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805章 光目菩萨-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5章 光目菩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千百年来一直被阴暗所包裹的冥都,最近月余开始绽放出它独有的色彩。

    亿万万奴仆被一道赦令免除苦役,一位位强大的鬼修,开始毁山开林,与普通冥都百姓一起维护着一方水土。

    黄色的布帛、洁白的纱衣、火热的激情,首次出现在平民和奴仆的阶层。

    贵族们各自打乱,也并未出现多大的反抗,而是依序在自己长辈的带领下,以自身的实力,寻求着以后的权益。

    新任冥主慈悲!

    无论等阶上下,无论层次高低,所有人的心中,这段时日都在默念这句话。

    “南无大慈大悲大愿光目菩萨!”

    一家三口的冥都百姓搬迁至自己新的简陋房屋,第一件事就是雕刻出传闻中的光目菩萨像,摆上桌案,齐齐跪拜。

    各家各户的大红灯笼都高挂门前,把这偌大冥都照彻的火红、通透。

    冥都那一层层的房屋庭院,从此之后也不在按血脉身份划分,而只按功劳和心性赠与,以德相受。

    冥镜轮回,更是大开方便之门,凡是心中无有恶念,或者以工抵恶之后,都可从此进入轮回之中,投胎转世。

    “南无大慈大悲大愿光目菩萨!”

    一处宽广的庭院之中,黄牛侧耳倾听着这响彻天地的称颂之声,心中没来由的生出些许烦恼。

    “牛大哥,光目殿下派人来了。”

    张百忍今日换上了一身红色正装,推开大门一脸喜色的从外面行来,仿佛今日是他大喜的日子一般。

    “嗯。”

    陈子昂点了点头,身躯摇摆,渐渐变化为人身。

    “走吧!”

    行处院落,街道上早已张灯结彩,行人也是满面春风,即使各自的脸色仍然带着阴司特有的阴郁,也阻挡不住他们那从内到外散发的兴奋。

    虽然往日那些单调的服饰仍然在,但已经再也不是身份高低的划分,而是功劳与信仰的不同。

    “有什么不一样吗?都是死规矩。”

    陈子昂摇头,小声嘀咕了一句。

    “牛大哥,你说什么?”

    张百忍没听清,凑过身子开口问道。

    “没什么,上官无命在哪?”

    无意说起自己心中那股不知为何而来的不适,陈子昂转过话题。

    “和他那群妖族的朋友在一起,哎!真是交友不慎,喜新厌旧啊!”

    张百忍叹了口气,一副今日方知庐山真面的模样。

    “我怎么听他说,他被你狠狠坑了一顿,最近很不待见你?”

    陈子昂却有不同的消息来源。

    “有吗?没有的事!”

    张百忍头一扭,顾左右而言他。

    “对了,牛大哥。今日光目除了登基加冕之外,还要与无命他们一伙结盟,从此以后冥都就会站在无命身后了,此事你知道吧?”

    “无命说过了,看他样子,好像很得意。”

    陈子昂点了点头。

    “是啊!也不知道那群妖怪怎么搞的,竟然把无命给哄的心甘情愿的要当一个妖族山大王。我以为以他的性子,肯定不会愿意哪。”

    张百忍一脸惊叹的开口。

    当然,心中自然对自己的好友充满了希冀,不论如何,有自己和他原本的经历,一旦统御妖族,下辖的人族也能过得更好一些。

    “有些妖,天生脑子就灵活。”

    陈子昂一笑。

    “无命现在实力进步到什么样了?你现在可以用乾坤镜帮他压制到哪种程度?”

    “元神是不行,不过逃跑已经没什么问题了!若是彻底爆发,就算是那百目鬼君,他都能硬顶下来。”

    说起此事,张百忍是既兴奋又失落。

    他自己的修为进度已经是算得上惊世骇俗了,但与自己两位好友相比,却是怎么赶都赶不上,说起来也是无奈。

    “不错嘛!不过大周的环境有些不一样,你确定他还要跟着我们一起过去?我觉得他在外面更加有利。”

    中土大周有一个笼罩亿万里的超级防护大阵,据说乃是由好几件纯阳法宝当作阵眼设置而成,对于修行之人的压制苛刻到了极点。

    所有超过道基初期的法术都无法施展,任何一丝元气波动,都会被阵法监控。

    对于妖气更是敏感,只要外溢一丝,就会迎来天劫降临,妖气越强,天劫之威越大,就算是妖神强者,一旦被锁定,也休想逃出。

    当然,这种阵法有利有弊。

    利,自然是数万年来,中土大周一直是唯一不受妖族侵袭的地方,甚至边缘地域都很少有妖族敢于前去。

    弊,则是数万年过去,整个人族明面上竟然只有一位元神真人!就算是金丹宗师,大周也是屈指可数,甚至还不如某些妖族占领地域的人族群落。

    “他一定要去,不过到了大周,我们应该就没什么危险了。”

    张百忍双手一摊,脸上又是一喜。

    “但愿如此。”

    陈子昂却没曾忘记那位来自大周太一道的玉蟾道人。

    “当……当……”

    铜钟九响,也宣召着今日登基大典即将开始。

    “两位,请这边来。”

    还未来到大殿,早已有冥兵迎了过来,在前引路,朝着阎罗殿第七殿堂而去。

    与此同时,光目的声音也遥遥响起,传遍整个阎罗殿,在飘向远方,最终把整个冥都都笼罩在内。

    “自有阴司,历数无疆。”

    “古时冥帝在位,万世不曾移;此后帝君违逆天条,天地震怒诛之,阴司自此大乱。”

    “数万年来,九君篡盗帝位,社稷不存,民生多艰;家母金乔怒杀鬼君,窃据神器,奈何外欲迷心,罔顾天显。”

    “今有佛子光目,为百姓黎民,天下苍生,上罚社稷,得窥今朝。光目自知罪孽深重,惧忝帝位,奈何不忍万民陷于水火,不得超脱,今且再次立誓发愿!”

    “我愿十劫中以欢喜心感受无间地狱!”

    “我愿与旁生、恶鬼、贫穷罗刹、困惑众生中感悟万般痛苦!”

    “我愿利益一个众生乃至说有众生!”

    “此后百千亿劫,应由世界,无量众生,皆得超脱,我然后方证真如!”

    洪亮的佛颂之声,响彻天际,引动冥都震颤,更有无量佛光从阎罗大殿之中冉冉升起,以一种不可阻挡之势,朝外延伸,一直覆盖整个冥都世界。

    亿万众生,尽皆趁机其中,同声呼喊佛号。

    “大慈大悲大愿光目菩萨!”

    三途河水无风起浪,冥镜轮回之中,万千身影接连浮现,一头头恶鬼纷纷散去自身的执念,化作满面祥和,朝着阎罗大殿遥遥一礼,随后在佛光之中,遁入轮回。

    “人间佛国!光目殿下竟然真的愿意把自己与众生捆缚在一起。”

    张百忍抬头,满脸赞叹。

    身为一位元神,竟然能够舍弃自身的自由,立下如此大愿,就算是受黄牛影响,追寻大道的他,也不得不心生敬佩。

    “光目……”

    陈子昂此时也是眼神迷离,一个不知从何处升起的念头悄然浮起。

    “光目救母,好像是地藏王菩萨的前身传说。此事发生在清净莲华目如来在位之时,最后记载于佛经之中。”

    “奇怪,怎么会这样?”

    扭身朝着四方看去,一中虚幻不实的感觉浮上心头,陈子昂当即双眸紧闭,冥冥中一尊大佛击掌迎来。

    “如来正法印!”

    “哗啦……”

    一声脆响在心头响起,再次睁开双眸,已是一片清明。

    “不管为何如此巧合,但今日我身在这里,心在这里,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无虚,其他事,且待以后再说!”

    心中一凝,陈子昂已经招呼张百忍跟上,一同踏入了那不远处的大殿之中。

    正中的光目今日换了一身洁白长衫,头戴黄金宝冠,手托帝皇印玺,正宝相庄严的端坐九龙椅。

    在她的身上,能够清晰的看到有佛光照耀,万民之念环绕全身,一股充塞天地之感,就在陈子昂抬眼的一刹那映入元神。

    “怎么会?她现在的实力现在竟然比金乔儿还要可怖!”

    心头一跳,陈子昂已经低下头颅,扫视左右。

    不同于金乔儿,现在大殿上的人都有各自的座位,面前的玉桌之上更是摆满了各色水果酒水。

    冥都大将都在,几位鬼君和金乔儿的剩余二子也全都在场,就连被自己镇压的千影和那几位丹境鬼将竟然也在。

    左上首则是以上官无命为首的妖族一伙,此时正个个兴奋的小声嘀咕,陷入已经提前知道冥都与它们结盟之事。

    “牛道友,张公子,请坐!”

    “多谢殿下!”

    陈子昂拱了拱手,与张百忍一同朝着上官无命身旁行去,那里还有两个空位置,显然是提前给他们预留的。

    “冥都秩序初创,但幸得诸位将军拥护,冥都才能短短时间就稳定下来,诸钦辛苦了。”

    “殿下言重,为殿下效劳,是我等分内之事。”

    冥都诸将纷纷起身回礼,对光目毕恭毕敬,就连冥都的赤幽、千影、百目,三位鬼君也不例外。

    “无命公子、牛道友,当日之助光目感激不尽,冥都亿万众生也会永记两位的大恩大德!”

    “殿下客气了!”

    陈子昂拱手,眼光却悄悄扫过身旁的张百忍,心头陡然咯噔一声。

    “两位都是我冥都的朋友,希望以后也是!”

    “这是当然,好朋友就是一辈子不能变!”

    上官无命拿起桌面的酒盅,朝着上方的光目遥遥一礼。

    “无命公子说的是!”

    光目抿嘴一笑,也拿起酒盅,回了一下一饮而尽。

    “不过光目立誓,要渡尽苍生,却有一人却是一定要除去的。”

    “谁啊?”

    上官无命一愣,这位光目一向都是一副和气慈悲的样子,此时竟然言语之中蕴含杀气,倒真是少见。

    “自然是那位要统御三界众生的天命之子!”

    光目悠然一笑。

    “张公子,你说对吗?”

    “走!”

    “轰隆隆……”

    一声巨响,偌大的大殿之中已经浮现了一位头顶双角的百丈巨人,巨人双眸红芒大盛,威势滔天,即使是在这远古大殿之中,仍是震动的大地摇晃不已。

    “忘恩负义的小人,吃我一棍!”

    “须弥山!”

    坐在上首的光目脸色不变,单掌朝下一按,一个镇压四极、威压无量世界的深山就已是从天而降,落在那星河棍棒之上。

    “公子快走!”

    一切都发生在刹那之间,但在场中人的思绪何等快,都在瞬息之间做出各自的反应。

    张百忍的身上也是金光大盛,一位手持长刀的神将已经踏破虚空显露身形。

    “玄水正法,玄天罡裂斩!”

    一道浩大的金光直贯天际,在那天意加持之下,竟是直接斩破了此地的禁制,斩出一道直通外界的裂缝。

    “好你个碧落神将,竟然还没走!”

    而对面的冥将之中,那位百目鬼君双目一睁,一道冻结万物之光已经落在金甲神将的身上。

    “天鹏纵横法!”

    一道流光在虚空穿梭,陡然带着几道人影消失在原地不见。

    “噗……”

    陈子昂大口一张,一口鲜血当即喷出,体内的元神更是现出萎靡之色。

    “万民加持,她走的是神道!”

    神道修行,信奉之人越多,对她越虔诚,修行之人也就越强!

    而冥都亿万万生民压抑的痛苦一旦得到解脱,对于拯救之人自然感恩戴德,虔诚之心怕是直逼圣徒。

    难怪光目的实力会突然变得那么强,难怪她要除掉张百忍,她这是不仅想做冥都之主,还想做阴司大帝,做三界共主!

    “去冥镜那里!”

    “好!”

    上官无命口中答应,背后双翅已经爆张而起,身形如同瞬移一般朝着早已锁定好的冥镜之中冲去。

    “无命公子,你这是何苦?”

    眼前金光大盛,一张佛掌凭空而起,带着冥都亿万信仰之力,当头压来。

    “如来神掌!”

    张百忍面色一凝,单掌已经击出。

    “天河神刀,斩!”

    碧落神将紧随其后,与上官无命手中的长枪一起,与那佛掌撞在一起。

    “轰……”

    虚空震荡,此地已是一片漆黑。

    黄牛一声不吭的施法卷住众人,悄无声息的没入冥镜之中。

    “没有用的!”

    大殿之中的光目淡然一笑,也出现在冥镜的轮回通道之内。

    “诸位,留下张公子,光目可任诸位随意去留!”

    “放屁!”

    碧落神将压住元神的震荡,怒吼一声,身躯已经化作一道金光爆斩而去。

    “焚天斩!去死吧,贱人!”

    “哎,我佛慈悲!”

    光目微微摇头,双手一合,那浩荡而又锋锐的金光已被她轻易压在双掌之中。

    “死吧!”

    “轰……”

    场中金光大盛,一位元神真人竟然毫无征兆的自爆身躯。

    “嗯?”

    光目身躯一仰,身旁已经有几道流光穿过,朝着阳间而去。

    “你们逃不了的!”

    此时的光目眼中似乎能够洞察一切,口中轻昵,一指已经遥遥祭出。

    明明只有一指,却在同一时间攻向了所有人。

    “叮……”

    黄牛回身抵挡,远处几人的身躯同时一僵,光目的脸上当即一喜,但喜色还未彻底展露,就见原地一个浪花打过,那几条身影已经在她眼前消失不见。

    “怎么会?”

    声音一讶,光目眼中已经佛光大盛,洞察三界的神通全力施展,如此一来,就算他们躲到阳间,她也能跟着追杀过去。

    至始至终,她都一直稳占上风,这件事在她动手的那一刻,结局就已经明了。

    不仅是她,还有那头黄牛,都明白,今日他们是在劫难逃,只是黄牛性格死硬,定要与她争一争这渺茫的一线生机罢了。

    “没有!”

    法眼洞察,几人的身影竟然硬生生的消失在光目的感应之中,阴司阳间,全都没有他们的踪迹。

    “没道理啊!”

    神通变换,光目的脸色也开始变得渐渐阴沉起来。

    “是哪里不对?”

    良久,冥镜之中光晕一闪,她才再次返回到了那大殿之中。

    “光目,你把我们少主怎么样了?”

    一群妖族此时已经与冥都众人剑拔弩张,形势一触即发。

    “阿弥陀佛,无命公子身为妖族帝君血脉,却与天命之子在一起,你们确定还要认他为主?”

    “少主只是一时不明,等事情清楚了,自然会明白如何取舍。再说,天命之子是你说是就是的?”

    妖族之中有妖大吼。

    “诸位且看!”

    光目一笑,大手一挥,金光洒落地面,张百忍与碧落神将在一起的经历显露当场,还有张百忍体内那道直通天地的金光,更是显露无疑。

    “天命之子的消息现在已经遍传妖界,光目用不着骗你们。对了,诸位,还请在此暂待数年,听我诵经如何?”

    “光目,你想干什么?囚禁我们,就是得罪整个妖族!”

    “道友言重了,光目只是想与诸位论佛一场,若是诸位自愿皈依我佛,岂不是无量功德!”

    光目双手一合,口中已经开始默念经文。

    “你……”

    妖族之中的白不老大手一伸,还欲争执,眼神却在对方佛音禅唱之中陷入迷茫,片刻后就与同伴一同盘膝坐地,老老实实的感悟那佛门经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