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786 石门惊兆-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86 石门惊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阎罗殿从外面看上去似乎不是很大,但内里的空间却远远超出了陈子昂的感应范围,而且很多地方更是隐藏于不可琢磨之处,怕是元神真人,也不能洞察所有。

    在这种情况下,陈子昂却发现金乔儿仍然喜欢选择步行。明明,这里的禁空禁制对她并无效果。

    如此一路前行,不知走了多久,脚下已是一个笔直的通道,两侧一片漆黑,远处则是一处巍峨的庙堂,隐藏于深深的漆黑之中,隔绝了世人的感应。

    “冥主,不知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感受着四周越来越压抑的那股无形之力,陈子昂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之心,朝着前面款款而行的金乔儿开口问道。

    “这个世界唯一的漏洞。”

    金乔儿声音跳跃,即使不能亲见,陈子昂也能感觉得到对方脸上定然是十分振奋。

    “这个地方乃是我们冥都最大的秘密!而你,是从古自今唯一一个冥都之外的要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那真是在下的荣幸!”

    陈子昂苦笑一声。

    在他的经验之中,秘密往往代表着麻烦,天大的秘密自然是天大的麻烦!

    而他,偏偏是一个不喜欢麻烦的人!

    “进来吧!”

    庙堂大门左右敞开,但一股无形的力道却把这片虚空流放到不知何处,明明近在咫尺,却偏偏无法让人碰触,即使以陈子昂之能,也是看不出究竟。

    直到金乔儿一声招呼,面前那似远似近的模糊感才变的真切。

    到了现在,已经由不得陈子昂拒绝,当下跟在金乔儿身后,一前一后,踏入这漆黑的庙宇之中。

    眼前一亮,黑暗尽去,首先入眼的则是一位高高端坐在远方大椅上的威严人影。

    那人头戴平天冠,冕旒遮面,身着玄色帝袍,衬得他身躯巍峨高大,单手托着一柄玉尺,气质雄浑,静静的端坐在那黑木龙椅之上,纹丝不动。

    此人身材并不十分高大,静静端坐,却仿佛镇压着整个天地,那股无声无息却又透入元神的沉重威压,更是陈子昂生平仅见的惊人。

    “这位是?”

    那种若有若无的感觉再次浮现,让陈子昂不仅开口问道。

    “血河,你怎么又跑过来了!”

    一旁的金乔儿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朝着大殿一个角落里陡然冷喝一声。

    却见那地面之上,摊着一洼血水,浓郁而刺鼻的煞气扑面而来,明明如此显眼,刚刚陈子昂竟然没能察觉。

    心中一惊,陈子昂的元神中已经默念心经,扫荡着四方那时时刻刻压制着自己精神的无形之力。

    “母亲,我觉得我修为又有了一些进展,所以来到这里寻求一下灵感,看看能不能寻到突破的机会。”

    血水流转,缓缓化作血河的人形模样,他一脸恭敬的低着头,只是眼角看向陈子昂的余光却是透着好奇,似乎奇怪对方怎么会来这里?

    “这个地方你不该来!”

    金乔儿眉头微皱,声音冰冷。

    “孩儿的本体就是从这里出现的,我觉得这里应该藏着孩儿进阶的契机!”

    血河程明头颅再次一低,声音中带着恳求。

    陈子昂这才知道,原来血河程明的本体竟然来自这里。

    不过这里威严大气,庄严肃穆,无尘无垢,怎么会冒出来一个天地间最为浓郁的阴煞、血戾之气混合而来的血河出来?

    “这里没有你想要的契机,你差的是对于自身本性的掌控!就连自己的思绪都控制不住,何谈更进一步!”

    金乔儿声音一沉,那血河程明已经承受不住那股压力,双膝一弯跪倒在地。

    “以后不要在来了!”

    “是,母亲。”

    程明把头贴地,恭恭敬敬的趴伏在地,丝毫不敢动弹。

    金乔儿虽美,但自己的孩子都对她如此惧怕,就可想而知她平日里行事,该是如何的霸道、凶蛮了。

    “起来吧!”

    “谢母亲。”

    程明老老实实的站起,也不敢告辞离开,只是立在陈子昂身边,像个听话的好孩子一般,一声不吭。

    “黄牛,你可知他是谁?”

    金乔儿处罚完血河,又对着陈子昂淡然一笑,素手轻轻朝着上方那人影一指。

    “不知!”

    虽然心中有些猜测,但陈子昂却是不敢相信,摇头给予回道。

    “他就是以前的阴司大帝!掌管阴间亿万年的冥帝陛下!”

    金乔儿脸色一肃,冷然开口。

    真的是他!

    陈子昂心头一震,瞳孔也忍不住一缩。

    “冥帝这是?”

    “他死了!”

    金乔儿冷冷一笑。

    “你我现在看到的也并非是他的本体,而是一个投影!一个临死之时的投影!”

    陈子昂一滞。

    一个投影竟然也有这么强悍的气势?那他本人当初又该如何强大?

    “跟我过来。”

    金乔儿缓步上前,朝着那人影缓缓走去。

    “你可知他是如何死的?”

    陈子昂和血河对视一眼,老老实实的跟在她的身后。

    “据说,是天帝诛杀了他。”

    “你知道的倒是挺多。”

    金乔儿略有些意外的转首看了看陈子昂。

    “那你知,为何天帝要杀他?”

    “这个,在下就不得而知了。”

    “呵呵……,因为他想要逃走!”

    “逃走?”

    陈子昂闻言一愣。

    “对,正如刚才我所说的,这个世界对你们来说虽然很大,但对我们来说,却有些逼仄了!对这位冥帝来说,整个世界更是如同掌上观纹,毫无秘密可言。”

    金乔儿点了点头,朗声回答。

    “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愿意再困守此处,但按照天庭的规矩,冥帝不得擅离职守,违者斩!”

    “那天帝难道就不想离开这里?这个规矩太过霸道了吧?以一个阴司至尊的身份,也要受着天规的约束?”

    陈子昂摇了摇头。

    先不说死规矩本就不好,再说以这种规矩困住一位不知道渡过几次天劫的元神,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以妖族的记载,四位帝君都是渡过了三次雷劫的至强者,而且各个神通惊人!

    但即使如此,也不敢挑衅天庭,只有在得知天帝身受重伤,实力百不存一之时,才敢动手。而且他们四位把身受重伤的天帝击败,也是拼了个同归于尽。

    而这位冥帝,却能把完好无损的天帝打成重伤,一身修为,怕已经超过元神之境了!

    但这位冥帝和天帝,却偏偏要守着那所谓的死规矩,困守一地,简直是可笑!

    除非,设下这个规矩的存在,强大的让他们绝望!

    比如,某位已经陨落的天仙?

    刹那间,陈子昂的脑海中就响起当初穿梭石门之时,那股悄然出现的讯息。

    “天规高高在上,就算是天帝也不得违抗,自古以来,都是如此。”

    金乔儿悄然站住,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人影。

    “这个世界是被人封起来的!而冥帝,则想打破封印,逃出去。可惜,就在他即将成功的时候,天帝出现了!”

    “一场大战,整个阴司彻底陷入一片混乱之中,最后以天帝得胜而告终。”

    陈子昂和血河在后面静静矗立,听着金乔儿讲古。

    “不过,天帝虽胜,但自身也是身受重伤,本体无法合于大道,结果被四位妖帝偷袭致死!倒也算是是可怜的很!”

    “天帝死了?”

    陈子昂皱眉,根据太一道的记载,这几万年来,天庭虽然封闭,但也曾有旨意传下来,让寻找天命之子。

    “确实算得上是死了!所谓的天命之子,就是天帝轮回转世之身。”

    金乔儿点了点头。

    “天帝很奇怪,他的元神与这个世界相合,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世界就是他,他就是这个世界。所以,这个世界不毁,他就永远无法被真正消灭!”

    “那岂不是说,早晚有一天天帝还是会返回天庭的?妖族现在的情况,也早晚会倒塌。”

    血河在一旁加了一句,看他的表情,应该对这件事也有一些了解。

    “不然!”

    金乔儿摇了摇头。

    “天帝虽然能够不断转世,但每一次转世的时间都会比上一次长要久。也就是说他与这个世界的结合,有可能会越来越弱。”

    “而上一次天命之子出现,已经是三千多年前的事了。再杀他几次,怕是天命之子几万年都不会转世出现一次,到时候妖族的统治,自然也会越来越稳固。”

    “冥主刚才说,冥帝马上就要打破这个世界的封印?”

    陈子昂却在关心另外一个问题。

    “没错!”

    金乔儿点了点头,眼中再次泛起热切之意。

    “整个世界封印的最薄弱之处!就在这里!”

    声音未落,金乔儿大袖一抚,身前冥帝的虚影当即崩散,只有一件平天冠、一件玄色帝袍、一枚玉尺成圆形状,悄然悬浮。

    这三件东西即使不露丝毫气息,陈子昂也能猜得出,应该就是冥帝手中的三件圣器了!

    而在这三件圣器正中,则是一个深邃的漩涡,漩涡不停旋转,不知通往何处。

    “当年,冥帝打破过这个世界的封印,而且还从外面带出来一个人。”

    金乔儿微微侧首,朝着身后的血河看了一眼。

    “后来……”

    “等一下!”

    陈子昂陡然一喝,双眸咋呀不眨的盯着那漩涡深处。

    “我好像感觉到里面有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

    金乔儿脸上一正,也定眼朝那漩涡之中看去。

    而此时的陈子昂,脸色已经勃然大变。

    却是他脑海之中的奇异石门,突然大放豪光,更有一股狂暴的吸力,让它欲要脱离陈子昂的识海,投向那漩涡之中。

    “天门……”

    一声响彻天地的浩瀚之音悄然从那漩涡之中涌出,那声音中带着无边无尽的绝望、恐惧,还有那吞天噬地的贪婪。

    下一刻,眼前血光大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