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789 千钧一发-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89 千钧一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冥都封锁,禁制出入。

    而有元神鬼君金乔儿坐镇,和冥都特异的法则存在,也不可能有瞒得过她的耳目,出入冥都的存在。

    时光流逝,一晃之间就是两年有余。

    期间天下个洲域的年轻妖族俊杰纷纷而来,一向死寂的冥都也多了些活力。

    黄牛除了时常前往阎罗殿与金乔儿谈玄论道之外,就是不闻世事的闭门修行,一心一意的朝着元神境界靠近。

    至于张百忍,除了稳固金丹之外,就是在冥都四处乱转,探寻冥都风光,光目公主的地盘则是他经常的去处。

    也不知道他们整日说些什么,反正张百忍是整日的精神抖擞,往返奔波也不嫌辛苦,更是时常跑到黄牛这里问些问题,探寻些民生之事。

    上官无命则是像是撒了欢的猴子一般,这段时日过的那叫潇洒,每日的酒局几乎就没有中断过。除了群妖之外,金乔儿的几位儿女也是经常前去拜访。

    一群妖鬼打成一片,日子好不快活。

    他的修为主要靠的是心性,对此黄牛和张百忍也只是说了两句,看他自己心里其实很明白,也就没有再管。

    在一间简陋的小屋之中,黄牛静静趴伏在地,雄壮的身躯上柔顺的毛发散发着柔和之光,带着股奇异美感。

    体内的妖丹缓缓转动,带动着它的身躯微微起伏,狂暴而又浩瀚之力,蕴藏于这小小丹丸之中,慢慢的在其中孕育出一只小小的黄牛。

    那黄牛形貌俱全,五官分明,简直就是一个缩小的黄牛。

    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元神!

    丹境之中能够蕴养出来元神的少之又少,人妖皆是如此。

    人族结丹之时,金丹若有杂质,就肯定不得圆满,是无法蕴养元神出来的,这才有了九品金丹之分。

    下三品金丹乃是死丹,一生到顶,也就是丹境初期罢了!

    中三品又被称之为坏丹,内里可以蕴养出元神,但元神受困于金丹之中,不可能脱出,只能修炼到丹境后期。

    上三品则是实丹,都有望成就元神,超脱**凡胎,走上那元神至道。

    九品金丹的划分,如同天埑,不可逾越。

    古语说丹成无悔,就是此意。

    黄牛体内的妖丹若按人族九品划分,自然是上品金丹无疑,而且看那内里元神的形状,已是丹境圆满,即将破壳而出,成就真正的元神的时候。

    元神神识飘荡于虚无之中,游走在大道之言之内,天地奥妙不停涌现,自身所思所想历历在目。

    何为我?

    思绪起伏,万千念头在告诉黄牛,这就是我,你心中提问之人就是我!

    你的一举一动都是我。所思所想,**、**、感情、执念,你的一切都在这里,这不是我,哪里会是我?

    这不是我!

    大道之言响彻元神,脑海中的万千思绪纷纷崩散,一个隐藏于思绪、肉身最深处的东西悄然浮现。

    **可以舍弃,欲念可以蒙蔽,感情可以改变,执念也能扭转,这些都是表象,真正的我超脱一切,万世不移!

    “这才是我!”

    本我浮现,一种禁锢感悄然而生,那是自身的心魔、外界的业障,拘束着自己的本我无法现世。

    妖丹之中的小小黄牛身躯轻轻抖动,眼皮来回颤抖,良久之后,终究是再次陷入到平静之中。

    “呼……”

    张开双眼,黄牛缓缓的喘出一口粗气,一股疲惫感浮上心头。

    “没有外魔入侵,只有心魔在,看来我激发的血脉确实对进阶元神有很大的裨益。只要克服自己的妄念,认清自己就可以。”

    黄牛说起来简单,但这种事世上有几个人能够做到?

    “看来多尝试几次,三年五载,应该就能进阶元神了。”

    元神之境,不管是在哪里,都是代表着超脱的开始,正式贴合大道的存在。

    进入元神,天地之间的奥秘就会开始一层层的在面前展现。

    强悍的元神,能够与瞬息间分解万事万物的规律,比之金丹宗师,也是天壤之别。

    金丹宗师可以做到念头瞬息千转,念动天地合,在凡人眼中已是神仙人物。

    而元神真人,则能够根据天地之力的运转,逆向回溯这里曾经发生的情景,洞悉过往,这种能力,已经超越来凡人的想象。

    “牛大哥!”

    门扉打开,一脸慌张的张百忍已经不请自入。

    “怎么了?”

    黄牛抖了抖身子,正式结束今日的修行。

    “冥主要杀南阎浮提域的火烈鸟炎渊!”

    张百忍一脸的惶急。

    “炎渊?就是那头喜欢生吃鬼物的大鸟?”

    黄牛扭了扭脑袋,一个浑身冒火,性格肆无忌惮的火烈鸟就浮现在脑海之中。

    “没错!”

    张百忍点了点头。

    “现在慧灵和尚已经带人前去擒拿炎渊去了,光目公主不便劝说,所以想找你帮忙说和一下,看能否让冥主改变注意。”

    “炎渊犯了什么错?”

    黄牛点了点头,开口问道。

    “它吃了一队冥兵,好像是一个意外,光目公主说了,错并不全在炎渊的身上。”

    张百忍急急开口。

    “无命哪?”

    “无命前去拦截慧灵和尚去了,但拖延不了多长时间。”

    “金乔儿可不像是能够通情打理的人。”

    黄牛面色凝重的直起身子。

    这是件麻烦事。

    上官无命既然愿意出手,那炎渊定然与他关系不错,到时候闹起来,很可能会让前来的妖族彻底和冥都崩裂。

    这倒无妨!

    但以黄牛对金乔儿的认识,若是上官无命他们真的要执意违逆她的想法的话,她有可能直接把所有的妖物全部诛杀!

    而且,这个可能性很大!

    千万不要挑衅金乔儿,这是这几年黄牛对她的认知。

    “是啊!我也觉得不妙!这不是找你想办法了吗?”

    张百忍急的在原地不停打转。

    “光目公主说,以前冥主虽然残忍霸道,但举止还是有分寸的,这种事给个台阶,她也就算了。但现在,她看见金乔儿心里都忍不住害怕!”

    “光目真的这么说?”

    黄牛一愣,定眼朝着张百忍看去。

    “是啊!牛大哥你整日闭关,不知道冥都现在的形式多么紧张,冥主金乔儿可是说杀人就杀人,谁说的话都不听!”

    张百忍点了点头。

    “以前,金乔儿不这样?”

    黄牛这下真的认真起来,眼神凝重的朝着冥都方向看去。

    他与金乔儿认识的这段时间,对方给他的感觉一直是蛮横、任性,喜杀人,但此时光目公主却说以前没有这么夸张。

    那么,变化是因何而起的?

    “看来,我只顾着自己突破,有些事真的给遗漏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