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608 罪过-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08 罪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秦道兄,听说你又斩杀了一位天道盟的道基后期修士,这次宗内的奖赏怕是不少吧?”

    群山方,高空之中,在一朵祥云之,身材肥硕的褚贪正热情的朝着身旁之人开口。

    褚贪有道基第十重天的修为,这些年日子也过的滋润,身披红挂彩,一身富贵打扮,配他那圆润的身材,像是凡间的富贵财主,多过像是修行中人。

    “我算得了什么,马道兄前不久可是击杀了一位假丹修士,不仅收获了那位假丹修士的全部家当,还有宗主赐下的极品法器四象簪,那才是羡煞旁人!”

    那位秦道兄客客气气的回道,但表情中还是带出了一些自矜之色。

    毕竟他的修为也只是道基第十重天,能够击杀一位相同修为的修士,已经是极为了得了。

    要知道,修行之人动手,击败容易,要想击杀可就困难的多了。

    尤其是今逢乱世,谁的手中没有一两手保命的功夫?

    至于两人口中的天道盟,本是几十年前从南荒一隅些许散修为了抵抗外敌组建的小组织,盟主孙隐当初也不过是道基后期的修为。

    但到了今日,在南荒中,天道盟却有了与寻道宗、会仙盟、归海万妖楼相抗衡的影响力。

    尤其是几年前,散修之中的支柱弈剑听雨阁并入天道盟,让这个成立不过几十年的盟会,一跃成为南荒之中的一大顶尖势力。

    而且本是孙隐与三阴教教主宋璃的私仇,现在已经变成了天道盟和寻道宗之间的大恨,两个庞然大物之间的厮杀,已经燃遍了大半个南荒!

    “两位道友客气了,我也只是一时侥幸,恰好遇到了那回天谷谷主身受重伤之时,要不然我也不可能的手。”

    马道人身在两人前头,假丹修为。

    他身着一身道袍,头发挽成道稽,一手拂尘雪白如洗,相貌清隽,气质淡和,一副道骨仙风的仙家气相。

    此时几人说起他的得意之事,眉毛也是忍不住抖了抖,可见对此他也是十分自豪的。

    “马道兄太谦虚了!您的三千烦恼丝就是在南荒无穷法器之中,可是也能数得号的,就算是那回天谷谷主身体无碍,也逃不出您的手掌心啊!”

    褚贪急忙恭维,他这人虽然法力不弱,但不善修行,更不善斗法,一身本领大半都在他的嘴皮子。

    溜须拍马虽然让人看不起,但往往也能因此讨到不少好差事,就如现今他的洞府,可是能羡煞假丹修士。

    倒是那位秦道兄,没有他面子厚,说不出这般话来。他们都很清楚,这位马道人能够击杀对方,靠的是偷袭加运气,真实本领可是远远不及对方的。

    不过这个世界胜者为王,乃是定律,活下来的人自然是会受到别人的赞赏,这也没什么好说的。

    “哎!说起来我们还是比不得褚道友啊。你坐拥玉竹山灵地,不仅不用前线厮杀,还有功劳可领。而且那里曾经可是金丹修士的洞府,从里面敲过来一砖一瓦,也够让我们羡慕的了。”

    秦道兄一转话题,眼带嫉妒的看向褚贪。

    “秦道兄说哪里话,那都是公子的东西,我只是暂为代劳看管罢了。”

    褚贪急急摆手,不过脸的得意却是压抑不住。

    自从琼花仙子和无崖子、云雷散人刘铨一起失踪之后,世人就开始传出几人已经同归于尽的消息,毕竟琼花仙子身为千剑老人的弟子,身有能够威胁到金丹修士的手段也足为奇。

    寻道宗的无双公子感念张玉儿的佳音,派了手下来接管玉竹山,而褚贪就得了这个差事,只是略施手段,最近几十年就把玉竹山给私下占有罢了。

    毕竟无双公子的交代模糊,可没说如何接管玉竹山,而且他还每年贡灵植灵石,下打点关系,过的倒也妥当。

    “那也可以了,昔年的金丹洞府,好东西不知有多少,就如这紫水酿,一口就能抵我们一年多的辛苦修行,若非是褚道友,我们怕是一辈子也没有这个口福!”

    就连前方的假丹修士马道人,此时也是为褚贪的福分而忍不住感叹一声。

    “都是公子的东西,我也只是能偷偷留下了一点,若非是道兄提起,其实我也是万万不敢截留的。”

    褚风面带羞赫的一笑,他确实需要交紫水酿,不过大半都被他贪墨了下来,用来下打点关系。

    毕竟,没人知道紫水酿一年产出多少。

    至于马道人,就是刚刚调来负责附近区域的寻道宗管理人,正是他要拉拢的对象。

    “褚道友的心意,我等也是感觉的到的。你放心,以后若有事,尽管直说,我们别无二话,不管能不能做,都会尽力而为!”

    秦道兄拍了拍胸膛,他的年龄还不算大,还有机会成就假丹,对于能够增长修为的东西自然十分渴望。

    就算是假丹修士马道人,也需要耗费法力打磨法器,若有紫水酿之助,也能省下数年的苦功,这种馈赠,已经算是大礼了。

    “道兄说的哪里话,小弟的东西不就是道兄的东西,何必如此见外?”

    褚贪详装不悦,几人自是哈哈一笑,自觉彼此的关系又近了一步。

    “到了!”

    说笑之间,祥云终于停在了玉竹山外的云雾之,褚贪从怀中掏出一枚玉符,朝那云雾之中微微一晃,光芒一闪,一个通道凭空在云雾之中生成。

    “此阵精妙,内里剑气凝而不发,立着那么远竟然也能让我感到如针刺背。一旦发动,怕是连我也难逃一劫!”

    马道人一手抚须,语带赞叹的开口。

    “此阵乃是当年的千剑老人所立,结合了地气和此地天生云气,内涵无形罡煞,更有几十柄等法剑坐阵眼,其中不少的品质更是可称极品。当年在琼花仙子的手中,就算是金丹宗师也不敢轻犯。”

    褚风一脸自豪的点头,像是在夸赞自己家的东西一般。

    “当然,现在小弟只能引动少许之力,但面对道基修士,自保也是足够了。”

    “几十件等法剑?还有极品?”

    秦道兄脸色一凝。

    “好大的手笔!”

    他的声音中难免流露出艳羡之色,要知道法器难练,尤其是法剑,所需金精之物向来昂贵,更何况是等法器、极品法器。

    他一个道基后期修士,全身下不过两件等法器,还是拼死拼活打拼过来的,这里竟然足有几十件!

    甚至还有比等法器还要罕见的极品法器!

    就算是假丹修士马道人也是忍不住心头一跳,他身的法器在假丹修士中算是豪富了,极品却更是只有手中心血相炼数百年的拂尘和前段时间宗主刚刚赐下的四象簪。

    不过想想几十年前的琼花仙子张玉儿,她虽然也是道基修为,但手里的东西却是两柄灵器的,这里有这些东西,也不算奇怪。

    “金丹宗师,果然手段了得!”

    深深吸了口气,马道人缓缓开口。

    “是啊,这等人物的居所,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要进去看看了。”

    秦道友急忙开口,三人当即落下祥云,朝里遁去。

    “两位道兄,这里面还有我弟弟和他的一群狐朋狗友,他们性格向来懒散,等下要是失了礼仪,还请多多包涵。”

    褚贪眉头轻皱,他明明已经用传音符给褚风传言,让他收拾一下烂摊子,迎接贵客了,为何到了这时还未回声?

    “仙师大人!婢女有事禀报!”

    三人刚刚步出守山大阵的迷雾,一位老夫人就驾着祥云升了来,双膝一跪,跪倒在马道人的面前。

    萍儿看得真切,三人中这一位走在最前面,就连此地名誉的主人褚贪都稍慢一步,定然是一位身份尊贵的贵人。

    “贱婢,你要干什么!”

    褚贪眉头一皱,当即张口大喝。

    “褚道友,这是怎么回事?”

    马道人也是一愣,侧首朝着褚贪看去。

    “仙师大人,婢女本是琼花仙子身边的贴身侍女,奉仙子之命留守洞府,等候仙子归来。这个褚贪,以无双公子的名誉诓我们打开护山阵法,出手禁制我与青笋妹妹,还百般折辱,我青笋妹妹就是不堪折辱,愤而自尽。”

    “仙师大人,此人仗着无双公子之名,霸占我家仙子的洞府,欺瞒仙。这些年,他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把我家仙子的洞府弄的污浊不堪,求仙师看在我家仙子的份,为我等做主啊!”

    萍儿声音哽咽,苍老的身躯蜷缩着跪在祥云之,尽显悲屈之态。

    “嗯?”

    马道人脸色一冷,手中拂尘一摆,侧首看向褚贪,声音冰冷的开口。

    “褚贪,此女的话可真?”

    “这……,这……,马道兄,你别听这贱婢的一派胡言,若我真是如此,岂不早早就除了她,为何还留她一条性命?”

    褚贪眼神一乱,声音也有些急促。

    “仙师大人,非是他不想杀,其实是婢女对他还有些用处,当年仙子在我们身打入守山阵法的阵符,可以出入无碍,有些地方他不能起,而我们能去。况且,他也需要婢女掩人耳目,在无双公子思念我家仙子的时候让我露露面。”

    眼见马道人一脸庄正,萍儿心中一喜,声音越发流畅。

    “原来如此!”

    马道人缓缓点头,又对着褚贪冷哼一声。

    “褚贪,你可知罪?”

    “马……马道兄?”

    褚贪脸色一白,这种事说大不大,但要是捅到无双公子那里,却也是定然会要了他的老命的。

    “哼!”

    “看来你还想嘴硬!秦道友,你来说,他罪在哪里?”

    马道人不屑的一笑,对着身后的秦道友使了个眼色。

    “咳咳!”

    秦道友脸带严肃的前一步,缓缓开口道:“依我看,褚道友有罪,而且还是大罪!”

    “秦……秦道友?”

    褚贪嘴角抖动,却是想不到这位与自己关系这么好的朋友也会落井下石。

    “就连自己家的事情都处理不干净,难道还不算大罪?”

    谁知那秦道友脸色一变,轻笑一声,对着马道人道:“马道兄,以为然否?”

    “没错!褚道友还是太过心善,做事也不做个干净利落,留这贱婢何用?”

    马道人也是展颜一笑,一脸戏虐的看向褚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