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八十五章 劈空-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五章 劈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彩霞,你有没有觉得今天的世子有些怪怪的?”

    屋外,带着点婴儿肥的明月偷偷探头看向桌旁默不作声用餐的陈子昂。

    爱扮成熟的明月一脸沉稳的点了点头。

    “你终于发现了,世子今日不怎么爱说话,也不爱笑了。”

    “咦!对哦。”

    彩霞佩服的看了一眼同伴。

    “那是为什么啊?”

    明月脸一跨,闷闷的道:“这我怎么知道?你想知道自己去问世子啊。”

    “那还是算了。”

    彩霞性子虽直,但也能看出来陈子昂的心情不佳。

    “明月,你去帮我叫一下……嗯……李护院。”

    沉思片刻,陈子昂才把脑海里的那个名字回想起来。

    “是,世子。”

    明月身子一礼,衣群摆动间消失在门外。

    李护院是专门负责陈子昂附近院落的武者,修为在后天炼气境界,也是他负责陈子昂修习武艺方面的问题。

    很快,面貌憨厚,身着蓝白服饰的李少莫就到了小院门前。

    “世子,李护院到了。”

    得到陈子昂的点头,李少莫才走进院落。

    “不知世子找卑职何事?”

    李少莫看着陈子昂的双眸透着股惊奇。

    昨日六世子功法小成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王府,而像他这样的人则更加清楚代表着什么。

    惊才绝艳的天赋!

    不可限量的前程!

    “想问一些武学上的问题。”

    陈子昂淡淡的开口,声音似乎都带着股深深的疲倦。

    “世子请问,卑职知无不言。”

    李少莫躬身行礼。

    “李护院不必太过拘礼,坐下说。”

    陈子昂摆了摆,两人缓步来到庭院一角的小阁之内,阁下有水,水流潺潺;水有鱼,你追我逐。

    “谢世子!”

    李少莫擦着边坐下,仍旧是一脸的拘谨,这是他性子使然,倒非是突然改变对陈子昂的态度。

    “护院曾说,炼体之上是为后天练气,炼气又分打通了十二正经的初期阶段,气运奇经八脉的后期,贯通任督二脉的炼气巅峰高。”

    陈子昂低头看着水里的游鱼,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柔和。

    “那么接下来那?”

    “世子,卑职也只是刚刚打通了奇经之一,对之后的境界并不了解,只有一些耳闻。”

    李少莫苦笑了一下。

    “但说无妨!”

    “后天练气是为了贯通人体经络,使人体肉身返回胎儿本源之时。再以精神感悟天地,以肉身相合,步入先天!当然,这些话都是卑职跟随王爷之时听闻的,具体如何去做却并不知晓。”

    李少莫谨慎的回道。

    “那护院可知先天之人威能如何?我们府上有几位先天之人?”

    陈子昂收回眼神,看向对方。

    “先天之人气合天地,出之时带有天地之威,非人力可能及。我曾见过先天高交战,当时乌云盖地,飞沙走石,就连炼气巅峰之人都靠近不得!”

    李少莫眼满是憧憬,不过接下来又小心翼翼的道:“至于王府的先天高,我只知道王爷和王妃是,至于其他还有没有,卑职就不知晓了。”

    陈子昂点了点头,对方虽然说的模糊,但王府肯定还有其他的先天高,却不知还有几人?

    “听闻护院家传劈空刀法犀利异常,不知能否让我一观?”

    “自无不可。”

    李少莫点了点头,刚刚炼体小成的陈子昂想见到更高明的功夫自然没什么好奇怪的。

    “那我们去后院吧!”

    陈子昂身为王府六世子,自然有自己的单独练武场。

    “卑职的劈空刀法是家传,虽然比不上王府传下的功夫,但卑职自小习练,冒然改换还不如专攻一法。”

    后院之,李少莫单提刀,刀长五尺,宽有四寸,刀身明亮,反射着耀人光芒。

    “所谓劈空,即是刀速够快,能够发出破空之响,就像劈开空气一般。”

    说着李少莫单一动,身前五米处的一个练武专用的石台上已经出现了一道浅浅的划痕。

    “呲……”

    破空声随后才传入耳。

    陈子昂神情一动,眼不由得闪出一丝诧异。

    “李护院刚才没有动用真气?”

    “世子好眼力!”

    李少莫倒是被陈子昂的眼力给惊了一下。

    “卑职这套劈空刀法其实是借助肉身快速移动,鼓荡凝聚风力形成刀风,所以不用真气也能施展出破空之法。当然,用了真气威力更强!”

    他的语气带着股得意,他能够始终坚持修炼劈空刀,自然有它的高明之处。

    陈子昂眉头紧皱,双眸陷入沉思,半响才抬头道:“就像这样?”

    “什么?”

    李少莫一愣,却见陈子昂单一竖,猛然下劈。

    “呲……”

    破空之声响起,一股劲风从陈子昂身前直直的飞出米开外,才缓缓消散。

    “这怎么可能……”

    呆立当场的李少莫上一松,长刀落地也不自知。

    送走陷入迷茫之的李护院,陈子昂反身回了自己的房间,身后是两个小婢女一脸崇拜的眼神。

    “兰姨,请帮我申请一下藏书楼的进出权,明日我要用。”

    镇南王府的藏书有许多珍藏孤本,管理严格,就算是陈子昂想进,也要提前申请,而且很多书籍不能外带,只能抄录。

    “是!”

    兰姨眼闪着惊异,不管是谁见到刚才的情况都无法保持镇定。

    ‘所有以运转肉身施展的武技我都能一眼学会,虽然不及宋恒平那具身躯般一学即精,但这种天赋一旦展露,王妃就再也不能威胁自己的人身安全。’

    生命不再有威胁之后,陈子昂只希望自己能够在王府无穷的武学典籍之忘记自己心的悲痛,静等时间来愈合心的伤口。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陈子昂除了每旬参拜王妃之外,就把自己埋在了藏书楼,只有李护院通知药材配好,用药炼体之时才走出自己的小院。

    时间果然是一剂良药,在一个人愿意配合之下,某些东西渐渐的沉到了心底,只等着某一刻再次涌出。

    一个月后,雨后的下午,王府正门之前。

    一位身着灰色僧衣,脚踏芒鞋,持禅杖,慈眉善目的老和尚递过了一张请帖。

    “贫僧岳山金光寺正澄,特来求见王妃娘娘!”

    老和尚满脸褶皱,但声音仍旧洪亮,双眸更是明亮睿智,与之对视,让人心不由得一静。

    “大师稍等,我这就进去通报!”

    守门的侍卫把眼放在对方那干干净净的芒鞋之上,地面之上雨水未净,对方脚下竟然滴水不沾!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