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727 生死婴儿-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27 生死婴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此时气节近似晚秋,天色已暗,日光浑黄,透着窗纱落入房中,更是带着一股淡淡的冰凉之意。

    张百忍身后的梅梅姑娘早已被一股阴森的气息冲击魂魄,晕倒在地。

    而东广王的王后则是面色冰冷的盯着张百忍,双眸惨绿,眼神中毫无一丝活人应有的温热之气。

    “厉鬼附身?”

    张百忍眼眉一挑,面色毫无惧色,也不答话,单掌一伸就朝着王后的脑门印去。

    “啊”

    那被鬼附身的王后陡然发出一声尖叫,声波鼓荡,朝着四方蔓延,同时身躯一扑,明明修为浅薄,却偏偏速度竟然,对袭来的手掌不管不顾,笔直的抓向张百忍的咽喉。

    “缚!”

    张百忍一手掐诀,口诵发觉,四方音波像是撞到一面柔软而无形的墙壁上一般,纷纷消弭无踪。

    同时他前伸的手掌只是微微一变,就隔在那袭来的双爪之上。

    五雷手!

    “噼里啪啦”

    屋内电花闪烁,那王后当即悲吼一声,身躯倒飞而回。

    “哼!占人肉身,逆天夺命,该杀!”

    张百忍得势不饶人,身躯上前,周身雷霆环绕,如同降世雷神,单掌下劈,一道雷霆之光就轰然朝着对方击去。

    “张道长,掌下留人!”

    “哗啦”

    窗扇被人从外面一张击碎,黑影传来,一道刀光凭空一闪,竟是引着那雷霆卸向一旁的地面。

    “轰”

    大地微微一晃,雷霆击碎大地,裂缝密密麻麻的蔓延开来,几乎暂居了整个房屋。

    “我有分寸!”

    张百忍眉头一皱,身形转动,一脚就把那欲要逃跑的王后给踹了出来。

    “小心啊!”

    看着那尊贵无比的王后被人狠狠抽飞,傅廉不由得眼角抖动,急忙迎身就要垫到王后的身下。

    “吼”

    身在半空,王后的身躯就猛然一滞,漂浮起来,身上黑气涌出,化作一道浓郁的烟气,朝着张百忍冲去。

    “哼!小小鬼物,我倒看你有多大能耐。”

    不屑一笑,张百忍也未施展法器,只是手掐印诀,运转雷法,一道道雷电接连劈出,那把那鬼物击打的连连嚎叫。

    “五雷手!魂飞魄散吧!”

    雷霆巨掌横空一扫,当即把王后擒在掌中,凭空一握,一个凄厉的惨叫声就油然而生。

    “四象斩!”

    当空刀芒闪动,四道光晕轻柔的划过雷霆巨掌,场中当即雷光爆散,一道鬼气趁机从王后的身躯上穿出,朝着远方逃遁而去。

    “傅廉,你什么意思?”

    张百忍大喝一声。

    “我说过了,我下手有分寸,不会伤到王后的性命的。”

    “张道长莫急,这个鬼物只是一条诱饵,放长线才好钓大鱼,现在取他性命,难免会打草惊蛇。”

    被张百忍气势一激,傅廉连连倒退几步,才强笑着开口。

    “哦!”

    张百忍双眉一挑。

    “那么说,你早就知道王后不对劲了?”

    “不是王后,而是这位王子。”

    傅廉摇了摇头,两步上前来到那婴儿床之前,面色冷峻的盯着床上的婴儿。

    “我有一位好友,医术超凡,曾经也来给王子殿下诊治过。可惜,没过多久,他就因故丧命!”

    “因故?”

    “呵呵,张道长是明白人,我那好友是被人杀死的!”

    傅廉脸色一暗。

    “我好友死的蹊跷,我又怎能不查,一查之下,就查到了王府之中。”

    “依道长来看,我们的王子殿下,是人是鬼?”

    他话到中途,突然一转,指着床上的婴儿问向张百忍。

    张百忍嘴角一抿,也低头朝那婴儿看来。

    婴儿不过数月之大,胖乎乎的脸蛋,小巧鼻子,肉嘟嘟的小嘴巴,双眼漆黑滚圆,双手来回的摆动,一副天真烂漫之意。

    但在张百忍的眼中,这个孩子却是鬼气森森,只有心脏处透着股温热之气,保持着他的生机不昧。

    “他应是被人施展逆死转生的法术,这个婴儿原本是个死胎,一直以人的心头血供养,才能存活下去。若是到了满岁,鬼气消失,就会真正的转生为人,中途一旦中断,则会当即丧命。”

    面前的婴儿一出声其实就已经死了,对于常人来说,无外乎心疼一下,也就罢了。

    但落到王府身上,王爷夫妻两人更是望子心切,却是用了这般法门来护住了他的性命,行逆天之举。

    只是这般做法,实在是有伤天和!此子即使长大,也定然是怨气缠身,若无贤师教导,也定然是位毫无人性的魔头。

    “张道长果然厉害,没错!为了让这婴儿活命,每隔三五日,必须要用一个婴儿的心头血来为他续命!他活到今日,已是有近二十个孩童为他丧命了!”

    傅廉咬牙切齿的开口,眼神中尽是狰狞。

    “王后向来仁慈,绝不会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但王爷却不知为何迷了心窍,不顾王后的阻拦,一意孤行。因而王后偷偷装病,把消息传给我那好友,希望能阻止王爷。”

    “奈何,我那好友还未来得及把消息传出去,就被恶鬼所杀!”

    “哎!”

    看着面前那一脸纯真的孩童,张百忍不由深深叹了口气。

    “那么,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不相信王爷是自愿如此的!内里定然是有恶人操纵,张道长,今日正是我等除魔卫道之时!”

    傅廉双眸一亮,从身上掏出一个黑罐。

    “此物名曰养鬼罐,是我早年击杀一位江湖异士所得,可以追寻到那恶鬼所去的方向,道长且随我来!”

    说话间他伸出食指,在朴刀上一抹,鲜血低落鬼罐,口中念念有词之中,一道黑气就朝着远处冲去。

    “张道长,请!”

    张百忍点了点头,最后看了那床上的婴儿一眼,电光一闪,已经消失不见。

    不多时,两人追寻那黑气已经出了城,来到城南十余里开外。

    “嗯?”

    前奔之中,傅廉突然眉头一皱。

    “怎么了?”

    张百忍开口问道。

    “前方是军营所在,王爷就在那里面。”

    傅廉悄声开口。

    “军营?这里面有人吗?”

    张百忍也是一脸诧异。

    “当然有人,这里都是为了组建小王子的亲兵营而精挑细选的战士,个个以一当百,足有千人。”

    “那就怪了,这里面可是一点活人的气息都没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