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七十八章 七宝妙术-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八章 七宝妙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不要以为自己是个后天练气之人就了不起,在前世你这人也就是我的一个护卫!

    大殿内天门男子掌的劲风还未消散,丈余高的巨石雕塑已经再次掀起了滔天风浪。

    木质的窗楞来回撞击的梆梆作响,灰色的布账朝天卷起,发出猎猎风声。

    男子双眸一缩,刚才两人交,对方的力气已经让他心生惊讶,但此时陈子昂单擎起雕塑的豪勇之姿,则让他不由得脸色大变。

    ‘这人的力气简直不可思议!’

    巨石雕塑从天而降,就像是一片乌云扑天盖地的压下,让男子无处可躲只能硬抗。

    “喝!”

    男子猛然发出一声大喝,声若雷霆猛然炸响,声波宛如实质的冲向西面八方。

    以陈子昂那非人的体质,都在刹那间感到鼓膜震动,上的动作为之一缓。

    “轰……”

    巨石雕塑撞在一双肉掌之上,轰然爆响,碎石四散崩飞,那天门男子则喷血倒退。

    陈子昂眼眸一喜,刚才交的一瞬间,他已经明白两者的不同。

    对方的肉身应该是受过真气的锤炼,坚若钢铁。而他体内的真气更是刚猛霸道,而又浑然一体,交之下自己根本无从卸力,击后只能用身体硬抗。

    而自己唯一的优势就是自己的天生神力,经过诸天罗汉相身法的加持,自己的力道比刚来这个世界之时又强了至少一倍!

    对方虽是后天练气之人,但气力却比自己要小得多!

    嘴角冷笑,陈子昂擎住剩下半截身体的雕塑,像是舞动一片毫无重量的乌云一般,从各个角度朝着对方展开进攻。

    天门男子还未缓过神来,就见到那半截雕塑如轮般平推而来。

    脚下一点,男子强自按下胸口上涌的气血,身化一缕似有似无的青烟,在大殿里以鬼魅般的速度变换移动,躲避着那连绵不绝压来的半截雕塑。

    ‘果然,拥有内气之人动作根本无法琢磨,变换方位更是毫无预兆,自己要是与他近身相拼的话很容易吃亏。’

    陈子昂雕塑舞动,招式千变万化,连绵不绝,竟然死死的压制住了对方。

    “啊……”

    躲避多时仍旧无法摆脱身后的雕塑,天门男子眼狠厉之色一闪,猛然再次张口大吼。

    吼声他的双猛然变得晶莹如玉,就像是一双艺术品一般,充满了奇异的诱惑力。

    “咔嚓……”

    双往前一杵,山石打造的雕塑就像泥捏的一般被他瞬间拍裂,而他也受不住那沛然大力,连退五六步。

    陈子昂眼神陡缩,扔掉仅剩一点的石块,身子一窜就上了二楼。

    “贼子尔敢!”

    怒喝声,男子身体一折,直直的跃向二楼。

    “轰隆隆……”

    一个长长的书架突然出现在楼梯口,死死的堵住了去路。

    “轰!”

    双掌一拍,木架崩散,书籍散乱飞舞,男子还未落地,身后一道人影已经无声无息的靠了过来,单掌轻轻的按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噗……”

    一口鲜血猛然喷出,人影朝前扑倒。

    陈子昂虽然轻轻一按,却在瞬间爆发了全身之力,不过对方也是反应敏捷,竟然在刹那间身子前冲,右腿朝后猛甩,妄想逼退自己。

    ‘身上竟然还有一成护身甲?’

    陈子昂脚下一点,和对方的右腿撞在一块,整个人直直的撞向楼的隔板。

    “哗啦啦……”

    木板碎裂,陈子昂再次来到了传国玉玺之前,不过他也没有趁收起玉玺,而是把目光放在了头顶的天窗,透过那里能够看到四楼顶层正吊着一个硕大的青铜巨钟。

    “小子死来!”

    一个满脸是血,浑身衣衫褴褛,双目赤红的人影从缺口处一跃而上。扫眼一看,见玉玺安然无恙的放在不远处的木桌之上,心不由得一松。

    一个黑影从天而降,裹挟着庞大的气浪气势凶猛的朝着男子压来。

    “啊!”

    男子身子一旋,旋转着朝上迎去,双掌晶莹如玉,他自信面前就是钢铁也能撕个粉碎。

    “咣……”

    铜钟大吕般的震响传遍十里方圆,大钟下的男子面色一僵,窍一丝血迹浮现,浑身的真气几乎控制不住。

    “咣……”

    钟声再响,更是在层破开一个大洞,落向了楼下。

    “啊……”

    钟声回响下,一个低微的吼声隐隐约约传入耳,硕大的铜钟上陡然浮现一死死裂纹。

    ‘这样还能挣扎?’

    持包铁撞杵的陈子昂双眸哑然,对方倒真是打不死的小强。

    “轰……”

    铜钟一鼓,四散碎裂开来,一块块大小不一的青铜碎片极速的飙向四面八方。

    一杆有成年壮汉腰围粗细的撞杵从天而降,裹挟着撕肌裂肤的劲风直击天门男子的头颅。

    一双满是血液的双臂一举。

    “咔……咔……”

    骨裂的声音响起,撞杵一分为二,男子也被陈子昂一拳轰在了头顶,打横着飞向了窗外。

    明明听到了对方头骨碎裂之声,陈子昂仍不死心的把断成两截的撞杵砸向对方,亲眼看到对方重重的落在楼下地面之上,任由撞杵撞在身上也毫无反应,才松了一口气。

    ‘看你还不死!’

    在心冷哼一声,陈子昂反身回到楼,快步来到那通体金黄的传国玉玺之旁,拿起就要朝楼下行去。

    掌刚刚碰到玉玺之上。

    “嗡……”

    比刚才的钟声还要悠扬的声音猛然响彻他的脑海。

    脑海那一片死灰的青铜石门猛然一震,的传国玉玺上一股暖流沿着臂瞬间钻入脑海之。

    天空白云悠悠,微风似乎都带着一股倦意。

    地下群山翠绿,一弯溪流环绕其间。

    孤舟之上,一个白衣胜雪的少年僧人正立于船头,面上带着微笑的看着眼前充满生的景色。

    僧人目如朗星,唇红齿白,神情温,风采潇洒。如果不是光着头,简直就是陈子昂对自己未来形象的完美标尺。

    “贫僧有一法,传自我佛宝,名曰斗战之法!”

    那僧人开口,群山都为之倾倒,百鸟随之盘旋。

    ******

    陈子昂睁开双眸,眼精光外冒,愣了半响才回过神来。

    ‘为什么要是和尚啊?’

    一声不甘的叹息在他心间久久回荡。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