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790 金乔异变-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90 金乔异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冥都,这片不知边界的地域之中,各色人等仍旧是等阶分明的各司其职,但细心看去,却会发现他们远比以前要紧张许多,不论等阶的高低。

    似乎有一个无形的力量在身后鞭打着他们,即使他们毫无所觉,但来自本能的警觉却让他们的动作都麻利了许多。

    黄牛行于街道之上,元神之力外延,对这种不知为何变得紧张的情绪自是能够清晰的感知到。

    “炎渊居住在冥都东北的烈火坛,昨日一队冥兵追捕两个逃犯,结果闯入烈火坛之中,混乱之中,杀死了炎渊身边的婢女。”

    张百忍跟在黄牛身侧,小声的述说着事情的经过。

    “当时炎渊正在和无命他们聚会,并不在场,但是那婢女陷入危险的时候,炎渊却是生出了感应,急急忙忙跑了回去。”

    “但他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未能救下那婢女的性命。恼怒之下,炎渊大开杀戒,那一百多位冥兵,全都被他吞入腹中。”

    “今日鬼君千影把此事禀告了冥主金乔儿,金乔儿就下令命慧灵和尚前去捉拿炎渊,光目公主当时在场,就让无命一边拖延时间,一边让我来找你。”

    “找我又能如何?难道我的面子还能比光目还大不成?”

    黄牛摇头轻叹。

    “这个”

    张百忍脸色却是有些尴尬,看着黄牛悄悄开口。

    “光目公主说,她的话,现在确实不如你对她母亲的影响大。”

    “嗯?”

    黄牛身躯一僵,两只牛眼之中尽是狐疑的看着张百忍。

    “这真是光目说的?”

    “确实是她说的。”

    张百忍点了点头,看着黄牛的眼神也是有些古怪,不知心中在想些什么念头。

    黄牛不理张百忍的诡异心思,而是问起了另外一事。

    “光目说金乔儿性情与以前大变,是从什么时候发觉的?”

    “据公主所说,在我们来了没多久,冥主就开始有了变化,而且越来越明显。以前冥主杀人行刑,只是作为维护自己统治的一种手段,但现在动辄杀人,却像是把这种东西当成了享受!”

    张百忍眉头紧蹙,眼神中带着无奈。

    “这种变化,一开始还好,现在却是越来越吓人,就连光目几个姐弟,面对冥主之时都是心惊肉跳。光目公主怀疑,冥主的变化,有可能和她五弟血河程明的消失有关。”

    “嗯!”

    黄牛低头,若有所思。

    血河程明之事,金乔儿并未对外人提及,但若是黄牛猜测不差的话,金乔儿的变化还真有可能与血河有关!

    “走!人都已经过去了!”

    思绪转动,远处一股股妖气已经出现在感应之中,黄牛脸色一正,四蹄踏动,脚下的虚空卷起波折,以缩地成寸的方法,带着张百忍瞬息间就已来到阎罗殿大殿门前。

    “杀我冥兵,按律当斩!这没什么好说的。”

    金乔儿的声音冰冷、残酷,更有股一如既往的威严煞气。宽广的阎罗大殿,也被这股威严所笼罩,即使殿下人数众多,在她的身影衬托下,也是毫不起眼。

    “母亲,当时是冥兵行事逾越,炎渊虽错,却也是有情可原。”

    立于左侧的乃是冥都之人,光目公主位于最上首,她柔和的声音紧接着金乔儿之后响起。

    “执法冥兵的上面头领秦楚,已经被依法处斩,以此作为他擅闯宾客的惩罚。但这头火鸟杀我儿郎,也要给他同罪!”

    金乔儿的语气毫无缓和的余地。

    “冥主,您这种做法,我等不服!炎渊的婢女乃是他伴生之灵,亲如兄妹,冥兵杀她,炎渊怎能受得了?当时下杀手,也是理所当然的!”

    这个声音是来自白犀潭白不老,与上官无命最为亲近,在群妖之中也是以擅长口舌出名。

    他和将近三十位妖族立于大殿的右侧,熙熙攘攘的挤成一团,齐齐把一位火红头发的年轻男子围在正中。

    “杀人偿命,理所应当。我手下冥兵杀你的人,你再杀了我的冥兵,现在我再杀你,岂不是天理轮回?”

    金乔儿冷声开口。

    “母亲,冤冤相报何时了啊!”

    这个声音黄牛也认识,乃是金乔儿的四女,在原来她当冥都鬼君之时赐下称呼的青螺郡主。

    “冥主,按你的道理,你杀了我,是不是也会有人杀你来为我报仇才算真正的公道?”

    一个充满火药味的声音响起,自是那事情的主人翁,南阎浮提域的炎渊了!

    “是这个道理没错!不过可惜,好像还没人能够替你报仇!”

    金乔儿点了点头,竟然也不否认。

    “好了,都散开,莫要妨碍执行我这里的规矩。”

    “母亲!”

    光目公主上前一步,还欲开口劝说,却见那金乔儿面目一寒,一股迫人杀气轰然在体内升起。

    “怎么,你想拦我?”

    冰冷的双眸深入骨髓,即使是光目公主的实力,也是忍不住心头一寒,身躯僵在原地。

    “冥主,我等不服!”

    南瞻部洲的夏冰上前一步,朝着大殿正中端坐的金乔儿大吼。

    “嗯!”

    金乔儿声音一沉,眼中寒光一闪,那刚刚上前的夏冰,整个身躯就轰然爆散开来,化作漫天的晶莹的冰屑四下飞舞。

    “夏冰!”

    “金乔儿,你竟敢杀人?”

    “得罪我们妖族,你要想想后果!”

    “凝血聚魂!”

    右侧的群妖陡然炸起,一股股强悍的妖气蜂拥而出,更有一股诡异的妖力把那四方冰晶包裹,再次化为夏冰的身影。

    只是刚刚显形,群妖心中的喜色还未浮上脸面,夏冰的身躯就缓缓缩小,瞬息之间就化作一只拇指大小的透明冰蚕,躺在地上瑟瑟发抖。

    在场之人无有弱者,自然看得清楚,这夏冰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一身修为已是尽废,就连元神记忆,也不知有没有保存下来。

    “金乔儿,你欺人太甚!”

    上官无命勃然大怒,身躯银白光晕一涨,妖帝战甲已然披身,银白长枪更是提于掌中。

    在他身后,群妖涌动,也是各自显露神通,场中形式一促即发。

    “怎么?你们想与我动手?”

    金乔儿端坐正中,高高在上的身影不屑的朝着下方看去,仿佛那群强悍的妖物,在她眼中就是一群不停蹦跳的蚂蚱,一个手指都能轻易碾死!

    “母亲!”

    青螺郡主脸色苍白的开口。

    “住口!”

    “嘭”

    一声闷喝,青螺郡主的身躯已经打横着飞出大殿之外,不知所踪。

    而金乔儿身上的煞气,更是扑天盖地的涌起,群妖脸色一变,几个反应敏锐的还想要据理力争,以背后的实力相挟,此时也是被压的说不出话来!

    只有上官无命牙关紧咬,眼神中尽是挣扎。

    此时让他退缩自是不能,但提枪对决,却是致所有人于死地!

    他们这些妖物虽强,但要想与冥主金乔儿对抗,还差的太远!甚至,就连在她手上逃命,都是一种奢望!

    “冥主,还请息怒!”

    眼前一花,一片起伏不定的星光笼罩全场,一头黄牛与张百忍已经悄然出现在众妖的面前。

    “黄牛,你也要为他求情。”

    高高端坐的金乔儿眉头一挑,再见到黄牛之时竟然真的悄悄收回了自己的气势。

    “冤家宜结不结,况且冥主如此做法,只能是让亲者痛,仇者快!”

    黄牛缓缓抬头,说的话在场人却是谁都没有听懂。

    “哈哈,好,我给你一个面子,此事就算罢休。”

    而金乔儿的反应更加让人吃惊,竟然真的因为黄牛的一句话,打消了心头的杀意。

    要知道,刚才她几个儿女齐齐劝说,群妖据理力争,也是无用,而且还造成夏冰几乎身死,青螺郡主赶出大殿的后果。

    后面的上官无命翅膀轻动,点了点张百忍的肩头。

    张百忍扭头看去,就见上官无命一副诡异的表情,不停的朝着牛大哥和上面的金乔儿撅嘴,使眼色。

    张百忍自然明白好友的意思,只是他也不知原由,只能双肩一耸,两手一摊,作为回道。

    “冥主大量!”

    黄牛低头赞了一句。

    “我可没有什么大度量,我放了人,黄牛你是不是也应该为我做些什么?”

    金乔儿嫣然一笑,同时大袖一摆。

    “都出去,今日我要单独宴客!”

    “是,母亲。”

    光目公主带着一群冥都鬼众,老老实实的躬身行礼,眼角偷偷看了眼黄牛,一个个退出大殿。

    这边的妖物,也在光目公主的眼色下,二话不说的朝外行去,只是眼神乱瞟,气氛可谓是诡异之极。

    等所有人全都走了之后,黄牛才定眼朝着上方看去。

    “不知冥主,想要我为你做些什么?”

    “这个问题,你应该明白!”

    上方的金乔儿银牙紧咬,面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无比的狰狞,在这阎罗大殿之中,更是如同传说中的凶魂厉鬼。

    而黄牛的大眼,却是死死的盯着金乔儿那满布猩红的双眸。

    那双眸之中,尽是血红。

    “金乔儿,你真的好大的胆子!”

    “哈哈,我从一介平民,能够走到今时今日,你以为都是顺风顺水不成?”

    金乔儿的身形一闪,陡然出现在黄牛的面前。

    “你会帮我的,是吧?”

    “何必如此?那东西的可怕,你我是见过的,你不该招惹他的!”

    黄牛眼神凝重,对方如此诡异的表象,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被那血影给附了身!

    或者说,是被血河身上的那点血影附了身!

    “我承认是我大意了。原本我以为封印完好无缺,血河身上的附身之物也十分虚弱,就是无根浮萍,谁知道他竟然这么难缠!”

    金乔儿一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脸蛋。

    “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忙。”

    她的声音刚落,面容突然浮现妩媚之色,双眼中尽是迷离之光,诱惑之情。

    “黄牛,你应该帮的是我。她能给你什么?金乔儿的性格你难道还不明白,她的贪婪,她的强势,让她不可能亲近任何人。”

    金乔儿身躯缓缓靠过来,吐气如兰,温热的身躯几乎贴着黄牛。

    “而我不同!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一切,甚至可以以元神立誓,永不背弃!”

    “看来你真的病得不轻!”

    黄牛看着面前的金乔儿摇头轻叹。

    “一个元神,竟然出现了两个意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