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697 貂鼠求銮-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97 貂鼠求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黄风域中央的某处,一个繁华的郡城城府之中。

    此时正有十来头妖丹大妖在一处殿堂之中聚众饮宴,这些大妖各个妖气磅礴,其中随意一头都是黄风域名震一方的赫赫强者。

    正中主位坐着一人,獠牙利齿、面目狰狞,身着繁华锦袍也是显得不伦不类,却是貂望仙的三子貂求銮。

    据闻貂望仙早已不怎么管事,最近千余年都是这位殿下负责黄风域的管理之责,威望甚重。

    在他左右还有两位,一者与他面目相仿,只是脸部毛发较为稠密,眼神略显呆滞,乃是他的五弟貂求殊。

    另一位面色儒雅,鬓有长须,身材壮硕之人,则是继承了母族血脉的老八,敖臧!

    “来人,奏乐!上酒!”

    殿中中央还跪着一人,此人身材干瘦,尖嘴猴腮,一双小眼睛里满是殷勤之色,却是负责维护本地人族持续的城守大人。

    话音刚落,殿中当即响起琴瑟之声,有舞女行来,合着琴声翩翩起舞,七彩服饰衬着香气迷乱在场诸妖的眼眸。

    与此同时,几十位衣衫半解的少女手托精美酒器,脚步轻移挪了过来。每一位大妖身旁都有两人停下,一人举杯,一人斟酒,酒器成琥珀色,越发衬的那奇异酒液色泽猩红,浓香扑鼻。

    “诸位大王,此酒乃是用强壮男儿的心头血酿造而成,须知一人的心头血不过数滴,这场酒宴所用美酒,已是本郡近十年的积蓄!”

    干瘦老者献媚的朝着诸位大妖笑着,对残杀同族之举,竟是丝毫不显愧疚不安之色,反而是极为自得。

    “那我倒要尝尝!”

    左手一位浑身尖刺的汉子舔了舔嘴角,又对着貂求銮三人拱手请示了一下,才端起面前的酒盅就一饮而尽。

    “好酒!爽快!”

    酒液入肚,这汉子只觉一股浓郁的阳气从腹部升腾而起,熏的他神志摇晃,飘飘欲仙,彷如入了仙境。

    “快快斟满!”

    催促着身旁的女子给再次斟满酒液,一群妖物已是在貂求銮的劝酒下,迫不及待的举起酒杯。

    “好!”

    “好酒!不知这酒是如何酿造的?可是有什么秘法,你这老儿若是告知的话,我可拿灵药交换!”

    诸位大妖纷纷叫好,还有的见猎心喜,打起了酿酒法门的注意。

    奈何那老城守却是一脸苦涩,不敢回声。

    “哈哈,诸位莫要难为他。这酒所需药材都是小王提供的,他自己是没这个本事酿此美酒的。”

    貂求銮哈哈一笑,又对着身后立着的妖物摆了摆手。

    “去,取一**延寿丹来,给这老东西!”

    “谢大王赏!谢大王赏!”

    老城守面露喜色,急急叩头,把青石地面撞的咣咣直响,少卿接过一**丹药,就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诸位,随意吃喝即可!你们身旁的女子都是完璧处子,这段日子以山精野参喂食,早已养了一副好皮肉,吃起来不仅香甜可口而且极为滋补,也是不多见的美食。”

    貂求銮大嘴一张,把自己身旁一女的一条臂膀卸下,满嘴血腥的笑着开口,那少女眼露痛苦,却也不敢吭上一声。

    在来之前,她们早已明白自己的用处,也知道该如何应对自己注定的命运。

    “好,多谢殿下款待!”

    有那性急的,已是按倒身侧一女,显露妖身开吃起来,有些却是对此不感兴趣,摇头晃脑的品着酒酿,他们身旁的少女也自是躲过一劫。

    “报!”

    众妖吃喝间,一头小妖急急奔了进来。

    “什么事?”

    貂求銮不悦的皱起眉头。

    “文柳城城隍有事禀报殿下!”

    下方小妖急急回道。

    “哦!那头花狸,它能有什么事?”

    貂求銮摆了摆手,片刻后一头花狸小妖就上了殿来,来到三殿下身侧小声述说起来。

    “嗯,小十八?”

    侧眼看了看一旁一声不吭的老八,貂求銮摆手让那小妖退下,才脸色阴翳的转首,朝着敖臧冷声开口。

    “八弟,你难道没和小十八说,这次的三个郡城位置,都是我的!”

    “三哥,莫不是小十八想插手这次的城隍位置不成?他自己性子跳脱,绝不会想要当什么城隍的,而他手下又没人,怎会想起与三哥争强?”

    敖臧眼神动了动,避开对方咄咄逼人的气势。

    “他手下没人?怕是你不知道吧?”

    见对方不敢直视自己,自觉自己的威严没有受到侵犯,貂求銮脸上才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

    “刚才有人给我禀报,一头实力极强的黄牛到他那里打听剿杀叛逆之事,打的名号就是小十八的朋友。”

    “黄牛?莫不是牛角山的那位?”

    黄牛成精的不少,但血脉大都十分卑贱,强者聊聊,因而敖臧首先想到的就是本域最有名这位。

    “不是他,是个从未见过的牛妖!”

    貂求銮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

    敖臧沉思片刻,才脸带惊奇的开口。

    “若是昨日之前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昨日我刚刚知道,我夫人的一个晚辈被杀了夫家,邀我报仇,下手的也是头实力不错的黄牛。”

    “若是不出意外的话,应是同一位。不过这头黄牛据说是来自黄沙域,其他的我却是不知底细。”

    “那倒是巧了!”

    貂求銮阴阴一笑。

    “小十八既然想为父王出力,做哥哥的自然不能拦着,正好我们还没有商讨出谁来对付那黑熊精,不如就让他来对付如何?”

    “三哥,黑熊与无道涯的二大王有些牵连,父王的意思可是要招降它的,它与小十八动了手,伤了谁都不好交代吧?”

    老五貂求殊缓缓开口。

    “无妨,八弟!你觉得哪?”

    貂求銮眯着眼,笑看敖臧。

    “三哥安排即可,若是那黄牛死于黑熊手下,我也算是与我家夫人有个交代。”

    敖臧笑着点头,心底也是冷笑。

    ‘老三,你倒是野心够大,黄风域几十郡城,你已经纳入手中小半,现在还想再拿那位置极佳的三位,也不想想把父王往哪里放?真是自己找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