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699 三途河水、接引花开-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99 三途河水、接引花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么说,那只斑鸠是来通知我参加剿杀叛逆的行动的?”

    大殿之上,敖远阴着脸看着下方跪倒在地,身躯瑟瑟发抖的小妖开口。

    “是是的,殿下”

    这两只小妖也是斑鸠成精,片刻前亲眼见到自家老祖被一旁的黄牛吞吃干净,早已吓得肝胆俱裂,此时丝毫没了刚来时候的00傲气,有问必答。

    “那么是何时出发?先去哪里汇聚?”

    “这个”

    其中一头小妖身躯突然一僵,张嘴结结巴巴的不愿吱声。

    “说!”

    敖远声音一提,身上的浑厚妖气已是压了过去。

    “七七日后在中央问蹈郡汇聚。”

    那小妖身躯朝地上一摊,当即开口。

    “什么?”

    闻言,敖远不由得一愣,随后则是勃然大怒。

    “不是说好两个月后行动的吗?怎么提前那么久?而且从我这里赶往问蹈七日怎够?你们莫不是在耍我?”

    “小人不敢啊!这是五殿下亲口所说,非是我等擅言啊!”

    眼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妖气已是蠢蠢欲动,要把自己碾压至死,两头小妖急忙跪在地上叫苦。

    “殿下,其实您也不必前去问蹈郡的。”

    其中一头机灵点的,眼珠一转,开口出声,也让两妖身上的压力一轻。

    “哦!说来听听。”

    敖远昂首示意,眼中怒意不减。

    “殿下,您这里离得叛逆之中黑熊精所在的黑熊岭最近,可以通过附近的郡城进入阴司,直接赶去那里。有几位前辈相助,想来殿下定能一举擒杀那黑熊,一样可以立下大功的!”

    那小妖在殿下抖着机灵,在计划中,这些本应该是五花大王要说的话,却从他的口中说了出来。

    一旁的黄牛嚼着大嘴,在脑海里默默的搜索者五彩斑鸠的记忆,此时闻言不由得脸露冷笑,不过他却也没有多言。

    不管你们有什么阴谋诡计,到时候见招拆招也就是了。

    况且自己现在的妖丹已经巩固的差不多,也是时候开始吞吃妖物强壮自身,壮大妖丹,为下一步打基础了。

    再说,自己也应该试一试自己现在到底有多强了!

    “黑熊精?”

    敖远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扫了黄牛几人一眼,才再次开口问道。

    “这次行动都有谁?对付黑熊精的又是哪些?”

    “回殿下,这次主要是三殿下负责,五殿下和八殿下在一旁辅助,目前已有数百结了妖丹的前辈决定出手。”

    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压力越来越松,小妖回答的越发利落。

    “黑熊精因为并不主要,前去剿杀的乃是大王坐下的穿天豹将军,和其他零散妖兵,并无甚是强大的前辈。”

    “哦!这倒是一个好消息。”

    敖远眉毛挑了挑,眼中露出抹诧异。

    他本以为自己横插一手,那几个哥哥会百般不愿,在中间下绊子,想不到竟然还有个好消息。

    “既如此,牛兄,就辛苦诸位一遭,我们收拾一下,这就出发吧?”

    “好!”

    黄牛点了点头,大口再次一张,殿中的两只小妖就被他吞入腹中。

    “我不喜欢留下后患,想来吃两头斑鸠,殿下也不会见怪吧?”

    “哈哈,不怪,不怪!反正已经吃了五花,它的晚辈留不留也都无妨了。这傻鸟傲气得很,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敖远也不生气,反而觉的这黄牛是性情中人,杀伐决断,很合自己的脾气。

    少卿,四道光芒遁入高空,朝着远处飞去,敖远仍是人形,相貌英俊,气质倜傥,一身富家公子打扮。

    只是他脸带邪气,破坏了自身的气质,而且腰间挎着的一个碧玉葫芦,也是不伦不类,不过他却是毫不在意。

    张百忍身化一道金光,全力驱动纵地金光遁法,在体内充足的法力催动之下,速度倒也能够跟得上。

    至于上官无命,则已是显出天鹏妖身,化作一道白光,很不老实的来回穿梭,忽前忽后,速度惊人。

    倒是黄牛,一路上不显山不露水,四蹄之下有妖风升腾,带着他壮硕的身体悠悠然的前行。

    一路无话,几日后几人就在敖远的带领下朝着一个郡城落去。

    有敖远在,城隍自是老老实实的打开两界通道,任由四位踏入阴间,来到这满是阴森之所。

    “想不到这里还有一道三途河的分支。”

    步入阴间,远处一道宽达十里的河流,三途河河水呈血黄色,里面尽是投不了胎的孤魂野鬼,在其中受着无尽折磨,直到有遭一日阴魂消散,才算是结束此生。

    这正是阴间的特有地形,三途河!

    河边生长着一望无际的血红花朵,个个开的娇艳,却是接引花。

    这都是阴间的特产,很多地方都有,并不算出奇。

    曾经这阴间有一套自己的法则规律,接引使者,审判鬼府,包括阳间的城隍土地,都是在冥君的掌管之下有条不紊的运转。

    但不知为何,冥君突然消失不见,以上官无命的说法,像是反了天帝,结果被天帝斩杀,年代太过久远,却是不知为何。

    此后有妖乱大地,四大妖帝攻入天界,与天帝同归于尽,半数天界化为废墟,天兵天将死伤无数。

    天帝失位,三界混乱,这才有了这不知延绵多久年的妖族盛世,人族之悲!

    这就是黄牛目前大略所知的此界历史。

    “你们大概不知道,这伙叛逆就是因为背靠冥都,可以乘坐渡船躲入三途河之中,到那时逃往他处,就连我父王也是无可奈何。”

    敖远飞遁到三途河旁边,双肩一耸,看着河边那铺满大地的血红花朵发呆。

    “这是接引花,据说是炼制某种汤的必备之物,不过现在却是没什么用了。”

    说话间,他弯身伸手折下一只,下方还有阴魂朝着他扑来,却被敖远随手的一股妖气给打散,死的不能再死。

    “这三途河流经整个阴间,通过它可以最快的速度到达阴间的任何一个地方,可惜一直被那冥都掌控,一直无法纳入妖王的掌控之中。”

    “真是遗憾!”

    “这对殿下来说,其实是件好事!”

    张百忍脸色僵硬,若是三途河也被妖王掌握,那就可以挪用天下妖兵,到时整个天下再无人族的立锥之地。

    “说的也是!”

    敖远点了点头,一指远方。

    “黑熊岭在那个方向,我们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