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九十七章 高手-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七章 高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俗话说望山跑死马,陈子昂站在山顶看上去不远,等跑到所看的地方之时早已过了几个时辰,天色都快黑了。

    靠近树林的小道上一片狼藉,马蹄印散乱的分布在方圆百丈之内,十来具尸体无声无息的躺在地上,一辆支离破碎的马车横躺在路。

    “可真惨!”

    一条身影冲树林跃出,全身上下衣衫破碎的陈子昂来缓步来到了犯罪现场。

    虽然死人很多,但场面打扫的很干净,兵刃马匹早就被行凶者收刮的一干二净,只有马车上一些零散的衣衫被抛飞在一旁。

    上前拿起那些衣衫,陈子昂咧嘴一笑。

    倒是巧了,还真有适合我的!

    毫不介意的换上一身新衣裳,虽然有些宽大,但挽起袖子也就无所谓了。

    “得了你们一件衣裳,还你们入土为安!算了,还是火化吧!”

    陈子昂对着四周抱了抱拳,本想挖个坑埋点土,结果发现连个铁片也没影,只得从那尸首上摸出个火折子,准备火化。

    半响之后,一股浓烟就在这道路之旁升向高空,噼里啪啦的爆响声不时的在火焰响起。

    十几具尸首连同自己原来的衣物化作冲天火光,汹汹燃烧。

    陈子昂立在原地呆了呆,心下有些茫然,整个人像是失去了人生目标一般不知何去何从。

    回陈国镇南王府,就怕那碧波老祖收拾了善法和尚会找上门去,到时自己反而会连累到亲人。

    至于去大乾金刚宗,他却有些不舍得,以他对身体的掌控,可以清晰的感受得到自己的肉身在那魔胎的影响下每时每刻都在壮大着。

    更何况和尚炼化魔胎会不会把自己的功夫给废了?会不会强拉着给自己剃光头?

    至于体内的魔胎倒是无妨,反正还有十年时间可以浪费,说不定自己下一次穿越去个神仙满天飞的仙界,问题轻而易举就解决了哪?

    “哒哒哒……”

    急促的马蹄声从远方奔来,陈子昂双耳一动,扭身望去。

    两个一身黑色劲装的汉子驾马奔来,当头一人背负长刀、满脸横肉,一看就不像是个好人。

    “我说怎么回事,原来竟然还有一个娃娃没死!”

    马上的大汉双目一睁,杀尽露,猛然抄起背后长刀,身子一斜驱马就朝陈子昂横切而来。

    陈子昂暗自摇头,自己真是大意了,竟然忘了放火会招来其他人。

    单往前一伸,轻巧的搭在那长刀之上,脚下轻点,身子借助对方之力朝后飘起。

    大汉只觉得上一沉,面前的娃娃不但没有一分为二,竟然还坠在了自己的刀上。

    “有古怪!”

    对着同伴大喝一声以做提醒,大汉猛一收,倒拔长刀,就欲再砍。陈子昂身子紧随其后,单掌缓缓印向对方胸膛。

    “喝!”

    大喝声,一个菠萝大小的拳头已经砸了过来。

    单一收一放,轻松卸去袭来的力道,劲力猛吐再反攻对方。

    “咔咔……”

    大汉的臂猛然一折,上面带着斑斑血迹的白森森骨茬子猛然从肘部凸了出来,此景瘆人耳目。

    “啊……”

    痛呼声只出口半截,另半截已经再也发不出来,只见一个小小的拳头直接印在了他的咽喉之处。

    “吁!”

    紧随其后的那个汉子一拉马缰,看也不看的折身就走,对面虽然只是一个娃娃,但交一瞬间就让自己同伴死于非命,自己武艺还不及同伴,上前更是找死。

    “呜……”

    一柄长刀划过一道直线,瞬间没入那妄想逃走的男子后背,直接贯穿了他的身躯,更把他抛下马来。

    “想跑,哪有这么容易的事。”

    陈子昂轻飘飘的落地,上前牵住停在原地的马匹。

    “这马不错,看来能够换不少钱。”

    说完,提起两具尸体抛向火堆,双一拍,陈子昂一脸的闲适。

    对于他来说,杀个把两人实在是小意思了。

    “我做人多厚道,拿你们一件衣服,不但替你们收尸,还让你们的两个仇家给你们陪葬。”

    “咦!有完没完?”

    话音未落,远处再次传来了脚步之声。

    隔了片刻,一老一少两个药农打扮的人出现在道路尽头。

    年长者应该是四十来岁,身材瘦小,肤色黝黑;少者是个十四岁的女娃,黝黑的脸蛋上两个炯炯有神的珠子来回的转动。

    两人都是一身百袋麻衣,芒鞋打底,背部各自背着一个竹筐,身上竹筐里满满的都是草药,竟然是两个过路的采药人。

    陈子昂一呆,就见到那两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

    “阿爹!这里好像死人了啦”

    女孩的声音清脆悦耳,煞是好听。

    “没错!看来又是黑山盗干的,只是这次竟然留下一个娃娃的性命,真是奇怪。”

    年长之人缓步来到陈子昂身前,好奇的看了看他和他身旁的两匹健马。

    陈子昂张了张嘴,陡然双眸一红,声音哽咽的道:“伯父,人都死光了!都死光了啊!”

    说着往地上一趴,扯着嗓子嗷嚎大哭起来,哭声之凄惨,简直是闻着伤心,听着落泪。

    “好孩子,好孩子。你先不要伤心!你还有其他亲人吗?”

    那年人眼眶一红,上前拍打着陈子昂的后背,低声宽慰。

    陈子昂本已经泣不成声,闻言却急忙摇了摇头。

    “没人了,只有我一个人了!”

    在心里给自己那老爹告了个罪,作戏要做全套,再比就对不住您老了。

    “可怜的孩子啊!”

    年人不由得低声感叹:“天杀的黑山盗!真是丧尽天良啊!”

    “阿爹,让着小弟弟跟着我们一起住吧!”

    那小女孩双眸通红的上前拉了拉年人的衣服。

    “这……”

    “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撒娇声不停,年人最终叹了口气,道:“好吧,反正我这医馆里还缺个学徒,就让他跟着我们一起过日子吧。”

    良久,地上的陈子昂终于停止了哭声,在年人的劝慰之下,对着灰烬行了一礼,就急急忙忙的朝远处行去。

    毕竟没人保证那些恶人还会不会回来。

    “小弟弟,我们住的地方叫做水镇,镇里有好几家武馆,其有两家武馆的馆主可是修成真气的大高!有他们在那些强盗是不敢靠近我们镇子的。”

    女孩名叫齐凝,名字很好听,只是人有些话痨,不过正适合陈子昂探听消息。

    “修成真气的……大高?”

    “是啊!厉害吧!”

    齐凝得意洋洋的一昂头。

    陈子昂一滞,他这才发觉自己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太过贫瘠了。

    这个世界入道之人不显,世人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先天高已经是江湖的绝顶之人,像陈子昂的爷爷,几乎是凭借着一己之力打下了半个陈国,可他也只是先天巅峰之人。

    游走各国横行无忌的血修罗谢映登也不过是先天!

    炼气之人才是这个世界的主流,各大江湖门派的掌门大多也只是炼气这一阶段之人,所以一个人能够练出真气,即使是初期,在一些小地方确实可以称得上高了。

    其他人可不像自己,最近眼前晃悠的都是先天,就连能出入青冥的神仙人物都见了两位。

    ‘这么说来的话,自己是不是也算一个小高了?’

    陈子昂仰首望天,默然无语,自己不知不觉竟然成了一个高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