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734 血河程明-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34 血河程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外界,狂暴的虚空风暴还在天地之间来回扫荡,其间万物,皆都烟消云散,只有那灰蒙蒙的飓风,在这片混乱之中留存。

    在梦落鬼君遁入黄牛识海之中之时,两人的身躯都陷入僵滞,却没有察觉到一道淡淡的血光突然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贯入梦落鬼君的鬼体之内。

    “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血光之中,响起得意的狂笑之声,血光入体,那鬼体如同遇火的蜡烛,当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融化起来。

    而那血光,则是越来越亮,渐渐的甚至闪烁起刺目的红芒起来。

    “血河,你敢夺我鬼体!”

    而在黄牛识海之中的梦落鬼君自是感应到了不对,朝外一窜,当空大吼一声,合了法剑,就朝着那身躯扑去。

    他现在元神破碎,鬼体有恙,本就是虚弱无比,若是鬼体被夺,他接下来几乎就灭绝一定!

    “梦落前辈,得罪了!”

    元神的速度快的惊人,在感应范围内,几乎就是相当于瞬移。

    但鬼君速度虽快,临到身前却不敢近身,却是两条腾龙从那血光之中冲出,腾龙张牙舞爪,五爪狂舞,鳞甲俱全,威势滔天。

    双龙尾部交缠,横空如剪,当空一绞,竟是欲把那鬼道阴神给绞成两截。

    “神龙斩,她竟然把这东西交给了你?”

    梦落凭空闪烁,却是被那双龙給死死锁定,任凭他虚空挪移,也是避不开对方的追逐,被一点点的拉进距离。

    “冥王心胸宽阔,岂是你们这群人可以想象的?”

    那血光一点点的吞噬着梦落鬼君的鬼体,一边朗声回答。

    “那边的道友,还请助我一臂之力,事成之后,冥都就是道友的朋友!”

    “梦离别!”

    这边血光还在邀请黄牛助阵,梦落鬼君已经狠心开始拼命起来。

    纯阳法宝千幻剑剑光陡然大盛,光芒照耀之下,时间流速开始十倍、百倍的变缓,只有那道剑光在轻轻颤抖。

    “嗡……”

    剑光如同倾泻的流水、如同温柔的清风,朝着四下宣泄而去。

    迷幻的光芒有股直指人心的神妙真意,在这一剑之下,时空断绝,附近千里所在的地域就如同被人生生削去一般,不复存在。

    “大威天龙,虚空无界!”

    身处其中的黄牛元神不动,双蹄一跺,身周的空间当即凹陷、浮凸,时空不停变换,在一刹那的缓息之间,一个巨大的虚空虫茧就包裹着他的身躯跳跃到千里之外。

    “神龙护体!”

    在那迟缓的时空之中,两条神龙朝里盘旋,把一物死死包裹,却在瞬息之间就被冲散,显出一枚金色的大剪刀。

    而那红光,则是趁着那神龙显形的一刹那,凭空一跳,原地一个漆黑洞穴出现,往里一窜就消失不见。

    “道友,千万别让他跑了,要不然我们后患无穷!”

    在远处,漆黑洞口凭空显露,一位相貌俊美的年轻人从中遁了出来,朝着黄牛大喝。

    “嗯……”

    黄牛眼神低垂,陡然大手一张,如同天地倾覆一般,朝着那鬼君的身躯擒去。

    同时一股疯狂的吸力从掌心之中发出,带着吞噬天地、灭绝苍生之意,落在对方的元神之上。

    “吞天神功!”

    “好!”

    年轻人拍掌叫好,单手遥遥一指,场中的金色剪刀再次升腾起无尽金光,化作两条腾龙,呼啸一声,把这方圆百里给裹挟的压缩成一个细微小点。

    只是那金光,却是比一开始要暗淡许多,显然刚才生受对方一记,也不好受。

    “铮……”

    “我不甘啊!”

    虚空压缩,场中的梦落鬼君气息越来越弱,最后只得剑身一挺,口中发出一声不甘的悲啸,一道斩断天地的将光轰然在原地升起。

    那剑光之炽烈,甚至破开了阴阳两界的界限,化作一道光柱,当空爆开。

    “我擦……,这老家伙拼命了!”

    名叫血河的年轻男子眼眉跳动,急忙御使神龙斩回身护体,在身周斩出几十道虚空裂缝。

    而黄牛却是双眸一凝,不退反进,身躯一冲,硬顶着那狂暴剑光冲入中心之处,一手捞住一个欲要逃入虚空裂缝之中的婴儿。

    “哇……哇……”

    哭声震天,黄牛满身是血的看着身前的婴儿,眼神眨也不眨的一手捏爆了那小小的头颅。

    “吞天神功!”

    一股磅礴的元神之力当即涌入识海,在其中掀起一阵阵波涛。

    “道友,多谢了!这家伙可真是狡猾。”

    此时那剑光也消散无踪,竟是虚有其表。血河脸带赫然,悄无声息的遁了过来。

    “无妨,此人不除,我也无法安心!”

    黄牛大口一张,一道青光飞出,在身侧显出张百忍和傅廉两人的身影。

    他们实力太弱,一早就被黄牛施展虚空变换的法门,藏入自己的体内。而那鬼君的手下萧九,则已是死得不能再死!

    不过他也是忠心耿耿,即使身死,还把自己的法器施展了出来,把这婴儿给包裹,留下性命,也给了梦落鬼君最后一点机会。

    奈何,黄牛反应更加敏锐,最后拼着肉身受损,也是把他给留了下来。

    说起来,这位鬼君真是憋屈,没有死在高手的手中,反而被两个小辈给硬生生的逼死当场。

    “对了,在下程明,冥都现任之主乃是家母,因为出生的原因,人称血河。不知道友如何称呼?仙居何处?”

    血河眨了眨眼,一副随意模样的扫了眼不远处那柄看上去情况不怎么好的法剑,拱手对着黄牛开口。

    “无名无姓,居无定所,你叫我黄牛就行!”

    “呵呵……,牛道友真是风趣……”

    血河扯了扯嘴角,又从身上掏出一枚令牌,轻轻抛了过来。

    “此物乃是冥都客卿令牌,持此物就是我们冥都的客人,若有需要,还可依此召唤于我,在在下的能力范围内,有求必应!”

    “哦!多谢。”

    黄牛毫不客气的接过,打量了一下,也是一张口,吞入腹中。

    “对了,这件法宝乃并不适合道友,不知可否让与在下?”

    血河指了指不远处的千幻剑,心神也已经高高提起,做好了对方翻脸的准备。

    “可以,不过我听说你们冥都有种软泥,可以粘合万物,是炼器的顶尖材料,不知道友可有?”

    黄牛看了看那千幻剑,眼睛眨也不眨的让了过去,同时大手一伸,把那萧九的灵器收了起来。

    “有……有!”

    血河眼神跳跃,一脸激动的从身上掏出一个木盒。

    “这个东西叫做太阴天液,状似软泥,质如流水,在阴阳两界,可都是枪手的货色。这一盒虽然不大,炼制十件八件灵器也是绰绰有余的。”

    “多谢!”

    黄牛点了点头,有了这个东西,再加上萧九灵器之中的那些星沙,定能够把自己的钢叉提升几个等次。

    至于这柄纯阳法宝,正如血河所说,给了自己,现在也根本都用不了。

    而且自己现在伤势不轻,斗战之法也不敢再用,没必要在得罪对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