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609 华伯-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09 华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风山脉深处,有一处峡谷,峡谷狭长,裂口狰狞,被谷主称之为离乱谷。

    此谷地势险要,内里阴气汇聚,有万千毒虫在此汇聚、生长,又被谷内之人豢养驯服,仗之对敌。

    七彩朦胧之气笼罩着离乱谷,这烟气名叫七彩迷心瘴,内有奇毒,可腐蚀法器神魂,就算是修行之人,深陷其中也必定会尸骨无存,魂消魄散。

    即使是精通医毒的行家,在这瘴气之前也是束手无策!

    离乱谷谷主,就是仗着如此防护手段,再加上行事小心谨慎,才在玉竹山附近安家落户,定居数百年。

    往日只有虫鸣的离乱谷,今日多了些许的雷鸣爆破之声,笼罩山谷的七彩迷心瘴也卷起波涛,不停的朝外逸散出丝丝缕缕的烟雾。

    “轰……”

    一道儿臂粗大的闪电轰然贯穿七彩瘴气,如同天神手中的厉斧,狠狠的劈在下方的一人头顶之上。

    悲吼声之中,鼎鼎大名的离乱谷谷主当即化作一具焦炭,死得不能再死。

    “程道友的天雷剑诀果然了得,一位道基圆满的修士也能一击斩杀!”

    如烟如雾的一道剑芒轻飘飘的扫过离乱谷谷主所在的位置,卷起当空遗留的乾坤袋和两柄法器,带着几滴心头血,在半空中显露身形。

    说话之人头发花白,面目苍老,只有一双小眼睛还闪烁着精光。

    他身着一件奇异的黑色长衫,长衫之上有点点星光晃动,此起彼伏,犹如夜空中的星辰夜幕披在了他的身上一般。

    “还要多亏华伯的七幻遁法,要不然我也不能近身来到他的身前,到时候又是少不了麻烦一场。”

    在华伯的身旁,立着一位剑眉星目的少年,刚才的雷霆剑光就是此子击出的。

    此人名叫程乐天,乃是孤月峰峰主尊胜大师的弟子,道基圆满修为。

    而尊胜大师,则是位金丹宗师,当年弈剑听雨阁的一位阁主,现今天道盟的一位金丹长老。

    “程道友客气了!”

    华伯缕了缕胡须,淡淡一笑,随后大袖一摆,下方一人就被他摄了上来,身躯瑟瑟发抖的立在虚空,等候处置。

    “你叫阿福?”

    “小……小人是。”

    阿福身躯颤抖,说话声也是断断续续。

    这两个煞星突然闯进自家谷内,二话不说就是电闪雷鸣,星光如海的大开杀戒,自己师兄弟死伤惨重不说,就连师尊也不是他们的对手,被年轻人一道雷电轰杀。

    面对这样的两人,他又怎能不怕?

    “你家师尊说的,要何时前往玉竹山,参加聚会?”

    华伯缓缓开口,在提到玉竹山之时,却是双眸一眯,眼中愤怒、贪婪之色一一闪过。

    “这……这两日,就……就能去。”

    阿福结结巴巴的开口。

    “哈哈……,真是天助我等,这下取回华伯你们的东西,也是轻而易举的了。”

    程天乐哈哈一笑,手指点动,一道道雷霆剑气狂啸而出,奔雷闷响之中,峡谷内当即掀起一大片连绵起伏的雷光。

    片刻后,雷光消散,谷内也在无一个活物。

    就连难阿福,也被一击雷霆扫过,化作灰灰,烟消云散。

    “不知尊胜什么时候能赶过来?”

    华伯原本是玉竹山千剑老人的弟子,按入门早晚,还是张玉儿的师兄。

    不过他资质不足又心性贪婪,当年千剑老人临终之际立下遗嘱,可是丝毫东西都未给他留下。

    当年他在千剑老人去世之后,突然偷袭张玉儿,夺了千剑老人的灵器七幻仙剑、星辰羽衣而走。

    要不是当时张玉儿反应及时,启动了守山阵法,怕她自己也是命丧当场,整个玉竹山都成了华伯的囊中之物!

    自那以后,他怕张玉儿报复,就在蛮荒消失无踪,直到张玉儿消失之后,才以千剑老人弟子外门弟子的身份现身。

    张玉儿消失不见,名义上他自然就是玉竹山的主人,应当继承玉竹山洞府,奈何却比寻道盟的先了一步,派人强先一步入住进去。

    他几次试探着想夺回玉竹山,结果次次都被褚贪一帮人阻挠,其中有一次更是设下陷阱,差点让他当场丧命。

    这次前来,自然也是为了玉竹山洞府,而不同于以往,这次他花了大力气,不仅早到了天道盟当靠山,还邀请到了孤月峰的尊胜大师。

    有这位金丹宗师出手,玉竹山定然是可以手到擒来,只是现在尊胜大师还未赶过来,只让徒弟程天乐和他先行一步,灭了一直和褚贪搅在一起的离乱谷谷主练练手。

    “不必等师尊了,一旦进了玉竹山内部,有你我两人在,褚贪一群人不过是手到擒来。”

    “再说,师尊马上就到,有可能我们还未出手,师尊已经出现了,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赶到玉竹山再说。有华伯你的幻术,瞒那褚贪一时半会,应该不成问题。”

    程乐天大手一摆,豪气干云。

    对他来说,对付一群大部分修为都是道基初期的修士,实在用不了那么麻烦,之所以麻烦,不过是因为玉竹山的阵法罢了。

    而现在有机会偷偷进入玉竹山内部,突下杀手,灭掉可以控制阵法的褚家兄弟易如反掌,自然就不必那么麻烦了。

    “这样不好吧?”

    华伯眼神微动,语气却有些筹措。

    “华伯,你要夺回自家的东西,都这么不用心吗?”

    程天乐脸上的表情有些不悦了。

    “安全起见,我只是觉得不差这时半会,为了早上两天,把自己陷入险境,太过不值的。”

    华伯缓缓开口,他有两件灵器在身,一般也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反而是程天乐,万一他出了什么问题,他可没办法向尊胜大师交代。

    尊胜大师可是有名的护短,而程天乐更是他的心头宝。

    “华伯……”

    “乐儿,莫要无礼!”

    一道闷喝从上方响起,雷光一闪,当空的七彩迷心瘴就被一道电光轻易破开,电光在两人身前不远处散开,现出一位身材魁梧的大汉。

    大汉赤脚、光头,身披一件简易的灰色长衫,高大的身材,立于虚空纹丝不动,就如远古的山神一般,带着雄浑之气降落凡间。

    “师尊!”

    程天乐脸上一喜,来人正是孤月峰峰主,尊胜大师。

    “见过尊胜大师。”

    华伯当即一礼。

    “小徒顽劣,一路之上,有劳你操心了。”

    尊胜大师虽然身材魁梧,修为高深,说起话来就如闷雷一般。

    “大师那里话,这一路上的敌手,大都是程道友施法对敌,能来到这里,说起来还是晚辈托了程道友的福气。”

    “呵呵……,客气话就别说了,我既然来了,就直去玉竹山吧!”

    尊胜大师淡淡一笑。

    “你们的话我也听见了,计划太过大胆,不过现在有了我,却没什么问题,你们引出那褚贪,我出手擒下,也省了些许麻烦。”

    “是!”

    华伯当即点头。

    “不过,玉竹山的东西,天道盟要占一半!”

    尊胜大师再次开口。

    若无丰厚的酬劳,也请不动一位金丹宗师出手,这次行动,可是私怨居多,大义倒是其次。

    “能取回师尊洞府,已是万幸,些许酬劳,应该的,应该的!”

    华伯连连点头。

    在来之前,他已经扣算好了,玉竹山上面有几十件法器,每一件都是精品,还有灵竹、灵石、灵液,这笔财富就算是金丹宗师也会动心的。

    “动手吧!”

    当下华伯取出离乱谷谷主巺争的心头血,施法一般,变换为他的模样。

    程天乐则收敛气息,化作阿福的样子,两人架起祥云,尊胜大师则隐去身形,直奔玉竹山而去。

    半日之后,两人已经出现在玉竹山外面,传音道:“褚道友,巺争应约来访,还请出门一见。”

    …………

    山内,萍儿一脸不可置信的抬起头颅,盯着面前笑的开心的三人,只觉着自己这几十年的屈辱日子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个笑话。

    “仙……仙师?”

    抱着万一的希望,她忐忑的开口。

    “褚道友不忍杀你,留你几十年贱命好活,你却不知报恩,反而诬陷自己主子,真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当杀!”

    那位秦道兄面色一冷,凌厉的杀气就要涌出体外。

    只是碍于这里是褚贪的地盘,他才没有当即动手而已。

    “好好的一场宴会,因为你这贱婢坏了心情,真是该死!”

    褚贪也是怒骂一声,身上披红挂彩的衣服之上陡然涌出千万条血红细线,穿向萍儿。

    此乃万毒丝,是采集万毒加上世间数种阴森煞气一同炼制而成,可以污人法器飞剑、吞气血肉,只要沾上一丝,就会骨肉消融,魂飞魄散,最是阴毒无比。

    “呲呲……”

    极速穿出的万毒丝在萍儿的身前僵了下来,像是碰到了一个无形的屏障,任他如何使力,也是破不开那区区尺许之地。

    “呵呵……呵呵……”

    萍儿张了张嘴,眼中没有恐慌,只有深深的愤狠之色。

    “仙子猜的果然没错,你们没有一个是好东西,亏我还把你们当成救命稻草,真是瞎了眼、蒙了心!”

    “幸好,仙子回来了!我们姐妹的仇,也用不着你们来报!”

    萍儿的声音凄厉,吼声震天,也让褚贪三人脸色一变。

    “仙子?”

    心中一动,三人已经毫不犹豫的身化流光,朝着身后的云雾之外遁去。

    能被萍儿称为仙子的,除了琼花仙子张玉儿还能有谁?

    “哼!”

    一声低哼之声在他们耳边响起,声音震颤神魂,体内法力也是猛然一个不稳,遁光当即僵住,而褚贪最为不济,一口鲜血已经喷了出来。

    其他人却也来不及笑话对方,一道火红的剑光扫过,三人毫无例外的神魂消寂,化作三团凭空燃烧的火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