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772 捆仙绳索-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72 捆仙绳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足金乌曦阳不同于黄牛遇到过的那重伤垂死的梦落鬼君,乃是一位实打实的元神强者。

    一身法力无穷无尽,万里之地也能视若等闲,甚至只是双翅一展,双翅的阴影就能把这片地域给彻底掩盖。

    而且不同于人族每晋升一阶都能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妖族只有诞生灵智和成就元神算得上更进一步。

    尤其是成就元神,实力上已经再无短板,原本受限于本体的弱点,也是消失不见。

    妖神的元神活泼不亚于人族,瞬息千万念也是等闲,更有本命神通加持,实力自然也是天翻地覆的改变。

    就如此时的三足金乌,身躯金光凝固,内蕴无穷之力,与那十万八千颗天外陨石练就的星河图卷硬碰硬,也是不落下风。

    更是火焰轮转,与大地火气相合,化作一阴一阳的两个巨大磨盘,死死的把那擎天巨棍给压在中间。

    霸道的三昧真火烘烤万物,也遵循着某种奇妙的轨迹在虚空奔涌不停,一点一点的压缩着那星河长棍的移动距离。

    虽然表面上看上去那长棍已经威猛,势若滔天一般在虚空掀起无穷波浪,抖动万千星光,与那火焰战成一团。

    但曦阳和灵虚子都明白,先不提以对方的法力,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坚持多久,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黄牛也是败局一定。

    不过不可否认,这头黄牛确实给曦阳带来了不小的惊讶。

    元神境界可以操纵天地之力镇压万物,心念一动就有无穷之力加持。

    甚至往往都无需它亲自动手,只是念头一起,天地之力压迫之下,对方就会失去反抗之力,跪倒在地任由宰割。

    就如上官无命,若不是妖身爆发,面对曦阳几乎就是当场崩溃。

    而面对黄牛,这种元神境界的压迫却是失去了效果。

    不仅如此,对方明明没有成就元神,竟然也能如同自己一般随意的操纵天地之力,只是手法生涩,不得其中精妙罢了!

    它却不知,这是黄牛体内血脉之力的加成,那种来自于大道本身的贴合。

    虽然手法不足,黄牛也能凭借蛮力打破曦阳对于天地之力的掌控,把这万里之地的天地之气化作一片混乱。

    要知道,三足金乌羲阳不仅是一位妖神强者,而且还度过了一次雷劫!

    单论境界,比奎木狼妖灵虚子还要高上一筹。

    只是此妖十分自傲,不屑于使用法宝,一向只凭自身的法力神通,以往倒也无有敌手,但碰到黄牛却是有些无从下口的感觉。

    那星河图卷当初拥有元灵之时,可是渡过了两次雷劫,即使元灵崩溃,法宝的等阶下降,本体的材质却仍旧存在。

    不论是狂暴的昴日真火,还是霸道的三枚真火,都是只能侵染星河图卷外溢的气息,无法真正损伤到内里的本体,只能慢慢消磨,希冀着最终熬死对方。

    再加上黄牛的棍法惊人,一举一动都能引发虚空暴动,如同天地坍塌一般,即使是金乌本体,硬抗上去也不好受。

    如此,两妖的对战也陷入了僵持之中。

    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黄牛处于下风,而且似乎也没有了反抗之力。

    远处刀光一现,那种至精至纯的刀意就让两人的动作微微一缓,这是来自同一个境界的威胁。

    刀光虚斩而下,直奔张百忍而去。

    藏身于星河图卷之中的黄牛眉头一动,棍身已经轻轻的撕开虚空。

    就见那已经来到张百忍头顶的刀光悄然消失,又在三足金乌的身侧虚空浮现,那股纯粹的刀意,更是刺激的金乌本体光芒大盛。

    虚空无界力!

    “哼!”

    遥遥一声冷哼响起,天空的曦阳身躯也没有躲闪,就见那刀光再次在场中消失,继续出现在张百忍的头顶。

    操纵虚空,元神强者自然也能施展的随心所欲。

    “碎!”

    长棍朝前一点,张百忍身周的虚空当即如同一枚精致的琉璃珍珠一般碎成千万片。

    刀光朝里一没,当即分化万千,又从远处的虚空之中遁出,途中斩过无数虚空碎片,却始终未曾擦到张百忍的边。

    “好一个黄牛!”

    曦阳眼眸一眯,口中忍不住低喝一声。

    对方能够在自己手下拦截灵虚子,即是无视他的存在,也证明了对方其实还留有余力,没有尽数施展!

    心头冷笑,下一刻就见它身躯一旋,上下两个巨大的火焰轮盘就如枢纽一般,把这万里疆域中间的虚空彻底扭曲成麻花状。

    虚空挤压之力让星河长棍为之变形,时空距离,更是发生了根本上的改变!

    “来得好!”

    黄牛也是不怯,在刚才的那种情况下,曦阳仗着境界高深,可以事无巨细的掌控全局,即使自己棍法神奇,也是挣脱不了。

    而这等挪移虚空、操纵时间的手段,即使是元神强者也不可能完全掌握,虽然这种情况下他的危险大增,但又何尝不是一个机会。

    元神一动,法力变换,秘法催动。

    虚空无界!

    灭道轰天破!

    天地一暗,虚空轰然破碎,万里之地如同一个巨大的琉璃,无数裂缝凭空浮现。

    虚幻的星辰之影似乎随处皆在,在那分割开来的虚空碎片之中,不停的穿梭闪现,炽热的火焰更是让这虚空如同包裹着岩浆的容器,从裂口处冒出万千火线。

    万里之外,虚空一片宁静,而在这万里之内的地域,已经成了彻彻底底的混乱之所,也让远处那浮游之上的群妖,陷入了寂静之中。

    “咕噜……”

    闻珽咽喉滚了滚,眼神中满是惊骇之色。而他的七星宝剑,此时已经回了身边,但因为这突然爆发的高等级对轰,也让它没能夺回紫青葫芦。

    “这头黄牛……”

    “这头黄牛很了不起!”

    灵虚子也是轻轻一叹,他那刀光一时不慎,被两妖的攻势波及,已经彻底消散。

    “就算是在当年我们攻打天庭之时,也绝对是一个战场猛将!”

    当年的元神强者极多,尤其是人族,不知道多少岁月的积累,还要天庭符箓的枫诏,元神近千,渡过一次雷劫的也有上百多位。

    更有那纯阳法宝,多不胜数。

    即使过去数万年,当即天下的实力,也远远没有恢复。

    尤其是人族,更惨!

    明面上的元神真人,更是仅仅只有一位!

    “大哥!”

    九窍苍猿上前一步,眼中也开始带着一丝担忧。

    “我们不能再等了,万一……”

    他想说万一被这几人逃了,以后可就麻烦了!但碍于对方的威严,却并未开口。

    “嗯!”

    灵虚子点了点头,单手一伸,一根金光灿灿的长绳当即浮现在它的掌中。

    捆仙绳,以五行天地奇珍汇合五种妖神精华,以万载天蚕丝、龙筋、浴火梧桐抽丝熔炼而成,可困天下万物,可缚神灵苍生。

    即使是元神之辈,一旦被缚,也必定是肉身虚脱,元神禁锢,任其宰割。

    此物乃是当年大战之时灵虚子的一件战利品,经过数万年炼化,早已与他的元神融为一体,随意驱使。

    “去!”

    金光一晃,捆仙绳已经洞穿无数虚空碎片,来到了张百忍的身前。

    “叮……”

    一杆银枪突然浮现在捆仙绳之前,枪尖颤抖,死死的定住那金光凝聚的捆仙绳。

    “天鹏帝君……”

    灵虚子眼眸微转,那一身银白战甲的身影已经落入元神的感知之中,熟悉的气息,熟悉的相貌,让他这位妖神强者,在这刹那之间也是生出了一刻恍惚。

    “给我滚!”

    长枪如龙,刹那间攒射千百记,把那捆仙绳给狠狠的撞进那混乱的虚空之中。

    身影一转,眸生黄芒的上官无命挺枪而立,背后洁白羽翼怒张,身泛银白光辉,守在张百忍的身旁。

    “大哥!”

    闻珽习惯性的口鼻一吸,口中大喝。

    “放心,我既然已经拿定主意,自然不会更改。”

    灵虚子扭身看了它一眼,眼中却是透出股冰冷之意,这种罕见的眼神,也让二大王闻珽心头一跳,忍住不后退一步。

    “况且,帝君的血脉,却守护天命之子,岂不是个笑话!”

    声音一重,灵虚子大手一伸,那不知身在何处的捆仙绳已经再次出现在它的手中。

    “该打!”

    手臂挥舞,金光凝聚的长绳倏忽生长,瞬息之间就化作一根绵延上万里的金光,狠狠的朝着上官无命抽打而来。

    金绳抽打在破碎的虚空之中,空间如同镜面一般彻底裂开,漆黑的空洞显现,一直延伸的上官无命的身前。

    “吼……”

    面对着恐怖的一鞭,妖鹏的双眸极速颤抖,身躯上的光晕越发明亮,身周的虚空甚至也开始微微晃动起来一般。

    羽翼微微颤抖,看似缓慢,却在那刹那之间狂扇了千百记。

    “嗖……”

    虚幻的光影陡然浮现,一根银亮的长枪已经狠狠的扎在那捆仙绳之上。

    “嘭……”

    如同擂鼓敲打之声响起,捆仙绳猛然收缩而返,而那上官无命,则是身躯一仰,倒飞而回,背后双翅瘫软无力的垂在身后,手臂筋骨也是扭曲变形。

    就连那身上战甲的光芒,也变的黯淡许多。

    “好个天鹏,竟然能接大哥一击而不死!”

    浮游之上,香山二大王闻珽双眸一亮,口中大喝一声,身边的七星宝剑已经电闪而出,沿着捆仙绳的轨迹,朝着那一人一妖狠狠的斩去。

    若是能够拿下这一人一妖,不论其他,就是妖帝至尊的赏赐,也够他此后万年的享福了!

    况且,还能在老祖的面前挣个面子,以后享用无尽,就算是恶了大哥一时片刻,也是值得的!

    七星宝剑洞穿虚空,灵虚子眉头微动,却没有阻止,而上方的黄牛更是被金乌給死死的纠缠住,无暇顾及。

    倒飞而回的上官无命眼眸微微一暗,手上银枪晃动,却是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宝剑带着股切割万物之意,朝着自己的脖颈之上话来。

    剑未至,那股冰冷刺骨的剑意,已经让他脖颈之上汗毛立起,若是被此剑斩中,自己绝无可能活命的感悟当即升起。

    但此时,他已无力阻拦。

    眼眸一暗,心思刹那间流转千百遍,往昔一幕幕在眼前浮现,一直到了如今的绝望。

    “嗡……”

    恰在此时,耳边悄然响起一声轻微的震颤之声。

    此声似乎发自身后,又似乎来自遥远之处,但那声音一出,万物俱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