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八十七章 苍秋-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七章 苍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陈子昂心下稍定,就怕对方强行把自己掳走,到时候说不定自己头上戒疤都点好了,自己那便宜老爹也没见踪影。

    叔陈苍秋继承老爷子的军战神称号,一身武力比自己老爹还强上一线,更是长着一双祸国殃民的俊脸,穿越以来陈子昂都以对方为自己的偶像。

    这就是自己以后的形象!

    靠着这样的脸也能横行天下,纵横无忌啊!

    可惜在场的其他人却并不买账。

    “原来是苍秋施主,老僧正澄有礼了。”

    正澄毫不介意对方指着和尚骂秃驴,仍旧是一脸慈眉善目的表情,只是看向陈子昂的眼神变得热切起来。

    “和尚不要以为你与金刚宗关系不一般就能在我们王府抢人!”

    陈苍秋语气稍缓,只是态度仍旧强硬。

    “阿弥陀佛。”

    正澄竖起双合十,口诵佛号。

    “六世子天生宿慧,更兼身具无穷杀气,正和本门择徒首选。”

    “那又如何?像子昂这般天分,哪家不是争着抢着收徒入门?我们为何要把他送到和尚庙里!”

    陈苍秋冷哼一身,换来身后陈子昂的默默点赞。

    “可六世子已经观阅了本门秘传功法——大须弥真经。”

    “胡说八道!”

    陈子昂从后面探出头来:“出家人不打诳语!我何时看过你……”

    话语吐到半截,陈子昂突然顿住,脑海浮现昨日自己在藏书楼里看到的某本书籍。

    “我们王府藏书楼里怎么会有你们家的秘传功夫?你这老和尚看着挺实在的,做事竟然如此不地道!”

    他此时有些气急败坏了,这不是强拉人上轿吗?

    “看了秘籍又能怎样?我们说不去就是不去!”

    陈苍秋虽然一副完美的长相,但性子却很是干脆直接,有时候简直就是一个二愣子,但现在陈子昂心里到满高兴的。

    你不讲理我们也不给你讲理,不过叔能不能打过那个秃驴?

    “还有你,大嫂!你贵为王妃,竟然为了一介孩童如此大费周章,我看你是失心疯了!”

    陈苍秋又扭脸对着对着端坐主位的王妃开喷起来。

    “放肆!”

    王妃凤目一睁,拍掌而起,浑身珠插摇摆,碧罗裙晃动。

    “没大没小!该打!”

    王妃说打就打,素一扬,隔着十余米远就扇了过来。

    大殿内气浪翻滚,一个真气汇聚的掌凭空出现,晃眼间就变得一人大小,其上掌纹纤细必至,甚至泛着肉色的光芒。

    掌直直的朝着陈苍秋拍击而来,就像再拍一只苍蝇。

    “哼!”

    冷哼声,一道剑气划过,气浪一分为二,沿着两人身侧奔涌而去。

    “轰……”

    大殿的房门碎裂开来,被掌风裹挟着继续朝远处奔去。

    “走!”

    陈子昂耳边响起一身低喝,眼前一花,人已经出现在大殿之外。

    “阿弥陀佛!”

    正澄低呼佛号,脚下一动,神足通发动,像是瞬移般出现在两人身前。

    “还请放下世子。”

    和尚看上去骨瘦如柴,但动作却刚猛至极,单一扬,一个泛着金光的拳头已经映在陈子昂双眸之。

    天地失声,万物变色,眼只有这一个拳头越变越大,最后充塞天地之间!

    “好个秃驴!”

    一柄长剑横空一划,爆裂的剑光瞬间盖过一切,笼罩整个院落。

    “轰……”

    地面猛地一沉,周围房屋晃动,瓷器碎裂之声连绵不绝。

    庭院之正澄收回拳头,默然不语。

    房屋内王妃银牙紧咬,美眸满是怒火。

    身后的女官微微一叹,不知是和感想。

    陈子昂被陈苍秋提在,只觉着两边的环境流水般倒退,耳哗哗作响,身子一顿,却是出现在一个环境优美的后花园。

    “这是你祝姨的地方,这几日你先在这里休息,等大哥回来我们再去找那婆娘算账!”

    陈苍秋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怒哼一声。

    “祝姨?”

    陈子昂看他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估计伤的也不严重,于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嗯,就是城里享馨怡的老板祝心怜。”

    说着俊脸微红,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哦!”

    陈子昂一脸恍然的点了点头,小白脸就是姘头多!

    “不要胡思乱想,我和她只是朋友关系!”

    陈苍秋见自家侄子眼神古怪,不由自主的加了一句。缓过神来又觉得多余,给一个五岁孩子说这些他能明白什么?

    “对了,我看看你。”

    一拍脑门,陈苍秋又想起一事,大一张,盖向陈子昂脑门。

    一股热气朝下一卷,还没等陈子昂回过神来,对方已经收回了掌。

    ‘老拍头会长不高的!’

    翻了翻白眼,就见到陈苍秋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

    “你这孩子怎么杀气这么重?”

    “叔,什么是杀气?”

    那个和尚也是如此,虽然上一世自己杀的人是有不少,但对于杀气到底是什么却并不清楚。

    “杀气就是杀人的时候心里积蓄的一股气息,还有怨气和煞气一般都是伴着杀气而生的,不过后两者来自被杀之人。”

    陈苍秋解释了一下,一边说眼疑惑更深。

    “不过者一般都是交杂在一起的,像你这般只有杀气却没有被杀之人的怨煞之气倒是没听说过。”

    “这东西有什么用吗?”

    没什么用处那和尚也不会发现之后看自己的眼神那么古怪,像个基佬一般!

    至于没有其他的,难道是穿越过程不带杂物?

    “军有些功法就是利用杀气修行的,不过这样的功夫都有惑人心智之能,修炼的人如果不是心志坚定之辈,往往会失去理智,沦为杀戮器。”

    “还有有些宗门之能够利用这些东西炼制某些邪物!”

    “和尚也用得着吗?”

    “嗯,刚才那秃驴来自大乾金刚宗的护法旁门,专修杀伐之道,估计你这体质真的很符合他们宗派的功夫。”

    ‘再符合,老子也想不当和尚!’

    “你坐这等下,我去找心怜。”

    陈苍秋拍了拍陈子昂的肩膀,大踏步的朝着前院行去。

    ‘都叫人家心怜了,还是普通朋友关系?我才不信!’

    陈子昂一撇嘴,心转动着是不是要给自己婶打小报告的注意。

    ******

    夜,镇南王府五世子所住的院落。

    脸色苍白的陈子南眉头紧皱的在床上打着滚,口不时的发出痛苦的呻吟。

    “娘……娘……”

    低微的叫喊声响起,房间内一条纤细的身影缓缓浮现。

    身影身披黑袍,脸罩黑纱,淡淡的月色下黑纱之后的双眸闪烁着晶莹的泪花。

    “南儿……为娘回来了!”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