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809章 幻耶真耶-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9章 幻耶真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离落镇。

    “听说了吗,朱家公子前去迎亲的队伍遭了劫匪,除了那朱公子侥幸逃脱之外,其他人都被掳走了!”

    “哎!可惜了,据闻那小罗镇柳家的女儿相貌绝佳,性格淑婉,却要遭受着不洁之灾了!”

    “是啊!饿死事小,失节事大,贞洁二字,少了一个,就是没了根基,就算活着,也是遭罪啊!”

    “没错,没错!想那胡屠户家的娘子,早年被狼头山的人掳了去,失了贞洁,虽然最终逃出了山,不还是被夫家的人浸了猪笼!”

    “要我说,那女人也是活该!贞洁全失,却还贪生,此等毫无廉耻之人,却还有脸回来,还说什么想自家儿女,真是寡廉鲜耻!”

    “对,对!就是委屈了朱公子,本是一个好书生,学问风雅都是不俗,以后却要带上一个不好的名声了。”

    行走在街道之上,闻听这些声音,张百忍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而在他身后的柳如烟,更是神情惶恐,双手骨节暴起,死死的攥着自己的衣袖。

    “柳姑娘,不用担心,此事错不在你,况且你也并未失去贞洁。”

    张百忍悄声开口,劝慰着对方。

    “对了,你们这里的风俗,都是这般吗?”

    在他看来,这里人的观念真是扭曲,同为人族,竟然言辙杀人,而且这种深入人心的手段,比之单纯的杀人,还要恐怖!

    “是……是啊!”

    柳如依双唇紫青,眼神恍惚,声音打颤,此时受到的惊吓,竟是比遇到那些山贼恶人之时还要惊恐。

    至少,当时她还能反抗,此时却是一脸的茫然和心若死灰。

    对于出生大家的她来说,已经能够想到等下要面对自己的应该是什么。

    “柳如烟?我们朱府没有这个人!”

    朱府的大管家一脸冰冷的立在大门前,看向柳如依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我们家公子确实有过一个未过门的妻子,只是那位柳姑娘性格贞烈,在遇到歹人之时,自知难保贞洁,已经一根白绫自我了断了!”

    “你……”

    张百忍脸色一怒,却发觉身后之人身躯一颤,已经踉跄奔走而去。

    “呜……”

    远去的柳如烟身着丫鬟服饰,双手捂脸,不分方向的朝着远处奔去。

    “礼法害人!”

    心中一拧,张百忍已经朝着对方追去。

    “哼!好不要脸,竟然没死,还说什么柳家千金,知书达理!真是枉为人妇!”

    朱家的大管家立在府门,对着远处的两人冷冷一笑,才对着门后的几人招呼一人,闭门入内。

    “公子,你别拦着我!”

    一条小河边,柳如烟正挣扎着身子,欲要从张百忍的手中挣脱,跳入河水之中以求解脱。

    “柳姑娘,你这样做毫无意义,因为他人的言语自寻短见,你想过你父母、你家人的感受吗?”

    “我父母,出嫁随夫,我自从走出柳家大门,就已经是朱家的人了!”

    “柳姑娘,此言差矣!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父母之情是一辈子也斩不断的。”

    张百忍一手扣住对方,心中也是苦恼繁盛,任他自问心细如发,口舌善辩,这一路上竟然没能说服柳如烟。

    只能说,这里的立法习俗真的是深入人心,如同不可违背的天条,任何人一旦触犯,等待她的只有死亡解脱。

    “姑娘的小罗镇在哪里?在下送你返家如何?”

    面前丽人头颅低垂半响无语。

    良久。

    “如烟之家离此地极远,要由此往南五百余里,公子也愿奔波吗?”

    “往南五百里?”

    张百忍一愣。

    “小罗镇?”

    “公子如果嫌远的话,可以放手。”

    柳如烟声音低沉,似乎听出了张百忍的犹疑。

    “不……不……,我只是想问一下,姑娘那里可有一个峡谷,里面种着一株名叫罗汉树的奇树?”

    “峡谷?小罗镇就在一个峡谷之中,罗汉树也识得,就在镇外不远,不过那罗汉树却是平平无奇。”

    “这样吗?”

    张百忍低了低头,若有所思。

    “恰好我也要去小罗镇,我们正好作伴同行。”

    身前的柳如烟身躯微微一紧,却是低着头微微点首。

    “多谢公子。”

    声音如同蚊蝇,即使是张百忍的耳力,竟然也听的不甚清楚。

    如此一日之后,两人快马加鞭,终于返了回来。

    小罗镇,柳府。

    “咣当……”

    府门关闭,门前的柳如烟身躯一软,当即瘫倒在地。

    “礼法杀人!规条无情!”

    张百忍摇了摇头,悄然立在柳如烟身前,神色复杂的看着面前这位心若死灰的女子,怕是自己说什么现在都不管用了。

    “柳姑娘,其实在下乃是道门修士,不知姑娘可愿跟随在下修道?”

    “修道?”

    螓首抬起,是一双茫然的双眼,和一副熟悉的面庞。

    “没错,问道、行道、证道,谓之修道。”

    “为什么要修道?”

    “因为修道也是修己,让人看明白,我们为什么而活着。”

    张百忍淡然一笑,面泛柔和之光。

    一日之后,小罗镇镇外,一株歪脖子树旁,悄然立起一座小小的道观,道观名字,就叫做太一观。

    观主姓张,身家豪富,身边有位整日蒙着面纱的女道。

    这一日,张百忍正立于那柱歪脖子树下,静静的看着这株名叫罗汉树的树木。

    “师傅,我问过镇里的老人,这棵树结一次果要一百年,下一次结果,还需要三十年。不过,听说这树的果子,并不能吃。”

    柳如烟已经盘了道稽,换了一身道袍,相貌也越来越像张百忍记忆中的那一位。

    “三十年?”

    “嗯。”

    “天界一日,人间一年啊!”

    张百忍低头喟叹,贴着大树的手,也轻轻放了下来。

    这株树,确实就是他要找的罗汉树,但结果的时间,却非是三天,而是三十年!

    此外,这里到底是何处,张百忍也已经打听清楚。

    大周!

    中土大周,天下人族仅有的一片乐土!

    难怪这里修为无法施展,原来是因为有禁法压身。

    不过,这一切到底是真是假?

    太一观所在的那座山头,为何又消失不见?

    太一祖师到底想考验我什么?

    “对了,师傅。我听说,狼头山的人正四处行凶,据说是因为山头的一个山大王被人杀了,他们要报仇。”

    柳如烟的声音微微一颤,面纱下的头颅也低了下去。

    “无妨,不必管他们,认真修行我教你的道经九要即可。”

    张百忍一脸随意的摆了摆手。

    “是,师傅!”

    “我去转转,买点东西回来。”

    迈步出门,张百忍此时已经定住心神,不在胡思乱想。

    既然罗汉树已经找到,接下来静等罗汉果出世即可,至于考验,无外乎修为心性,这些都要落到实处,想来这也是为何太一师祖要给自己三十年的时间作为考验。

    “三十文!”

    “店家,刚才说好的是十文,怎么好好的就成了三十文?你这也太不讲道理了吧?”

    张百忍一脸无语的拿着手中的打火石等物,看着面前死死拽住自己的店家老板。

    “胡说!我家的东西都是明码标价,说是三十文就是三十文!怎么?三十文的东西你想十文钱就要拿走?我告诉你,休想!今日你不拿钱,我们就见官!”

    店家双眼大睁,砂锅大的拳头高高扬起,就与做打。

    “好吧,三十文就三十文!”

    张百忍无奈的摇摇头,朝怀里一掏,脸色不由得一变。

    ‘要不要这么玩?’

    “怎么?不会是没带钱吧?我告诉你,这些东西已经过了你的手,今日你不要也得要!”

    店家眼见张百忍脸色不对,急忙再次开口,堵住了他的借口。

    “三十文,给你。”

    张百忍摇了摇头,从怀里掏出一个钱袋,从中数出三十文来,递了过去,看那钱袋干瘪的模样,怕也已经没了多少油水。

    收拾好东西,扛着走了没有多久,一个浑身发臭的乞丐已经拦在了他的面前。

    “大善人,可怜可怜我吧!我已经好几日没有吃饭了,给点吃的吧!”

    乞丐的声音透着深深的虚弱,似乎这短短的几句话,就已经耗费了他全身的力量。

    低下头,乞丐年级不大,但双腿齐膝而断,手臂有一个也扭曲变形,原本还算清秀的相貌,此时只有惨白之色,铁青双唇,凹陷双目。

    “我兜里只有不足十文钱,就算能够给你一顿吃食,又能如何?”

    张百忍蹲下身子,好不嫌弃的伸手在他身上来回捏了几捏。

    “我看你身体底子打的挺好,不如去我道馆帮点工如何?我那里至少饿不死人!”

    “多谢恩公,多谢恩公!”

    那乞丐急忙叩头,撞击的地面嘣嘣作响。

    “来,我们走!”

    一手提起乞丐,一手提着一些散碎用品,张百忍收货颇丰的回了道观。

    “幸好,祖师还给我留了这块宅子在,要不然可真的要去喝西北风了!”

    看着自家的道观,张百忍洒然一笑。

    时间流逝,一晃就是月余,张百忍也算是在小罗镇彻底扎根,而且身旁还多了一个美女徒弟,一个身有残疾的管家。

    这位管家的身份竟然还不一般,却是大周皇城李家的一位公子哥,因为家族内斗,结果半路被人袭杀,虽然侥幸逃命,但却已经身躯被废,不敢露面。

    “那么说,这里真的是大周?而且还是靠近大周腹地的地方?”

    张百忍一边给这位名叫李原的年轻人怕打筋骨,一边开口询问。

    “当然!”

    李原一副诡异的眼神看着张百忍。

    “不是大周还能是别的什么地方不成?”

    “没有,对了,你给我讲讲大周的事吧?我一直在深山修行,对外面的世界不了解。”

    “哦,没问题,不过观主,你这道观的名字要改一改了,太一观这个名字可是着眼得很。”

    “没事,应该没问题。”

    张百忍扭了扭头,却是一笑而过。

    “大周……”

    “师傅!”

    屋外清风飘过,柳如烟已经一脸焦急的冲了进来。

    “听说狼头山的人灭了梨落镇,现在正往咱们这里赶过来了!”

    “是吗?”

    张百忍一愣,随后拂袖出门。

    “我出去一趟。”

    几日后,道观之中多出了一位彪悍大汉,而为祸一方的狼头山悍匪,也消失无踪。

    “奶奶的熊,竟然让我种地,死道士,等有机会,我一定让你好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