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664 玉蟾之陨-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64 玉蟾之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金丹宗师,寿元长达两千年,悠长的岁月,可以让任何一个金丹宗师都能把自己的本领掌握的炉火纯青、巅峰造极!

    更何况,成就金丹,也代表着智慧圆通,心念无瑕无垢,可瞬息之间闪动千缕念头而丝毫不乱。

    因而就算玉蟾道人身有暗疾,面对虚静道长斩来的雷霆攻势,应对也是极速。

    “太一分光剑!”

    屈食指,大拇指压上,心法一动,一柄金色的飞剑已经从他体内闪出。

    剑光闪耀,金色飞剑于霎那间连斩千万计,无穷无尽的纯粹金光、锋锐而凌厉的浩瀚剑气,瞬息之间就斩破了涌来的无尽雷霆。

    铺满天际的雷霆之中,陡然出现一个数里大小的空白地带,纯粹而威严的金光凭空闪耀,映衬着那胡须发白的老者如同一位勇猛无畏的神人。

    太一道身为人族支柱,功法自然不会只有仙都雷法一种,玉蟾道人的太一分光术也是一门极为强大的镇道神功。

    即名分光,显然是说这门功法大成之后的极速,就连光都能斩开,可见其威能。

    就如此刻,虚静道长的雷法携无穷气机、浩瀚威能,却是被玉蟾道人硬生生以极致快速的剑法给从中斩开,而且不伤身旁的大殿、外面的门人分毫。

    “诸弟子,守好道场!”

    虚静眼神微缩,大袖一摆,此地的空间当即变换,阵法中枢再次隐藏于虚空之中,而两道流光一闪,也先一步进入了这独立的空间之内。

    能在这个时候反应过来,还有能力进入这里的,除了虚静自然就是黄牛之身的陈子昂了。

    一片蔚蓝的空间之中,张百忍毫无反应的躺在玉床之上,长孙举跪倒在地,被一枚金钱镇压。

    远处虚空一晃,虚静和黄牛已经凭空闪现。

    “虚静师侄,你要明白,张百忍根本就到不了中土,甚至就算到了中土,也未必能进得了天界。天命之子,对于我们人族来说,只是一个心理安慰罢了。”

    玉蟾道人脸色冷峻,原本其貌不扬、如同乡间老叟的他此时却是显得那么孤傲、肃杀!让人不敢直视!

    “而他的身子,却能换来一个有望元神的上品金丹,如何取舍,一目了然!”

    “放屁!再好的接口也掩盖不了你自私自利,杀人夺命的事实!”

    一旁的长孙举没等他话音落下,就已经破口大骂。

    陈子昂却是猛然转身,铜铃双目直视虚静。

    在这里,他每一个呼吸都震动着这个空间,他的意志能冻结虚空、毁天灭地,他,此时才是关键!

    但他现在,却毫无反应!

    黄牛的双眸燃起红芒,斗战之法已经开始发动。

    “你那大殿的后面,放着的牌位已经有了多少?上万?十万?还是百万?”

    玉蟾道人低沉的声音响起,透着浓浓的悲哀。

    “数万年来,我人族有多少精英命丧妖族之手?以后更是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为之牺牲。而若我能成就元神,定能守护”

    “愚蠢!”

    侃侃而谈被中途打断,玉蟾道人声音猛然变得出离的愤怒。

    却是他身侧的玉床突然升起一股赤白的雷光,欲要把张百忍挪移出去,却被玉蟾道人及时发现,剑光闪动,连同那玉床也一起斩成粉碎。

    “道无高下之分,人无贵贱之别,师叔今日的行事,看似舍小取大,却忘了在大道之前,众生皆是等同!”

    虚静双目幽寂,缓缓开口。

    “师叔,你着魔了!”

    “你迂腐!无能!我现在所做的事,才是大义!今日谁也不能阻我!”

    知道言语无用,玉蟾道人当即狂吼出声,同时身旁的张百忍腹部微凸,淡淡的金光透着他的身体渗透出来,八宝金丹即将圆满,破体而出。

    “斗雷法!”

    虚静五指掐诀,内外五行合一,一个狂暴到极点的赤白雷霆如一道光柱一般,猛然刺向远处的玉蟾道人。

    狂暴的雷霆,所过之处虚空一片灰暗,似乎就连空间都被那雷霆之力轰碎了一般。

    “定法金钱!”

    在虚静动念之时,玉蟾道人已经有了动作,原本禁锢长孙举的定法金钱猛然一转,浓郁的金光直透天际,如同一根擎天金棍一般,硬生生的插入周天神雷大阵的运转之中。

    定法之力下,大阵一滞,虚静心头一震,手上的力道也不由得一弱,原本威能浩大的斗雷法当即削弱了九成不止!

    “太一分光剑!”

    金光爆闪,玉蟾道人就如一个金色的烈日,浩荡剑光猛然从他身上涌出,斩破雷光。

    余势不减,剑光涌起,欲要把整个阵法中枢彻底淹没。

    “斗战之法!二十五倍增幅!”

    黄牛的双眸一红,身躯一抖,一头百米之高的巨牛凭空显现当场,狂暴之力挤压的他身周的空间都开始泛起涟漪,出现波折。

    “吼!”

    黄牛昂首,大道之力加持下的惊天吼轰然涌出,这片世界在吼声之中猛然一滞,剑光雷霆当即顿在当场。

    “牛魔踏天!”

    黝黑的双蹄,无视空间的距离,带着天倾之势,朝着玉蟾道人踏去,双蹄之下,虚空压缩、坍塌,道人在那巨蹄之下,更是显得渺小如蚂蚁!

    “分光剑!”

    剑光极致的速度可以脱离空间的束缚,无数道剑光如同万千灵蛇一般从黄牛的蹄下涌出,朝着双蹄绞杀而去。

    剑光之下,就连虚空都被玉蟾道人给斩出万千漆黑裂缝,无穷的吸力从中产生,欲要把着百米黄牛吞噬进去。

    这一刻,曾经的人族金丹第一杀星,终于开始彰显他的威能。

    “牛魔乱舞!”

    剑光之中的牛蹄陡然一动,倏忽狂踏,割裂虚空的剑光、吞噬万物的虚空裂缝,在那黄牛的双蹄之下掀起惊涛骇浪!

    “剑化无穷,复归太一!”

    暴乱的虚空猛然一掀,太一分光剑与牛魔战法悍然对撞。

    远处的虚静五指掐诀,体内法力与这个空间紧紧相合,万里气机、无穷灵气的加持,在这一刻却显得那么的柔弱,只能拼命维持着阵法不受摧毁。

    面前的一人一牛,虽然掌控的力量远远不及虚静,但黄牛那蕴含天地奥妙的运劲之力,玉蟾道人那无视一切变化的极致速度,都在境界上把他远远的甩在身后。

    “轰”

    如同流行对撞,恒星爆发,阵法正中炽热的光芒陡然涌现,空间如同面团,在这一刻扭曲变形,忽大忽小,只有一人一牛还兀自在其中相互拼杀。

    “嘭”

    再次一声闷响,虚空恢复平稳,一人一牛两厢抛飞。

    黄牛重重的摔倒在虚静道人身前,满身血痕,气息奄奄。

    玉蟾道人踉跄倒退,一直退到张百忍身旁,脸上还未有所表情,一道幽蓝雷霆汇聚的长剑,已经把他从胸膛之处贯穿。

    “呃”

    口中一呛,一股鲜血当即从口中涌出。

    侧身看去,脸色苍白的长孙举正一脸狠狠的盯着自己。

    “师师叔祖,你,你没事吧?”

    躺在地上的张百忍双目无神,满是迷茫,看着玉蟾道人口中喃喃。

    “呵呵”

    玉蟾道人双膝一软,猛然跪倒在张百忍的身前。

    “孩子”

    张了张嘴,满头白发、容貌苍老憔悴的玉蟾道人陡然泪流雨下。

    “孩子,我对不起你!”

    “不”

    张百忍缓缓摇头。

    “师叔祖,你做的没错,我觉得你说的很对。这么做,我是愿意的!”

    “哈哈哈哈”

    玉蟾道人张了张嘴,突然哈哈大笑。

    “呜呜”

    笑声未完,他却又如同悲凄的孩童般嗷嚎大哭。

    “好孩子,好孩子!”

    少卿,玉蟾道人才在泪眼朦胧之中,缓缓伸出右手,颤颤巍巍的朝着张百忍的腹部点去。

    远处的长孙举举步欲动,去被一股柔和的力道给制止,扭身望去,却见师兄虚静道长正对着自己缓缓摇头。

    “为了天下苍生,为了你自己,一定要去东方!”

    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张百忍的腹部炸开,茫茫然之中,一个黯淡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