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662 英雄迟暮-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62 英雄迟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身在周天神雷大阵的阵法中枢当中,对于仙都雷法的加成已到了极致,长孙举更是阵法高手,神魂一动,已经连接到了阵法中枢,五行神雷猛然炸起。

    他对玉蟾道人并不算熟悉,毕竟是中土太一道的金丹,也不知道来人的真假,但对方明显对张百忍不利,他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五雷”

    “定!”

    口诀刚刚开口,一道金光已是落在长孙举的身上,金光落下,他的神魂、法力、肉身当即僵住,动弹不得,就算是意识的转动,也是变得极为迟钝、缓慢。

    刚刚浮现的五色神雷,也因为没了根基而慢慢消散。

    “长孙师叔!”

    张百忍惊喝一声,就欲要运使真气,却发现自己体内一片空荡荡,心情激荡之下,神魂更是发出一股针扎似的痛楚。

    “啊”

    “你们还是莫要挣扎了!”

    玉蟾道人看着张百忍的眼中透着疯狂,一枚泛着黄光的金钱从他身上飘出,带着柔和的黄光飘到长孙举的头顶。

    “你的天赋已经被我封印,肉身精华如今也被我的八宝金丹吞噬的差不多一干二净,乖乖的躺着,免得多受折磨。”

    “你到底是什么人?竟敢擅闯我们太一道道场,你以为你擒下我们,自己就能逃得出去了吗?”

    金钱光芒笼罩下的长孙举法力御使不得,但还能说话,也让玉蟾道人眼中露出惊讶。

    他的灵器定法金钱威力强大,可定天下万物,可落千般法宝,按理来说,被金钱定住的人,是不应该还能开口说话的。

    而且,长孙举的修为竟然还那么低!

    不过瞬息之间,他就明白,长孙举的神魂之中定然有秘宝相护,也难怪他会提前清醒,甚至差点坏了自己的大事。

    “我是什么人?”

    玉蟾微微昂首,眼神复杂的望着天空那隐隐欲现的闷雷。

    “我自然是太一道的玉蟾,一代上品金丹,精修太乙金光术,曾经有望成就元神之道的玉蟾道人!”

    “胡说!”

    长孙举咬牙怒吼。

    “我虽未曾见过玉蟾师叔,却也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师叔一生英雄,岂是你这不敢露面的妖孽能羞辱的?”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

    玉蟾道长淡笑一声。

    “那你说说,他在你的眼中是个什么人?”

    说话间,他已大袖一摆,身无反抗之力的张百忍已经被他用法力按在那玉床之中,体内的八宝金丹更是大放光芒,不停的吞噬着张百忍的精髓。

    “玉蟾师叔出生贫寒之家,妖族之域,少时遭受妖祸,父母双亡,独行万里拜倒在中土太一道。”

    “师叔天资超凡,十三习武,不足一个甲子就踏入道基境界,不满二百岁就成就上品金丹,乃是同辈之中的翘楚。”

    看对方一副不疾不徐的样子,,长孙举自然乐的继续拖延时间,一边开口,一边思索着两人的逃生之机。

    “这也就罢了!师叔斩妖除魔守卫众生之志,才真的让我等佩服!”

    “师叔当年不过先天修为,就为了掩护一个城镇百姓撤退,硬抗道基树妖足足半个时辰,为百姓逃命取得一线生机。事后师叔更是导致奇经移位,差点命丧当场!”

    “道基之时,师叔远走水域,独行三十年,斩杀水族妖物不计其数,最终一战独战金丹蛟龙,不仅战而胜之,而且还凭此踏入金丹!”

    “此后千年,师叔为了天下苍生与妖族之战不计其数,斩杀的妖物更是数不胜数,为我人族在天下立足立下赫赫功绩,就算是妖族至强之人都对其称赞有加。如今师叔虽然已经因伤静养,却也是我人族、我太一道一根擎天支柱。”

    “这般人物,定然是绝世英雄之姿,岂是尔等妖孽可以装扮的了得?”

    “是吗?”

    玉蟾道人眼神一垂。

    “想不到他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名气。”

    “你说的对,我不是他,他是一个英雄豪杰,而我只是一个频死而又无助的疯子罢了!”

    说完,他不理优自喝骂不已的长孙举,脚步轻移,来到张百忍的身旁。

    在看到张百忍奋力挣扎却有满是无助的表情之时,他的眼神猛然一个恍惚。

    “孩子,你也不要怪我!”

    “从这里前往中土,何其艰难?几乎是有死无生!”

    “你身为天命之子,血脉之中蕴含着这个天地的意志,若是用它炼丹的话,我的八宝金丹定然可以成就圆满。”

    “到时,我服用金丹,不仅能消去暗伤,还能延寿千载,就算是成就元神真人,也有七成的把握!”

    说话间,他的眼神再次变得狰狞、癫狂,一手更是轻轻的按在张百忍的丹田之处,那八宝金丹所在的位置。

    “我知道,你其实也不愿意成为天命之子的,你只是为了人族。”

    “我答应你,等我服用金丹之后,定然会斩妖除魔,守护苍生,就像以前的玉蟾所做的一样!而若我能成就元神,那我人族的处境也会大大的改善。”

    “这不正是你我所求吗?不必要冒着无穷危险前往前途未知的中土,只要你点点头,我们就能轻而易举的实现这个目标,何乐而不为?”

    “你说是吗?”

    他的眼中泛着激动,额下的胡须更是微微颤抖,激动的心情溢于言表,双眼更是死死的盯着张百忍。

    张百忍躺在玉床之上,看着眼前这白发苍苍、精神癫狂的老人,眼前一道道人影划过。

    心心相念的师姐、自幼相伴的黄牛、如兄如父的守俞师兄,慈和可亲的师尊、爱开玩笑的长孙师叔,不舍之意在心头回荡。

    眼前又是一花,多年来遇到的人族凄惨场景,妻离子散,万人逃亡的场景,尽是废墟的村庄,还有幼时那在自己面前狞笑着吞吃儿童的狼妖。

    心头一松,张百忍双眼一闭,眼角泪珠缓缓滑落。

    ******

    “张百忍!”

    外界,一处小山头,正在凝聚妖丹的黄牛猛然从修行之中惊醒,双眸一睁,转首直视不远处的太一道道场。

    “怎么回事?他要死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