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728 袁天道长-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28 袁天道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就怪了,这里面可是一点活人的气息都没有!”

    张百忍眉头皱起,低声开口。

    “怎么可能?”

    傅廉一惊,随后脸色陡然变得煞白起来。

    “赵武、米步云、周中,他们都在里面。”

    他口中的名字应该都是他的熟识,此时只是一想到不妙之处,再也顾不得打草惊蛇,一个翻身,身法加速,几个闪现傅廉就落在了军营之前。

    军营之中果真一片寂静,毫无一丝声息。

    张百忍紧随其后,睁开法眼,营门之前未有值守之人,两人踏步入内,就被眼前的情景给惊得身躯僵滞在地。

    却见在这已经昏暗下来的夜色之下,军营校场之中,上千体格健壮的精锐士兵一动不动的立在场中。

    他们每个人都手持兵刃,站姿笔直,但每个人的身上,也全都是毫无一丁点活人的气息。

    呼吸全无,心跳俱寂,即使背对傅廉,他也能感应的到这些将士脸上的僵硬和早已没了神采的双眸。

    他们一个个如同泥塑的雕塑,不仅毫无百战沙场的军威煞气,立在此处反而带着股不属于人间的阴森之气。

    而在张百忍的法眼之中,整个校场就是一个抽精吸髓的大阵,一股灰色的气息笼罩全场,把这千人精锐连成一体,然后连接到远处的检阅台之上。

    而这千人,他们的精元气血,甚至三魂七魄,全都被那检阅台上的一位黑衣黑袍之人给纳入自身体内。

    原本应是气血冲天,煞气逼人的人间军队所在,此时在这昏暗的夜色之中,宛如一个满地鬼魅的阴间场景。

    冰冷之气透骨心寒,让人不禁止步生畏。

    “邪术!”

    眼神微咪,张百忍忍不住手中一紧,两枚法印已经被他扣在手中。

    “王爷?”

    傅廉眼神一晃,却是发现在那检阅台的角落,还跪着一人,那人身着黄袍,腰间悬剑,却正是东广王孙裴。

    以他的眼里,自然看得出,跪在那里的东广王身上还有活人的气息。

    “王爷,这是怎么回事?”

    心中慌乱,傅廉已是朝着那军阵冲了过去。

    “小心!”

    张百忍急声叮嘱一句,单脚一点,一道雷霆已经从地下蔓延过去,把那包裹全场的灰色气息给搅得粉碎。

    “赵武!”

    傅廉首先来到一位披甲将军面前,单手一碰,那将军的身躯就软软的瘫倒在地,原本紧绷的肌肤瞬间变得褶皱横生,血肉消融,浑身骨骼凸起,满头黑发也是变得惨白枯黄,一触即碎。

    “米步云”

    还没等他伸过手去,身旁的另一人已经自动倒地,肌肤也如前者一般,片刻间就化作一具干尸。

    如同连锁反应一般,晃眼间,整个校场的千人队伍,已经全部倒在了地上,偌大的校场,就这般被那密密麻麻的横尸填满。

    “王王爷?”

    傅廉口中颤抖,双手却是一晃也不晃,只是青筋暴起,死死的扣在腰间的朴刀之上,双眸更是带着凌厉之光扫视着东广王和那黑衣人。

    “呜呜”

    一到浓郁的黑气绕着那黑衣人不停旋转,口中不停的发出呜咽之声,像是在述说着什么一般。

    两人看得分明,那正是从王后身上逃出来的鬼物。

    显然,背后操纵之人定然是这位黑衣人无疑了。

    “嘿嘿,想不到这里竟然来了位太一道的道士,真是稀罕。”

    那黑衣人盘膝虚浮在演武台丈许之处,透着黑色罩帽看向张百忍,他的声音如同幽魂一般,高低起伏不定,忽左忽右变换不休,让人难分男女。

    甚至他一开口,场中就是卷起股股阴风,让此地更添一份阴森之气。

    “你是何人?竟然修习夺人精元魂魄的邪术,以千人之命壮大己身,难道就不怕遭到报应吗?”

    张百忍冷喝一声,身躯雷霆环绕,缓缓升空而起。

    此时的他面色冷峻,杀气逼人,就如执掌天罚的雷神,正怒视下方的罪人,时刻发起滚滚天雷神罚。

    “报应?”

    黑衣人冷冷一笑,不屑之意毫不掩饰。

    “妖族吃人多的是了,我才杀了几个?要说报应也没见落到它们的头上,拿这话压我,莫非当我是三岁孩童?”

    “你身为人族,却不知体恤人族的生存不易,修的一身法术不护佑一方生灵,反而依之为恶,残害同族,简直罪大恶极!”

    张百忍眼眸一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心头的怒气,单手一指,天枢神雷已经带着天地之威轰然炸响。

    “哼!太一道的道士果然都是这般迂腐,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看看现今天下,妖族横行,这世上的道理本就是强者为尊、胜者为王。”

    黑衣人挺身而起,一手擒住身边飞旋的鬼物,朝着那雷霆迎去。

    场中雷霆闪烁,那头拼命逃来的鬼物当即被那神雷给击打的魂飞魄散。

    “曲解圣人之言,狡言馋舌,当杀!”

    两枚雷霆大印虚空悬浮,天空雷云涌动,时有电光在其中闪烁,如同娇夭神龙,黑压压的朝着下方压下。

    “轰天神雷!”

    神雷从天而降,幽蓝之光照耀的天地一片通透,雷霆一出,震慑神魂,场中的一切邪魔污垢当即烟消云散。

    “好小子!”

    黑衣人声音一提,却是一位女子的声音,她显然没有想到面前这位区区道基初期的修士出手之间竟然有如此威势。

    “元辰白骨相!”

    场中鬼气一涌,十二只白森森的骨爪陡然从那黑袍之下涌出,带着股阴森之气,朝着上方的雷霆迎去。

    “王爷,你怎么样?”

    另一方,傅廉已经两个跨步来到了王爷孙裴的身旁,伸手搀扶过去。

    “我头有些晕。”

    孙裴是位相貌儒雅的中年男子,此时脸色苍白,目光迷茫的看向傅廉。

    “你是,傅傅捕头?”

    “正是下官!”

    傅廉双手抱拳,行了一礼。

    “王爷,你可知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说话间,他双目炯炯的盯着对方,虽然姿势恭谨,但精神却是提到了顶点。

    “怎么回事?不是袁道长给我施法,用军中壮士的阳气来为我那孩儿续命吗?”

    孙裴眼神恍惚了一下。

    “对了,此事你千万不可外传。诸将也只是阳气略有损耗,不会影响不久之后王子的大事的。”

    “王爷,您上当了!”

    傅廉闻言不由气急跳脚,这王爷此时竟然还没有清醒过来。

    “袁道长?她是去年来的袁天道长?”

    “对啊,你不知道吗?多亏了道长之助,我那孩儿才得以幸存。”

    孙裴苍白的脸上露出笑意,里面满是对自己孩子的慈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