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792 冥都阴云-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92 冥都阴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这一望无垠的冥府平原之上,不知为何出现了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缝,裂缝如同一张狰狞可怖的裂口,不停的朝着天空喷吐着灰色而又让人绝望的气息。

    在裂缝边缘,一队队冥兵压着密密麻麻的冥都百姓来到裂缝之旁,口中呼喝不定,皮鞭甩打不停。

    张百忍眼带不忍的立在远处眺望,身旁则是一身素白的光目公主。

    “这一次有多少人?”

    “十万人!整整一个小分区的所有百姓。”

    光目眼眸低垂,声音黯淡。

    “这一个月之内,冥都被罚的百姓已有近百万人!冥主最近的做派,真的是越来越毫无人性了!”

    张百忍双手紧握,骨节暴起。

    “母亲以前虽然待人严苛,动辄重罚,但绝不会像最近几年这般,行事如此肆无忌惮,毫无理智。”

    光目眼眸闪动,侧首朝着张百忍看去。

    “牛道友如何了?可曾问出来什么?”

    “牛大哥的住处有八位冥都将军守护,最近两年一直没能出门,整日闭门修行。我问过几次冥主之事,他都没有多说,只是让我们不要理会,到时他会处理。”

    张百忍也是一脸无奈,缓缓摇头。

    金乔儿的变化,即使外人都能看得出来,但唯一知道原由的黄牛,却不知为何偏僻不愿意说出来。或许,牛大哥在害怕说出来会带来危险?

    “吼”

    一声巨吼在远处的裂缝之中响起,随后就是大地颤抖,一股暗红的光晕缓缓从那大地裂缝之中升起。

    位于裂缝附近那浑身被绳索捆缚的百姓纷纷哭喊、大叫,恐惧与绝望浮现在所有人的脸颊之上。

    但是脚下的大地却如深深的泥潭,紧紧的吸附着他们的身躯,再是如何拼命的挣扎,他们也无法真正的挪动地方。

    十万人悲凉的哭喊声,震动四野,却压不下那从裂缝之中缓缓抬起的狰狞身影,和那凶残血腥的气息。

    “吼”

    天地间红光大盛,一只百丈大小的九头魔龙猛然从那大地裂缝之中冲出,魔龙浑身火焰缭绕,一股浓浓的硫磺味道隔着百里之地仍旧直扑口鼻。

    丝丝缕缕的火焰落在大地之上,一旦沾染人身,那人当即就会化作一道通红的火烛,熊熊燃烧起来。

    魂魄、肉身全都是那魔火的燃料,上百道火烛冲天而起,煞是壮观,只是代表的却是一个个生命的流逝,最终全都化作漫天灰烬,随风飘散。

    “吼”

    魔龙大口一张,就是十几条身影落入肚腹,九头摇摆,五爪飞腾,在这十万人铺就的地面上,大快朵颐。

    时而畅快之时,双翅煽动,万千火花落下,飘落在那一个个身影之上,在凄厉的悲号之声当中,燃起一根根火烛。

    良久,原地人影消散,九头魔龙也迈着蹒跚的步履,朝那裂缝之下爬去,只留下满地的灰烬,和一片狼藉。

    “走了,回去!”

    一位浑身金甲的大汉摆了摆手,后方那群押运的冥兵当即依序而去。倒是那位大汉,却是化作一道金光,遁到张百忍两人身旁。

    “大姐,你又来了!”

    这位大汉乃是冥主金乔儿六子巨灵,本是天庭后裔,结果不知为何却沦落阴司,被金乔儿收养。

    “我来看看,又死了多少人!”

    光目面无表情的开口,浑身上下透着股生人勿近的冷意。

    “哎!”

    巨灵一脸苦恼的摇了摇头。

    “大姐,其实杀这么多人我也不喜欢,但母亲执意如此,我们又能如何?四姐当初执意不肯,违逆母亲的命令,现在还被穿了琵琶骨,吊在城门口哪!”

    这段时日,金乔儿的表现越发瘆人,滥杀已成常态,自然惹得光目和青螺两个精修佛门功夫而心性较为平和之人的反对。

    前不久青螺郡主就是公然违抗金乔儿的命令,拒不执行斩杀一部冥兵的任务,。

    结果惹得金乔儿大怒,毫不估念母女之情,直接锁了青螺郡主的琵琶骨,吊在了冥都大门,和那天庭的碧落神将安排在了一起。

    “母亲变了!”

    光目声音冰冷,眼神的余光扫过巨灵。

    “我们作为儿女的,应该规劝,而不是听之任之,让她这样继续下去。”

    “呃,大姐,这谈何容易啊!”

    巨灵苦笑一声。

    “母亲的脾气,你也知道,你越是劝她反而越遭她反感,我觉得还不如让她发泄发泄,说不定哪天想通了,就不会这般了。”

    “哼!一旦踏入元神之境,本性真如不昧,绝不可能因为要发泄而失去理智,胡乱杀人的!”

    光目冷哼摇头,看了看一直眼神闪烁的巨灵,也不在多话,大袖一摆,带着张百忍就告辞一声不吭的离开了此地。

    “公主,你真的要执意与冥主对立?”

    虚空之中,张百忍一脸正色的看着光目公主。

    “母亲变了,我怀疑她是心魔入侵,所以做事才会如此反常。我问过多次,她都没有理会,如此下去,我怕她会变得连我都不认识!”

    光目眼眸微缩,声音却是一片坚定。

    “但是,牛大哥说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

    张百忍心中却是有些担心。

    “黄牛的实力太弱,怕是畏惧家母,这不足为奇。对付家母,一个丹境后期的强者,也并不能起到多大作用。”

    光目微微低头。

    “我会联络冥都得一些老人,再尝试说服家母,实在不行,只能按你我的计划行事了!”

    “好吧!”

    张百忍轻轻叹了口气,事到如今,他也想不出理由阻拦对方。

    “无命那边我会去谈,想来为了自保,他们也不会拒绝的。”

    “如此甚好!无命他们虽然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丹境之中的好手,就算是在冥都之中,也是一股不弱的势力。”

    光目点头。

    “那我先去无命那里看看。”

    张百忍拱了拱手,辞别光目公主。

    返回住处,他在原地转了几圈,却并未前往上官无命的树屋,而是满面愁思的朝着黄牛的住处行去。

    离得还有很远,几股浓郁的鬼气已经清晰可见,张百忍对此已是能够无视,仿若无物的进了黄牛的小院。

    “牛大哥!”

    “进来吧!”

    房门无风自动,内里的黄牛今日罕见的未曾修炼,而是四蹄点地,默默地抬头看着面前的一砖一瓦。

    “我刚才去了趟九头魔龙行刑的地方。”

    张百忍寻了一个小凳子,一屁股做了下去。

    “嗯,金乔儿有杀人了?”

    黄牛收回目光,缓缓开口。

    “嗯,这一次是因为一个分区的冥粮任务没有完成,结果所有人全部处死,足足有十万人!”

    响起刚才的场景,张百忍忍不住眼神一缩,语气沉重。

    “看来金乔儿坚持不了多久了。”

    黄牛轻声嘀咕了一句,张百忍却并未听清。

    “牛大哥,光目公主想”

    “说吧,这里的事不会被人发觉的。”

    “她想再劝劝冥主,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她可能会以武力威逼,让她母亲退步。”

    张百忍松了口气,急忙开口。

    “天真,以金乔儿的实力,她跟本就不是对手!还有,告诉无命,这件事前往不要参与,要不然会有很大的麻烦。”

    黄牛轻轻摇头。

    他与金乔儿有过两次元神双修的经历,对对方的实力自有一些估量,虽然不知道光目为什么会有胆量以武相逼,但在他看来,以金乔儿的手段,光目绝不会是她的对手。

    “这,好吧!”

    张百忍皱了皱眉,心思转动了一下,并未把心中所想说出来。

    “对了,冥镜的位置你们探寻的怎么样了?”

    黄牛抖了抖身子,复又回到自己修行的位置。

    “有几个的位置可以确定下来,但是不能靠近,就算是妖族的无影,也没能躲过冥主的目光。”

    张百忍单手朝前一划,一个个冥镜所在的位置接连出现。

    “是金乔儿发现的你们,不是冥镜本身的禁制?”

    黄牛却是精神一提,双目炯炯的朝着那地图看去。

    “无影的体质你明白的,其他鬼物都会不自觉的无视它的存在,他装作无意路过一处冥镜附近,结果受到冥主的严罚,现在还重伤躺床不起。”

    张百忍点了点头,把当日的情形详细的诉说了一遍。

    “这样的话,就好办了!”

    黄牛趴在地上,小声的嘀咕道:“你说,我们趁金乔儿和光目反目的时候,偷偷溜了,怎么样?”

    “不好吧!”

    张百忍嘴角一抖。

    “是啊!这样不好,不解决金乔儿身上的问题,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黄牛也是点了点头。

    “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