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穿越的修行者最新章节- 588 疯癫-久草精品网
返回 能穿越的修行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588 疯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有陈子昂两人在,宋梁王连逃跑的机会也没有,甚至不用他们出手,司马静就拦住了妄图逃跑的他,一代鬼王,最终悲屈的命丧刘伯姬之手。

    对于整个天下来说,纵横一地的鬼王,还上不了台面。

    正如陈子昂所说,人族一方面来势浩大,鬼族这边迎接的匆忙,就算枉死鬼君杨奇实力强大,最终也是败逃的份。

    大军在接下来的一个月,横推数千里,才在源源不断涌出的鬼物下停下了前进的步伐。

    世家联盟后方的增兵也陆续到达,鬼物与无崖子所控制的世家也朝此汇聚,一道延绵万里的大战陷入了胶着的状态。

    复杂的地形,漫长的交接线,除了正面强攻之外,各种各样的战法也相继得以施展。

    战争,一旦陷入僵持,比的就是后勤的续航能力。

    这一个世界都不例外。

    人类战兵的增加,各种灭鬼之物的运输屡屡遭到鬼物和其它高手的破坏,不得不加派高手去往后方押运。

    陈子昂这个时候就被安排了一个这样的任务,押运弩箭、粮草前往位于前线的履良山。

    细雨淅沥沥的落下,马车粼粼,三百人压着三百辆马车顶雨前行,这种情况也就会出现在人均素质高的这种世界。

    外面吆喝之声不停,陈子昂则端坐在车厢之内一动不动。

    或许是这个世界十分适宜生长阴性的药材,九阴浑天丹的效果超出了他的想象。

    不过几个月的功夫,他的肉身之力竟是再次增加了几成,而肉身恢复能力,几乎是见血即止,断肢结合估计也没有什么问题。

    如果按照现在这种进度,一年之内,陈子昂有把握进入道基第九重天,实力会再次狂增。

    不同于张玉儿几人,他的实力还未到达顶端,还有很大的潜力可以挖掘。

    耳朵一动,远处的异响惊醒了闭目修行的他,缓缓睁开双眸,掀开车帘走出车厢。

    夜色下一片漆黑,行兵自然有手段夜视,因而虽然行路缓慢,押运还在继续。

    如果现在不走的话,等雨越下越大,道路越发难行,有可能就会耽误了行程,军令可非玩笑话。

    “大人!”

    不远处一身蓑衣的押运官见陈子昂出来,当即一脸恭敬的跑了过来。

    “没事,有东西过来了,我去看看。”

    “是!”

    押运官脸色一正,当即招呼众人拿起手边的兵器,做好御敌的准备。

    高升一脸凝重的在雨中快速穿梭,身上法相之光内敛,时不时的还会回首看一看后方,眼中更是会露出惊恐之色。

    他未曾想到,这次的救援行动竟然是个针对自己一方的陷阱!

    司马家的司马凿竟然背叛了世家联盟,司马家的族老,三劫魂修司马印当场身死,自己家的长辈高长锋也不知能不能逃过这一劫。

    ‘哎!担心别人干什么,自己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两说!’

    心头一叹,回首看去,一道雷霆电光在远处隐隐显露,让他的脸色不由得再次变得难看起来。

    ‘竟然这么快就追过来了!难道他们几个就只是拖延了那么一会功夫?’

    高盛自然知道身后的那道雷光代表了什么,那是属于司马凿的法相!

    原本是自己等人前去拯救的对象,现在却成了追击自己、要取自己性命的恶魔!

    高升在高家也是精英一流,而且因为年龄较长,已是渡过了一次雷劫的高手,本来对所谓的司马四杰、辛家六雄不怎么看得入眼。

    但现在面对司马凿,却是发自内心的露出恐惧之情。

    虽然对方也只是渡过了一次雷劫,但他相信,就算是渡过了两次雷劫的魂修,也未必是司马凿的对手!

    “跑!”

    猛一咬牙,既然对方出现在自己视线范围,那就是已经锁定了自己。

    当下再也不隐藏行踪,显露法相,全力朝前狂奔。

    一尊菩萨像在虚空显现,成童子形,单手持金刚杵。顶上有莲花护持,身后有烈焰滔滔,双耳带铜环,长辫垂于肩,铜铃双眼大睁,血盆大口张开,做愤怒菩萨像!

    金刚杵朝着虚空轻轻一点,当即有涟漪生成,脚步一跨,已是出现在里许之地。涟漪不断,他的身形也是在雨幕之中忽隐忽现。

    “高升,你以为你还能跑得了吗?”

    身后响起朗笑之声,尽是直抒胸怀的畅意。

    “你舍弃你的姐弟、晚辈,又给你拖延了多少时间?哈哈……,看见你这般拼命挣扎,到让我想起了那垂死挣扎的笼中鸟雀!”

    “司马凿!你背弃世家,忘记祖宗,定然会不得好死的!”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高升的心头已经升起绝望,不由的仰天悲吼。

    “哼!你们根本都不明白,主上的强大天下无敌、无人可挡,你们这些人只是螳臂当车,自寻死路罢了!有遭一日,司马家不但不会怪我,还会以我为荣。”

    “因为,是我给司马家带来了新生!彻头彻尾的新生!”

    司马凿锐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声音急促,也显露出他激动的心情。

    “不要以为你们有那渡过四次天劫的不死之人,就以为胜利定然是你们的。你们根本不明白道韵的本质,空有宝山而不知道挖掘!不过是一群废物罢了!”

    他的声音如同他的心情,越来越亮,最后甚至与天边的雷声隐隐相合,化作闷雷滚滚。

    高升的脸色不由的再次一变,这种情形,竟是让他心生颤抖。

    “哈哈……,诸天神雷,听我号令,玄水神罡!”

    四方水流汇聚,天空雷霆劈下,一枚晶莹剔透的神雷猛然穿出,撞向高升的菩萨法相。

    浓郁的死亡压迫感直冲脑海,神魂一凝,高升猛然大喝。

    “断凡尘!”

    身后的浓郁烈火朝着手中的金刚杵猛然一聚,单手持杵朝那水雷一指,可焚尽凡尘往事的烈火奔涌而出,与那水雷一撞,顿时激起滔天火浪,千百道纯白雷光,无穷水浪。

    “怎么可能?你的道韵明明是雷神!”

    高升双目再次怒睁,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情景,他从未听说过司马家的人还有操纵水流的本领。

    “哈哈……,无知之辈!雷神掌握诸天神雷之力,可运转生死,开创阴阳,运转无形,水雷又算得了什么?”

    司马凿得意的大笑,同时身形电闪而至,手中一柄奇异长刀带着浓郁的雷光,横跨虚空直斩菩萨像。

    “断离愁!”

    菩萨持杵,再次击出,源自道韵的本能智慧,让高升在最后一刹那把金刚杵挡在了雷刀的最前方。

    “轰……”

    司马凿平平无奇的一记斩击,却轰出千万道银白色的雷霆电光,雷光笼罩方圆百丈之内,如同匠人缝制的丝线,密布这边区域的每一个角落。

    雷光笼罩的范围,就算是菩萨也要裂开法相!

    “啊……”

    一道人影从中狂冲而出,菩萨急了也跳墙,高升手里的金刚杵都消失不见,身上光芒已是变得若隐若现,迈步朝着远处狂奔而去。

    “嘿嘿……,你能跑得了吗?”

    司马凿收起雷刀,不紧不慢的在后面跟随,距离越来越近,他却并不急着动手,似乎这样戏耍他人能让他得到更大的满足。

    狂奔之中的高升慌不择路,片刻后竟是远远的看到一群押运车队,眼中不由得一喜。

    他知道身后的司马凿精神有些不正常,遇见拦路的人定然会杀光之后才会来追自己,这些押运兵虽然弱小,但相信还是能耽搁一下对方的时间的。

    至于他自己能不能逃得了,他却是未曾想过,死亡的恐惧下,他想到的自然是能拖延时间就尽量拖延时间!

    “呼……”

    远处一道人影突然升空而起,迎了过来。

    ‘武圣?’

    高升再次一喜,一个武圣又能给自己拖延一会,就像他的姐妹、晚辈,都给他带来了不短的逃命时间。

    “金刚手道韵!”

    陈子昂眼神一亮,这个道韵对他来说诱惑力也是十分大的,这种道韵号称有无穷智慧、金刚伏魔之力。

    当然智慧这个东西因人而异,这些年也未曾听说过高家出现了什么绝顶聪慧之人,不过过目不忘却是他们家的特殊本领。

    而金刚伏魔之力,在佛家既有坚固不坏菩提之心的意思,也有金刚不朽的金身意味。不管哪一样,对陈子昂来说都是可遇不可得。

    在没有找到更加合适的道韵之前,金刚手菩萨道韵是他备选的前三。

    “你,给我拦住后面的那人,回去之后,我重重有奖!”

    高升脚步不停,对着陈子昂张口大喝,同时也想擦身而过,急急离去。

    “这位菩萨,还请留步。”

    单手一伸,高升的身子就顿在空中。

    “你……”

    高升一呆,他没有诧异对方怎么能够轻易的让他停下脚步,而是从心头里涌起浓浓的怒火。

    ‘我竟然停下了!停下了!’

    “你干什么!”

    一声狂吼,愤怒、惊恐、不可置信,种种情绪化作一个巴掌,狠狠的照着来人的脸庞扇去。

    ‘竟然敢拦住我的去路?你给我去死吧!’

    生死之刻,一直在心中觉得司马凿神志不正常的高升,却并不知道他也已经陷入了癫狂的情绪之中。

    “嗯?”

    眉头一皱,陈子昂单手扣住袭来的手腕,轻轻一抖,高升的菩萨法相已经朝着远处的一道雷光扔去。

    “轰……”

    漫天光屑与雷霆狂舞,碎肉与杂物横飞,司马凿舔了舔嘴角,一脸狞笑的看向陈子昂。

    “一个武圣,不错啊!”

    “你这刀法?刘铨是你什么人?”

    陈子昂眼神一眯,冷冷的开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