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779 冥都金乔-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79 冥都金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位来自冥都的光目公主眉目如画,一身洁白衣衫,绣花草鞋,如同画中走下凡尘的仙子,一眸一笑都有股淡然清和之气。

    一路交谈之中,这位公主也显露出她那不凡的口才和超卓的见识,身上既有女子的婉约,也有一股一方之主的霸气,让人为之心折。

    在黄牛的眼中,此女身上的灵光也是堪然无比,元神之力无暇而纯粹,不弱三足金乌,确实是位阴神鬼君无疑,而且功法应该十分适合这阴间,不经意间都能带着股天地之力的加持。

    “张公子是人族?”

    光目眼眸流转,似有深意的看着张百忍。

    “正是。”

    张百忍点了点头。

    “我们这冥都可是很少有活人进来,而且还是位修为高深的金丹修士。”

    光目笑着开口,像是对张百忍极有兴趣。

    “而且人妖两族,很少有成为至交好友的,三位能在一起,真是让光目吃了一惊。”

    “机缘巧合而已。”

    这位公主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似乎能够让人扫清心中所有的不愉快,即使心头满是繁杂思绪的张百忍,此时受到感染,也不由的露出一抹笑脸。

    “是啊!缘分到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发生?”

    光目点了点头,声音中透着感慨。

    “就如我们姐弟几人,还有家母,无不是因为缘分,才聚在一起,成为一家人的。”

    “血脉至亲,家人和睦,自是人世第一幸事。只是为了一己之欲,惩戒众生,却是有些太过了,公主面善,为何不劝劝贵地的主人?”

    张百忍张了张嘴,妄图为外面的人求求情。

    “哎!”

    光目摇了摇头,眉间也透着股苦恼。

    “家母性子执拗,如果一件事一旦认定,是听不尽别人的规劝的。”

    “劝什么?长幼有序、贵贱有别,不是你们人族一直实行的规矩吗?我们冥都数万年来一直如此,也没见出现过什么差错!”

    血河程明却是看不惯张百忍这副悲天悯人的模样,在一旁冷冷的嘲笑。

    “五弟,休得无礼!”

    光目瞪了对方一眼,才一脸歉意的看向张百忍。

    “程明本体乃是一道天地浑浊之气汇聚的血河,性子中煞气较重,还未抹平,对此与你我的感受也会有所不同,张公子莫要介意。”

    “岂敢有介意之说!几位才是此地的主人,我这外人本来就不该多话,刚才已经是失言了!”

    张百忍苦笑着摇摇头,也不在继续多言,只是暗自定下心神,做到对两侧的情况视而不见。

    “张公子客气了,我们因为出身的关系,对于管理一方百姓确实缺少经验,对于规矩礼仪四字更是执行粗暴,人族对此经验丰富,自当要请教公子。”

    光目柔声回了一句,看几人的气氛有些僵硬,当即笑着换了一个话题,一行人就是这般有说有笑的,朝着那冥都正中的阎罗殿行去。

    光目作为冥都之主金乔儿最受宠,也是实力最为强大的女儿,在这冥都之中行走自是不受任何阻拦。

    一行人皆是法力高深之辈,即使此地施法不便,速度也是不慢,少顷就已经来到了那冥都正中的阎罗殿之前。

    通知了守卫,光目公主带着几人通过几个外殿,依序步入主殿。

    大殿四方,雕廊画柱,威严煞气的雕塑栩栩如生,把阴间各司场景描绘的活灵活现。

    只是此时冥都屈居一隅,往日的盛况早已不在,那上面的主人也成了一位相貌绝艳的女子。

    “我记得,东銮域我只安排了两张请帖?好像也不是这几个?”

    女子一身便装,眉峰含煞,眼眸冰冷,斜斜的靠在那张不知是何材质的木椅之上,一脸懒洋洋的扫视众人。

    “母亲,这几位也是东銮域的俊杰,那修罗宫的人自知配不上姐姐,因而就把请帖转赠给了这几位道友?”

    血河程明低着头上前一步,把准备好的答案复述出来。

    “哼!既然知道配不上光目,那就别接我们的帖子!转赠?可曾问过我有没有同意?”

    金乔儿声音一冷,大殿之中的虚空就如陡然凹陷一般,一股天塌地陷的恐惧之感就油然而生。

    “冥主不必恼怒,此事是我等做的不对!只是久闻冥都大名,难得有机缘前来一看,自是不愿放过。若是冥主不悦,可以让人遣返我等。”

    黄牛四蹄微微一动,几人所处的虚空就如从镜面之中剥离开来一般,悄然定在这大殿之中。

    “嗯……”

    金乔儿眉毛微微一挑,似乎有些诧异于黄牛的实力,眼眸转动,上下巡视了一翻几人,最后把目光定在上官无命的身上。

    “算了,来了就来了吧!我看你们几个的实力也不错。至少,应该比那位传闻中的千鹊公子强的多了。况且,你应该就是帮血河拿住梦落的妖怪吧?”

    “正是,多谢冥主。”

    黄牛微微额首,大殿之中的虚空也不知何时恢复了原状。

    只是一片光目看向黄牛的眼眸中也透着股探寻之色。

    “无影。”

    金乔儿朝着身旁摆了摆手,一个黑色的人影当即浮现在她的下手位置。

    “属下在!”

    “给他们几个安排住处,找几个人招待他们。”

    “是!”

    这位黑影点了点头,身躯就如同一道延长的黑线一般,从立身之处,扯到黄牛几人的身旁。

    “几位,跟我来吧!”

    “冥主,有件事我还要告罪一声。”

    黄牛却是并未转身,而是立于原地再次开口。

    “哦!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事得罪冥都了不成?”

    金乔儿嘴角微微一动,扯出一道细微的弧度。

    “是关于青螺郡主的,以前在黄沙域之时,在下不小心错手杀了一位郡主身边人,一直未曾求得郡主的原谅。”

    “原来是这样!”

    金乔儿双眸一闭,素手一摆。

    “黑影,先带其他人离开,这头黄牛留下来。”

    “是!”

    黑影身躯一躬,又朝着几人一礼。

    “几位,请随我来。”

    “牛大哥……”

    张百忍眼带担忧的看去,黄牛只是微微摇头,就让他们先行离开。

    片刻后,大殿之中已经只剩一人一牛,金乔儿才再次缓缓开口。

    “青螺和我提起过这件事。”

    她的声音舒缓,不疾不徐,只是隐隐透着股强劲的压力,朝着四方扩散,让这整个大殿似乎都显得逼仄起来。

    下方的黄牛身形不动,做洗耳恭听状,似乎对这股压力没有丝毫反应。

    “青螺原本是菩提院的一枚法螺,后来寺庙被毁,她落入到一处蔓藤之中,与那鬼藤相依相伴,感情不可谓不深。”

    “那么,黄牛!你觉得她会原谅你吗?”

    “无心为恶虽恶不罚,郡主即然本体是件佛门圣器,想来定是慈悲为怀,会明白这个道理的。”

    黄牛大嘴搅动,缓慢开口。

    “呵呵……,你这头黄牛,倒是精于口舌之争!”

    金乔儿一笑,素手朝着黄牛的方向点了点。

    “可惜,我们一家人虽然都和佛门关系深厚,却偏偏学不来佛门那套仁义慈悲的法门!”

    虚空一暗,那股强悍的压力陡增十倍,这股压力之强,远超三足金乌曦阳给黄牛的感觉,这位冥都之主,实力真是深不可测。

    “我可以付出代价!”

    “代价?你身上有什么东西能值得替你挽回一命的?”

    金乔儿眼眸一黑,霎时变作两枚漆黑的珍宝,散发着冰冷寒光,把黄牛里里外外照个通透。

    “天地奇珍的气息?你愿交出来?”

    星河图卷隐与金丹,金乔儿倒是未曾察觉,但紫青葫芦黄牛炼化的并不圆满,气息外溢,却是躲不过对方的眼睛。

    “不是,我身上有不少佛门秘法经典,想来青螺郡主会很感兴趣!”

    黄牛艰难的摇了摇头,回道。

    “这可不够!”

    金乔儿冷冷一笑。

    “还要我的同伴,上官无命!你应该看得出来,他的血脉是什么?”

    “嗯……”

    场中的气息一散,金乔儿的目光开始琢磨不定起来。

    “插手妖族的事,对现在的冥都来说,未必会是件好事!”

    “但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一旦不抓住,以后可就是万万等不到了。”

    黄牛轻轻舒展着身躯,摆脱着心中的疲惫。

    “况且,冥主坐拥冥都,后顾无忧,还有什么好怕的?”

    “哒哒……”

    金乔儿闭上双眸,一手轻轻的敲打着大椅的扶手。

    良久,她才睁开双眸。

    “光目是个有主见的人,我让她举办这次宴会,已经是尽了力,若要硬撮合他们,怕是她不会答应!”

    “不必撮合,只要让无命压下其他的选手,公主自然知道应该选谁。”

    黄牛提议。

    “喔……”

    金乔儿思绪转动,又把目光放在黄牛的身上。

    “我怎么觉得你用心不纯?莫非是想骗我?”

    “冥主多心了!”

    黄牛心头一跳,面上却是毫不动色,就连身躯的反应也是一如平常。

    “以我的本事,怕是也不敢骗你。”

    “好像,确实是如此没错!”

    金乔儿嘀咕一声。

    “既然如此,你就仔细说说,我应该怎么办?”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