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783 群妖议事-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83 群妖议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仍旧是蓬莱客,就在挨着星樵域韩霄宴客上官无命之处不远的一间隔间内。

    九位来自天下各处的妖族俊杰正齐聚一堂,罕为人见的围坐一圈。

    在最上首的位置,坐着的乃是一位壮汉,看形貌,竟是比黄牛化作人身之时还要大上一圈,浑身毛发稠密卷曲,面目隐与其中,甚是狰狞。

    这位是来自凤台域的狮猁怪,绰号三宫国主师髯,乃是凤台域一处国度的国王,属下有人有妖,所占地域十分庞大。

    他的原形乃是一头青毛狮子,倒也难怪生的如此雄壮,身上毛发如此茂盛。

    “玉珊瑚韩霄那里还没好?”

    这头狮子的声音十分沉闷,就如滚动而来的磨石,沉重之中带着股强大的压迫力。

    “是啊,主人家未到,他和一个小婢女有什么好说的?”

    师髯左手第一位是位相貌十分俊美之人,衣着锦缎,七彩披身,正懒洋洋的挑着自己的指甲。

    这位是来自海域的滕凝,本体是一只藤壶,此妖物算是较为奇特的,乃是雌雄同体,不知为何他也收到了邀请,来到了冥都。

    “快了,韩霄给我传过话来了,立马就到。”

    在师髯的右手第一位,则是一位面目清冷的男子,面白无须,目光冰冷,声音都透着深深的寒意。

    此人乃是南瞻部洲的夏冰,本体是一头洞虚冰蟾,有虚空挪移、破界穿梭之能,曾去过星樵域一段时间,与那玉珊瑚韩霄熟识。

    “真是啰嗦!”

    这次开口的妖物也是来自南瞻部洲,名敖顺,是头鼍龙,喜食强大妖物,在场中诸妖之中性格也是最为暴躁。

    “来了!”

    师髯眼眸一动,诸妖当即收起精神,各自坐好。

    他们来自四海八荒,能够齐聚一堂可谓是十分难得,怕也只有冥都借助渡船才能做到,而且都是诞生灵智几千年的妖物,上辈也有些关系,倒也十分谈得来。

    “咯吱……”

    隔间的小门被人轻轻推来,脸上带着些许疲倦的韩霄拱着手踏步走了进来。

    “诸位,抱歉,来的晚了一些。”

    “无妨,坐吧韩兄。”

    冰蟾一指身侧空着的位置。

    其他几位妖物也是点了点头,并未对这点小事深究,坐好后彼此对视一眼,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咳咳……,既然诸位都不开口,那就我先说一句吧。”

    师髯正了正身子,清了清声音。

    “帝君乃是我等长辈所追随之人,他的血脉,理应受到我等的拥护,这件事就算是不去请教家祖,本国主也是能够代为答应下来的。”

    “得知帝君血脉仍在,我也是心中振奋。只是……,你们也知道,我们西阎浮提域紧靠至尊的领地,若是……。咳咳……”

    这次开口乃是一头神兽担生,本体形似巨蟒,控风之能,与黄牛所遇貂鼠一家的三昧神风有的一比。

    “当然,在下会以元神立誓,绝不会背叛少主,也不会泄露今日之事。”

    眼见气氛一凝,旁边几位的眼神更是透着股杀气,这头担生急忙举手,一脸郑重的立下誓言。

    “罢了!我们都知道,至尊统御我等妖族数万年,就算是帝君在世,也不可能让他退位,但求给少主一个名分、一方地域而已。”

    一头当康闷着脸开口,也打断了在场严肃的气势。

    当康性子温和,状似生着一对奇长獠牙的野猪,生于钦山,乃是一个大族,上头还有两位妖神强者,若非是性子的关系,在场中绝对是最有影响力的妖了。

    “有冥都做后盾,少主进退自如,就算是至尊亲自出手,只要摸不到冥都的位置,也是无法!”

    一头来自系雀山的风狸尖声开口,声音尖锐刺耳。

    这群妖物在冥都如此肆无忌惮的开口,却不担心被外人察觉,大部分都是因为有这头风狸隔绝虚空的天赋神通。

    “就是不知,冥都的人,是何想法?”

    当康舔了舔嘴唇。

    “冥主金乔儿时常招那头黄牛进殿辩经,那个姓张的人族更是光目公主那里的常客,少主更是两个地方经常往返,还有血河程明、慧灵和尚经常前去拜访少主,这般举动,已经表明了态度。”

    夏冰一手敲着身前的桌案,一边开口。

    “而且,这次受邀前来的妖,全都是不受至尊统辖地域的年轻一辈,怕是就是要我等前来,提前认识一下少主。”

    “对了,青螺郡主也回来了,见过了冥主之后第一时间就去拜访了少主。”

    师髯也是点了点头,接口道。

    他们却不知,金乔儿几人要给光目公主招驸马,怎么可能选择妖族至尊手下的人?那不是给冥都自下一个对方的暗手?

    “可是,光目公主好像不怎么与少主在一起。”

    敖顺提出质疑。

    “毕竟是女儿家,总要避讳一下吧?要不然把我们都叫来,岂不是像是在耍我们?”

    有疑问,自然有人会自动给想出解释来。

    “那……少主是何想法?前段时间他还兴致勃勃的与我等四处游逛,最近为什么就突然不露面了?”

    “少主是什么想法我不清楚,但他身边的侍女,倒是一副急迫的样子!”

    韩霄苦着脸缓缓开口。

    “只是,她那口才实在是……不怎么样……”

    想起刚才那短时间,蛇妖顾小曼逻辑混乱、张牙舞爪的说客表情,他只能无语的苦笑摇头。

    而在众妖商谈之时,韩霄口中的蛇妖顾小曼已经垂头丧气的回了那黄桑树之上,上官无命两人的住所内。

    即使她说的口干舌燥,从古论今,对方始终是面无表情,也不说答应还是不答应,把一向性子暴躁的蛇妖几乎气的要不顾一切的上去给那珊瑚妖一口。

    “公子,你在家?”

    推门进屋,一肚子气的顾小曼就见上官无命正拿着一个食盒,一脸兴奋的朝外摆着酒菜。

    “当然在家,要不然这个时候我能去哪里?”

    上官无命指了指前面。

    “快坐,我从冥都里寻了好些吃食,你来尝尝,味道都不错!”

    “公子,你这一天不会是都去做这件事了吧?”

    顾小曼一脸无语的看着那一个个菜碟、纸包、汤碗把屋中的饭桌摆的满满当当,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

    “你怎么这样?你知不知道我在蓬莱客给人说的口干舌燥,还不知道对面是什么反应!心里是什么感受?”

    “你去蓬莱客了?我也从那里拿了个叫做碧玉节节高的菜,说是他们的招牌菜来着,等下我们一起吃。”

    上官无命一愣,当即又拿出一盘绿色菜色。

    “吃,吃什么吃!你可是帝君的血脉,能不能有点出息!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你看看其他人,哪一个像你一样的?”

    看着伸过头来的小脸,顾小曼却是不仅没有高兴,反而觉得内心越发委屈,甚至忘记了身份,止不住的朝着上官无命大吼起来。

    “你干嘛这么生气?”

    上官无命一愣,嘴角一撇。

    “不吃就不吃,我还不稀罕!”

    当下一脸不悦的把东西往桌上一放,拂袖就要回自己的屋子。

    “你站住!”

    “干嘛?”

    上官无命翻了翻白眼,不去看拦在自己面前的顾小曼。

    “你知不知道这个时候对你有多重要?你看最近冥都来的妖,几乎都是当年四位帝君拥护得后人。你身为天鹏帝君的血脉,振臂一呼,就能在天下立下名号,若能靠上冥都,就是面对至尊也是不惧!”

    蛇妖双手紧紧抓住上官无命的手臂,激动的身躯打颤。

    “这种机会千载难逢!而且我感觉这就是冥主那金乔儿的意思,我们一旦错过,就再也不可能碰到了!”

    “我才不稀罕!”

    上官无命头一扭,一脸的不屑。

    “为什么?为什么啊!”

    这下顾小曼彻底是想不通了,明明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面前这人就是不愿意?此时的她真想撬开上官无命的脑袋,看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想要什么,就要靠自己的本是,靠别人算什么?”

    上官无命头一昂,权作回答。

    “什么叫做靠别人,你用的是自己的身份啊!再说一个人怎么成事?至尊没群妖拥护它能是至尊?帝君没有好友、没有追随的,能够打败天庭?”

    顾小曼跳脚直吼,却突然发现不知何时,上官无命放在腰间的一手在死死的抓住那枚小巧的古琴。

    “你……”

    “你不会是喜欢我师姐吧?”

    蛇妖扭着头,一脸惊讶的看着上官无命。

    “胡说什么?”

    上官无命身子一抖,立马低头瞪了蛇妖一眼。

    “我要休息了!你让开!”

    “你喜欢我师姐也没用!先不说她已经死了,就算她活着也不可能喜欢你的,她可是从小把你当作拯救世界的大英雄的。”

    顾小曼开口,像是想起以前的往事,那头灵睛玉兔一脸痴迷的翻看着帝君的记载典籍,不由得心头冷冷一笑,不屑一撇。

    “他只是仰慕你的身份,就像我……就像师尊仰慕当年的帝君一样!”

    “才不是!”

    上官无命再次瞪了蛇妖一样。

    “曼蕊走的时候,她想的什么我都看的清清楚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