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八十八章 魔刀-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八章 魔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五脏不时的发出灼热之感,让陈子南即使是在睡梦之也是眉头紧皱,痛苦不堪。

    “南儿!”

    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让他仿佛再次回到几年前母亲还在的时候,往日的时光浮现,就连身上的痛楚似乎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南儿!”

    声音再响,陈子南蓦然睁开双眸。

    我不是在做梦!

    “娘?”

    他张了张嘴,看着不远处那蒙面的女子发出轻轻的疑问。

    “娘!”

    下一刻,疑问变为肯定,虽然夜色下看不清对方黑纱下的面貌,但那温柔慈爱的眼神、熟悉的感觉让他猛然从床上坐起。

    “南儿!”

    那女子上前一把搂住陈子南,黑袍下的娇躯似乎都在都在颤抖。

    “娘!”

    熟悉的感觉首次离得自己这么近,陈子南不由得双目一红,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南儿,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那女子身子突然一滞,松开双看向陈子南那瘦弱的身躯。

    黑纱下的美眸透着股幽幽的光芒,把眼前少儿的身躯内外一览无遗。

    淤积的经脉,枯竭的肉身,暗淡无光的元神!

    “是陈苍柏虐待的你?”

    女子牙关紧咬,心怒气勃发,双眸开始泛起赤色的光芒。

    “不是父王,这些年我都没怎么见过他,是王妃!”

    陈子南眼满满的都是仇恨的光芒。

    “他给我一本毫无特色的回春功,还用大药逼我修炼,我偏偏不如她意!”

    “当时你父亲哪?”

    女子语气冰冷,即使看不见她的表情,也能让人猜到她那一脸含霜的脸颊。

    “父王外出公干,要很久才能回来。”

    陈子南语气对现今的镇南王也是怨气积郁。

    屋内陷入沉默,良久那女子才缓声开口。

    “南儿,你最近受猛烈药力入体,却没有施法炼化,造成经脉淤积,肉身虚弱,需要时间慢慢调理。”

    “我现在问你,你是愿意呆在王府里,还是跟谁为娘走?”

    “我当然是跟着娘走!”

    陈子南上前抓住女子的衣袖,唯恐对方再次抛下自己不管。

    “你先不要急着选择,为娘所去的地方极为危险,动辄就有生命之灾,就算是我过的也是小心翼翼。”

    女子眼露柔光的拍了拍陈子南的肩膀。

    “而在王府,你虽然会受到王妃的一些委屈,但只要放下架子,也能过的安安稳稳,等到了成年能够出府立宅之时,自然就天高海阔了。”

    “不!我不要!我要跟着娘!”

    陈子南双眸通红,死死的抓住对方。

    “好……,好!”

    女子也是声音哽咽,她又何尝愿意骨肉分离。

    “我先送你出府,等下再回来找杨元香报一报这些年她虐待我儿的大恩!”

    “娘,可不可以带上绿衣?”

    “谁?”

    “我的贴身丫鬟。”

    陈子南低下头诺诺的道。

    ******

    王府大院。

    月色之下,一道淡淡的影子沿着道路前行,速度极快却丝毫不带风声,就连经过的地方也毫无一丝痕迹,就像两者处在不同空间一般。

    影子一顿,停在了王妃所在的院落之前。

    黑纱下双眸的光芒渐渐黯淡,心跳停止、呼吸俱静,停下的人影像是失去了生一般。

    身子前飘,缓慢的越过墙壁,渐渐的朝着卧室方向靠近。

    院落内鲜花遍地,姹紫嫣红,那人影飘在其却不能使娇嫩的花朵弯下蓓蕾,整个人就像是行在人间的幽灵。

    窗扇近在眼前,那人影却突然顿住,黑纱下的双眸似乎闪过一丝奇怪。

    “是谁?”

    屋内猛然响起一声怒喝,窗扇轰然炸裂,一道红菱从贯出,蜿蜒扭曲的缠向人影。

    “杨元香,你到底有多怕死?竟然连自己的屋子里都布上迷离香!”

    黑影里传出娇笑之声,身影晃动,轻巧的避开那铺天盖地的红菱。

    小院内突然陷入一片寂静。

    半响,屋内才传出王妃那诧异的声音。

    “欧阳芷?你竟然没死?”

    “嗯?怎么,王爷告诉你我死了?”

    院内的欧阳芷也是一愣。

    “当然,而且是死无全尸的那种!”

    屋内杨王妃的声音满满的都是嘲弄,也不知是在嘲笑谁?

    “就像你那女儿一样?”

    欧阳芷竟然丝毫未生气,反而咯咯直笑。

    “你个贱人!”

    欧阳芷的话似乎触动了杨王妃的某根神经,屋内一条身影疯狂的穿了出来。

    “给我去死!”

    猛烈的劲风刮起,海啸之声轰然炸响,一只巨掌凭空闪现,直直的朝着欧阳芷压去,巨掌周围气浪翻滚,层层叠叠的席卷四面八方。

    “咯咯……”

    娇笑声,欧阳芷身上的披风猛然一展,身形变换在地上留下道道残影,两道闪亮的月环突然闪现,空的巨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交叉的印痕,透过印痕甚至能够看到上方的天空。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喜欢这些华而不实的东西!”

    欧阳芷的声音响起,半空的巨轰然碎裂,奔腾的气浪直接震散了杨元香的卧室,清空了整个小院,满地残花。

    “是啊!就是因为这样,王爷才会离不开我!”

    一身淡白纱裙的杨元香提一杆丈二长枪,笔直挺立的站在倒塌的房屋废墟之上。

    “不像你,消失了都没人在乎!”

    “我看你是老了,话变得也越来越多了!”

    欧阳芷身子一窜,双各持一柄小巧却犀利半月弯刃,道道刀光已经反射着月色划向杨元香。

    不知是何材质的长枪晃出片片枪影,震碎刀气直逼欧阳芷。

    “哦!那妹妹年轻貌美,为何却带着头纱?是没脸见人吗?”

    枪影划过大地,带出道道深深的沟壑,扑天盖地的罩向对方。

    “哼!”

    披风猎猎作响,人影犹如鬼魅般晃动,半月刀光闪现,密密麻麻的围住间那持枪的倩影。

    刀光急切,欧阳芷知道王府不是久留之地,偷袭既然已经失败,那就给对方长长记性,自己也不是好欺负的!

    夜色下半月弯刀闪动,月光似乎都被吸入其,小院内一暗。

    光亮再起,半空赫然出现了一弯残月,与天空的圆月相互呼应,同样散发着柔柔地光芒,却没有月光的温柔,反而杀凌然。

    “十魔刀!你入了魔门!”

    惊诧的声音从杨王妃口响起,一道剑光从远处飙来,一声佛号也随之响起。

    “轰……”

    大地开裂,一个占地数丈方圆的大坑出现在小院之。

    杨王妃持枪立于大坑之旁,脸色铁青的看着那向远处逃遁的身影。

    ******

    一间破草屋内,欧阳芷正盘腿调息,半响才睁开双眸。

    “南儿,王府里的世子都是谁最受王妃和王爷的疼爱?”

    她对着儿子柔和的一笑,示意不用担心自己的伤势。

    “王妃自然疼她自己的儿子,父王则是最喜六弟。”

    陈子南一愣,下意识的回道。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