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616 延续-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16 延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下方的戍土大阵已经处于全力激发的状态,数千里地域的地气汇聚于以起,让附近的天空都变了颜色,浩瀚的戍土真气更是演化出了数种威力强大的攻击,足可以灭杀假丹修士。

    奈何,庞大的阵法,虽然可以发出堪比金丹宗师全力出手的威力,但也代表着聚力的缓慢。

    而在陈子昂虚空无界力之下,阵法的防护力几乎可以无视,雷霆狂刀当空横扫,灵器之威显露无遗。

    瞬息之间,场中已经只剩下以片寂静,独留易黎孤身立于虚空。

    陈子昂再次单手以伸,一柄玉尺当空飞出,轻轻的撞在下方的大阵防护层之上。

    “翁……”

    丈许大的空洞凭空产生,大袖一摆,陈子昂已经裹着景家兄妹遁入下方。

    易黎站在那里脸色来回变幻,片刻后才催动剑光绕身一转,也朝着下方的中曲国皇都遁去。

    进入大阵的防护内,还能看到远处有几道遁光正在急速的朝着远方逃离,这些是刚才未曾出手的此地守护修士,现在见势不妙,就要纷纷逃离。

    几十柄圆月弯刀式样的法器当空旋转,光芒一闪,那几道逃遁的身影就僵在原地,生机消散缓缓坠地,身上的乾坤袋等物则被弯刀法器化光卷起回返。

    “仙师……”

    景家兄妹的表情满是迷茫、不可置信,片刻后景芮的狂喜之声才响起。

    “这个东西你们拿着,先把的情况清理干净,有不服的,杀了就是。”

    陈子昂从乾坤袋中取出两柄内蕴自动激发法术的法剑,递给景家兄妹。

    虽然这里的道基修士已经被他斩杀,但还有不少先天之人在,这些人还不值的他动手,而且有可能牵连无辜,还是交给景翰两人处置为善。

    “我先去紫云山的洞府看看,等你们处理完了,再去见我。”

    见两人仍在心情激荡之中,反应迟缓,陈子昂微微摇头,已经跨步朝着紫云山行去。

    护山大阵还在,只是有了些许的改变,让防护力比原来的更好了一些。

    无人主持的阵法被陈子昂直接无视,轻易的进入其内的千门洞洞府之中。

    还未进入洞府,浓郁的胭脂水粉味道已经扑面扑鼻而来。

    眉头微皱,跨步进去,就看到当初原本简洁的装饰已经变得花红柳绿,一片粉腻。

    更有几十个粉面小生在其中舒展身姿,虽然个个都是生的好皮囊,奈何却都毫无一丝男儿气概。

    “你是谁?难道不知道这里是不允许外人进来的吗?”

    陈子昂的身影刚刚显露,当即就有人不悦的大叫,声音尖细,像是太监一般。

    “赵家哥哥,别叫了。这位肯定是仙子姐姐又看上的哪家公子哥,你看这细皮嫩肉的,不知道小兄弟用的是什么护肤膏?以后都是自家兄弟了,不如分享一下?”

    又是一个腻腻歪歪的声音响起,声音中还不乏妒忌的情绪。

    “滚!”

    无语的摇了摇头,陈子昂没有心情理会这些被人圈养的娘娘腔,低喝一声,就在一群人脸露不悦之色中掀起一阵狂风,把所有人全都清扫了出去。

    同时刮出去的还有那胭脂水粉、花团锦绣的装饰品,就连洞府内的气息都被他换了一遍。

    即使如此,一想到这里曾经可能发生的场景,却仍旧让他感觉心中还有些许不适。

    尤其是在自己的石室内看到那占地数丈的大床和床上那凌乱的被褥,陈子昂更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片刻后,轰隆隆的声响在紫云山之内响起,良久方歇。

    等景翰几人赶来拜见之时,千门洞已是大变了样,原有的洞府大都坍塌,在废墟之上再次出现了还未装饰过的洞窟。

    “晚辈易黎,见过陈前辈!”

    易黎螓首低垂,一脸恭敬的利于空旷的山洞之内,在她身旁,有脸带喜色的景翰陪伴,看来他们两人到还有些真心在里面。

    对于高深莫测的陈子昂,易黎现在已是不知道该做何应对,不过是道基后期的修为,却连斩两大假丹修士,几十位道基高手更是被他横扫一空,除了自己之外,中曲国的外来修士全都死绝。

    这种手段之强,杀气之重,都让她**半点反抗的心思。

    景芮则是一脸濡目的立在一旁,双眼之中尽是激动。

    “嗯,事情都处理完了?”

    “回仙师,我在中曲国国民之中的威望还算不错,现在没了那些道基修士在,有二心的也被我等铲除了,情况基本上算是稳定了下来。”

    景翰此时神色飞扬,精神极为昂奋。

    修行之人看不起凡人,因而中曲国明面上的事也一直是景翰处理,此时收拾起来也算方便。

    “对了,景翰,你和景芮两人体内的禁制是谁下的?”

    点了点头,陈子昂又问起一事。

    景翰两人体内的禁制虽然被陈子昂一刀斩灭,但其中的神念却是十分难缠,要不是他手段足够多,怕是当时也做不到如此轻松如意的破开禁制。

    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在景翰两人身上打下禁制的人应该是位金丹修士。

    景翰一呆,侧首看向相易黎,他虽然见过下禁制的人,却不知那人的姓名,但看当初崔龙姑一脸恭敬的守在一旁,定然是位了不得的人物。

    “是天道盟长老禹迹山的玄岳道人,玄岳道人是位金丹宗师,丹成八品,成就金丹已经一千多年了。”

    易黎代为回答,顿了顿,又小心翼翼的加了一句。

    “另外,卢阴叟的师尊乃是牛角山的虎威上人,也是一位金丹宗师,丹成九品,成道近八百年。”

    “而且,虎威上人精通双修之法,卢阴叟这些年一直会寻些条件优质的处子送到虎威上人的山上,一向很受上人的喜爱。”

    “哦!”

    陈子昂微微点头,状似毫不在意。

    易黎无奈之下,只得继续开口道:“仙师,卢阴叟现在搜刮来的女子现在就在中曲国,本是要在不久之后送往牛角山的,不知……”

    她的声音带着迟疑,在易黎看来,陈子昂虽然实力惊人,但敌得过金丹宗师的可能性却也不大,更何况后面还有天道盟这个庞然大物,现在只是一时得胜,以后还有的是麻烦。

    不过陈子昂有如此实力,还坐拥中曲国、千机派,已经有资格和天道盟谈谈合作的条件了。

    但首先,却是需要尽量减少与天道盟金丹宗师之间的矛盾。

    “易黎你什么意思?”

    景芮眉头一皱,脸带愤怒之色的看着易黎。

    “她们都是些无辜女子,难道我们不仅不救,还要推她们进火海不成?”

    几十年的受苦,景芮对这种事越发的敏感。

    “不过是一些凡人,为了她们得罪一位金丹宗师,实在是太过不值的!”

    易黎把头一低,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但话里的意思却是显露无遗。

    “凡人怎么了?我们兄妹也是凡人,你曾经就不是凡人了?”

    景芮闻言却是越发恼怒,声音更是高高的提起。

    “景芮,你别生气,易黎也是为了我们好。”

    景翰急忙开口劝慰起景芮来。

    “哥……,你?”

    景芮一呆,像是不可置信一般,一手指着景翰,良久不在言语。

    “别吵了。景翰,你是一国之主,你说,应该怎么办?”

    陈子昂面无表情的摆摆手,看向景翰。

    “仙师……,我也想保护百姓子民,可是金丹宗师……”

    景翰偷偷看了看陈子昂,语气吞吞吐吐。

    “有我在,就算是金丹宗师你不用担心。况且,为了几位女子,那虎威上人也未必会真的找上门来。”

    陈子昂一笑,他看得出来,景翰其实也不愿交出人来,但却担心会给自己带了灾祸,因而才会迟疑。

    “前辈,不仅是一些普通女子,还有两位道基女修,其中一位还是未破身的玄阴之体。只是为了她,那虎威上人,也是不会放弃的。”

    易黎插口一句。

    “无妨!”

    陈子昂摆摆手。

    “不过那两位女修怎会落在卢阴叟的手中?玄阴之体,据说这样的人修行的起点就是先天之境,可谓是上天之宠儿,想来也不是一般人吧?”

    “前辈说的是,这两位女修乃是假丹修士西荒飞龙岛飞龙居士的女徒,邬山七姐妹之中柳元霜、赵雪蝶。赵雪蝶就是玄阴之体,在七姐妹之中年龄最小,年纪轻轻却已经有了道基六重天的修为。”

    易黎回道。

    “柳元霜?”

    陈子昂眼神微动。

    “此女我认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