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618 盟会-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18 盟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南荒之中有一奇山,名曰大荒山。

    此山高达万丈,延绵数千里,山势雄峻却寸草不生。

    高耸的山峰如同一柄擎天利刃,巍峨挺拔,贯穿云海,直逼上方的天罡大气。

    据闻,此山是此界最高的山峰,立于山巅,甚至能直视那天外地膜的存在。

    这座山以前是南荒散修弈剑听雨阁的驻地所在,现在则是属于天道盟议事之所。

    高耸的山巅之上,有一阁楼,阁楼通体用万年白玉打造而成,造型古朴典雅,重檐叠楼,屋檐高翘,势若凌空欲飞。

    阁楼五角各挂风铃,寒风吹过,铃声清脆入耳。

    此阁就名弈剑听雨阁,乃是一件威力强大的灵器,更是这万里地域锁云奇门阵的阵眼所在,浓郁的灵气再此汇聚,如同云雾一般铺满山顶数里。

    从下方看去,大荒山山巅就如一朵白云,白云中有灵光不时闪动,照耀万里。

    此阁并不对外开发,今日却多出了一位外人。

    白衫飘飞的张玉儿背负双剑,立于楼栏之前眺望远方,尽瞰苍茫大地,一览莽莽群山,身处于此,让她心生一种主宰天地、君临天下的壮志豪情。

    “张道友,此景如何?”

    孙隐温和沉稳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回首看去,一身红袍的孙隐端坐石座,面色古井无波,如同山岩。红袍披在他略显浑圆的身上丝毫不显滑稽可笑,反而有股沉郁而浩瀚的威严从他身上隐隐传来。

    “无飞泉青松、奇花异石,入眼处尽是苍茫,毫无生机,何谈景色?”

    张玉儿面容冷清,毫无往日的柔和之色。

    面对孙隐,她体内的剑意无时无刻不再提示着她此人的危险,高高在上的目光更是能够看得出孙隐体内那欲要吞噬天地的浩瀚血芒。

    魔功!

    南荒之中并不排斥魔功,毕竟有的功法修就已经不错了。

    但魔功大部分都是讲究损人利己,吞噬天地,一般遇到修炼魔功之人,大都会心生警惕。

    孙隐修炼了魔功并不出奇,毕竟此人的修为进展简直就是奇迹,但能凭借魔功进阶金丹,而且还是丹成四品,那就了不得了!

    这即说明孙隐所学的魔功不凡,也是他本人对于魔功的掌控也是惊人,丝毫未曾被魔功迷失了心性。

    没有经过心性的考验,是成不了金丹的。

    “万物生机是景,血海炼狱何尝不是景?”

    孙隐淡淡一笑,面色仍旧僵硬。

    虽然他已经进阶金丹,但体内的庞大魔气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他的心性,让他再无余力维持自己的外在形象。

    就如此时,虽然他自己不觉得,但口中的话却是透着股浓郁的血腥气!

    “哼!”

    张玉儿淡淡的轻哼一声,没有多言,而是转身朝着远处看去。

    一道紫芒横贯虚空而来,少卿已是在阁内显露身形,却是一位身材魁梧的光头大汉。

    “大雪山空陀,见过张道友!”

    大汉双手合十,朝前一礼,听名号看动作,这应是位和尚,但他头顶却无戒疤。

    “空陀禅师,久仰大名!”

    张玉儿回了一礼,三人分作,少卿又有几道流光遁来,最后共有六位金丹宗师在此汇聚。

    “目前能赶过来的金丹道友都在此处了,其他不能过来的消息也已经传过去了,等一年后,我们在为张仙子举行成为天道盟副盟主的仪式。”

    孙隐的脸上挤出一丝僵硬的笑意,对着在场的人缓缓开口。

    “有张仙子加入,我天道盟定然会在南荒之中扎稳脚跟,此事当贺,不如拿些酒来如何?”

    一位满脸络腮胡的大汉哈哈大笑着提议,却是没有得到一人相应。

    酒剑仙凌璟,六品金丹修士,据说背后还有中域大派御剑山庄的关系。

    “虎威怎么没来?他离这里不是挺近的吗?”

    又有一人开口,却是位赤发童子,身高不及腰,头颅大如斗,生的奇模怪样,却是实打实的四品金丹修士,在场众人中也是顶尖人物。

    火云岭赤剑童子明殊,原本弈剑听雨阁的阁主,名震南荒千年的一代枭雄。

    “他的一个徒弟出事了,他过去看看。”

    一身道袍的禹迹山玄岳道人缓缓开口,他与虎威上人关系不错,因而消息灵通一些。

    “他的徒弟多的数不过来,不过是一个徒弟出事了,有张仙子加入我们的事大?真是不知轻重!”

    赤剑童子明殊不轻不重的训了一句。

    “是寻道宗的人下的手?”

    孙隐再次开口,浓郁的杀气隐隐涌动,也让在场的人眉头微皱。

    “目前还不知道,不过应该是。虎威出事的徒弟是位假丹修士,一直负责镇守中曲国,催促千机派打造器械。”

    “你说哪里?”

    一股锋锐的剑气猛然升起,压得数人身上灵光微颤,各自灵器自发的升起防御之能。玄岳道人更是脸色一僵,几乎要当场跃起来。

    “中曲国?我记得是陈子昂陈道友的道场吧?”

    孙隐眼中猩红之色微露,当即缓缓的开口。

    “怎么?张仙子在中曲国有熟识的人?”

    “这些年我深陷绝域,陈兄一直与我在一起,与我算是生死相交的朋友。”

    张玉儿美眸转动,缓缓收敛剑气。

    “一直到前段时间,我与陈兄才脱困而出,算算时间,他现在也该回到中曲国了。”

    “仙子的意思是,虎威的弟子,有可能是那位陈道友所杀的?”

    玄岳道人开口。

    “不知那位陈道友修为如何?”

    “陈兄道基圆满修为,不过他的实力较强,击杀假丹易如反掌!”

    张玉儿美眸微动。

    “看来这有可能是个误会,陈道友也是我的朋友,他的性格我很清楚,绝非滥杀无辜之人。镇守中曲国的是卢阴叟和崔龙姑他们俩吧?他们两人行事已入邪道,怕是有可能会因此得罪了陈道友,被杀也不奇怪。”

    孙隐顿了顿,缓缓开口。

    他这是站在陈子昂这一边,或者是张玉儿这一边了,若是真的是陈子昂下的手,这件事有他和张玉儿背书,其他人也不能在说写什么。

    其他人对视一眼,算是认可了这种决定。

    “玄岳道友,你与虎威相交不错,为了防止他做出错事,由你去一趟中曲国如何?”

    见众人没有反对,孙隐再次开口,声音更是一沉。

    “陈道友是我孙隐的朋友,也是张道友的朋友。”

    “是,盟主,我这就去!”

    玄岳面不改色的直起身子,身形一晃,已在原地消失无踪。

    “玄岳道友的清风浮云遁堪称南荒一绝,定然可以在虎威之前赶到中曲国,张仙子不用为陈道友担心。”

    见玄岳道人离开,孙隐又朝着张玉儿缓声开口。

    “我并不担心陈兄,而是有些担心虎威上人。”

    张玉儿嘴角柔柔一笑,双眸弯成月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