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607 怒火-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607 怒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外人!”

    张玉儿声音中透着不悦,这里是她的洞府,身边只有两个女仆陪伴,外人无法进入。

    若是女仆带着亲眷进来也就罢了,她也非不近人情之人,但里面的人很明显不是,而且自己洞府的守山阵法禁制竟然也被人做了手脚。

    “仙子……?”

    忐忑之中带着惊喜的声音从下方响起,一位老夫人脚踏祥云缓缓从下方飞出。

    “萍儿……”

    面前的女仆面色苍老,虽然早有心理准备,张玉儿还是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当年的一个姿色艳丽萍儿,一晃眼竟然如此苍老了!

    不对!

    张玉儿凤眉微动,天地禁不住也是微微一暗,隐隐有雷霆暴动,她刚刚进阶金丹,还不能灵活自如的控制自己的神魂外溢,上品金丹的一举一动都会引动天地气机的急剧变换。

    “萍儿,你的身子怎么回事?为何如此精气虚弱?”

    萍儿怎么说也是先天修士,就算几十年过去,也不应该苍老到如此地步,而且她体内气息浑浊,不复元阴也就罢了,竟是还有几次阴亏之相,通常这是被人采补过甚才会出现的情况。

    “仙子!”

    熟悉的面容显露脸前,萍儿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双眸泪流雨下,双膝陡然跪倒在祥云之上。

    “仙子,您可回来了啊……”

    萍儿的声音满是悲屈,哭声更是凄惨,泪水一流,就在也无法遏制。

    “我回来了,萍儿不哭。”

    张玉儿轻轻一叹,上前一步,轻轻拍打着老夫人的背部,柔和的力道汇入她的身躯,轻音入耳,也让她的悲痛稍减。

    “对了,青笋哪?”

    萍儿身躯一颤,刚刚欲要扬起的头颅又低了下去。

    “怎么了?”

    张玉儿心中一提,就听萍儿低声闷闷的开口道:“青笋妹妹,不堪他们的羞辱,已经去了。”

    “轰……”

    天空瞬息之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沉甸甸的欲要压下一般。

    “他们?他们……是谁?”

    “他们是褚老爷……,不,褚贪那群畜生!”

    萍儿猛然昂首,双手紧紧抓住张玉儿的长衫,面目狰狞可怖。

    “当年仙子消失不见,外人都传是与寻道盟的宗师同归于尽。不久之后,寻道盟的人就找上门来,一开始还算客气,说是看在无双公子的份上照看我们姐妹。”

    “可好景不长,几年之后,附近的离乱谷谷主贪图仙子的洞府,攻上门来,我们姐妹自然不是敌手,好歹靠着守山阵法坚持了下来。”

    “同时我们还想起寻道宗当时的人留下的联系方法,把求救信传了出去,希望寻道宗的仙师能够看在仙子的份上,为我们消除劫难。”

    说到这里,萍儿的眼神中尽是惊恐与悔恨。

    “谁知道,这封信却是招来了饿狼,寻道宗派来的仙师正是那褚贪!他骗我姐妹打开守山阵法,出手制住我们,占据了洞府。”

    “这还未完,他应是避着寻道宗做的手脚,不敢让我们姐妹逃出去,不但在我们身上打下禁制,还百般羞辱,青笋妹妹就是不堪他们的折辱,愤而自尽而死的!”

    “奴婢当初贪生,整日活在地狱之中,也曾多番萌生死意。但却想着有遭一日仙子回来,或是遇到寻道宗的高人,告发那褚贪那恶人,给青笋妹妹报仇雪恨!”

    “天幸仙子终于回来了……,您要为青笋妹妹主持公道啊!”

    在萍儿哽咽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叙述之中,两人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全尾,张玉儿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阴沉,四周更是狂风呼啸,暴雨倾盆。

    “那个姓褚的在哪?”

    冰冷的声音出口,浓郁的杀气激的她背负的双剑也是发出轻微的剑鸣之声。

    “过段时间就是紫水酿成熟之日,他这段时间广邀宾客,今日是去宴请一位贵客。奴婢打听清楚了,这位贵客的身份正是寻道宗的一位高人,若是仙子没有回来,奴婢已经打定主意在这次宴会上朝那位贵人告状了!”

    萍儿双眸通红,悲痛之中带着狂喜,精神一片混乱,说话也有些激动的语无伦次起来。

    紫水酿是一种天生灵液,味道甜美,可洗经伐髓,增长法力,十年才能生成一碗,稀有之极。

    当初张玉儿能够年纪轻轻就进入假丹之境,以一介散修之身,与寻道宗的无双公子并列,即是她天资不凡、剑法出众,也是因为有此灵酿之助。

    “辛苦你了!”

    张玉儿轻轻一叹,美眸一闭,外延的神魂收回体内,袖袍一摆,已是拉起萍儿,朝下方走去。

    “我们下去,我倒要看看,我的洞府,今日已经变成了哪般模样……”

    青竹山的守山大阵乃是千剑老人当年所立,结合了此地的天生云气,融入无形罡煞,设下太乙迷云阵。

    阵内更是立着三十多柄上等剑形法器,可以自动激发凌厉的剑气,困敌杀敌无所不能,即使是金丹修士,也休想在不破坏阵法的情况进入玉竹山。

    踏入云雾,片刻后云开月朗,下方一栋栋雅致的竹楼庭院显露眼前,更有混杂的气息涌入感应之中,让陈子昂两人都是眉头一皱。

    “是哪位客人来了?”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从下方响起,紧接着就是一位肥头大耳的汉子晃悠悠的夹着妖风升了上来。

    扑鼻的酒气之中,两人看的分明,这竟是一头诸妖,此妖体内妖力浑浊,就连妖风都是灰蒙蒙一片,毫无道家正宗的祥和之相。

    “你们是哪位?”

    诸妖看着两人,眼中不由闪过迷茫之色,诧异的开口,迎来的却是一道赤白的剑光。

    “哼!”

    一声冷哼,张玉儿背后的阴凤剑出鞘寸许,剑气一闪,面前的猪妖已经被剑气斩成漫天血肉。

    屈指轻弹,四方火性之气汇聚,一团烈火当空燃烧,把这漫天血肉灼烧的一干二净,只剩下弯曲的一根钢叉虚浮。

    这是她的洞府,这这等污浊之人,张玉儿丝毫气息都不能容忍。

    虽然只是刚刚进入阵法之内,但金丹宗师的强大神魂,已是把这整个玉竹山全都笼罩在内,其中发生的一幕幕更是清晰映入神魂识海。

    刚才这诸妖,正是下方一处酒宴的角色,当时一手搂着一位女子,无视他人的惊慌脸色猪手乱摸,不悦之时更是一掌扇飞一位女子,这才出来迎接来人。

    以他的力道,那女子不过普通体质,一击之下,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什么人?竟敢在我家老爷的洞府闹事!”

    狂吼之声中,几道遁光升空而起,其间有人有妖,大都是道基初期修为,只有一人乃是道基第七重天,身着华丽衣衫,手持折扇,在其他人之前遁入虚空。

    “好美的人儿!”

    褚风乃是褚贪的弟弟,本来也有自己的洞府,不过再来过这里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玉竹山身为金丹宗师的洞府,内设的阵法有聚拢灵气之效,此间更有灵竹灵禽,只是守山用的法器都是上等的货色,好东西更是多不胜数,自然远非他的那个破洞府所能比的。

    他哥哥褚贪也是个好热闹的性子,不仅收留了褚风,还邀来一大群狐朋狗友,在此群居,寻欢作乐,这些年日子过的好不逍遥!

    “美人儿,看你模样标志,刚才的事就不怪你了,只要你陪着我们哥几个乐一乐,此事就算作罢!”

    褚风虽然性格无情,但也不是满脑肥肠之人,对方把自家的老九一击击杀,死得不明不白,手段定是高明。

    此话有些色念作祟,大部分却是要激怒对方,为自己寻得先机。

    当然,他也不怕,这里是他的地盘,守山阵法更是强大,就算自己只能引动少部分的力量,但灭杀道基修士还是轻而易举的。

    至于金丹……

    整个南荒才多少位?

    面前的这两人面生的很,更是不可能,就算是道基修士的高手,附近也没听说过有这种美人儿。

    “仙子,他叫褚风,是褚贪的亲弟弟,此人虽然生的一副好皮囊,但他内心之恶,绝不比那褚贪差上分毫!”

    萍儿从张玉儿身后探出头来,一脸恨恨的盯着褚风开口,满腔怒气透眼发出。

    “仙子?”

    褚风一愣,瞬间竟是没有反应过来,眼神转动,瞟到张玉儿背后的一双古朴长剑之时,才心中猛然一个咯噔,想起来人是谁来着。

    “琼……琼花仙子?”

    口中喊出名字,他的心中已是大骇,这里是人家的洞府,这些年自己兄弟也只能简单的操纵阵法,但已经能斩杀假丹,若是在她的手中,那还了得。

    “兄弟们,动手!”

    心神电转,褚风已经打出一股黑风,带着浓郁的腥臭之气,猛扑而去。

    “铮……”

    虚空中长剑惊鸣,一抹赤白的剑芒如同流波,瞬息之间淹没了整个玉竹山,赤白的光芒照耀的整个山峰一片通透,黑风消散,一闪即收。

    “你……你……”

    离得最近,修为最高的褚风眼露惊恐,口中发出一个嗓音,片刻后已是轰然爆开,化作漫天血雾。

    不只是他,几十道血雾在山峰的各个角落同时暴起,造型雅致、竹屋错落有致的玉竹山之上,像是升起了团团血雾,把这仙人居所映衬的如狱如魔!

    “这种人,都该死!”

    冷厉的声音从张玉儿的口中响起,神魂之中的惨状,让她即使一击击杀了几十人,也不能让她心中的怒火稍减。

    陈子昂暗叹一声,大袖一摆,漫天血雾汇聚,离火精金剑激射而出,一团烈火如同艳阳一般当空燃烧,似乎焚烧着人间的罪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