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803章 内魔外魔-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03章 内魔外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双修之法合乎阴阳,乃是天地大道。

    元神双修,更是能让两个人心意相通,阴阳相合,但也会把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的朝着对方敞开,如非至亲至信之人,绝不会轻易施展。

    而此时的金乔儿,则就把大圣欢喜供养法提升到最高境界,甚至已成了一种单方面的施予。

    同样的,与她共用一个元神的心魔,在陈子昂的眼中,自然也没有了秘密可言。

    血海沉浮,一个个世界不断的被吞噬。而那血海,则越变越大,威能越来越强,气息越来越惊人。

    “那个东西自称血海魔主,来历不可知,就算是我的心魔,对他也是知之甚少,只知道他的威能极大,坐拥万千世界,掌控着以无量众生所化的血魔。”

    金乔儿立于虚无之处,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血海。

    她做事向来果断,此时既然把陈子昂当作最后的一个机会,自然会全力以赴,不留余力,不仅对陈子昂敞开自己的元神,就连那血魔也被她一起拉了过来。

    “我怀疑,侵蚀我的心魔,只是那位魔主所掌控的无量血魔之中的一个,要不然也不会对那个血海魔主的来历毫无所知。”

    “那么,现在一切都是要按照我的规矩来的?”

    陈子昂扫视一圈,面上对远处的无边血海也是毫无异色。

    “没错,这次的元神对决,由我和心魔设定框架,由你决定对决方法,是文斗还是武斗,都看你的意思。”

    此时双方的元神都已来到这最深之处,彼此直面,也是到了最终的对决之时。

    金乔儿口中的文斗,自然是彼此元神交错,制造虚幻假象,蒙蔽元神,看最终谁的手段高明,看谁能够最终堪破迷茫。至于武斗,则是以自身的记忆为根基,演化大道苍生法术万象,彼此压制,看谁的积累更强了。

    这两种方法,各有优劣,相较而言,金乔儿更倾向于文斗,毕竟他们两人相互扶持,可以彼此点醒陷入迷茫的对方,比一个人要强得多。

    但是,陈子昂的决定却让她心中一沉。

    “那就武斗吧!”

    话音刚落,两方的元神已经彻底交融在一起,杀机显露。

    大地之上,杀伐四起,无穷魔兵双眸通红的从大地之下一涌而出,与那一队队整齐站立的人族兵将撞在了一起。

    场中凡是被魔兵所杀之人,当即被转化,化为魔兵,投入战斗。而被战兵所杀戮的魔兵,却是消失不见。

    “我现在有些后悔选择了你。”

    金乔儿摇了摇头,大手一挥,一批冥兵也从天而降,与那人族兵将汇合在了一起。

    “我这人性子直,向来喜欢以力量解决问题,来不了文的,还是武斗比较合我性子。”

    陈子昂一笑,下方的人族战兵开始阵型变换,一个个战阵接连成型,彼此又在交织成阵,如同一个巨大的磨盘,一点点的消磨对方的实力。

    “凡人战阵?你竟然对凡人的作战方式也有了解?”

    金乔儿一愣。

    “略有所知。”

    陈子昂一笑,又一脸遗憾的摇了摇头。

    “可惜,你被她压制的太狠,对方要掀盘了。”

    就在这说话声中,大地上的魔兵之中开始出现一头头奇形怪状之物,有的身高百丈,有的背生肉翼,各个气息强大,魔威滔滔。

    “这样岂不是更好,越是如此,越能看到那血魔的根底,我也能施展些手段。”

    金乔儿眼神却是一喜,心魔既然违反元神之中的规则,定然作出了别的损失,对她来说却是利好。

    “看我冥都十八将团!”

    元神演化,一部部冥兵挥舞旌旗狂冲而出,各使神通法力,与那魔兵战成一团。

    此时的两方已是神仙打架,大地山川在他们的冲击中也是四分五裂,分崩离析。不过金乔儿的冥兵虽猛,却远不是魔兵的对手。

    “这些血魔侵染对手,扩大自身实力的方法,真是有够无赖的。”

    陈子昂摇了摇头,双膝一盘,眼眸一闭,脑海中也开始浮现一队队道基修士。这些道基修士功法各异,手中法宝也是不同,一个个都是道基圆满强者,而且竟然足有万余人!

    冰寒刺骨的风暴,魔兵触之即碎;烈焰焚天,即使是血魔,也被烘烤的一干二净;万仞起飞,锋锐的剑修呼啸而过,戮杀魔兵。

    五行功法,百变神通,万千法器,在这片虚幻的时间绽放出无穷光彩,瞬息之间就把那刚刚占据上风的魔兵给再次压制下去。

    “你……竟然精通这么多法门?”

    如此场景,即使是金乔儿,也是忍不住心头一颤。

    这些东西,可不是虚幻不实之物,单凭想象力是毫无杀伤力的。

    但这些修士,手中的功法无一不是极为强悍,而且运使法门之妙,就连她这一位堂堂冥都之主,都要为之赞叹,却全都是这头黄牛所操控演化,怎能不让她心惊?

    “大道相通,我走的就是万法归一的路子,没什么好奇怪的。”

    陈子昂双眸紧闭,对此淡淡回道。

    要说根本功法,他有可能还不如他人,但要说斗战之法,对身怀诸法奥妙诀的他,又有过目不忘之能,凡是见过或曾经见过的,都能给复制个七八成。

    而且,他还去过天机营,见过无数传承自远古的完美战技,斗战无双可不是说着玩的。

    这等本领,怕是四劫的元神真人,也比不过他!

    “呵呵……,黄牛道友……,你真是谦虚。”

    金乔儿嘴角一抽,无声无息的散去自己那已经七零八散的冥兵,盘膝坐下,开始专心夺回自己的地盘。

    而她此时对于黄牛的称呼,也从一开始的黄牛,也加上了如今的道友二字,表明着把对方已经和自己放在一个同等的地步。

    “又来!”

    黄牛此时却是眉头一皱,却见下方的大地之上,已经开始出现虚空波动,一个个强悍之极的法术如同天劫一般,接连从天而降。

    而那魔兵,虽然人数变得少了一些,但各个身躯凝实,眼眸血红,几乎无视各种法术的攻击,朝前一扑,就会吞噬一人。

    “金丹,你也不成!”

    此时黄牛也是看得清楚,对方所有的魔兵虽然本体强悍,但神通却是单调的很,果真是如金乔儿所言,对方根本未曾带着那位魔主的记忆见识。

    只是血魔的本能神通,已经足矣压制几乎所有的反抗!

    元神变换,一位位金丹强者接连出现。

    雷狱刀经!

    仙都雷法!

    九转神功!

    大力擎天诀!

    一位位人族强者接连进阶。

    而天空一暗,无边妖气一涌而出,一位位丹境妖族各使本命神通,带着股毁天灭地之力,浮现当场。

    “了不起!”

    “黄牛,你若退出此战,我可以以元神发誓,永不与你为敌,而且只要我在,冥都一方就会一直站在你的身后。如何?”

    身侧虚影变换,一身红衣的金乔儿已经悄然浮现,正脸色凝然的盯着陈子昂。

    “呵……,你不明白的,我和你根本没有缓和的余地。”

    陈子昂睁开双眸,一脸遗憾的朝着对方摇摇头。

    “你还记得我记忆中的那个石门吗?”

    “那又如何?”

    心魔金乔儿眉头一皱。

    “看来你果真不明白,那当时为何你一定要从我记忆中寻找它?”

    陈子昂也是眨了眨眼,随后两人的脸色都是一变,像是明白了什么。

    “可怜,你也不过是一个身不由己的傀儡罢了!你口中的誓言,怕也作不的数!”

    “不可能!我现在根本感觉不到本体的存在,这个世界的结界十分强大,就算是他,也根本闯不进来!”

    心魔金乔儿却是陡然摇头,随后眼泛红光的看着陈子昂。

    “看来,你真是死不悔改了!”

    血光一晃,天地陡然一暗,一道道血神子已经从天空穿出,带着无边凶厉之气,直扑下方的人族修士,妖族强者。

    “哈哈……,心魔,你也有今日!”

    而此时的金乔儿本体,则是眼眸大睁,自感自己对于元神的掌控一步步的加强。

    “十二冥君,给我出来!”

    虚空幽暗,十二个虚空漩涡悄然浮现,一位位阴神鬼君从中缓慢落下,各自手中掐诀,手持冥兵法宝。

    “天都炼血阵!”

    “黄牛道友,成败在此一举!”

    陈子昂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双眸一睁,直接出现在场中。

    “星河图卷!”

    “斗战之法,四十倍增幅!”

    “大威天龙无界力!”

    “圣猿棍法!”

    “轰……”

    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一头头顶双角,手持棍棒的身影下彻底崩散。

    ******

    外界,光目公主所化佛像仍旧光芒大盛,与黄牛的星河图卷死死的压制着金乔儿。

    而金乔儿手中的动作一缓,自然也瞒不住光目。

    ‘机会!’

    “大寂灭降魔掌!”

    佛门神通之中,大多都是禁锢身躯、震醒神魂的法门,对于专职杀戮的神通很少,但少有的杀戮神通之中,却个个都是威能强悍,不留余地。

    这门大寂灭降魔掌就是如此,一旦命中,身死魂灭,即使是四劫元神,也不可能硬生生的承受。

    “六道盘!”

    六道盘的虚影笼罩金乔儿的身躯,而那星河神刀紧随其后,硬生生在那虚影之上斩出一道裂缝。

    降魔掌寻隙而入,朝着金乔儿当头拍下。

    “罗汉神拳!”

    金乔儿单手一提,琉璃色泽的拳影已经迎头击出,在虚空幽寂的变换之中,与那降魔掌对撞在一起。

    “啪……”

    大地陡然化作虚无,金乔儿身躯也是一晃,外面的六道盘和鬼神爪更是微微一滞。

    “大小诸天显化佛光!”

    “掌中佛国!”

    光目双掌一合,乘胜追击,就要把金乔儿给彻底镇压在自己的掌中佛国之中。

    “好女儿,好狠的心!”

    而此时的金乔儿,却仿佛突然恢复了神志,单手竖指,朝前一点,虚空之中无边之力汇聚而来,透过层层虚空界限,直接轰在光目的大佛法相之上。

    “嘭……”

    光目脸色一白,身躯踉跄后退百里,稳住身形,才眼神琢磨不定的看向金乔儿和已经收起紫青葫芦的黄牛。

    “今日之事,要多谢牛道友了!”

    金乔儿眼中的血色已经彻底消失,一种圆润无暇的感觉从里到外的透出。

    “客气,不过不知冥主准备如何对付在下?”

    黄牛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脸色却是有些发苦。

    到了这时,他才发觉自己拯救对方,似乎也不是一个好的决定。怪只怪,金乔儿隐藏的太深,而自己又与那心魔根本无法和解。

    直到现在,他才发觉,金乔儿入魔根本没有自己想想的那么深,而且对方对她自己的内心更是敏感的可怕。

    “道友说的哪里话?我报答你还来不及,怎会对付你?”

    金乔儿一脸不解的开口。

    “我可以把关于冥主的记忆抹去。”

    黄牛继续苦笑。

    “呵呵……”

    金乔儿嫣然一笑,突然脸色一暗。

    “晚了,我现在已经把你留在了心里,你活着,就是我新的心魔!刚刚解决了旧的心魔,你觉得我还要留着新的不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