!”

    对面还有蒲团,中间则是一张案几。

    黄牛点了点头,身躯摇摆,渐渐的化为一个身材魁梧的人形大汉。

    这个过程有些慢,而且对他来说也很吃力。

    这里竟然禁制妖力,甚至强自驱使的话还给它带来一股大祸临头的危机感,这种感觉竟然丝毫不比面对光目之时稍弱。

    幸好,以他现在对肉身的掌控之力,就算不施展法术,一样能压缩肌肉骨骼、转化身躯,把一头好几吨重的黄牛硬生生变成一个两米左右的彪形大汉。

    甚至,就连他头顶的锋锐牛角,都被他硬生生的转化为骨骼,隐藏在体内。

    “了不起!”

    太一眨了眨眼,对着黄牛比了一个大拇指。

    “客气!”

    陈子昂大步走来,端坐蒲团之上。

    “敢问道长道号?”

    “你可以叫我太一。”

    场中一滞,陈子昂的呼吸也微微变了变。

    “不知此地是哪里?”

    “自是太一观。”

    太一轻笑。

    “太一道长可曾见到了我那朋友,张百忍?”

    陈子昂想到一路看来,未曾见到的那位。

    “他下山采药去了,不日即归。”

    太一捋了捋胡子,端起案几之上不知何时突然出现的茶水。

    “请用茶!”

    “多谢!”

    陈子昂点头,端起茶盏,慢慢品了一口。

    “好茶!”

    眼眸微动,感受着体内那股直达每个角落的温热气息,让他忍不住开口轻赞了一句。

    “茶是好茶,可惜已经没有多少了。”

    太一微微摇头,声音飘忽,似乎升起了某些感慨。

    “不知太一道长邀我们前来,所为何事?”

    陈子昂轻轻放下茶盏,一脸正色的看向对方。

    “哦,自是想见一见道友。”

    “见我还是要见你们要找的那位天命之子?”

    “你这黄牛!”

    太一伸手一指陈子昂摇头轻笑。

    “我可是救了你们。”

    “救命之恩,感激不尽!”

    陈子昂抱拳一礼。

    “不过道长弄虚作假,难道就是前辈高人的作风。”

    “哦!你竟然能够看得出来?”

    太一倒像是真的吃了一惊,上下认认真真的打量了一下陈子昂。

    “果然不愧是天地异数,在你身上有太多让人看不清的东西。”

    “异数?”

    陈子昂眼眸一缩。

    “没错!”

    “此方天地亿万年来,你还是唯一的一个异数,也是超出这个世界运转的唯一变数。”

    太一捋了捋胡须,微微点头。

    “唯一的异数?难道天帝陨落不是?”

    陈子昂双唇一抿。

    “哈哈……,反应挺快的吗!不过,天帝陨落,确实不是!”

    太一先是哈哈一笑,随后又是脸色一正,肃声回道。

    “不是?”

    “有时候,活的久又死不了,其实也是一种折磨!尤其是明明大道就在眼前,却偏偏无法抗争的时候。”

    太一低头喟叹。

    “天帝高高在上,主宰天地,难道他也是身不由己?”

    陈子昂眉头一凝,这些事关天帝的秘闻,怕也只有面前之人知道,但是为何?他要告诉自己?

    “呵呵……,我虽不知你是什么情况,但你的传承记忆当中,应该有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见识才对?”

    “不错!天外世界数不胜数,浩如烟海。”

    “可是,高高在上的天帝,却从未踏出此地一步!”

    太一伸手朝上一指。

    “你说,可悲不可悲?”

    “你是说,他是故意的?”

    陈子昂一愣。

    太一的意思很明显,天帝不知为何,受困于这个世界,就如同这个世界所有的元神强者一样,无法超脱!为了挣脱束缚,他首先要摆脱天帝这个身份!

    “不可说,不可说!”

    太一摇了摇头,却不在过多吐露。似乎,谈起这种事情,对他也有一个无形的限制。

    “为什么?”

    陈子昂眼神微动,试探着从另一个方向询问。

    对方虽然口中说着不可说,但却把自己留在这里,拐弯抹角的告诉自己,他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造就一潭死水,有何意义?”

    陈子昂一指茶盏之中的茶水,缓缓开口。

    “对死水里面的人来说,确实是毫无意义。”

    太一一笑,笑意之中似乎透着股苦涩。

    “但外面的人,有可能已经死了!”

    陈子昂单手轻轻扣动案几,神思百转。

    这方世界定然有它自身存在的理由,那位天仙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创造这么一方世界,就算陈子昂他现在自身实力不足,也能想的到创造出这么一个庞大的世界,该是多么困难的事。

    此方世界之大,超过了他所见过的任何一个世界,就连他本体所在的修行界,不算附属世界的话,也不及此方世界之大,而且这个世界地域疆界也不像是随手而为,自是应该有它存在的意义。

    但这个意义,对于一位已经陨落的天仙来说,已经毫无用处,而对于此方世界的人来说,却是绝了超脱的希望。

    “是啊!很有可能!”

    太一眼眸一亮,看着陈子昂微微点头。

    “天帝不允许有人逃出去,但他自己却偏偏想离开,真是可笑!”

    陈子昂想起冥都之中被天帝斩杀的冥帝,不禁冷冷一笑。

    “是很可笑,但何尝不是一种可悲?”

    “那道长你哪?可是也受困其中?”

    “若是心中画出牢笼,无人不在其中!”

    太一淡然一笑。

    “天命之子可以超脱?”

    陈子昂点了点头,继续追问。

    “那要看他的选择。”

    太一一指案几之上的茶盏。

    “趁热喝,凉了就不好了。”

    “多谢。”

    陈子昂举起茶盏,一饮而尽。

    “不知在道长看来,张百忍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太一闻言,却并不当即回答,而是眼眸微微闭合,良久之后,才悠悠开口。

    “我相信,不管是什么样的选择,只要无愧于心,都是正确的选择。”

    “师尊,张师弟回来了!”

    门外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清风明月两位道童已经并肩而来,身后则跟随者一位熟悉的道装男子。

    正是离山数日的张百忍。

    “张百忍,见过前辈。”

    “牛大哥,你醒了。”

    张百忍在门外拱手施礼,神色祥和,像是投胎换股一番。

    就连看到陈子昂之时,也是神色一喜,并未露出太过惊异之色。

    “幸不辱命,晚辈取回来了三枚罗汉果。”

    在他的身后,背着一个包裹,进了殿内,把包裹放在案几之上打开,里面露出三枚外形奇异的果实。

    果实如同不满三岁的孩童,四肢俱全,五官兼备,各自双手合十,眼眸紧闭,头顶无发,如同一个默诵经文的佛子一般。

    闻一闻,清香扑鼻,通体舒畅,到不愧为太一真人所言的仙果称谓。

    “只有三枚?”

    “只有三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