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599 脱出-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99 脱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水域之中,一朵奇异的花苞层层叠叠的绽放,挡下万千激荡的水流,同时朝着下方的宫殿落去。

    “汝乃何人?为何闯我宫殿?”

    愤怒的大吼声中,一头青蛟手持分水叉猛然冲出,如潮般蔚蓝的光芒汹涌起伏,瞬间覆盖住了那高达几十米的花苞。

    青鲛手中的分水叉乃是水域中的神器,只是轻轻一抖,浑身法力就裹挟着怒海狂涛千百次的拍击在花苞之上,撞击的那花苞裂痕斑斑,眼见就要支离破碎。

    “千刀万仞!”

    花苞之内有人出声狂吼,当下就有一道刀芒透过花苞的裂缝从中涌出,千百道裂缝涌出千百道刀光,汇聚成海,硬生生的碾碎袭来的蔚蓝狂涛,斩向青蛟。

    他们要找的兵旗就在下方的宫殿之中,一直被这个秘境之中的生物当作圣物一般崇拜,别说外人,就算是他们自己也要远远的膜拜,不可靠近。

    而且这片水域之中的生灵生性暴戾,语言不通之下就下杀手,现在四人已经和他们没了缓和的可能,只有硬闯一途!

    “嘶嘶……”

    青蛟长蛇狂吐,口中发出尖锐的颤动之声,体内的法力狂催,铺满四方的蔚蓝光芒猛然为之一聚,在他手中的分水叉之上化作一道长达百丈的锋锐水流,以极速的旋转之力狂涌而出。

    水流极致的旋转可以切开万物,更何况其中还有青蛟的法力和手中神器之威,那无穷刀光当即从中裂开,化作漫天光屑,四下纷飞。

    “轰……”

    刀光之后,一道赤白的光芒陡然升起,带着炽热的火焰,燃烧着周边的海域如同沸水一般沸腾起来。

    炽热的高温让习惯了海域生活的青蛟十分不舒服,不远处的水族之人更是有不少当场虚脱,眼眸泛白倒了下去。

    王远山的法相是烈日战将,脚步一跨,整个人已经化作一道炽热的火球,朝着下方的青蛟撞去。

    青蛟的身躯宽约三米,长达二十丈,此时猛然一盘,缩成一团,身躯先是收缩,再次猛然伸张,以妖族的强大肉身支撑着他爆发出极致的速度。

    身躯一探,手中的分水叉已经蛟龙出洞迎着烈日狂冲而出。

    “轰……”

    海域之中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暴动,两者交击的地方更是出现了一个方圆百丈丈毫无水滴的真空地域。

    浩荡的水波更是直冲几十里开外,附近所有的水族都是身不由己的被远远的推开。

    下方金碧辉煌的宫殿更是轰隆隆的下沉十余米,房屋再无一处完好无损,只有正中一杆战旗笔直的矗立,丝毫不受影响。

    王远山身躯一僵,随后猛然抛飞而起,三劫的他竟然不及对方的妖身之力。

    青蛟口中发出嘶嘶尖啸,身躯一顿,就欲再次出击。

    “霹啪……”

    眼前电光一炸,一股危机感直冲心头,整个蛇躯都微微一麻,还未等他再次做出反应,一道雷霆般的电光,已经横空闪耀。

    剑光如雷霆,却毫无声息,轻描淡写的绕着青蛟的七寸微微一旋,才在下方宫殿的废墟之中显露出司马静的身影。

    “啪……”

    蛇躯从中断成两截,而致命伤,却是额头处的一个血洞。

    原来司马静一剑不仅把青蛟斩成两界,还贯破了他的头颅。

    “静姑娘果然不凡!不愧是那位的弟子。”

    上方的三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各自眼中的震惊,刚才司马静出剑的那一刻,不止青蛟没有反应的过来,就算是他们也是僵在了原地。

    若是对上自己,他们也是丝毫没有把握能够逃过对方的一剑。

    而司马静才只是渡过了两次雷劫,若是渡过了三次或者四次,她又会该多么强大?

    “王兄客气了,我也是占了王兄的巧罢了,若无王兄破开他的护身之力,我也不可能轻易的杀死他。”

    司马静淡然一笑,随后掏出令牌,立于战旗之下。

    “散兵游勇,请求回营!”

    四人同时低喝,光芒一闪,已是人去无踪。

    等到远处水族之人涌来之时,此地只余青蛟孤零零的尸身,下手之人却是再也不见踪迹。

    眼前一花,四人已经跨界而来,四下看去,尽是漆黑一片。

    “是地下隧道!这里的山石十分坚硬,上方百米都是岩石和通道,不会是迷宫吧?”

    王远山身上光芒一闪,照测的四周一片通透,几人却是在几个通道的交汇之处。

    “这下麻烦了!”

    周勇脸色一垮。

    “慢慢找吧!”

    司马静也是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然这里通道复杂,但好在并无强大的生灵存活,最终还是让四人找到了战旗。

    其实很简单,这个秘境五行之气分布很不均匀,金行之气弥漫,而战旗所在,则是金行之气最浓郁的地方。

    找到规律,自然就能寻找到这里。

    而且一路上四人都是收获不小,各个身上都装满了各自矿石,回去以后打造兵刃或是售卖,都是收益。

    掏出令牌,眼前的景色再次一变,却是群山峻岭,天空之中烈日高悬,山野之中尽是野兽游荡。

    “走吧!”

    稍做休息,四人各自腾空而起,寻找起这里的战旗所在地。

    “呱……呱……”

    刚刚飞过一个山头,一头背生双翅身高丈许的猿猴就从下方冲了过来,双爪一挠,道道锋锐的爪风已经袭向四人。

    “什么东西?”

    周勇双刀一展,两道刀光已经交错而过,斩碎爪风,余势不减的继续把那飞猿斩成数半。

    “小心点,这个东西的身体很硬!”

    虽然一击就把那飞猿斩杀,但周勇也是双目一凝,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呱……呱……”

    话音刚落,下方再次响起刚才的那股奇怪之声,四人脸色一变,低头看去,下方的山体内竟是一下子腾出几十头飞猿,双爪撕裂出道道爪风,瞬息之间笼罩里许之地。

    其中更有两头飞猿的个头明显比其他的要大上一大截,爪风之中更是带着青色的气息,在尖锐之声中层层叠叠的涌了过来。

    “走!”

    四人不欲过多纠缠,当了几击之后就朝远处遁去,却不想那飞猿的速度也是不慢,竟然在后面紧追不舍,死咬住不放。

    “轰……”

    一团烈日当空爆开,就如天际之中再次升起一团烈日,十几头飞猿当即撕裂,化作熊熊燃烧的火焰,四下抛飞。

    回头一战,却不想是捣了马蜂窝,更多的飞猿狂涌而至,一眼扫去,竟是不下三四百头,其中更有不少身材高大的,就算是四人,也要全力出手才能击杀!

    “我看到了,战旗在那里!”

    司马静突然朝着远处一指,其他人心头一喜,侧首看去,那里是一株直冲天际的巨树,树根怕有数里之粗,笔直的贯入云霄之中,枝叶如同伞盖,一眼望不到边的笼罩天际。

    那树主干笔直,没有分叉,却奇异的在半截处朝外伸展出一根小小的枝桠,形成一个绿色的平台,平台正中,立着一根数丈之长的旗杆,正是他们要找的战旗!

    “走!”

    王远山大吼一声,几人全力爆发,杀退前方的飞猿,极速朝着那巨树飞去。

    司马静的速度最快,却飞到半截就停下了身子,一脸惊恐的看着远处的那处巨树。

    却见那巨树上方的枝叶纷纷摇动,一头头飞猿就从中飞出,瞬时间已经遮蔽了天日,在双翅煽动的呜呜之声中飞腾而来。

    群猿只是双翅的闪动,天地之间就升起了覆盖几十里的狂烈飓风!

    打眼一扫,那飞猿的数量,怕是足有万余只!

    “跑啊!”

    身后的周勇陡然大喝一声,反身就逃,这么多飞猿,就算是渡过了四次雷劫的人也要望风而逃!

    “走!”

    王远山狠狠的瞪了周勇一眼,也是毫不迟疑的反身回奔。

    司马静虽然遁速最快,奈何她却不忍心丢弃最后的同伴,两人退了不过几十里,就被漫天飞猿围住,犀利的爪风无休止的狂涌而来,甚至尽是狂飙的风浪。

    花仙子脸色苍白的立于大地之上,甚至满是蔓藤,死死地抓住一头头飞猿,同时无穷花苞绽放,让这十里之地尽成花海。

    花中有**香气,有柔韧藤条,虽然不时会有飞猿落下,却没有几头真正倒下。

    非是她不能,而是面对这么多飞猿,只是防护,就已经让她筋疲力尽!

    司马静身化雷霆,四方游走,时不时的洞穿一头飞猿的咽喉,虽然依旧威猛,但速度已经不复一开始的极速。

    “静姑娘,你走吧,以你的速度,应该可以逃得掉的。”

    花仙子名叫方柔,此时声音也是柔弱无力,眼中尽是绝望。

    “再坚持一下,坚持一下!”

    司马静银牙紧咬,体力却也是越来越弱,渐感不支。

    双眸一闭,无力感在脑海浮现,她在心头低低一叹,就打算拼死一搏,看能否搏出一个生机。

    双眸一睁,眼前的一幕却让她不由得一呆,却见一道裂缝在身前不远处缓缓浮现,一头飞猿撞过此处,当即无声无息的裂成两半。

    “嘶……”

    当空一声撕裂的声音,一道熟悉的人影从中跨出。

    “司马静,真巧啊!”

    陈子昂朗笑一声,欣喜的情绪通过神识辐射四方,让司马静也是忍不住嘴角一咧,喜上眉梢。

    “是啊,陈师叔,真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