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611 送客-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11 送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棍打晕华伯之后,陈子昂手提他的后颈,折身回返。

    此时两位金丹的交手也已经步入尾声,毕竟两方的敌意一开始就是因为华伯而起,这个时候两人动手的意愿却是已经不大。

    “这位道友,不知我这同伴如何得罪了你,竟然以堂堂金丹宗师的身份,暗下杀手!”

    虽然默认了陈子昂的举动,但看到陈子昂拿着华伯回来的时候,尊胜大师还是忍不住心生怒火。

    刚才他们即将进入那玉竹山守山大阵的时候,一股十分隐藏的杀机因为张玉儿的情绪波动流露出来,这才让尊胜大师发觉不对,及时喝退华伯和程天乐。

    不过对方一介金丹宗师,竟然还要等人进入阵法防护之内才下杀手,也实在是太过分了!

    其实一开始要不是张玉儿感应到尊胜大师这位金丹宗师在一旁隐藏,她也不必定要等到华伯入阵,早就早早的拔剑杀出去了。

    当年这华伯身为大师兄,不仅偷袭与她,还刨了师尊的坟陵,就为了能够多收刮一些灵物,他的心性,竟是比师尊的评价还要险恶!

    若不是这些年此人一直了无音讯,张玉儿怎能容他活到现在?

    此时偷偷潜入玉竹山,对方的打算不问自知。

    新仇旧恨之下,张玉儿才是在华伯即将入阵之时心情激荡,才被尊胜大师发觉了不对,才有了此时的一场金丹对决。

    “他是我师门的罪人!这也是我们的私事。倒是阁下,不请自来,还隐藏行迹,所为何来?”

    张玉儿此时已经遁出玉竹山,同时也引动了身后的阵法,雾气弥漫,已达千里,小半个天风峡谷都被遮盖其中,并且还在不断的朝外蔓延。

    “嗯!阁下莫非就是琼花仙子?”

    看到张玉儿的相貌,还有她身旁悬浮的一红一百两柄飞剑,尊胜大师像是想起了什么,声音中带着惊疑。

    “正是!”

    张玉儿点了点头。

    尊胜大师双目紧紧的盯着张玉儿,突然哈哈一笑,神色中敌意尽消。

    “原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都是一家人啊!”

    “我们天道宗宗主可是仙子的好友孙隐啊,孙宗主这些年来可经常感慨仙子的仁义,仙子面对强敌而无畏之名,更是广传天下。”

    “想不到仙子消失几十年,竟是成就了金丹,大道之上再进一步,可喜可贺啊!”

    一番感慨,尊胜大师说完又一指昏迷过去的华伯,语意不明的再次开口。

    “不过这位不是你们玉竹山的外门弟子吗?他一身功法也是得了千剑道友的真传的,因为仙子失踪,此地落入外人之手,在下才随他来夺回基业的。”

    “他曾经是,但早已经不是了!”

    张玉儿先对着陈子昂柔柔一笑,在看到华伯之时脸色又是一冷。

    “哦,看来是此人欺骗了我等啊!”

    尊胜大师收回身侧的灵器,消散雷光,再无一丝敌意,言语中更是带着歉意,显然是认定了华伯是个恶人。

    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张玉儿不顾及金丹宗师的身份对一个道基修士下手袭杀,而华伯更是见势不妙溜之大吉,两人定然是熟识。

    相比之下,此地的主人张玉儿的话更为可信,虽然不知道两人之间发生过什么,但只要一想也能猜测出七八成。

    “要杀了吗?”

    陈子昂提了提手上昏迷不醒的人体。

    “先不用,我要用他在坟前祭奠恩师。”

    张玉儿微微摇头,对着陈子昂又是嫣然一笑。

    “子昂,这次真的是多谢你了,你不知道我找这个人找了多少年,这次要是再让他跑了,怕是今生也没希望了。”

    这次要是华伯在逃掉,怕是他会直接老死也不现身了,对于张玉儿来说,不能亲手杀死他,定然是一个遗憾。

    “客气话就不必说了,先把眼前的问题解决再说吧。”

    陈子昂一笑,侧身看向远处的尊胜大师和他身旁的那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

    “天道盟的人。”

    “正好,我也正想见见他们。”

    “尊胜大师,久闻大名,刚才之事只是误会,还请入府一叙。”

    张玉儿精神一提,大袖一摆,身后的守山大阵已经彻底敞开。

    这种情况,要想再次启动阵法,定然需要几个呼吸的时间,而几个呼吸的时间,对于金丹宗师来说,已经是诚意十足了。

    “恭敬不如从命!”

    尊胜大师也不迟疑,当下脚步一跨,带着程天乐迈步过来。

    “上次前来,千剑道友还在,故地从游,景色如昔,故人却已不见。”

    进入玉竹山,尊胜大师却是升起一些感慨,这里的竹楼庭院都是千剑老人在世的时候建造的,张玉儿一心修行,身边只有两个女仆,这些年倒是一直未曾改变。

    “大师请坐!”

    山顶已被削平,当中有一栋用千年长穗竹搭建的竹楼,造型简朴自然,又不乏大气。

    端坐其中,可尽收千里之地,长居与此,可养人浩然之气。

    厅内一桌一案,三人端坐,站着的程天乐诧异的看了看陈子昂,不明白这位道基修士怎么也做了下来,而且张玉儿与他的态度也是十分亲密。

    莫不是……

    他们是双修道友?

    再看看绝世之姿的张玉儿,陈子昂虽然相貌也是不凡,却在程天乐的心中自动下调两个档次。

    真不般配!

    一股酸酸的味道从心头升起。

    “仙子最近几十年消失未见,此番现世,却是一鸣惊人啊!”

    张玉儿气机圆润,神魂无时无刻不在交感天地,这既是说明她进阶了金丹,也说明她进阶金丹的时间还没有多少年,还在熟悉这金丹境界,并借助天地之力增长着法力。

    初入金丹就能与自己争斗持平,此女的金丹品质定然极好,绝对是中品金丹无疑!

    尊胜大师丹成七品,张玉儿的金丹品质比他高,自然是中品金丹。

    至于上品金丹?

    整个南荒才不过四位!千年来更是只有两位,其中一位还是谣传,世人并不知真假。

    “不知道友丹成几品?当然,若是不便告知,也就罢了!”

    丹成几品也算不大不小的秘密,但在南荒通常是瞒不了多久的,尊胜大师的问话也不算失礼。

    “饶天之幸,丹成上品!”

    张玉儿柔柔一笑。

    “啪……”

    尊胜大师身下的竹椅猛然发出一声脆响。

    “丹成……上品?”

    张玉儿淡笑不语。

    上方站着的程天乐身子一晃,心中泛出的第一个反应竟然不是为张玉儿的震惊,而是再次看向陈子昂。

    真是不配!

    陈子昂诧异的看了看程天乐一眼,不明白这位年轻人为何总拿奇怪的眼神朝自己看过来,莫非自己哪里不对?

    片刻后,尊胜大师才平定了心绪。

    “仙子果然天资出众,十年前寻道宗无双公子结丹,也不过是丹成四品,以一步之差未能成就上品金丹。”

    “一步之差,天壤之别啊!”

    他神情来回变换,接下来也是思维散乱,草草聊了几句,就带着徒弟告辞离开。

    “天道盟和寻道宗之间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你实在不宜参合进来。”

    望着尊胜大师两人离去的身影,陈子昂悠悠一叹。

    他明白张玉儿的打算,但他并不支持。

    在他看来,修道修的是自己,是人与天地,而非这些扰乱人心、坏人修行的俗事。

    “纷争越乱,此时我的作用也就会越大,也能得到更高的地位,更大的权利,以后也可以拥有更多的资源。”

    张玉儿柔和的神态之中却是锋芒微露,说完又顿了顿,看向陈子昂。

    “子昂,无双公子与我并没什么关系。”

    “嗯,玉儿已成上品金丹,大道可期,何必还要为这些俗事分心?”

    陈子昂对于那无双公子没什么芥蒂,仍是开口劝说张玉儿,做一个局外之人。

    “子昂,有件事你不知道,南荒位于中域与妖族界域的交界处,是禁制元神真人踏足的。而我们这些金丹宗师,其实每一位其实背后都有其他宗门的支持,作为权利的平衡。”

    “背后的宗门?”

    陈子昂皱眉。

    “没错,家师千剑老人其实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中域御剑山庄的外门长老。甚至很多有望成就金丹的修士,也会被人早早的找上门来,你也知道,背靠宗门,成就金丹的可能也会越大。”

    张玉儿点了点头。

    “那么说,玉儿其实也是御剑山庄的人了。”

    陈子昂缓缓点头,他虽然离群寡居,但并非不通世事。

    相反,几世经历,让他对于权利的厮杀,看的更加清楚。

    “不,我加入的是万象门!”

    张玉儿却是缓缓摇头。

    “我们南荒的人,对于宗门的选择性更大,而万象门给我的许诺更具诱惑力。”

    “是纯阳法宝?”

    陈子昂接口。

    “哦!子昂对于万象门很熟悉?”

    这下换做张玉儿诧异了,对于南荒之中的修行之人来说,中域的修仙大派大都十分模糊,所知不多。

    而陈子昂竟然不仅知道万象门,还能推测出他们给自己的条件。

    “曾经有一位万象门的人找过我,说是只要我进阶上品金丹,就可以赐下纯阳法宝。”

    “子昂的天赋远超与我,成就上品金丹指日可待,那你可是答应了?”

    张玉儿点了点头,只要认识陈子昂的,都会震惊于他的实力。在她看来,万象门的人估计就是偶然见到了陈子昂的实力,才会拉拢,这毫不出奇。

    “没有,我喜欢独自修行。”

    陈子昂的话却让张玉儿一呆。

    “可不入宗门,我等就得不到成就元神之法,前路也就断绝。”

    “若我说我能得到晋升元神的法门,并可以送给你,玉儿还会参与到这乱世之中来吗?”

    陈子昂的眼神带着深邃之意,也让张玉儿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

    “子昂的话我是信得过的,不过修行之路,法侣财地缺一不可,就算有了功法,也需要有资源辅助。”

    “玉儿说的没错,是我想的差了!”

    陈子昂点了点头,缓缓起身。

    “一路同行那么久,我也该回去了,也不知那么多年过去,我那洞府成了何等模样?”

    “既如此,萍儿,替我送客!”

    张玉儿柔柔一笑,举杯送客,眼中些许落寞一闪而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