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九十三章 交易-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三章 交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你说的没错!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为了修炼杀刀而生的。”

    谢映登点了点头,脸上毫无表情,让人分不出他到底是何想法。

    “所以说,为了得到他,杀刀那一支肯定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欧阳芷说完,却见谢映登突然转头看向自己。

    “你觉得他与柳浩天相比如何?”

    “师兄何意?柳浩天号称杀刀一脉百年来最为优秀的弟子,一身修为已经到了先天之巅,是有望入道的人物,这孩子怎能与他相提并论?”

    “可是如果我告诉你,柳浩天到了二十岁才真正的把功夫练到骨子里,练到这孩子这个程度,你又觉得如何哪?”

    谢映登脸色变得阴晴不定。

    “不会吧?这孩子连真气都没有修成,以后……”

    欧阳芷话未说完,却突然想起陈子昂才刚刚五岁,以后的事还真的很难下定论。

    “一个柳浩天就压得我们其他几支抬不起头来,如果再多一个比他天分更好的又会如何?”

    谢映登盯着欧阳芷追问。

    树后的陈子昂心一凉。

    尼玛这家伙不会是嫉妒老子,想要斩草除根吧?可自己在他们根本就跑不了啊!

    “那师兄何意?如果就此杀了实在是暴敛天物。”

    欧阳芷眉头一皱,她们月魔刀这一支与杀刀并不冲突,倒是血刀多年来与之争锋相对,首先想到的就是限制对方的发展。

    “师妹如果想要用他变换财物丹药的话,倒不必一定交给杀刀的。”

    “可是杀刀能出的价格最高!”

    “未必!不是还有万有商行吗,说不定它们出的价格比杀刀给的更高!”

    谢映登一笑。

    欧阳芷微微一愣,顿了半响才道:“如果师兄执意如此的话,那就把他送到万有吧!”

    她直言自己并不想这样做,之所以如此只是看在他的面子上罢了,希望对方不要忘了这个人情。

    “师妹放心,我这里有商行最高规格的凭证,凭此肯定会有最大的优惠。”

    谢映登满意的一笑,从怀掏出一枚玉牌,扔给对方。

    “希望不要让我们失望。”

    欧阳芷接过玉牌,微微叹了口气。

    ******

    四周群峰环绕,丛峦叠嶂烟雾缭绕,山峰之上翠色如黛,山林之间鸟声莺莺。

    青林崖下的一条小道之上,一辆马车正缓缓而行。

    马车之上坐着个唇红齿白的幼稚小儿,正一挥鞭,一对着一旁满头大汗的少年指指点点。

    “五哥,你这跑法不对啊!要脚后跟着地,抬头挺胸,双臂摆动不要太过僵硬,两腿步子不要太大,要控制住呼吸。”

    “唉唉……,你看,正说着你的呼吸又乱了,真是不长进啊!”

    “小六,我以前真是没有发现你竟然这么饶舌!”

    跑步的少年猛然跃上马车,大喘着气怒斥对方。

    “我这可是为你好,你们魔门的功夫都邪门的紧,尤其是你们血魔刀这一支,心志稍有不坚定的都会走火入魔,嗜血成狂。”

    陈子昂说着指了指后面还在不断奔跑的一个小丫头。

    “你看看绿衣姐姐,人家一个女孩子都比你坚强。”

    陈子南缓了口气,恨恨的瞪了陈子昂一眼,转头一咬牙又跳下马车,和那少女并排跑起来。

    “哎!看你们这么辛苦,我自己在这呆着都不好意思了。”

    陈子昂甩了甩长鞭,啪啪作响。

    “我看你是又想逃跑吧?别忘了上次的教训!”

    地上的陈子南没好气的回道。

    “哎!人家都是后娘狠,我这却碰到一个更狠的姨娘,一心只想着把我买到人贩子里,好给她那宝贝儿子买好吃的。”

    翻了翻白眼,见陈子南陷入沉默,自己也不由的叹了口气。

    自己这五哥虽然性格阴翳,但这都是王妃给逼的,本性其实并不坏,自己这么说他亲娘都不还口,倒是自己有些不好意思了。

    “呱……呱……”

    尖利的叫声在天空回响,一头形状似鹰的飞禽从天而降。

    两米多长的身躯在地面上留下一片阴影,狂猛的劲风挂着地面碎石翻飞,烟尘弥漫。

    条人影从飞禽背上一跃而下,落在了马车之前。

    “就是这个娃娃?”

    风沙之,一个发徐皆白的魁梧老者从行来,行走龙行虎步、脚下生风,声音更是洪亮,震得陈子昂耳膜都嗡嗡直响。

    “没错!洪掌柜可以细查。”

    谢映登的声音响起,那剑眉星目飞度翩翩的身姿也显露出来。

    “谢公子的话老夫本来不应该质疑的,但此事实在太过惊人,老夫就不客气了。”

    “哪里话,事前验货也是应当的。”

    谢映登脸上露出那让陈子昂头皮发麻的邪魅的微笑。

    一张大盖向陈子昂的头颅,他双目一闭,来个不管不问,反正躲也躲不了。

    一股暖流从头顶百汇穴顺流而下,把全身上下都转了一圈,才缓缓收回。

    良久,那洪掌柜突然一叹,语气满是低落。

    “每次见到这样的人都会让老夫深受打击!苍天是何等不公!”

    洪掌柜正自感叹,突然翻一掌就切向陈子昂咽喉,劲风凌厉还未近身已经激的陈子昂皮肤生痛。

    脚下的木板轰然爆开,一道身影从穿出,身后密密麻麻的劲风呼啸着笼罩住他的全身。

    半空的身影不可思议的摆动身躯,双拍击之下竟然毫发无伤的落在地面之上。

    “五岁的炼气之人!真真是不可思议!”

    洪掌柜收回掌,看着陈子昂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发光的金子。

    “如何?我们没有说错吧!”

    欧阳芷身上换了一席白袍,婀娜身姿尽数藏于其下。

    “货物没错!下面就要谈价钱了。”

    洪掌柜一缕了缕胡须,一脸正色道。

    “两种方法,一种是你们说的价钱打个九折,另一种则是此物交给我们拍卖,我万有商行收成拍卖金。”

    此物……

    不远处的陈子昂面色一呆,心已经下定主意有会定要让这老头明白明白什么叫做物!

    谢映登与欧阳芷对视一眼,由欧阳芷开了口。

    “我们选择第二种方案,但要预付押金。”

    “理所应当!”

    洪掌柜点了点头,人在一旁旁若无人的交谈起来,浑然不理会立在那里的陈子昂。

    陈子昂眼见几人张口闭口的把自己当作货物一般交易,饶是他心性坚定,也不免心生悲凉,以往的笑意再也挂不到脸上。

    半响之后,封闭了经脉的陈子昂被洪掌柜单提在里,坐上那苍鹰之背,直冲云霄。

    地面上几人渐渐成了几个黑点,只有陈子南摆的姿势给了他稍许温暖。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