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688 是人是妖-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88 是人是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千蝠妖之力在道兵之法下汇于一体,浩大之力几可冲破苍穹,在金丹宗师的操纵下,如同一柄巨锤,朝着虚空狠狠砸下。

    浩然之力汇成实质,巨锤落下之时,虚空压缩,其中万物都被其力辗压,一人一妖的肉身更是当即显露不堪之状。

    “无命大哥,为了这样一群人,舍弃自己的性命,值得吗?”

    顾曼蕊眼神凝重,手中古琴无风自动,音波浩渺之中,两人身周的无形空间显化实质,结成内外相反的六棱形,把两人包裹。

    肉眼之中,两人所处的虚空被天灵子一击之下当即压缩成一个豌豆大小的小点,几乎不可直视。

    但在金丹宗师强大的神魂感应之中,那一人一妖所处空间只是外相显小,内里却是丝毫未变。

    “空间神通?”

    天灵子眼中一讶,神情却并不惊慌。

    乾天宗能够力压太一道分支,位于离国第一大宗,底蕴深厚。借助道兵之力,可一人成阵,拥有远超普通金丹宗师的极限之力,也能运用这股浩然之力影响时空变换。

    “乾坤无极,震!”

    浩然之力齐齐一震,山体内部的虚空当即发生坍塌,坍塌从外围开始,朝着内里那一人一妖蔓延而去。

    “铮……”

    宛如天外之音的琴声猛然响起,琴声之下,虚空停滞,坍塌的虚空像是被一个巨手拂过一般,渐渐变的平缓。

    内里的顾曼蕊一手扣住上官无命的手腕,脚踏虚空就欲朝着山体之外遁去。

    “想走?”

    天灵子冷笑,身旁的乾坤镜之上光芒猛然大亮,上官无命的身躯之上像是应和一般突然升起一道光柱,整个人连接虚空,被硬生生的定在原地。

    “结成阵法!”

    天灵子一声大喝,下方的数位修士已经各自站好方位,乾坤炼神阵和内炼渡厄诀同时运起,通过两个极品灵器影响、操纵着上官无命的元神、肉身。

    乾坤炼神阵能够磨灭上官无命的元神意识,内炼渡厄诀则是炼制道兵之法。

    炼制道兵,通常都是把操纵之人的一道神魂意识打入道兵的空白元神之中,但这般做道兵有主,主人死后,外人无法继承道兵。

    而妖族寿命悠久,往往能够熬过操纵之人。因而某些强大道兵,都是在他们的元神中打入一套法器之中的一件,这样炼化另一件法器之人就是道兵之主,主人死后,下任继承道兵,直到道兵丧命。

    而极品灵器乾坤镜,就是为上官无命准备的操纵之物!

    眼见上官无命定在当场,下方的三尾狐被人斩成七零八碎,鹿妖徐晦也是不知所踪,顾曼蕊不由得双眸一红,口中发出凄厉的尖叫之声。

    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而来,上官无命身上的禁制乃是乾天宗多少年来的完美结合,为了设法破解,她们作出了无数努力,就是为了今日助妖帝之子今日脱身。

    但她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关键时刻上官无命竟然恢复了意识,主动解除了身上的妖帝圣衣,甘愿受死!

    “无命大哥!”

    顾曼蕊双手朝后一身,洁白的双手猛然深入那灵光之中,按在上官无命的肩头之上。

    猛烈的灵光冲击之下,她的双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朽、干瘪,变得狰狞而恐惧。但这都远远比不上她双眸之中的期冀。

    “你是妖,是妖族大英雄大豪杰天鹏帝君的子嗣。为了这些可恶的人族,这么做,值得吗?”

    上官无命眼神一缩,透着灵光看着发丝散乱,双手腐朽仍旧浑然不知的顾曼蕊。

    对方眼眸之中的期冀让他心头一跳,曾几何时,自己的母亲也是如此看着自己。

    “不……,我是人,我不是妖!”

    他缓缓摇了摇头,身躯挣扎着要脱离对方的双手,但身躯禁锢,却是只能看着面前的顾曼蕊一点一点的靠近。

    “你是妖!”

    顾曼蕊身躯再次前倾,整个臂膀都伸进灵光之中,一手扣向上官无命的后背,按在那一双洁白的羽翼之上。

    “你是高高在上、傲视天下的天鹏,不是人!”

    “只要你愿意,天下无人能够控制你!当年的天帝何等伟力,却也不能降服帝君!你生来就注定要立于这个世界的巅峰,自由自在、纵横逍遥,为何要委屈自己,成为人族手中毫无灵智的奴仆,过着身不由己的日子。”

    上官无命身躯一震,眼角肌肉都在抖动。

    “无命大哥,有时候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身不由己的活着!”

    顾曼蕊双眸泛着泪花,无视灵光的威胁,把身躯缓缓投入其中。

    “当年我妖族生存在三界夹缝之中,不得自由,举目一片黑暗。但帝君却始终坚持着与天庭的战斗,千万年来不曾停歇,就是为了我等可以自由自在的在这个世间活着!”

    “不受他人操纵的活着!”

    灵光下的顾曼蕊面容扭曲,声音嘶哑的尖叫。

    上官无命元神震荡,双眸之中隐有黄色的光芒跃动,面上更是满是挣扎,身躯之上妖帝圣衣隐隐显露,激荡在四周灵光不稳。

    “无命大哥!”

    顾曼蕊双手一紧,身躯颤抖的看着上官无命身上的变化。

    “你……你走吧!”

    少卿,上官无命双眸一闭,脸上一片僵硬,声音嘶哑的开口,竟是再次按耐住元神的动荡,任由阵法在自己的身上施为。

    “呵……呵呵……”

    顾曼蕊双手一松,娇躯缓缓后退,眼眸中已经满是绝望。

    她是可以走,就算是不久前与黄牛的一战身受重伤,此时屡次施法更是伤上加伤,但以她的天赋神通,天下间能够拦住她的寥寥无几。

    但那位传说中帝君的子嗣就在她的面前,她又如何能走?

    自从拜师以来,数千年修行,她和自己的师傅都在寻找着帝君的下落,兔妖早已把这件事当成了自己的使命。

    虽然帝君已经陨落,但迎接帝子回顾,这个念头早已深入兔妖的骨髓、元神,她又怎能眼睁睁的看着帝子在自己面前被人磨灭元神!

    “无命大哥,我不会走的,要走一起走!”

    低头暗暗一叹,顾曼蕊身躯一边,已经化作灵睛玉兔本体。双眸中红芒跳跃,古琴绕身飞舞,金戈铁马一般的肃杀之声响起,无穷音波已经冲向天灵子众人。

    “哼!乾坤震禅!”

    已经稳住大局的天灵子冷笑一声,他早已传讯宗门之人,此山之外无数人影穿梭,层层禁法之下也能给他让他可以放手施为。

    虚空颤抖,本已受伤的兔妖在天灵子的手下一触即溃,即使仗着神通的玄妙却也只能无力的延缓少许炼化上官无命的速度。

    “妖孽,受死!”

    几次对撞之中,兔妖的身躯已经满是鲜血,一道巨大的豁口更是浮现在身躯正中央,甚至内里的五脏都能隐隐欲现。

    “吱……”

    兔妖不停尖叫,一**的灵光却是不停的剿杀着她的身躯,让她身躯之上鲜血横飞,不停倒退。

    “噗……”

    十几道灵光贯穿妖躯,兔妖也倒飞回上官无命的身边。

    “定……”

    兔妖一只眼眸突然爆开,不远处涌来的无穷灵光当即变缓,一寸寸的朝前挪动。

    但兔妖此时也已经没了还手之力,只能趴在地上,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无命大哥……”

    顾曼蕊缓慢的蠕动身躯,玉兔身躯上洁白的绒毛早已被血液浸成鲜红,在血液滴落之中一点点的靠近上官无命的身体。

    “曼蕊……姑娘……”

    上官无命眼眸乱颤,元神中一片混乱,在炼神阵法的作用下,他的意识已经开始变的模糊。

    “无命大哥,你是妖!”

    兔妖微微张口,一朵洁白如玉的花朵缓缓飘出,在一人一妖之间慢慢绽放。

    洁白的花朵停于虚空,十三瓣花瓣依次绽放,香气扑鼻带着股悠久绵长,象征着男女之间永存的情意。

    “噗……”

    灵光陡然划过,一蓬鲜血落在那花朵之上,让这洁白的初彤花化作鲜红。

    灵光过处,是那玉兔的猛然僵滞的身躯,和渐渐黯淡的眼神。

    “轰……”

    上官无命双眸一愣,脑海之中掀起狂涛骇浪。

    “无命,你要做的并非是降服它们,而是接受!”

    上官如意立于身侧,面带柔和的开口。

    “身不由己的活着,才是最大的悲哀!”

    柔弱的声音在心头响起,上官无命头颅低垂,眼角泪珠缓缓滑落。

    “我是妖!”

    “轰……”

    一道洁白的光芒从乾天宗后山猛然升起,白光冲破层层禁制,直冲无尽高空,激荡的万里以内的云朵朝着远方迫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