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799章 佛门四徒-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799章 佛门四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星光沉浮,一头黄牛静静的立于大地之上。

    黄牛毛发柔顺,体格健壮,四蹄踏在地面,稳如山岳。铜铃大的双眸,蕴含着无穷火光,火焰萦绕之中,似乎又蕴含着天地奥妙。

    这头黄牛身泛灵光,如同传说中的仙禽瑞兽,不似凡俗。

    此时浩荡无尽的星辰之光已经充塞天地,如同天际的星河落入凡尘,把此地团团包裹,就如大地之上多出了一片星河汇聚的海洋。

    在这星河之中,则是万千黑色的剑影在飞速穿梭,剑影似乎没有实体,镇压万物之机的星光落下,也不能触碰到它分毫。

    而那剑影划过一枚枚陨石,却能斩出一道道火花。

    “千影剑!果然不凡!”

    千影鬼君生前乃是一位剑修,死后觉醒生前记忆,也开始走上了剑修的道路,而且比生前走得更远。

    他以一种剑斩一切的恒心踏入阴神,更得了纯阳法宝千影剑,但也因此没了前进的激情,万余年来一直未曾再进一步。

    千影剑神通诡异,可以化作虚影,行走于虚空夹缝之中,任凭外界的时空如何变换,都无法真正触碰到他。

    也是因此,即使面对比他强的对手,千影鬼君仍能立于不败之地,甚至战而胜之。

    这种神通对于元神之下的人物,几乎就是无解,不得触碰,只能被动挨打。

    而到了元神之境,却也有了一些克制的手段。

    如元神窥探之能已经可以深入无尽虚空之中,寻觅着千影剑本体所在的位置,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但这种方法太过费力,对自己来说辛苦寻找的无尽虚空,对于对方来说却是可以轻而易举的穿梭变换。

    以己之短攻彼之长,胜算实在太小。

    幸好,黄牛还从紫青葫芦和金乔儿的身上明悟出了一些因果之道。遵循因果,无人可逃!

    元神一动,漫天星光已是演化成一股浩浩荡荡无穷无尽的绝杀之意,星光遵循着某种玄妙的轨迹,朝着那深邃不可探的虚空之中涌去。

    “好家伙,刚入元神,竟然拥有如此强悍的法力!”

    千影鬼君心头一跳,却是未曾想到对方竟然把这浩荡无尽的星光操纵如此自然协调,毫无艰涩之感。

    要知道纯阳法宝不仅意味着要消耗恐怖的法力,而且对于这类东西所蕴含的大道之意也需要了解的足够深,才可以轻松驱使。

    而这两点,无不是需要大量的时间来积累。

    但这黄牛,却偏偏能够在初入元神之时,就能做到!

    “接我一剑!”

    心中惊讶,千影鬼君也并未惊慌,反而因为黄牛的压力,心中再次燃起很久以前的那种剑斩一切的激情。

    眼眸一凝,虚空之中的黑影分身已经各自化作一道长达千丈的深邃之光,万千剑光带着股分天裂地的锋锐辟易之意,迎着那星河图卷,爆斩而出。

    “好剑意!”

    面对那万千交织成网的剑光,黄牛也是神色一正,这种刺骨之寒,锋锐之意乃是一位阴神鬼君的神意凝聚,证道之斩。

    剑光之下,就连自己对星河图卷的感应似乎都变的薄弱了许多,天地之间其余的气机感应,更是被对方一剑,硬生生的剥夺。

    “接我一招,星河神刀!”

    元神在体内睁开双眸,身侧星光沉浮,随着心神一动,当即在他身前化作一道堪然的星河刀光。

    而那笼罩千里的星河图卷,也随之变化,化作一柄横隔在天地之间的沛然长刀,轻展刀身,直接破入虚空之中。

    无数道刀光在虚空爆发,湛蓝的星光刹那间就把那漆黑的剑影给彻底压制,碰撞无声,但凶险杀机,却无时无刻不在这方圆千里发生。

    “想不到,黄牛你竟然还是位刀道高手!”

    锋锐的剑光虽然并不如湛蓝的星河神刀,但其中内蕴的剑意,却并不比对方稍弱,只是外相不显而已。

    “万法为一,一切都可以为我所用,刀法,在下自然略知一二。”

    “哈哈……,好一个略知一二!”

    千影哈哈一笑,声音似有不屑。

    “接剑吧!”

    剑影呼啸而起,深邃刻骨的剑意已经斩破虚空,与那星河神刀彼此对撞而去。

    刀光剑影撕裂大地虚空,些许逸散的气机,就能把天空的苍茫云海斩出一道道长逾数百里的巨大刀痕、剑隙!

    “剑斩无极,九绝噬天!”

    久战之下,千影剑的剑意悄然从那无边的锋锐化为吞噬天地的黑暗。剑式变换,一股由虚空深处爆发的剑影已经带着股吞噬万物之意,由内而外的朝着此方世界笼罩而来。

    剑意所过之处,虚空无声无息的消融,对方这陡然爆发的一剑,竟然连这不可触摸的空间,也可以吞噬!

    千影鬼君这万余年来虽然不曾渡过雷劫,但对于手中的纯阳法宝,千影神剑的感悟却是一步步的加深。

    而这柄神剑来自于虚无之处,带着的吞噬天地的至黑至暗,自然也渐渐演变成他如今的这门剑法。

    “轰……”

    上方的星河神刀微微一聚,面对那涌来的黑暗,毫无惧色,陡然朝下就是一劈。对撞声引起虚空动荡,星河神刀微微一滞,就被那黑暗一点点的开始吞噬。

    “黄牛,你不行的!我手中这柄千影神剑,乃是远古鬼君冥皇的宝剑。本体是以天外邪魔的核心所炼制,可以吞噬天地,壮大己身,一旦爆发起来,就连我自己都害怕!”

    千影的声音从下方不可知之处响起,带着震颤,也带着激动。

    “是吗?”

    黄牛眼神一凝,脑海中万千功法接连涌现,随后一头战猿凭空跃出,手持棍棒,轰然一击打破了所有的一切。

    天地回炉再造,开天辟地重演洪荒的一棍从那双眸之中透过。

    “圣猿棍法第七式——圣猿开天!”

    “咤……”

    一声响彻天地的声音,陡然在这千里之地响起。

    ******

    阎罗殿,内里的空间怕是就连金乔儿也不知到底有多大。

    十八座殿堂依序而列,第三座大殿就是冥都之主,金乔儿最喜欢呆的的地方。

    此时的殿堂之上,几十位冥都鬼兵已经团团围住场中的三人,各自手持铁索勾链、斧钺刀叉等冥器。

    杀机外溢之下,却是他们胆颤心惊的魂魄。

    “你们真是我的好儿女啊!我辛辛苦苦扫清冥都,只为了我们一家人好好过日,想不到你们却背叛我?”

    金乔儿一如既往的端坐上首,一身红衣,脸色罕见的有些哀伤。

    “母亲,你入魔了!我们不是在背叛你,而是要来救你。”

    光目公主神色凝然,右手之中握着一柄暗金色的转经筒。

    这件佛器造型精美,筒身上面绘刻着密密麻麻的经文,上下则是点缀着仙禽瑞兽的图案,一个个姿态优美、栩栩如生。

    耳孔之中吊着十八根小坠子,以珊瑚宝石等佛家玉器为点缀,叮铃铃之声随着光目公主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回荡,带着股平静人心、消除杂念的意蕴。

    佛门秘宝——大藏转经!

    其上绘刻着地藏王本愿经,也是光目公主的主修功法。

    此经筒历经百位佛门大德,佛意侵染之下已是一件极为强悍的佛宝,内里更有六枚圆满无暇的金刚舍利子,两位佛门大德的金身法相。

    这件东西,乃是以前佛门金刚禅宗的立派之宝,后佛门被灭,当代主持手持经筒入了冥都,在此扎根。

    此后数万年,佛门传承被金乔儿继承,其后此物就交到了光目公主的手里,随着她一步步走到如今。

    “入魔?”

    金乔儿冷冷一笑,翘舌轻轻舔动自己有些干裂的唇,甚至迫不及待的想大杀一场。

    但还不够,还差一点!

    “不知道,女儿你想怎么样来对付入魔的我?”

    “母亲,我们给您设置了静心莲台法界,可以保你不受外魔侵袭,只要在里面带上几千年,你定然会清除心魔的。”

    青螺郡主上前一步缓缓开口,今日的她未曾拿着万鬼笛,而是手捧一卷经文,这是菩提院传承之基法华度世经。

    作为一枚法螺,她能够记忆下所有曾经听闻的声音,此经在凡间早已失传,只有她自己手抄一本,内里蕴含着她对自己前半生的所有寄托。

    而那万鬼笛虽好,却被金乔儿暗中施加了手段,自然不会为她所用。

    “是吗?若是我心魔没有祛除,那焚心圣火,是不是就会把我一点点的炼化,一直到元神蒙蔽,转世重生?”

    金乔儿眼神一寒,她对那莲台法界知之甚深,也不觉得能够困得住自己,但自己儿女的心,确实让她一点点的心寒,心魔入侵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母亲放心,就算您转世重修,孩儿们也会在身边护持,绝不会让你出现什么意外。等到母亲再次得证菩提,明悟前世因果,我等再接母亲返回冥府。”

    真如和尚双手合十,微微一礼。

    这位冥都三子,相貌英俊,一身洁白僧衣,脚踏芒鞋,眼眸宁静,浑身上下一尘不染,还有股淡淡的清新香气从他体内飘出,宛如在世佛子一般。

    但他口中的话,不仅没能打动金乔儿,反而越发让她寒心。

    “你们真是我的好儿女啊!”

    金乔儿眼眸低垂,一道血红渐渐开始从内到外弥漫开来。

    “既然如此,那就动手吧!”

    “杀!”

    齐齐一声呐喊,四方冥兵已经各使神通,朝着殿中的三位冥都之子、佛门圣徒冲了过去。

    “**!”

    青螺郡主双手一合,身前佛经自动悬浮,一枚枚经文从中飘出,瞬息之间把这大殿团团笼罩起来。

    而那涌来的冥兵,被佛光经文一照,眼神当即陷入迷离之中,手上的动作轻轻变换,那让人恐惧的力道已经悄然转移方向,朝着大殿上方的金乔儿冲了过去。

    “真是废物!”

    无奈的摇了摇头,金乔儿手指在自己的椅背之上轻轻一敲,一股诡异的力道就已经从她手中蔓延开来。

    “嘭……”

    场中的冥兵突然身躯一僵,齐齐爆散开来。

    而青螺郡主手上的动作也是一抖,心口似乎猛然一痛。

    在他身旁的真如和尚,手腕之上的佛主手串猛然一绕,已是把他的身躯死死箍住。

    “作为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儿女也多方防备,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是我的错,这么多年来,未能全力劝阻你。今日,我却不能让你这样继续下去了。”

    场中唯一身体无恙的光目公主幽幽一叹,手中经轮已经开始转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