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九十八章 逃亡-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八章 逃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夕阳下,一高两矮个身影在两匹大马的陪伴下进了水镇,人的影子被斜阳拉扯的细长,街道上行人已经十分稀少,更衬的有几分寂寥。

    “齐师傅!”

    偶尔碰到一两个行人,都是一脸恭敬的朝着齐梁弯腰行礼,显然这位在镇子里的地位也不低。

    “好,好!”

    对着路人点头回礼,人一直来到了镇一条宽大的街道之上。

    水镇不大,像这样的街道只有两条,属于繁华地带了,而齐梁的药铺就在街道靠边的位置。

    前面是间瓦房,门前挂着个幌子,上书一个大大的药字。

    打开门,一个长长的药柜占了足足两间的地方,侧边一个门洞直通后院,好险才让两匹马通过。

    后院不大,一个敞篷下满满的都是晾制的草药。

    “今日随便吃点,早早休息。对了,娃娃你叫什么名字?”

    进了屋,齐梁放下竹筐,脱下身上的百袋衣,朝着陈子昂问道。

    “宋恒平,我叫宋恒平。”

    “好孩子,好好睡一觉,明天什么都会忘了。”

    齐梁叹了口气,转身收拾东西去了。

    旁边也是一脸同情的齐凝,双眸满满的怜惜都快涌了出来。

    陈子昂只得装作一脸悲伤,心里面却有些后悔不久前的灵一动了。

    好不容易在两人殷勤的关怀下用完餐,他逃也似的进了齐梁给安排的房间。

    躺在床上发了会呆,双腿一盘陈子昂掐印诀,进入了定境之,原本就对这个世界上传说的高人很有兴趣的他,在见过能够出入青冥的段之后,对此自然更加热切。

    更何况现在自己体内还有个定时炸弹,提升实力自是刻不容缓。

    溪流般的真气每次流经心脏之处,必定会壮大一丝,也让陈子昂第二条经脉开始慢慢的冲开。

    耳边嘈杂之声响起,收起心法,起身打开房门,清晨的空气沁人心肺,让人为之一爽,不过他却不得不皱着眉头,继续自己的伪装。

    “齐师傅,赶快跟我们去看看吧!我们帮主的老娘快不行了!”

    急切的声音随着前院的拍门之声传到后院。

    慌忙披上衣服的齐梁急急的冲了出去,看到陈子昂时也只是点了点头示意一下。

    不过片刻功夫,他又转身跑了回来,在屋里提了一个药箱,就往外行去。

    “阿爹!”

    睡眼朦胧的齐凝推开自己的房门,招呼着父亲。

    “凝儿自己看着弄些吃食吧,青竹帮岳帮主的母亲状况突然发生了变化,我这就要赶过去为她诊治。”

    齐梁一脸的焦急,急吼吼的喊了一句就跑了出门。

    “怎么会?我们进山找药材的时候不是已经把她的病情控制住了吗?怎么会发生反复?”

    齐凝眉头一皱,睡意立即消散一空。

    “凝儿姐姐,那什么青竹帮是干什么的?听起来好像不是什么好人。”

    陈子昂扭头问道,青竹这个词让他首先想到的就是一种毒蛇——竹叶青。

    “咱们这儿盛产木材、绿竹,他们就是干这一行的,不过你说的倒也没错,他们确实不是什么好人!”

    齐凝眼透着厌恶。

    “尤其是这个什么霸王岳平岳帮主,就爱抢人家媳妇,占人家屋子,也不知道他一个人要那么多媳妇干什么?”

    陈子昂闻言不由得哑然失笑,你还小,不明白男人的胸怀是多么的广大!

    草草的吃过早饭,齐凝打开了药铺的大门开始做起了生意,倒是没想到她年纪轻轻竟然能够独自坐堂了,而且看进来之人的表情,也是习以为常。

    陈子昂帮着跑东跑西,仗着自己记忆力出众,倒是很快熟悉了环境。

    午过后,病人开始减少,齐凝也开始想起了自己那外出的父亲。

    “奇怪,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

    镇子又不大,就算姓岳的家离得远点也不至于到现在还不回来。

    直到天色已晚,齐凝不得不关上铺门,只留个后院小门敞开。

    “吃吧!”

    桌上只有一碟咸菜,一盘炒蛋,两人一人一碗米饭,默不作声的一人一口开吃。

    饭拔了半碗,陈子昂突然停下的碗筷,悄悄的看向院落。

    只见两空空的齐梁正垫着脚步行了过来。

    “阿爹!”

    不时看向外面的齐凝也看到了父亲,不由一脸喜色的迎了过去,却并没有注意对方一脸灰暗的表情。

    “小点声!”

    齐梁一捂着女儿的小嘴,急急道:“赶紧收拾东西,我们马上离开这里!”

    “怎么了?阿爹。”

    齐凝一愣,声音也放小了许多。

    “不会是那姓岳的娘被阿爹治死了吧?”

    “胡说什么哪!”

    齐梁上去在她后脑勺拍了一下。

    “这几天岳平见我进山给老太太采药不在,不放心他母亲的病情,另外找了临镇的孙师傅来开了几副药。但那姓孙的并不了解老太太的情况,几副药下去一冲,老太太今早就晕了过去。”

    “我好不容易把老太太救醒,但也只能撑过今日,明日药力一过,老太太必死无疑!到时候姓岳的发起火来,咱们俩肯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那姓岳的不放心老太太病情,把我留在岳府,我是找了个会跑出来的,你没见我连自己的家伙什都没带回来吗?”

    齐梁一边急急的解释,一边在屋里翻箱倒柜,收拾东西。

    “幸好昨日恒平带回了两匹马,本来还想着变卖了换些金银,这时候却是我们逃命的脚力了。”

    一****药物被他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一个木箱之内,齐梁上来回比划,不时的扣算着哪些必须要用。

    “可是爹,我们要去哪儿?”

    齐凝也是一脸的慌张,双都不知往哪里摆放,只能无助的在屋里来回走动。

    “去找我的师傅,他在燕山派当药师,到了那里我们再想办法安顿。”

    齐梁弯下身子爬进床下,从里面摸出一个木盒放好。见齐凝一直在屋内走来走去,不由得低声怒道:“你能不能别再这里晃来晃去的,赶紧收拾你的东西啊!”

    “哦,好,好!”

    陈子昂默默的两口把饭吃完,帮着齐梁往马背之上搬运东西。

    “齐大叔,那什么岳帮主很厉害吗?”

    “是啊,很厉害!他也是一个身怀真气的高,更何况他下还有上百号打,就连镇子里的几家武馆联合起来的盟会都要对他退避舍,更何况我们这些普通人了。”

    齐梁一脸苦涩,这真是天降灾祸,本来进山就是为了给那老太太治病,结果却因为进山耽搁了病情。

    人收拾好东西,趁着天边还有一丝微光,悄悄的从后门离了家门。

    小姑娘一边走还一边往回看,最后更是控制不住哭哭啼啼的趴到了父亲的怀里。

    小镇也有小镇的好处,至少城门很容易打开,对着几个城防兵招呼了一下,靠着齐梁的善名,对方就连对马上那一堆货物都没检查,就放行出了城门。

    出了城门之后,人立即翻身上马,陈子昂在展示了自己的骑术之后,获得了一骑的资格,一行人策马狂奔而去。

    也不知是何时辰,天色已经漆黑一片,即使举着火把仍旧分辨不出方向,几人终于停下了步伐,在路旁找了一个树林,牵马走了进去。

    在树林内一个宽敞的地方停下,齐梁从口袋里拿出一些粉末洒了一圈,齐凝熟练的找了一些木材回来升起火堆,人各自铺了一个地铺,就地躺了下去。

    火堆渐渐熄灭,只留一片闪烁着红光的余烬,漆黑的夜色下不远处两条身影辗转反侧的良久,终于进入了沉睡之。

    半睡半醒间,陈子昂募然睁开双眸,贴着地面的耳响起阵阵马蹄之声,从声音听来,竟是直奔这边而来。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