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七十九章 一年一年-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九章 一年一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这个世界有儒有道,就是没有佛教传承,结果这象征天下权柄的传国玉玺之内竟然藏了一个佛家神通,真是有够古怪!

    陈子昂头脑发懵,大部分精力都被脑海里那奇妙的感悟给消耗。

    把玉玺包好系在腰间,他转身朝楼下走去,还不知楼下几人情况如何,脑海里的东西反正忘不了,可以回去以后细细感悟。

    走了几步,陈子昂皱眉看向自己的腰间,那里一块铜斜斜的露出体外,他竟然被那崩散的铜钟碎片给贯入了体内。所幸入肉不深,加上自己精神紧张、肌肉紧绷,一直到现在放松下来才感觉到身体不适。

    拔下铜片,陈子昂一捂腰缓缓下了楼。

    “少爷!”

    董芸儿双臂低垂,双眸泪光盈盈。

    “许伯去了,知画被人重打断了脊柱,以后也是不能动了。”

    陈子昂默然,当时董芸儿跟在自己身后,首先听到了楼下的不对,等她下去之时两人已经遭难,而她自己更是被对方一张拍飞,臂骨折。

    撕下一片袖袍,陈子昂摆安慰了一下董芸儿,把自己包扎好,弯腰背起许伯,两在抱起不能动弹的知画,一行人朝着山下行去。

    来时四人有说有笑,去时却一死一瘫,另外两人也是身上带伤,虽然拿到了玉玺,也无法露出喜色。

    ******

    小院之内,陈子昂盘膝坐在床上,看着双臂打着绷带的董芸儿在那长吁短叹。

    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宋峰远一脸焦急的行了进来。

    “哥,玉玺在你里吧?”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脸上更是控制不住流露出激动之情。

    陈子昂点了点头,指了指书桌上的包裹。

    宋峰远急切的上前打开包裹,通体泛黄的传国玉玺显露出来,只是在陈子昂眼则少了一股光芒。

    “哈哈……哈哈……”

    宋峰远拼命压抑着自己的笑声,笔直的背部都开始佝偻起来。

    “少爷,许伯死了,知画也瘫了。”

    董芸儿伤感的声音在房间内幽幽响起。

    宋峰远身子一顿,转过身子缓声道:“许伯我会厚葬,他的家人我会安排妥当。知画从小跟随我长大,他以后的生活就交给我来安排。”

    陈子昂点了点头,董芸儿则有些不满,宋峰远虽然安排妥当,但眼只有狂热,却无一丝悲伤,让心性敏感的她不由得心生不满。

    ‘少爷好绝情!’

    ******

    一间大院之内,穆鸾儿嘴角含笑的看着自己的父亲,当代的天门之主。

    “既然天意如此,那就按鸾儿的要求办吧!”

    天门门主微微一叹,眼神无波的看着眼前跪倒的几人。

    “通知下去,查清楚各大门阀的根底,与各路反王有联系的都是谁?告诉朝廷,免去宋修反贼的名义,恢复他的郡守之职,安排宋修进京。”

    “发动我们的势力,挑起各路反王之间的混战,清洗不服的门阀,为宋修上台铺平道路。”

    “通知京城内的那些人,告诉他们我们的选择已定,是皇叔魏广!把魏广身边一开始做的安排抛出去吸引天下人的注意。”

    随着这年男子一道道安排的传达,天下各路势力都为之开始转动。

    ******

    一年后。

    大越永安年,不足六岁的皇帝下诏,以治国不当为由禅位于霸下王宋修!

    宋修登基,立嫡子宋启远为太子。

    子宋恒平为勇王!

    五子宋谕远为贤王!

    子宋峰远为勤王!

    同年,梁王萧统挥兵南下,太子宋启远、勇王宋恒平监军,领兵十万抗击反贼。

    ******

    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

    又是一年桃花盛开的季节。

    董芸儿正坐在京城勇王府门前拿着一张宣纸默默的发呆。

    “芸儿姐姐,夫人受刘夫人所邀,在日后与王府后宅桃花林举办诗会,这几日还请姐姐多多辛苦,安排妥当。”

    卫冉竹身边的贴身丫鬟水莲笑嘻嘻的凑到董芸儿身前,一边好奇的朝她的纸张上看去。

    董芸儿不动声色的收起的宣纸,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说完默默地转身进了王府。

    “哼!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和我一样是个下人丫鬟!”

    水莲在身后低声冷哼,很是看不惯对方一天到晚冷着脸的表情。

    ******

    日后,王府门前。

    一位一身翠绿的妇人正态度亲热的牵着董芸儿的小。

    “芸儿啊!你家当时遭逢大难,小姨当时远在京城无能为力,可是我心的痛楚你要清楚啊!”

    “我知道的小姨。”

    董芸儿眼神复杂的看着对方,她是自己的小姨,京城监马官的夫人。

    “小姨知道你落入宋家上之后一直是托人送信,希望联系到你的,可惜当时世道太乱,一直没有联系得上。”

    那妇人抹了抹泪,双眸通红。

    “不过知道现在你来了京城,我立马就赶了过来。”

    董芸儿不置可否,自己进京已经有了半年,对方如果真想打听应该早就打听得到。

    “我打听了一下,像你这样的情况只要肯花钱是能脱离主家的。我又托军在前线的人请示了勇王殿下,他答应放你出来。”

    董芸儿脸色一变,急急道:“殿下怎么说的?”

    那妇人见董芸儿一脸的急切,不由笑道:“殿下说了,只要你愿意,可以随时离开王府的。怎么样?这几日随我去户籍所脱籍吧?”

    “殿下是这么说的。”

    董芸儿脸上的表情一松。

    “是啊,殿下写了字的。”

    那妇人一脸信誓旦旦的道。

    “芸儿你不知道,自从得知你出事后,你表哥可是茶不思饭不想,一知道你的消息之后,立马就让我想办法助你脱籍的。”

    “小姨不要说了!我不会离开王府的!至于小姨和表哥的好意,我心领了!在王府我过的很开心!”

    董芸儿突然脸色一冷,止住了对方的话头。

    半响,那妇人一脸不满的挥袖离去,只留董芸儿孤零零的身影站在王府门前的街道之上。

    ******

    “为什么会进来男人?”

    桃花林,一群贵妇名流聚在亭台之下,举杯饮宴。董芸儿一身墨绿的丫鬟服饰,立在宴会正,柳眉上扬指着突然出现的那面目俊俏的男子。

    “哎呀,这是司马公子,他擅长作词弹曲,我特意邀他来此一聚,助我们乐一乐的。”

    董芸儿冷眼看着面前的女子,此人是前朝公主,生性放荡,私生活之混乱几乎传遍整个京城。

    “滚!”

    她收回眼眸,朝着那男子冷喝。

    “这位姑娘,我乃……”

    “啊……”

    化为说完,一只秀脚已经印在了他的胸前,痛呼声他的身子已经翻滚着出了亭台。

    “来人!把他给我赶出去!打死不论!”

    董芸儿眉峰含煞,杀意凌然。

    “你……你只是一个丫鬟!这里哪轮得到你做主!”

    魏公主扭身看向主座的卫冉竹,却见她也是一脸不满的看着自己,不由怒喝道:“果然是乡野人家,好无规矩!”

    “走了走了!”

    一群人不欢而散。

    “芸儿姐姐,就算有不干净的男人进来了!你要处置也要先问一下夫人才是吧?”

    水莲小嘴一撅,不满的道。

    “住嘴!”

    卫冉竹脸色一变,冷声喝道。

    “啪!”

    董芸儿身子一闪,一掌已经扇在水莲的脸上。

    “董芸儿!你不要太过分了!”

    这下就连卫冉竹也不由得变色,凤目含怒的瞪着董芸儿,她待水莲亲如姐妹,怎能让她受此委屈。

    “管好你的侍女!如果再说这样没规矩的话,不要怪我下无情!”

    “轰……”

    一旁摆满瓜果的桌案瞬间四分五裂,董芸儿则缓缓收回掌。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