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715 凡波水主-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715 凡波水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黄风洞,曾经本是人族一个名叫靠山宗的宗门驻地。

    不过这已是久远之事,现在怕是没有几人知道,即使是现今的黄风洞之主,望仙大王,怕也不知道这里曾是人族的驻地。

    山洞入口位于一个名叫帐山的地方,入内之后则是万千深不见底的洞里机关重重,即使是妖丹强者,一旦擅闯,也是有来无回。

    而且此山就是一件威力强大的空间法器,全力催发可撼天动地,还能挪移虚空,远遁千里,其内更有传送法阵,已被不时之需。

    而此时的山洞深处,敖远正一脸忧虑的跟在一位貌美妇人之后,朝着某处宫殿行处。

    前面的夫人身着华丽宫装,相貌端庄,姿色不凡,头顶两根晶莹如玉一般的犄角说明着她的血脉。

    正是黄风洞的女主人,无尽海域的龙族之女,妖丹巅峰强者敖贞!

    “娘,我们要去哪里?”

    敖远看着越来越偏僻的路线轻声开口,身为蛟龙一族,他并不喜欢居住在黄风洞,因而对着山洞深处的秘密也是知之甚少。

    “快了!”

    前方温和的声音响起,只是声音中的气息,有些虚弱。

    前不久敖贞遇到冥都的青螺郡主,厮杀中受了重伤,现今还未有好转。

    沿着通道转了几转,在这洞窟之中,出现了一个荒芜的院落,院落毫无生气,但却打扫的一尘不染。

    “咦……”

    虽然是初见,但敖远却是下意识的喜欢上了这个院落,或许是这里有充沛的水行灵气,或者是这里的房屋构建都十分符合他的审美。

    “娘,这是哪里?”

    “曾经你一个血亲的住处,他在这里留下了一枚内丹,本来我想着是给你八哥的,正好现在给你。”

    敖贞眼神抖了抖。

    “也许,我早点拿定注意,你八哥还有机会逃回来。”

    说话间,她已轻轻推开院门,熟门熟路的来到后院,这里映入眼前的是一个贴着山体的古拙铜门。

    铜门上还有禁制留存,时不时的闪烁着灵光。

    敖贞来到近前,单掌贴在铜门之上,少卿,铜门缓慢打开,一湾水波映入眼帘。

    “哇……”

    敖远大嘴张开,看着眼前的场景。

    这里面竟是一个百余里之大湖泊,水汽弥漫,绿意盎然,清澈的湖水几可见底,下方游鱼自由自在的穿梭在珊瑚水草之中。

    在这湖泊正中,还有一个美轮美奂的宫殿,宫殿上方那拳头大小的水灵珠,不停的释放着灵气,滋润着这方天地。

    “这是你父王以前专门给我打造的地方,后来我送给了别人。”

    敖贞看着面前的场景,眼眸中的波动此起彼伏。

    “走吧。”

    身躯一纵,青光划过虚空,落入湖泊正中的宫殿之中。

    敖远紧随其后,刚刚落地,眼神就被宫殿正中那一枚悬浮着的水绿内丹所吸引。

    那内丹气息磅礴,表面看去似有水波流转,细细看去,内里仿佛还有一条细小的蛟龙在来回穿梭。

    “这枚内丹与你的血脉相符,而且经过了长时间的炼制,你很容易就能炼化,可以短时间内提升你的实力。”

    敖贞单手一招,那内丹就飘到敖远的面前。

    “娘,还是你用吧!你现在受了伤,正是需要它的时候。”

    敖远却是摇头拒绝。

    “我的伤势没你想象的严重,而且我服用它并不能提升修为,太过浪费。你也不必谦让,现在你父王和你二哥都去了无道涯,其他的……,不提也罢!”

    敖贞叹了口气。

    “我又身受重伤,现在我们黄风洞群龙无首,你也需要提升实力保护这里。去吧,后殿有个闭关室,你去那里把它炼化,我会在外面给你护法。”

    “这……,是,娘!”

    敖远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无法拒绝,当下收起面前的内丹,朝着后殿遁去。

    “老三,你去世的那年,正是小十八出生的时候,当初你说要把内丹送给他,我心里是不怎么同意的。”

    看着敖远的背影,敖贞眼中带着深邃忆起了几百年前。

    “也许是天意,你的内丹,最终还是给了小十八!”

    轻轻一叹,敖贞大袖一摆,整个人就穿出这片地域,来到了外面的院落之中,在一处屋舍内盘膝坐下,默运玄功修复伤势。

    一晃就是月余,时有下人前来禀报情况,却是背叛了父母的貂求銮和貂忘殊,发动了自己的势力,已经把黄风域攻占了大半。

    而那冥都的万鬼之主,青螺郡主,却是未曾直接露面。

    “看来她是不想和我们撕破脸皮,还是顾忌着妖族的实力。”

    敖贞的面前,立着的也是一位女子,这女子凤眉冷目,相貌虽然秀美,但却透着股狠劲,却是敖臧的妻子凡波水主。

    “娘,你真的不打算答应他们的要求?”

    “他们要求交出黄牛几个,不过是试探我们罢了,若是真的答应他们,反而会让他们觉得我们软弱可欺,会更加得寸进尺!”

    敖贞摇了摇头。

    “而且,青螺郡主杀我臧儿,我岂能还会做让她顺心之事?”

    “娘说得对!”

    凡波水主点了点头,就见上方的敖贞猛然咳了几声,脸色殷红之后就是苍白。

    “娘,你没事吧?”

    “没事,你不用担心。”

    “可是……”

    “没什么可是!你弟弟小十八不日就会出关,等他出来,一切都会好转。至于你父王那边,昨日已经传来信息,蛟魔王被老祖他们设计镇压,已经不能翻身了!想来过不了多久也能赶回来。”

    “到时候,就是他们的死期!”

    对于敖贞来说,他的孩子也分两种,只有自己血脉的才算是真的贴心人。

    “是……”

    少卿,凡波水主脸色复杂的走出院落,返回自家的洞府。

    “姨母?怎么样?王后怎么说的?”

    一头蛇妖急忙迎了过来,急急的开口。

    “母后没有答应,她打算保住他们几个的性命?”

    “怎么会?大王不是来信说,可以想尽一切办法,让战事缓和,等待他的回来吗?”

    蛇妖一脸的不解,而且还透着焦急。

    “这话是父王专门告诉我的,看来母后并不知情,或者是父王知道母后不会同意,所以才给我传信。”

    凡波水主脸色不变。

    “舍弃几个无用的棋子,换回短暂的休战,怎么想怎么划算!”

    “而且,那人不是说过,本来相公是不用死的,只是因为那该死的黄牛得罪了别人,才遭到迁怒!它本就应该陪着相公一起走!”

    “可是,那头黄牛还没有回来。”

    见自家姨母脸色狰狞,甚至疯狂,蛇妖不由的开始提醒对方,过了几个月,其实她自己已经对报仇没什么兴趣了。

    毕竟,自己现在的姘头也不错……

    “那就先拿剩下的下手!”

    “你去,把那断肠酒给那只鹏鸟和人族送去,看着他们服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