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665 上官无命-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65 上官无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今日的天空一片蔚蓝,几朵白云点缀其间,缓缓移动,平添几分惬意。

    柔风吹拂,野草枝叶微微摇摆,风和日丽,恰是踏青的最好时节。

    而在远离齐山道场的一处山道之上,张百忍的身影却是满是落寞,脚下似有千斤,每一次挪动都是那么的艰难。

    “都老大不小了,不会是要哭鼻子吧?”

    前方的一头黄牛嗡嗡出声,平常时的玩笑此时却让张百忍眼眶再次一红。

    “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黄牛并未回头,犹自前行,倒是张百忍屡屡回头,虽然知道在这里已经看不到齐山,但他还是能够感觉的到,师姐的目光在注视着他。

    “师姐”

    嘴巴张了张,张百忍终究还是没有垂泪,只是把头一低,手中把玩着一个美凤玉佩,朝着黄牛追去。

    玉蟾道人之事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事情也被虚静道长给压了下来。

    但当时陈子昂与玉蟾道人的大战,发生在周天神雷大阵的中枢,对于阵法造成了很大的危害,若是被妖魔所知,定然会生出无穷后患。

    幸而长孙举的法器还能维持一段阵法,短时间内倒是无碍,只要在此期间恢复过来,一切都会好转。

    此外,玉蟾道人临死之际,传下太一分光术的传承,更有定法金钱和分光剑两柄强大的灵器留存,对于齐山道场来说,以后也能多添一份实力。

    “牛大哥,你为何不让师尊通知太一道主脉来人接我们哪?师尊也不说话,看来也是同意了。”

    上前几步,赶上陈子昂,张百忍开始谈起其他话题,转移自己的悲伤之情。

    “那里的人并不可靠,太一道主脉金丹宗师众多,却偏偏派了一个心藏祸心的玉蟾过来。当今道主萧宗成的想法,未必是真心想让你过去。”

    陈子昂脚下不停,一边继续前行,一边开口。

    “不会吧!”

    张百忍一愣,他非愚笨之人,只是这几日心思沉浸在远离齐山的悲伤之中,才没有多想。

    “以防万一罢了!反正前去中土,多一两位金丹宗师护送,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

    黄牛身躯一顿,突然张口,一道灰蒙蒙的光芒从它口中喷出,化作一具镂空的巴掌大小圆球,落到张百忍身前。

    “这个东西给你,是长孙举让我保管的,当时你与你那师姐依依不舍,他不舍得打扰你们。”

    黄牛翻了翻白眼,他这几世世见惯了生死离别,对于张百忍此时的小女儿之态,他可很是看不过眼。

    “这是什么?”

    张百忍单手接过,脸露诧异。

    圆球也就比鸡蛋大一点,颜色深灰,镂空的花纹像是许多符箓,托在手中感受不到一点重量,显得神秘无比。

    “据长孙举所说,这是乾天宗要用的东西,他现在身负重伤,还要修复周天神雷大阵,根本走不开,所以让你送过去。”

    “有说是做什么用的吗?”

    张百忍托了托手上的东西,随手放进身旁的乾坤袋之中。

    “没说,不过这应该是一种禁制血脉之力的法器,想来是用来对付妖族的吧!”

    陈子昂看他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不由的再次加了一句。

    “长孙举可是再三叮嘱,这东西很重要,要不是有我在,他都要派齐山十杰之中的人送过去了。”

    “哦!”

    张百忍眼中一讶,急忙又拿出玉盒、符纸等物细细的把那球形法器给层层包裹起来。

    ******

    广林山,乾天宗道场所在,山门高达十丈,其上雕刻这人族先贤诸圣斩妖除魔、披荆斩棘之境,其形栩栩如生,其状威猛雄威,气势逼人。

    白如南一脸艳羡的抬头看着眼前的山门,愣了片刻,才在兄长的推搡之下惊醒过来。

    “莫要发呆,以后可以常来。”

    白长夕揉了揉妹妹弱软的头发,弄的白如南一脸不悦才笑呵呵的停了下来。

    “我倒是想,可惜哪有那么多时间。”

    白如南叹了口气。

    她身为定军候的女儿,虽然习武天分不高,但也是百事缠身,不得自由。

    每当此时,她就会羡慕自己的兄长。

    不满三十岁,已是先天后期的修为,父亲甚至说过,四十岁之前,兄长定然能够进阶道基境界,就算是在乾天宗之内,也是同辈之人中的翘楚。

    这一方面是因为白长夕的天分确实惊人、也能吃苦耐劳,但定军候提供的充足的修炼资源也是一个原因。

    今日,白如南就是来给自家的兄长来送丹药、灵石的。

    当然,顺便看看广林山乾天宗的风景,和十年一度的弟子比武大会,也是原因之一。

    身为乾天宗内门弟子,白长夕自然有权利带着妹妹进出宗门的不少地方,就如刚刚走过的云海扶梯、霞光长道。

    两人一边沿着山道前行,一边开口说笑,上方突然奔下来一人。

    “上官师兄!”

    看到来人,白长夕当即躬身行礼,侧开身子,让出山道。

    “是白师弟啊!真是稀奇,你竟然没有闭关修炼?”

    人影在两人身前停下,显出一位眉清目秀少年,少年身姿挺拔,淡黄衣衫,芒鞋布袜,神采飞扬,尤其是双眸,更是宛若繁星,满是灵动之机。

    “师兄说笑了!”

    白长夕苦笑一声。

    “说什么笑?你可是咱们这有名的修炼疯子,能见到你可是稀罕的紧。对了,这位漂亮的小姑娘是谁?”

    上官师兄嘻嘻一笑,双眸更是眨也不眨的看向白如南,看的小姑娘俏脸通红。

    “这是舍妹,白如南。”

    “白如南,见过师兄。”

    “好,好!”

    上官师兄脸蛋一展,尽是兴奋,伸手从腰间的乾坤袋之中掏出一枚灵玉,塞到白如南的手中。

    “第一次见面,见面礼,不要客气!”

    “这,这怎么可以?”

    白如南一呆,虽然她眼界不足,不识得这是何物。

    但这灵玉入手之后就传来一股暖流,让她精神一提,疲劳尽消,甚至就连功力都增了一丝,定然是一种难得的奇物。

    “哎!有什么不可以!师兄让你拿着你就拿着。”

    上官师兄虎着脸瞪了她一眼,又嘻嘻一笑。

    “山下来客人了,我要去接客人,就不陪你了。想去哪里,让你哥哥陪着,他这人每天修炼,都快成呆子了,也该出来走走,和师兄弟联络一下感情。”

    “呃,好,好!”

    白如南呆呆的点头,就见那上官师兄摆了摆手,身躯飞腾般朝着山下奔去。

    “哥,这个人?”

    “不要惊讶,上官师兄就是这个性子,他既然送给你了,你就拿着吧。”

    白长夕倒是毫不奇怪,笑着摇摇头,因着她再次前行。

    “上官,他是那个人?”

    行了几步,白如南身躯一顿,突然一脸惊讶的开口。

    “嘘,小点声。”

    白长夕朝着上下看了看,才悄悄瞪了自己妹妹一眼。

    “哦!”

    白如南撅了撅自己的小嘴,倒也知道这个人的身份是乾天宗的一个禁忌。

    “哥,我听说他年纪轻轻就修行到先天后期,结果几十年修为不得寸进,是不是真的?”

    片刻后,白如南还是没有压抑住自己的好奇心,小声的朝着自己的兄长开口问道。

    “多嘴!”

    白长夕瞪了她一眼,不过看对方那闪烁精光的双眸,也知道若是不说些什么的话,白如南是不会甘心的。

    “是啊!据说上官师兄十三岁就是先天后期的修为,天份旷世惊人!但今日已经年过甲子,却仍旧未能入道,也不知是何原由?”

    “我还听说当代宗主对他很好,甚至算得上宠溺,他想要什么,宗主都会给他?”

    白如南拉着兄长的衣袖,眼中八卦之光闪耀。

    “虽然有些夸张,但宗主对他确实很好。”

    白长夕无语的点了点头。

    “我还听说有很多长老看他很不过眼,甚至都很仇视他,对他多有责难!”

    “别乱说,长老处事公证,绝不会无缘无故责难别人的!”

    白长夕声音一冷。

    “好了,你不是想去百珍阁吗?今日那里开门,我正好可以带你过去。”

    “哦”

    白如南撇了撇嘴,悄悄的朝后看了一眼,心中的好奇心却是未曾压下。

    上官无命,乾天宗上代宗主六妙仙子上官如意的孩子,随母性,不知其父。

    一直单身修行,曾言要证道元神的六妙仙子突然怀了身孕,诞下一位不知其父的孩子,可是曾引起了轩然大******荐一本书,民乐天王,小众书,喜欢的书友可以收藏、推荐支持一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