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725 捕头傅廉-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25 捕头傅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朱紫国,东广郡,郡城。

    捕头傅廉冷着脸从一处民宅走了出来,身后则是撕心裂肺的哭喊之声。

    “真是可怜,不足月的婴儿,竟然,哎!”

    身后的小赵捕快低头叹着气,这是他们今日走访的第三家婴儿心脏被盗的民居了。

    “要我说,下手的那东西还不如直接把孩子给带走得了,也能让人有些念想,这般血淋淋的场面,实在是让人心痛。”

    另一个捕快也是怏怏摇头。

    “好了,别这么多废话了!把心思用在查案上,比什么都好!”

    捕头傅廉身材高大,相貌威严,腰间佩戴的朴刀更是让他带着股凌厉之气。只是他早年丧妻,自此不修边幅,满脸络腮胡,一身官服也是东缝西补,显得十分潦倒。

    不过他的嗓音倒是精气十足,如同闷雷一般,也显示着他的修为强悍。

    “我让你们查的,附近可有诡异之事发生,查的怎么样了?”

    “傅大人,诡异之事倒是没有,倒是有件奇事。昨日城西布店的行商贾掌柜,在半道上救了三个人,那三人说是途中遇到了一股妖风,被裹挟着带到了咱们朱紫国的。”

    小赵在后面接口。

    “嗯?”

    傅廉眼眸一动,脚下的方向陡然一变。

    “他们在撒谎,走,去看看!”

    此地距离那布店店铺没有多远,三人步伐快速,少卿就来到这家贾氏布庄。

    店内布桌上摆满了各色布帛,正有两位女子在柜台里面忙碌,角落还有位织娘正在裁剪某些散碎之物。

    “店家,这里那位管事?”

    傅廉出场气势极强,冷眼一扫,就让店中之人瑟瑟发抖。

    “大大人,小女子的夫君在后院。”

    年龄大些的那位妇人脸色煞白的看着傅廉三人,口中发出犹如蚊蝇的声音。

    幸好傅廉耳力好使,要不然还真听不清她说的是什么。

    “店家莫慌,听说昨日你们在路上救了三个外人?”

    “是,大人,莫不是他们乃是歹人不成?”

    那妇人手上一紧,当即死死抓住自己女儿的手腕。

    “例行公事罢了,是好是坏还要见过在说。”

    傅廉摆了摆手。

    “他们在哪,劳烦头前带路。”

    “小青,你带大人过去,小心一点。”

    看情况似乎是虚惊一场,那妇人也是微微松了口气,不过还是小声叮嘱了一声自己身旁的少女。

    “嗯,三位大人,这边请。”

    小青低着头,头前带路,几人依序进了后院,片刻已经到了一处房屋之前。

    “张大哥,有几位官人要见你。”

    离着房屋还有段距离,小青已经提着嗓子开了口。

    傅廉饶有意味的看了看这小姑娘一眼,也不等里面的人搭话,已经大袖一摆,一股劲风撞开房门,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这位大人,你这是何意?”

    张百忍盘膝端坐在一个蒲团之上,一脸不悦的直起身子。

    上官无命还躺着床上昏睡,陈子昂则是一声不吭的坐在正中的大椅上闭目养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听说你们遇到了妖?”

    见到张百忍的姿势,傅廉的眼中精光闪了闪。

    “运气不好。”

    张百忍了忍一口气,面无表情的回了句。

    “我看你们的运气好得很,遇到了妖竟然还能安然无恙!”

    傅廉冷冷一笑,眼中尽是审视的意味。

    “可算不得安然无恙。”

    张百忍摇了摇头。

    “怎么算不得?附近千里之内没有妖物出没,你们能被妖风卷走千里还毫发无伤,可真是稀奇!”

    傅廉大步一跨,陡然伸手朝着张百忍肩头扣去。

    “大人是何意思?”

    张百忍眉头一凝,脚踏神风,避了过去,却见对方掌势变换,竟然紧追不舍,当下身形变换,在屋内留下道道残影,接连几步才与对方各自分开。

    “呛啷”

    门口的两位官差陡然拔出兵刃,虎视眈眈的盯着张百忍。

    那位小青姑娘也是小嘴大张,一脸吃惊的看着屋内。

    “修行之人?”

    倒是傅廉眉头舒展,脸上没了一开始的冷峻之色。

    “怎么?难道朱紫国还容不得修行之人吗?”

    张百忍眼中灵光闪动,把对方的修为看个通透,先天后期修为,也算不错,但与他相比却是差的远了。

    “那倒不是,只是比较少见罢了!”

    傅廉摆了摆手,让手下收起兵刃。

    “在下此地捕头傅廉,不知道长贵姓?”

    “免贵姓张,张百忍!”

    “道长可斩妖除魔?”

    修行之人虽多,但在这个世界上敢于斩妖除魔的却不多,毕竟此时妖族得势,斩妖除魔可是拿自己的命来做赌注。

    因而,大部分修行者都是独善其身,各自逍遥。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张百忍毫不迟疑的开口。

    若无这份心思,他怕也去不了那中土大周,寻找自己的宿命来由。

    “好!”

    傅廉脸色一喜,当即叫好,正欲开口时又想起一事。

    “不知,道长可懂医术?”

    “医术?”

    张百忍下意识的扭了扭头,看向大马金刀坐在那里的牛大哥。

    “略知一二。”

    “哦!”

    傅廉顺着目光也看了看陈子昂,点了点头接着道:“道长,刚才是在下莽撞,还望不要见怪。”

    “无妨。”

    张百忍咋了咋嘴,也没有计较的意思。

    “哎,此事是我做的不对,我应做个东道,给道长赔礼道歉。”

    傅廉却是一反常态的开始热情起来。

    “傅大人,有什么就直说吧!你也看得出来,我们现在的情况可不怎么好。”

    张百忍却不想与对方纠缠,直截了当的开口。

    当然,心中他对对方的来意也有了些猜测。

    “哈哈,道长法眼无差。既然如此,我就直说了。”

    傅廉哈哈一笑,见对方盯着自己一动不动,当即继续开口。

    “本郡乃是东广郡王的封地,前不久王后得了一个怪病,寻了无数良医都不得而治,王爷也是为此愁眉不展。在下身为王爷下属,自是要为王爷尽心,因而想请道长前去王府一趟,替王后诊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