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第七十五章 天门争执-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五章 天门争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    潘楼北街,和乐楼。

    “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细看长安城!”

    一个女子正负立在楼的窗台之上,双眸淡然的看着街道上车马粼粼的胜景。

    女子一身淡青长衫,微风袭来衣衫随风飘扬,飘洒俊逸,如真似幻。她的后背之上还负着一柄造型古朴的长剑,让她更增分凌然之姿。

    “宋兄,古来十余朝,像今日我等所处的高楼一般都是建在皇宫大院,高官显贵之家,只有今朝会立于闹市!而这条街道两侧都是这等高楼,行在下面的街道上几乎整日不见日光,也算得上一个奇观了。”

    “此街名为潘楼北街,就是因为几十年前这里有一座名叫潘楼的高楼。”

    “以楼的名字命名街道,大越开国之君可是开了先河。”

    宋峰远站在女子的身侧,双眸满是爱意。

    从他这里看去,正好能够看到女子那高挺笔直的鼻梁,柔软却满含冷峻的双唇,脸部轮廓如山岳般起伏分明,日光照落在她的脸上似乎都变的柔和起来,仿佛对方是钟天地灵秀而生一般。

    “根据记载,本朝的一年税收相当于前朝十年之和,而其商税占了绝大部分。”

    面对眼前之人,宋峰远情不自禁的低下他那高昂的头颅,似乎多看对方一眼都是莫大的亵渎。

    “潘楼北街专职吃喝,南街以贩卖飞禽走兽为主,东边还有马市、医药、茶坊、玩乐等等,这种盛况千年未有!”

    “大越财力之雄举世无双,兵力之广遍布天下,更是贤才辈出,良臣无数,可为何却走到今日这等地步?”

    女子声音清脆,却震的人心晃动。

    “因为门阀!”

    身侧的宋峰远脸色肃穆,眼神悠远。

    “门阀掌控天下,官员升迁首看出身门第,如不是门阀子弟,几乎没有身居高位的可能。而门阀上层之人,皆是抱残守缺、不思进取之人。”

    “门阀的权利太大,又无人可控,兼并自然无法断绝。以这条街为例,下面的万家馒头、曹家从食、史家油饼,他们虽然只是小小的铺子,但因为名气够大,早就被那些贪得无厌的门阀瓜分了财产。虽然每日操劳忙碌,但却没有多少余钱,更何况其他那些获利甚丰的行业了。”

    “宋兄高见!”

    那女子展颜一笑,四周的环境似乎都失去了光彩。

    宋峰远禁不住也是心头一喜,这是几日来自己仅有的几次见到对方露出笑容,每次都让自己心跳加速,心情激荡。

    “宋兄,你有位兄长,大兄宋启远有勇有谋,五兄宋谕远交游广阔、仗义任侠。而你虽然学智超凡,但性子却不受宋郡守喜爱,以后怎能保证家业会落入自己的?”

    女子扭转身姿,双目凌然的直视宋峰远,至于陈子昂,她却提都未提。

    宋峰远脸色一僵,半响才缓声道:“我之所求乃天下安定,众生人人如龙。只要兄长们能够做到,做弟弟的自当尽心辅佐,不敢有二心!”

    “好。”

    “好!”

    那女子连道两声好,然后轻拍掌。

    掌声一落,一位面目沧桑的老者就转了进来。

    “吴伯,带宋公子前去灵虚观。”

    吴伯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子,终究弯了弯腰,恭敬的道:“是,小姐。”

    “穆姑娘?”

    宋峰远心有所感,但还是投出一个疑问的目光。

    “宋公子只管跟随吴伯前去,那里自有你想要的东西。”

    穆鸾儿点了点头,给出了一个肯定的回答。

    站在楼的围栏之上目送两人下了楼,穆鸾儿收回目光看向隔壁的房间。

    “咯吱……”

    房门打开,一位体格修长的年男子走了出来。

    “鸾儿,你犯规了!”

    男子声音缓慢,语气却不容置疑。

    “如果不这样,他怎么能够赢得了平南王魏广?”

    穆鸾儿冷哼一声,接着道:“我倒没有想到父亲竟然选择了皇室之人!”

    “魏广是现在皇帝的叔叔,自幼就有贤名,由他继任大统,是最快解决天下纷争的方法。”

    “斩草不除根!又有何用?”

    “门阀不在,我们天门就失去了主宰天下的段,宋峰远的想法对我们来说很危险。”

    男子幽幽的一叹。

    “天门本是寻仙问道之所,本就不应搀和到天下纷争之,我这是为了我们好!”

    穆鸾儿面目冷然,语气渐渐不耐。

    “仙门已闭,道路已死!鸾儿还在抱着希望?”

    男子脸色越发苦闷。

    “仙路既然曾经打开过,就肯定有办法再次重现人间!”

    穆鸾儿语气坚定,又猛然大喝道:“废话少说,我知道你要阻我,前段时间在沈家你受了伤,我当要看看你今日还能不能挡的下我!”

    “哎!小孙,你也带魏先生前去灵虚观。”

    男子低头一叹,身后的房间里当即就有人回了一声。

    “休想!”

    “铮……”

    一道剑光猛然在酒楼之爆发,化作百千道剑芒轰然破开屋顶,反射着大日之光,照耀的整个街道一片明晃晃。

    楼顶之上突然升起一团狂飙,威猛无俦的龙卷瞬间掩盖下那霸气凌厉的剑光。

    “轰……”

    龙卷猛然一涨,似乎里面困着某种猛兽一般,正在拼命挣扎,周围的房屋更是被龙卷裹挟着飞向天空,细碎的木块、砖瓦像是下饺子一般从天而落,霹雳啪啦的砸落在地面街道之上。

    一条敏捷的人影从一跃而下,里还提着一个缩成一团的身躯。

    人影脚踏龙蛇,身形变换,躲过上方不时飙射而下的剑气,迅速的没入到街道慌乱的人群当。

    良久,风停云散,现场只留下一片狼藉的酒楼,和一脸茫然无措的路人。

    ******

    灵虚观坐落在长安城外十里远的餐霞山之上,观不大,只是一座小道观,里面除了两排道人的房舍之外就只有一栋四层的主殿了。

    一层供奉着玄武道人,塑着金身的两丈高的雕塑现在碎成了一片。

    二楼的典籍散乱的丢弃在地面之上,楼静室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大空隆,顶层的硕大铜钟消失不见,钟锤更是断成两截,掉落到了殿外。

    一具尸首仰面朝天的躺在大殿门前,头颅满是血迹,双臂更是扭曲成了诡异的形状。

    夕阳照耀之下,场面满是狰狞恐惧!

    这就是吴伯带着宋峰远来到之时看到的情况。

    “你竟然杀了老四!”

    愤怒的大喝从下面传来,一个胡须发白的老者提着一人一步丈余的跃到殿前,怒视吴伯。

    “不是我,你也知道老四的功力,我怎么可能杀得了他?”

    吴伯一脸黯然的摇摇头。

    老者放下之人,绕着大殿快速的转了一圈。

    “是单打独斗!”

    “不可能!天底下单打独斗除了门主和小姐,有谁能够杀得了老四!”

    吴伯身子一震,一脸震惊道。

    他却没有看到身旁的宋峰远正看着地上的一间玉釵发呆。

    ‘那似乎是哥身边的丫鬟的东西?’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